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2月前 齐愍乐平最新道信、湖北

一年前曾经和某友人谈起要理解禅宗的结构,要理解道信,而要理解道信,却
得先要理解天台和隋代的关系作为比较,后者在费正清的隋唐史中分析得很清楚。
道信在湖北(也许包括江西安徽)一千四百年前的多次瘟疫救济中很有作为,一百
年后的正式谥号也是大医。他流传下来的预防方子很简单,米菊,芥菜。其中吃芥
菜防春瘟的方法,流传到现在成为湖北一些地方春吃芥菜团子的风俗。应该有很多
合理的地方,这个贴子写得简短些,具体文献反正都可以百度到,那就这样了,祝
健康,吉祥。

回复(0)

共 882 条12345››... 45
2月前 湛妙之光看《越尘集》的几点疑问,求麻叔指导

麻叔吉祥,最近又反复嚼了下《越尘集》,大有相见恨晚之感,结合自己目前的状态,有几点疑问,求麻叔有空的时候打几棒子哈,拜谢:-)
1所以这阶段正知变得更重要。正知本身也要提高,对粗妄念,行人可以知道自己在打妄想,这个知道属正知。对细妄念,‘知道’不够——太粗太慢,要及时‘体察’到细妄念生起。这个体察颇难以文字表达,有问题应当面请教明白人。若强用文字,大约‘明照’二字差强可用,‘照’不是‘我知道’亦非不知道;‘明’不是见佛见光的亮光光,而是一种无可遮蔽的透彻与明晰。到达这阶段的行人,其修止主要力量应放在正知上。干脆以正知作正念,以‘明照’为唯一着力点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如此,则细妄念难以兴风作浪,较易趋入正定。…….. 要学止于明照有三处难。首先,如何用心不易掌握,什么是明照?摸不到。能所强了心用粗了就根本不是。禅密两宗于此都有些‘私通车马’的口诀,而且两宗口诀十分一致,仅仅表达的方式有所不同,但这些口诀现今少有人传。但也不必泄气,禅密二宗真正有修持的大德现时仍不少,努力修行寻找总找得到的。经书佛典里也有论及,只是往往在字里行间,不用心体会不到。第二个难处是学会用心后,因明照几乎没有相几乎无能所,故要用极大心力去持,难以持久。但这也在于毅力,坚持日久自可达到。第三难难在放松,止得住后还要减弱所用的心力,前提是不得落入散乱。只要不散乱,心力用得越小越好。
——麻叔您这里提到的“明照”也还是属于正知吗,是不是还是有“用心”(有目标,有抉择),只是能所弱一些,观察更细微敏锐些?是不是逐渐减弱所用的心力(逐渐放松,“用心”慢慢变淡),就可以从止于正知慢慢深入到止于明照?

2 小夜叉:
  麻叔慈悲,再容俺问一下。
  这个无念灵知是否就是证到了“现量”的境界?
  在无念灵知,是否对外境不分辨,对外境不进行名相、概念、语言的理解,而处于一种类似于“不知道”的情形?虽然是不知道,但只要一动心念(妄念),就又分能所、又可以“知道”了?
  上面说的动念,是否就是“觉明为咎”?
  二麻子:
  这可是不好说的话。在坛上讨论这类东西不是很方便。
  粗说吧。这状态附近有两类“正态”,及一大堆似是而非的非正态。这些态间用语言极难分别清楚。
你说的那样子,极可能是种昏沉。但,也有个准正态与你说的很象。但正态也罢,非正态也罢,你说的这个是种静态。若能通过并借助这个准正的静态,契入到动的正态上,才算有个意思。当然,麻子这里说“态”──状态,都是借个词用用而已,他们很难说真是种状态。嘻嘻。
——感觉麻叔这里提到的非正态的确很容易误判的样子,相对粗大的妄念平息,有一些清净和清明的时候都可以附会上这个“无念灵知”,想请教麻叔,这里有帮助行人判断真伪的实证指标没,是要看到白景心才算是正态吗?

3,您说的能所在体验上的表现是不是就是主体感(强化之后就是自我感)?

4,后学打坐时尝试安住在观照上,不但的将心从各种对境上拉回来,练习去掉用心时中刻意造作的成分,从手电筒式的观照向镜子式的观照调整。虽然稍微能安住在观照本身,有清净和清明感,但是仔细检查还是有“用心的”成分。观察心识活动的过程,开始如同混沌,没有明显的念头现起,但并不是完全静止。等到观察有一丝迟钝的时候,大一点的波动就引发心识的活动,有一些模糊微弱的相,可以观察到这其中主体感增强的变化,这些相进一步牵引心识,逐渐增加,直到完全沉溺其中。目前对意识和伴随的心所因缘和合而生,了无自性的认知比较确定。麻叔慈悲,以您的经验看需要怎么调整?

回复(0)

2月前 1001nights2015年 70今诠讨论索引

01 - 书名释义“观待”与“割裂”

02 -引言之一

03- 引言之二

04 导读之一

05 导读之二 【原文】法界无有绝对独立的局部

06-导读之三 【原文】中观与唯识的不同基础

07—导读之四 无。。。。我!

08-导读之五

09-导读之六【原文】唯名有

10 - 导读之七【原文】名言的基础—名字与名色支

11- 导读之八。故事

12 - 导读之九【原文】龙树归谬策略的今昔

13 正文之一 【原文】本颂1生住灭有无 (~本颂3)

14 正文之二【原文】本颂4 有故有不生 (~本颂6)

15正文之三 【原文】本颂7 无一则无多 (~本颂10)

16 正文之四 浑 (本颂13~16)

17 正文之五(本颂17~25)

18 正文之七 【原文】本颂26 若灭常住者 (~本颂37)

19 正文之九 【原文】本颂38 无业无作者 (~本颂39)

20 正文之九【原文】本颂40、41、42 如佛薄伽梵 (~本颂51)

21 正文之十【原文】本颂52、53 若眼不自见 (~本颂58,后略。结要、附例)

回复(0)

2月前 1001nights2019版70今诠讨论01 开篇:见行

梯形 09:34
学观割的时候,同时体会它对心行的影响方向
梯形 09:43
观割是短小精干的教理,逻辑严密可信度高,直接瞄着心行,没铺太远。我们学习之时就可体会。
梯形 09:48
在理与心行间(见行),会有很多细致的东西,这部分我想没人比麻叔更清楚了。。。为啥那样写,最终当然作者最有权威
梯形 09:52
前几轮学习,都没怎么涉及到见行之间的讨论。
梯形 09:53
这次也未必能有太多,因为向深时共许减弱
梯形 09:56
但我们至少要知道并重视见是指着行的

回复(0)

3月前 五湖四海关于二麻子先生提出的“割裂”一词,觉得有待商榷

是否用“撕裂”更为贴切?

回复(0)

3月前 1001nights2018版 70今诠讨论摘录 01 缘起

2018.04.14

梯形 20:15
《七十空性论》今诠 赵跃辰 著
缘 起
本书始自几位佛友自发的读经活动,参与者散居世界各地,借助现代网络方便得以一起学习经论,私下戏称“哈佛帮”。
初读《圆觉经》,继之《维摩诘经》。读至《七十空性论》,俱觉曲折拗口,思路滞涩。其中既有古今语文变迁之隔膜,亦有成论之时作者所处古印度文化背景、思维方式、论证方法等与今日的显著差别。
龙树菩萨《七十空性论》为中观基石之一,文内七十三颂偈,处处破斥常断二边,诠释无自性无自体无自相,亦即缘起性空之中观正见。对于现代人,可以发现这些论述,仍然直指人类思想最深处的认识误区,并探讨了产生误见的根源。同时还会意识到,龙树菩萨看待世界的视角、认识方法,甚至认识体系上跟大家习惯的有着根本的区别。体会并认识到这样的不同,学会用龙树的方式去看待世界认识世界,会给个人的内心世界、个人跟社会关系、个人跟环境关系,乃至整个生命旅程带来根本性的改变。
论中处处珠玑,推论破斥错见之方式方法也多为精妙善巧。然世易时移,随千百年来人类文明的演进,人类在自然科学方面,逻辑等认识论方面,均有相当大的发展。若干在当时已属穷极精妙的推理、表述,在今日看来可以有更严谨而精确的方式;而有些引以为证的事例不合当前公认的现代科学常识,则完全可找到其他现代公认的事例重为佐证。
例如涉及集合问题时,古人对“任一”与“全体”的关系认识不足。古人认为,如果能对集合里任一元素进行某操作,则对全体元素也都能进行该操作。但集合论指出,在某些无穷集合条件下,对全体元素进行该操作未必能够完成。再如,古人对事物的认识是一件一件分立进行的,对“连续性”没有足够认识,不得不用“相似相续”来表达,造成很多理解困难。
——

圣普 20:40
“但集合论指出,在某些无穷集合条件下,对全体元素进行该操作未必能够完成。”
请问这句是什么意思?
梯形 20:50
我也正想问理科生
二麻子 21:13
意思。。比如,1,2,3.。。无穷这样自然数,虽然是无穷个,如果一个一个地数下去,无穷时间也就全覆盖了。粗说就是数完了全体。
但换成实数,这样无穷数下去也是数不完的。粗说,及时没法数完全体。
数,就是一种操作。


梯形 09:12
在涉及无界、无限问题时,人类局限于认识能力,不得不先行截断为有限问题,并从有限有界问题入手。但古人对截断一事不具备适当的认识方式,只能权置一旁以“无明”两字带过,从而产生许多与之相关的困惑,如“无始”、“本有种子”、“无始时来”、“无始幻无明”。这些困惑延续至今,而实际上这些困难在今天的认识论下大多可以消除。
对上述这些问题,讨论中均有所涉及。
科学发展到现在,人类对自然现象的了解、人类的认识能力与认识方法,尤其是系统化分析能力,较之千五百年前已经有了极大的提高。虽然远不及诸佛菩萨的无边智慧,现代科学与现代认识论中的若干成果对于学习与正确了解佛法,破除边见错见却颇有助益。避而不用无异舍近求远,枉遭迂曲;若欲正用,却是前人未开之业,艰难可知。然而,不经尝试则永无开端,因以此书为引玉之砖,或能对现代教育体系下以基本科学认识论构架自身认识体系的读者提供些微帮助。
-----------------
梯形 10:08
“整体”看来只能归为截断而来了
本是个局部,叫做“整体”
“无明”、“整体”,一个塞给了我,一个送给上帝

梯形 10:16
“哈佛帮”于《七十空性论》讨论中,引现代认识论进展为辅助,将推理论证过程,逐一梳理,将若干反复迂回的古代辨析,代之以现代更通用更为严密的逻辑推理,用以破斥边见谬误。如此,既可使龙树菩萨缘起无性的结论在当前知识结构下继续确立,发挥其不朽的理性光辉;又可在现代语境下使文本亲切易读。因此特将讨论内容披删成文,是为当今环境下对《七十空性论》诠释的尝试。
在七十空性论的导读中特意强调了观待缘起的重要性,一方面这是法界不可割裂而一般人执于割裂的关键点,另一方面,这也是实修入手之要。
末了,需要明确说明,集成此书之目的绝非厚今薄古。实际上佛法如药,应症为贵。比如某种补药,对于今日人群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的可能性,而对千年前营养不足的人群则全无此类副作用,则此药在当时当地,“贵”之一字当之无愧,而今时此地则须加减调整才更合用。龙树之推理也是如此,当时当地正应时症,是极珍贵,而在现代,龙树著作中之核心仍旧是对症之药,但作为说明问题的推理部分,对以现代科学教育为背景的人群来说,有所加减调整可能更为适合。随着社会发展科学进展教育普及,这个人群正在日益扩大。特别中国现代,近几十年来的变化已经超过过去几千年的总和,现代教育背景的人群正以指数方式膨胀,寻求对现代人群更合理有效的推理表述对于弘扬解脱道日渐重要。这已经是一个不可回避而有待解决的问题。
一一一一一一
梯形 10:18
序贴得快点,以便快速进正文。明天不贴,下周正文。
张三 10:35
上文说佛法如药,应症为贵。梯哥作为病理派,对这话如何解读
梯形 10:59
但凡是药有一治必有其毒,但凡武功有一克必有其破。那又怎么样,要治病还是吃药,要克敌就得练功。
梯形 11:00
吃了知停克了收功
没练过的都是纸上淡兵
病与不病,让锥子回答吧
梯形 11:05
玩不碍的,病不碍,药碍,我真是佩服得不得了

元之慧 11:12
我有点不明白,练没练过一探便知,这是常识。平步为什么不让练?
梯形 11:13
不让执练,怎么不让练
梯形 11:15
不碍,练怕什么?治怕什么?他不是天天治
梯形 11:15
没人说病实有,虚的也足够整死人了

二麻子 12:06
@元之慧 佛经里讲止作任灭四病,你看过吗

二麻子 12:07
止作任灭,好像都是很重要的实修方法,为什么成了病?

Fz 12:16
“善男子,彼善知识所证妙法,应离四病。云何四病?一者作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于本心作种种行,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作得故,说名为病。二者、任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等今者,不断生死,不求涅槃,涅槃生死,无起灭念,任彼一切随诸法性,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任有故,说名为病。三者止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今自心永息诸念,得一切性寂然平等,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止合故,说名为病。四者灭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今永断一切烦恼,身心毕竟空无所有,何况根尘虚妄境界,一切永寂,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寂相故,说名为病。离四病者,则知清净。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元之慧 12:23
@二麻子 落眼成翳,没这个翳,怎么定义病?
元之慧 12:43
我就是奇怪,理论体系本身就带有割裂意识,连这点都意识不到,怎么会知道早就把自己与他人隔绝出边界呢?起码的清楚都做不到,何况身心四病这么粗重的
元之慧 12:49
我不太相信在这么粗重的情况下,能够清楚自己的病,大部分还是以思维心对治,言语道断,蜡枪[表情] 上阵

梯形 12:50
意识到理论带割裂意识,这本身即是割裂。无翳,那个什么可以不叫病,或叫啥也无所谓,但绝不是什么都没有了便无作用了。
梯形 12:53
言语道断是要说明点什么,其本身就没道断嘛,那要说的那什么就是不容易说的

元之慧 12:55
@梯形 一手货,不允许流通沦为二手

梯形 12:56
哪有一手,胜义无,世上无良
但也都在吆喝瓜甜
也都解渴

元之慧 12:58
自达摩祖师西来,花开五叶,学二货还不如一手货
元之慧 13:00
我都不敢再说,怕增上慢,给自己带来障碍,不知道这些人哪来的胆子

二麻子 13:01
@元之慧 哈哈。评论别人干什么。折腾好自己再说。
二麻子 13:01
止做任灭,本身都是手段,都是应该学应该做的。毛病 是出在后面一句上:欲求圆觉。
添上这四字,止做任灭,都成了南辕北辙。
但欲求圆觉本身,也是个药,不是说上手学佛的人,就可以扔掉这个药的。
所以,一个程度有一个程度的要求,除非是直下便了的要求,那么什么手段都成了绕路。

梯形 13:42
永远磨刀,磨刀不忘砍柴,智商就算还行了
这辈子最好啥都别干,磨一辈子刀

回复(0)

3月前 五湖四海人生若只如初见

各位善知识好。

回复(0)

4月前 齐愍乐平以历史为基调的观

  确定年底文以这个主题来写,已经是重阳节了,写了也就发上了,谢谢还有人看,所以特意写一篇。这个是我以前的经常性口号“历史学的观念”的一个新的叙述,不是说这是止观系统里要叙述一个观法的意思,但总的来说,相当接近。这里探讨的是以历史为基调的直观感受,起码是这种感受的积累和某些可能性的探讨。有些新读者也许会无所适从,真是很抱歉,这些写给现在的你看的要加许多辅助线,但没加。之所以觉得有写这个必要,是一直来就觉得,通常概念下的光鲜起码正确,如果稍微有历史的观照参与,大概就不是以离谱可以形容的,遮目夜游于的集体潜意识六趣稠林,群弊洞然是很自然的事情,不但你看不懂我,我也看不懂你。不指望相互理解,以历史为基调的观在这篇文章里也完成不了,只是花时间描摹一下若干思考。
  历史领域的知,最开始当然是求知。我们有太多不明白的事情,总是看一看别人如果经历过,是怎么处理的,有好处。一般意义上的历史性的回溯,对于相近但不同的系统,最有机会通过比较来获得阅读上的认识进展,比如:我某天看到有个一篇关于罗钦顺和明儒学案的新文章,还是觉得这篇文章在解深密上下过功夫的朋友,会有很多比对性的用处,至少可以看看解深密之后几百年,一些大概类似的过程是怎么用另一种语言系统来叙述的。
  广泛的改善史地背景有助于意识的优化和内省的开展。关于细节上的讲例,请参考我以前年度在谈闲录的图文,整理过的层析笔记,乃至之后几年的年度文组合。技巧诸如编年史对于排遣有意无意的疏漏的作用,平行史对于叙述和观点上的借鉴,对于混乱的分析之重要在于这时候各种机制的极限,技术史对于人类影响之强,长乃至超长宏观史补足人文史之不足,微观史比校雠学更广泛的应用等等,有技巧有系统的看资料,甚至街巷的布局位置,总有认识上的改善。意识活动需要史地背景,但不一定有标准的真值,也不一定必然是有建设性的,但起码的范式是有的,诸如以上这些。
  有时候在文献方向上历史认识的积累和回顾,不是一种群体性积累层进非常明显的,有层进了,又会进进退退。为什么零零年之前二十年不太谈宋明哲学的比较,甚至有些鸡同鸭讲?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部分人谈内道哲学的发展,也就是到唐,能涉及到宋已经很不错了,之后都是以衰落来评价,不用谈了,因为这些在当时几乎文献上不存在,没数也没书。其实也有发展,也有问题的解决,只是在叙述这些的时代,宋代以后的东西在这个区域还不容易看到。内道里,内地能系统且安静看到续藏的,要么是民初,要么已经是零零后了。所以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阻碍是资料的充足,另一个就是可能还是得学点语言,不是所有你想看的,都是或者起码已经移译成你的语言。以后的人读之前的资料肯定比我们更为方便。所以如果努力,后人在结构上的完整比对机会,应该是比前人的机会多,这是时代的技术特征所决定的,要突破这个,就不能等待成果自动进入公众或者免费的领域,要花点时间,甚至如同我前段讲的,花点钱在读论文库上。这里弊端就是累,看得多了,起码影响自己的思考,有扩展,也有不利。但你不可能不看,受影响未必是好事情,直心也有代价,这些都得自己承受,自己解决。
  到了这些都解决了,大概的经验也有了,资料也充足了,大概的底子也打下了,系统的阅读和方向也找到了,多少会有一点心生暖意,具有一些定见,如果想要有,那么若有若无的有一丝光明。这里不再按照以前写笔记的时候一样有详细的引用了,费力,但还是要说一下。爱德华·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里有很多关于历史直观感受的光明,光明时期,黑暗等等的词汇。enlightenment被称为一个时代,他的常用翻译不能很明确的体现直观感受,但之后时代很多人去用他,当付诸于行动中时,非常类似有些内道认识所体会的义光明,诸如麦克米伦社创始人决定去做书时候的感受等等,我在之前都举过例子了。虽然不同人所体会乃至讲说的义理不同甚至可能差异很大,但应该不妨碍在字面上放在一起提一下。但这是因为看到了真实的历史么?也不一定,不一定是标准的真值,只是大概的比较,欣赏形成的一种直觉概念,比如,这个可以垂范,恰如给人照路,所以名为光明。
  走路脚踏实地当然真,精确描述和真是两回事情,意识背景通常真假参半,有真有假,很多人困于某些历史域是很遗憾的事情。前辈学人谈到历史的时候,求真的旨趣是很多的。但很遗憾的说,当我说以历史为基调,这不是唯一指导原则。就这一点而言,只需要回顾一下自汉而宋所求的新石器时代晚期之“真”就行了,应该只是在反复描摹战国时代的集体想象,虽然不无光明之处。在阅读历史的时候,无求即得么,有求有需求,观察的偏转是很自然的事情,有意忽略不能叙述的真只怕还要多过求出来的真,换一句话说,如果要在历史中求道,大概不但要看真东西,对于反复出现的虚构,也得想一想是为什么,而不是简单的归谬或者附会。这里面是有难度的,所以在历史中不但要求真,还得要求道,因为这里你会体会到历史的观察与历史的叙述,他者和自己的局限与自蔽。
  垂范这个事情,不大好说。考据派从求真到求道,大概也不过一两百年,应该是发现了很多说不出来的感受,或者这些事情总要有些规律性的认识,所以开始有些人探求道理。历史有经验性可得,但是要去复用,应该也有不可得。所以这个事情一旦脱离了具体的标指,那么剩下来的就是个人修心养性这个范畴里的事情。这个也是一种无应用下的应用。当明清代际,从心理基调的观察转到考据基调的朴学的时候,应该承认光明也有代际和相对,这个角度民国间学人从兼并上论出来以后,之后假设固定的心理调适就要自己去调适了。今年有位研究新某家的学人出来篇走下某某的文章,反复提到的一个词就是过气。他大概对把哲学研究成第二个历史学科十分无奈,没什么创新一旦过气就是气球吹得再大也没有用,新的时代分析工具的更新也是群体性的,不存在象霍格沃茨这样现象级的平行保留区域。所以,反过来从历史走到哲思,几乎也是必然的,观察了,看了,有什么有益于个人的经验呢?可能有的经验就是少看,养生。到这里你也差不多到了茶杯里放枸杞的年纪了。离精微还很远,但年纪,上去了。即使是这样的也很少,看理学丛书的印量就估计得出。
  知道得太多,在内醒上不是一件好事,通道开得太多了,一条也无从提起。尽管是这样,应该有的书和知识路线,还是要有所准备。我能作的微末建议是,积累一些年份早一些的连续出版物的阅读机会。一般来说这里的读者习惯用的语言,实际的可以选择的连续出版物很有限,汉语的一百多年,但其实一百年超出,你能读到的基本也就是申报,但这真是很重要。我这里指的年份早一些,就是起码早两个甲子,要有距离,不是熟知的过去,基本氛围要有充分的差异。相当于去搭建一个近似真的流动的片段史,在这个片段史里,还可以找一个长期的个人日记,如果有的话,做搭子。然后慢慢读,慢慢加进去各种文献资料和自己搜集的片段,同时看一下自己这边的乡土历史,看人的流动过程,因为本地资料,更切身一些。这些观察避过各种校正式的人为干扰更容易些,综合起来,总会有相当的心得,看人的倾向性,表述,时代的。。。。等等,。一般来说,真下过一些功夫,那么常识可能对你就不再是常识了,更切身的,属于你自己的常识就容易出来。几个时段做下去,新的体会几乎是必然的,看看破不说破大概也是必然的。
  两个甲子以前的申报读者,应该比三个甲子前的邸报读者,眼界已经开阔不少,读一读有好处。非中文的资料,如果有余力读,有些电子版更系统一些,也许能方便的找到十八世纪晚些时候的东西,然后断续连到如今,一路看下来,哪怕即使是一个抽样,也会有相当的心得。为什么不是资通长编这些更早五百年的东西?很简单,如果是要这些东西,你不容易找到洞见当时人心地的系统感受,成本会比较高一些,经过反复编辑的东西,不一定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七八十年以前的人会去体会一下杜诗,来取得这样的体会,现在么,读杜的人即使有,也不一定是这个系统了。世上的事情做不完,到这里每个人的因缘旨趣不同,不一定有完全的趣向了。
  大部分的事情,能经得起考据的很少,考据派和数学分析学派,通常要进行证伪,虽然这到是很符合无此事的古意,但应该不会是很好受的。如果这时候以观念的流动性和观念史为主题,会有很复杂的感受开始缩减的可能。单调的现象总结成。。。比如一种人性。。。这类的。这样时间和空域的影响可能会隔去一部分,很多具象会重叠在一起。这其实是很悲哀的事情,意味着历史不但重演,而且有一定的必然性,但这不完全是历史决定论和地缘学说。必然性在一定程度上是内道不太喜欢的结论,所以要调整一下,就是要把视线做得更为开放一些,既不能闭眼不看,还得把自己的心态调节得不是太灰暗,这有点难度,也许要参入相当的能动性,也许吹个曲,也许做点别的。总之,我说的虽然不一定有用,但这些可以参考前几年所写的,不再重复了。在这里,建议百度“若相应。若不相应”,努力多翻几页。我总觉得一切有部之有,不是皆存板滞之实有,而是对恒常观照的体认。古人总是有不及见,不知道有的地方,这个也没有必要讳言,但当我说隔去时空印迹,谈一种人性的时候,总觉得人性之复杂乃至开合,也应该有其他的认识角度,但这个大概是要临入有验,我的体会接近没有,说不来的,但这篇文章是否就到这里了呢,不一定。
  到了这一步,最好和已有的专业结合起来,一则你的专业也许能进一步,二则我觉得这之后进进退退,多少是中老年的事情,就是发展或者精通丰富生活的东西,也不是没有可能,就我的选择,就是继续把书看下去,在认识上更准确一些。过程大概是这样,接下来是一些经验性的东西。
  拉塞尔·柯克在历史观中引入了一个T.S.艾略特写成“timeless moments”(译为永恒时刻)的内容,来连接“存在于生者与生者之间,而且是生者、死者和后人之间”的“契约关系”,我印象中这个在十几年前才片段译介过来,当时若有所指,现在人拿这个怼Caravan。不去管他,我们来看一下艾略特在Four Quartets的原句:“ A people without history Is not redeemed from time, for history is a pattern Of timeless moments. ”写得很漂亮,这首诗的其他部分更象是书圣兰亭序的互文,就不抄录了,但上面这段是很独特的,所以才能引申成另外一种哲学观念,读中译诺顿一诗的细注,这诗基于五百年前西班牙修士的近黑经验,然这位约翰的近黑,十分的积极,指趣如黑暗已至,黎明可望。读历史虽然不是近黑,但如果读不出暗夜,那的确是灯下黑了,总之,这首诺顿值得一读,有很多主题值得深思,也适合用于理解过去已说,未来皆当说等等句义。无时亦无距,无距是网络小说家的发明,借用一下,史地史地,总是连在一起,容我自铸伟词,有了timelessment,then zonelessment,这样才enlightenment?

ps:照例要推荐一些书,这里推荐一本,《朱熹的历史世界》。

回复(2)

  • 匿名人士 新加坡 (121.6.223.*): 齐兄有微信吗?   (2019-11-20 17:00:11)
  • 匿名人士 俄罗斯 (89.208.249.*): 楼上仁兄,心闻上跟帖是最宜。   (2019-12-08 13:04:16)

送出评论

10月前 1001nights止观

元之慧 18:06
心在何处?是什么形状?觅一觅也好,我喜欢邪恶地看着别人一篮打水一场空的样子[坏笑]

海雨天风 18:12
不折腾,能知一场空的,赞。折腾后,能知一场空的,也很赞。

桑吉朗姆 18:13
要觅心,把钱包给我,我把钞票往外一抽,你那剧痛的就是[奸笑][奸笑][奸笑]

会哭的小孩 18:15
有些东西,是需要借助好的状态的,比如麻叔讲过禅定中解决了学业上的问题,好的状态加专注,才能豁然开朗,所以毗婆舍那需要借助奢摩他

元之慧 18:20
实话实说,毗婆舍那比较招人讨厌,死活都不能瞑目的样子
好烦啊[表情]

会哭的小孩 18:22
不说毗婆舍那,基本的做做观割,有好的状态还是要好的多
自身烦恼没有一个基本的止息,思维那些东西感觉没啥意思,当然,大家的烦恼都比我轻,呵呵
烦恼的止息,就要借助止了
烦恼熄灭,轻安生起,再考虑问题就会比较好
所以还是需要训练的

元之慧 18:33
@初初学 烦恼熄灭?你怎么熄灭的?[奸笑]
会哭的小孩 18:34
我慢慢来,正琢磨着呢

桑吉朗姆 18:42
烦恼不是从我执来的咩?破我执,破一分烦恼少一分吧
止烦恼止到能开动脑筋思考就可以开始正思维破执了吧

元之慧 18:44
破我执,又不是破烦恼,无增一分也无减一分,破的大概是僵化,烦恼依旧

桑吉朗姆 18:46
烦恼不是从我执生的吗?

元之慧 18:48
烦恼是从迷开始的

桑吉朗姆 18:53
七情六欲成烦恼不就是因为“执”
不执就自然的过去了啊

会哭的小孩 19:14
我觉得先树立正见,然后再去修止观,有正见指导,就会灵活多了

圣普 19:16
止观的深入,对树立正见有非常积极的影响

唐二牛 19:54
大家在这儿谈观割,到底看没看这书啊

唐二牛 19:57
我也讲不了啥,既然梯哥要独自求索一阵,我又被群主了,就多掺和掺和
观待与割裂里讲了很多关于止观的正见啊
为毛要把正见和止观分开说

唐二牛 19:59
麻叔讲凡夫心的三个特征,然后有三类止观,就说明佛教的止观不止是操作,它是有正见作背景并指向正见的
有的修法开头是比较“二”的,有的修法上来就不大“二”,但最后都是指向不二的

海雨天风 20:05
有的修法开头是比较“二”的,有的修法上来就不大“二”,但最后都是指向不二的----------[强]其实这种“二”。也是行人自己二了的错觉、

回复(0)

10月前 1001nights戒何以生定

qinq 08:40
提个小问题,为什么戒能生定?

牧 08:42
这个不是问题吧?
这个是做的吧
为什么直线距离最短?测量结果证的。
为什么戒生定?测量结果啊,做了之后就知道了。

林浩 08:46
一般的解释是由戒克制欲望,所以心生清净[呲牙]

初初学 08:53
戒定慧,叫无漏三学

林浩 08:58
克制本身也是欲望,用一个欲望去克制另一个欲望,纠缠不清呢!

二麻子 09:01
你们真的不是实修派。。。嘿嘿。
没真做过呀。

古慈 09:01
戒我理解是对心灵的安全守护
只有在一个适度的安全界域范围 才好用禅定来训练 调节心灵
同时 戒可以去除粗分的散乱心

初初学 09:02
所谓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是则名为三无漏学。

二麻子 09:02
老古这个说得对。需要个安全界域。。。。戒是建立安全界域的。

二麻子 09:02
@初初学 轻点抄好不好,你抄的,这里谁没读过?
你倒是讲讲,怎么摄心就是戒,怎么调心,不能算戒?

初初学 09:03
[尴尬]
这个得您来

二麻子 09:03
摄心为戒,摄心的人很多,都得定了?

古慈 09:03
而且 戒也能指出修行的大致方向

cgz 09:12
广义的戒是不执取,从外在行为细化到心行自然就得定了。

梯形 09:14
收集得较全的止观指导书,天台止观,在定前的外围助缘或说护持的内容中,有戒、吃喝、善知识。。。
好的要预备几项,惹祸的要制止几项
按我们的习惯,这些都是外因
还是请麻叔讲讲吧

古慈 09:34
我还觉得 要先说说定才好回嗍到说戒
而且 如何是佛法的正定

海雨天风 09:38
有些情况,所谓持戒,不但不生定,反而生“慢”

二麻子 09:39
所以,历史过了两千多年,很多语义跟当初都不一样了,随便望文生义,很容易误解。

二麻子 09:41
@古慈 定到好说,就连内外共的定,也可以由戒生。而四禅八定,以及欲界定等的定义,经典里有了。虽然现代人读了大致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至少有文字了。嘿嘿。
到不必完全限制在正定范围内。。。

古慈 09:42
系统化的戒律分层级 从三皈依 到五戒 八戒 沙弥十诫 菩萨戒 比丘比丘尼戒 密戒
从粗到细 从简到多 从表入深……
有些是对个人的 有些是规范僧团共住 还有为弘法利生的……

二麻子 09:42
至于戒没生定反而生慢的,恰恰是没真的持戒。。。。

二麻子 09:43
戒生定,如果用比较明确的因缘关系来说,我觉得,戒是限制在佛陀时代 的声闻戒里。
否则,戒生定的因果联系会不明确。
注意,特意表明是佛陀时代的声闻戒律。这个戒律在文字和形式上,或许大致保留到现代。但现代真没有人在持佛陀时代的律。
具体来说,当时的声闻弟子,生活环境,是现代几乎找不到的。这一条就让现代人几乎没法持戒如佛陀时代。

二麻子 09:47
其次,佛陀时代的僧团,是非常经常而规律地进行忏悔,现在几乎不进行,即是进行也往往流于形式。
如果真能执行,绝对没法出现龙泉寺事件。
如果按照佛陀时代的戒律进行,戒生定,是有心行运作自身规律在内的,的确戒律,具体来说,忏悔发露,会大大减少禅修时的内心障碍。
所以,虽然戒生定是经典里的教法,现代人几乎没有能真正提托这个方法来入定的。

二麻子 09:50
大家就别过嘴瘾,说得跟个事情似的了。

初初学 09:50
忏悔是戒的一支?

二麻子 09:51
你连这都不知道,说什么戒生定呢
没忏悔能持戒吗?

古慈 09:51
戒律的出现 说明人类心灵机制的构架其实不稳定 很脆弱
定其实有时候是对心灵机制构架的强化
戒律本身对心灵偏于守护些
定慧则更为积极进取些

初初学 09:56
普贤菩萨就偏重这些

古慈 09:56
@初初学 偏重什么?

初初学 09:57
以前也进过一个学佛群,说是普贤王如来的教法
有藏秘传承
来回的就是讲自己的问题

二麻子 09:58
普贤王如来,不是普贤菩萨。。。。您能不能。。。认真点

鱼 09:59
@古慈 古时,定和心,有时通用。

初初学 10:02
我弄不太清,说是第一位是普贤王如来,后面还有诺那祖师,记不太清了@二麻子

心文智奉 10:04
麻叔能不能讲讲非正定的定,只要是定就好了。然后又是如何割裂正不正的?

牧 10:10
我觉得麻叔讲的已经很清楚了,1.戒定慧不能脱离时代语境。2.想入手戒,忏悔发露就是很好的入手处。把事说开了就不当回事了,不是事了。过去了,不存在了。而不是整天想着和这事儿对着干仗,还很努力的样子。
所以调心根本和戒不搭边。

古慈 10:11
@牧 最后一句是胡说八道!
戒律就是调心!

牧 10:11
佛教里有鬼窟,弄精魂什么的说法吧
嗯,我就是说出自己的理解,正好可以纠错嘛

古慈 10:12
你不懂调心 只能这么说

牧 10:14
因为之前网名叫牧童嘛,有个牧牛的公案嘛,我就当回事了,在琢磨
正好可以在这里解开这个疙瘩
再次恳请讲讲

古慈 10:15
我理解麻叔的意思
声闻戒就是用来调心的

牧 10:17
《佛遗教经》:“譬如牧牛之人,执杖视之,不令纵逸,犯人苗稼。

海雨天风 10:17
如果按照佛陀时代的戒律进行,戒生定,是有心行运作自身规律在内的,的确戒律,具体来说,忏悔发露,会大大减少禅修时的内心障碍。------------最后四个字,内心障碍。
这怎么能和调心没关系呀???

牧 10:18
二麻子:
你倒是讲讲,怎么摄心就是戒,怎么调心,不能算戒?

牧 10:19
我断错句了?

海雨天风 10:19
麻叔上面的意思概括起来----,持戒不简单,别自以为是。

海雨天风 10:20
你是不是对你贴的这句话文意理解错了???应该是语文理解问题。

牧 10:21
当然,扯下脸皮挨砖,发露。而不轻易过去,要不然我也容易虚度
这句话该如何断绝?

心文智奉 10:22
明明就是字面意思,弟兄们怎么总爱引申义。。。
心行运作 自身规律——自身的心行运作规律

牧 10:26
二麻子:没忏悔能持戒吗?
牧 10:26
忏悔只是入手,还不算真正修炼持戒。当然没那么简单@海雨天风

海雨天风 10:28
你持戒吗??

牧 10:28
没有啊

海雨天风 10:28
没天理了大哥。

牧 10:29
我就是看讨论的字面意思,持戒不是要师父皈依什么的正规仪式吗?

鱼 10:30
@初初学 你接触学的… 断断续续得厉害。按说你知道莲师教法,怎么会不了解普贤王如来?自己不太上心啊,别总拿初初初学自框啊,该自己承担的要自己做。

海雨天风 10:30
这些,都是很实用的引导。字面意思,别人看看说说也就算了。如果真是想学佛,就不能字面意思了。持戒很用功夫,忏悔同样很用功夫。

海雨天风 10:35
受戒,持戒,犯戒,忏悔,化解内心障碍。简单说这是一套严密的修持。麻叔乐意讲大家有福。我就不“瞎逼逼”了哈

林浩 10:36
真不简单啊!

古慈 10:37
@海雨天风 我理解戒定慧三位有机一体的修学路子 是心灵守护拆解重构而解脱的路子

海雨天风 10:40
不说戒定慧那么高大上,养成良好的修学习惯,约束不好的习惯,这远远谈不上持戒。但,就这一点,都不容易。

林浩 10:43
而且是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每一步、每一环节都得做到、做好!大难、大难!

海雨天风 10:43
一个犯了戒的人,禅修时是如何反复复盘七想八想的,可以试着来来。

海雨天风 10:43
而且是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每一步、每一环节都得做到、做好!大难、大难!---------------所以,忏悔呀。

海雨天风 10:44
记得我的上师说过,罪业唯一的功德,就是可以忏悔。大约是这样。

古慈 10:45
@观自在 而且这是一个开放体系

古慈 10:46
难度就在开放上

观自在 10:47
半开放吧

古慈 10:47
@观自在 为何说是半?

海雨天风 10:48
持戒,就是给自己的坏习惯,或者,凡夫习惯,先套上笼子夹子。自己能下得去手吗??

观自在 10:48
师兄先讲讲开放的概念

古慈 10:48
体系性的看待的话 我倾向于全然开放

观自在 10:49
师兄是指整个佛法戒定慧体系?

古慈 10:49

是减法而不是加法 所以我以为是开放

牧 10:52
持戒不能简单说说过嘴瘾,没说不可以聊忏悔。

海雨天风 10:52
当然,还可以聊聊成佛后大家怎么嗨皮,哈哈
如果是这么聊,虚度基本上就不用怀疑了。

梯形 10:53
受制按律,虽然憋屈了,好处开了呀

牧 10:54
忏悔也不可以聊?

海雨天风 10:54
可以。

牧 10:54
道理上,离苦得乐应该是嗨皮的。
不过还是先聊忏悔吧

二麻子 10:55
没受戒聊忏悔。呵呵。你有点毛病呀。

海雨天风 10:55
你向谁忏悔,忏悔什么????

牧 10:56
多谢麻叔
确实多余哈

海雨天风 10:57
偏偏喜欢麻叔脚踢,哈哈

牧 10:57
因为到点

初初学 11:00
我曾经有几天时间有空就念忏悔文
有受用
直接改变习气,也很猛
当成咒语来念

古慈 11:02
@初初学 空泛作用是有
但不一定实用 还是要对事

初初学 11:04
传明法师讲过他拜忏
威力也很大

林浩 11:05
师兄,比如打死了一只蚊子,需要忏悔么?

初初学 11:05
按照水桶效应,感觉很多人忏悔这一部分确实欠缺

梯形 11:08
还是突出知道啥错了,强调以后别再干
干了的就受着,以后不干不叠加了

初初学 11:14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这是行愿品里的

鱼 11:15
@林浩 不是需不需要忏悔的问题。而是忏悔到底对自他起什么样的作用,比如拍死蚊子又或杀死一只猫。

初初学 11:15
复次,善男子!言忏悔业障者:菩萨自念我于过去无始劫中,由贪、嗔、痴发身、口、意,作诸恶业无量无边。若此恶业有体相者,尽虚空界不能容受。我今悉以清净三业,遍于法界极微尘刹一切诸佛菩萨众前,诚心忏悔,后不复造,恒住净戒一切功德。如是虚空界尽、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忏乃尽。而虚空界乃至众生烦恼不可尽故,我此忏悔无有穷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
初初学 11:16
也可以不针对具体事

古慈 11:16
止恶扬善 助自省 助发菩提心
古慈 11:16
@初初学 但这个偏向于愿 具体的戒偏向于对治

初初学 11:17

林浩 11:17
@鱼 师兄,我只知道杀生不好,至于自他作用还真没怎么想过

桑吉朗姆 11:20
我感觉持戒加忏悔是“没矛盾制造矛盾也要解”

林浩 11:21
师兄能讲讲 比如对蚊子,它吸我血,然后我就把它拍死了,这中间的自他作用是怎样的?@鱼

初初学 11:21
@桑吉朗姆 恶业,习气,太重了,怎么能说没有矛盾?

古慈 11:21
@林浩 培养了杀的习气

桑吉朗姆 11:22
平时没有持戒就感觉不出来自我控制能力弱,感觉不出来自己的自私自利,持戒了,持不住,要忏悔了,这些不持戒时不容易感觉出来的问题,对自己就明显了,容易发现了。

桑吉朗姆 11:22
@初初学 师兄我的意思是,矛盾有,不通过持戒这个流程,很多人感觉没那么清晰。

初初学 11:23
其实应该说改变了我执

桑吉朗姆 11:24
我以前持饮酒戒,还觉得自己挑了个容易持的,结果,吃了酒酿圆子,才想起来不对。
从此不敢说持戒容易了

鱼 11:26
不杀生,是止,是no to do,止持。放生,是作,护生是to do,作持。@林浩

古慈 11:26
@初初学 老兄 您说的这个忏悔 已经不是单单持戒忏悔这个套路的

海雨天风 11:28
师兄,比如打死了一只蚊子,需要忏悔么?----------纠结于该不该忏悔,也是障碍。不如直接忏悔,或者,索性不忏悔也不纠结@林浩

鱼 11:29
犯戒忏悔,自他作用肯定发生在忏悔过程中了。@林浩 具体作用,对凡夫来讲,靠理信吧。

海雨天风 11:34
入菩萨行里面有一句话,只靠读读药方子,不能治病。

古慈 11:35
@海雨天风 奈何人家觉得自己无病?哈哈

海雨天风 11:36
此事实践须躬行,唯诵文词有何益,岂有徒诵医方文,便能疗愈诸病者。

牧 11:36
那我都搞不明白,我是持戒的还是不持戒的

海雨天风 11:36
@海雨天风 奈何人家觉得自己无病?哈哈------------没病老读药方,也是病,哈哈哈@古慈

海雨天风 11:37
那我都搞不明白,我是持戒的还是不持戒的------------持戒,不持戒,都是自己的承担。自己的决心。

牧 11:38
那还是要看我自己的标准啊,我要不要

海雨天风 11:38
仿佛你问厨子,那我到底是吃饭,还是不吃饭呢???

海雨天风 11:39
饿了就吃,不饿不吃。持戒安心持戒,不持戒也可以活的坦荡荡。

古慈 11:39
@牧 你皈依没?

海雨天风 11:39
如果,觉得自己有需要改正的地方,持戒没坏处。

牧 11:39
福报不够,还没有皈依

古慈 11:40
没皈依谈什么持戒?

牧 11:40
现在说的广义持戒好像很宽泛的样子

古慈 11:40
皈依也有说为戒的!

牧 11:40
法律也算戒什么的
飘忽不定的标准也算无常吧

古慈 11:41
先持皈依戒吧@牧
这不很具体吗?一点都不飘忽 很标准

牧 11:42
嗯,诸善奉行那个?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这个吗?

鱼 11:44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牧

梯形 11:44
承认自己是病人,看不着病也不当纯净。这能少堕好多坑。

桑吉朗姆 11:45
@牧 法律和道德算的“戒”是打引号的,我个人作的比喻,不是佛教戒律啊。

梯形 11:45
不然大光明佛法,几下就把人绊坑里去了

海雨天风 11:45
坑人,没商量。

梯形 11:46
那么好那么正那么高那么的全踹的佛法

桑吉朗姆 11:46
没成就,是凡夫,肯定有病
这个基本认识,要反复提醒自己
我感觉我就挺容易自满的
所以要有意识的经常提醒自己不要飘飘然

海雨天风 11:47
有些情况,所谓持戒,不但不生定,反而生“慢”
嘴上持戒,吃吃素,念念咒,嘿嘿,了不得咯

古慈 11:48
朋友圈看到的:这是没有无间断传承的禅修的通病,因为一般的禅修发展到极致不过就是四禅八定,可是修四禅八定不出世是会出问题的,一是不了解禅定的本质是生活方式,所以,一定的禅定要由一定的生活习惯来配合,这就涉及到各个层级的生活习性(这就是我们眼里的戒律),二是缺乏传承的人无法适应和了解人的生活不是独立于社会的,所以,不出离的修行禅定会有巨大的障碍,无法获得稳定的进境。以上两个方面是世俗禅修深层危机的主要来源。

牧 11:48
一说都好几年了,虚度啊虚度
现在改名叫“虚度”

古慈 11:51
@虚度 去看看皈依学处吧

梯形 11:53
过去我说过,几乎任何的那个当时我都觉得自己懂、明白、正咱,进步了多次后的现在这当下仍旧如此。当下是正确的,过去多少个当下都不怎么正确。搞得很没自信!我都不信自己啦。

桑吉朗姆 11:54
我觉得“认为自己懂了”肯定就是有问题……

海雨天风 11:54
缺见[偷笑][偷笑]

梯形 11:55
正确了一辈子,越来越不自信了。直接抱大腿得了。

桑吉朗姆 11:55
但是“认为靠自己不行”也有问题

牧 11:55
那不行,就像“持戒”标准,都是自己说的算

梯形 11:56
大佛腿不能放
自己也得爬

桑吉朗姆 11:56
没成就,自己肯定是“不对”,但在错误中寻求正确,在不圆满中寻求圆满,这就是能做的努力啊……

海雨天风 11:57
那不行,就像“持戒”标准,都是自己说的算~~~~~~~~标准你说了不算,持不持,你说了算。

牧 11:57

海雨天风 11:58
有决心皈依了吗?[偷笑]

梯形 11:58
常随佛学,这还是大菩萨们的口号呢

牧 11:59
现在寺庙都是假和尚
找谁去?

海雨天风 12:01
我们能活在还有佛法的年代,莫大的造化
反正龙泉寺就不推荐了哈哈哈哈哈

二麻子 12:03
@虚度 真让人懒得教你。有点太自作聪明。@海雨天风 就连龙泉寺都是可以的。

鱼 12:03
@虚度 你去过几家寺院,就说现在寺院都是假和尚了?

二麻子 12:03
你做法律文件,找律师证明,律师犯没犯罪,不影响法律文件的有效性。
皈依佛法,有法师作证。你不是皈依这个法师,你是皈依佛,法,僧。僧是僧团。

海雨天风 12:05
免得他心里有阴影。[偷笑][偷笑]

二麻子 12:05
所以,说什么机缘不机缘?不皈依是自己不想皈依。

YH 12:05
现在寺庙都是假和尚……请注意你说话的分寸@虚度

RyanW 12:05
评判寺院这些不是你我应该做的
麻哥说的[表情][强]正
皈依说起来简单,论真是需要大勇
比断臂断头都不弱的勇气

牧 12:10
收到,多谢麻叔[表情]


二麻子 12:14
@虚度 要学佛就学,不学就不学也无所谓。别折腾些虚头把脑的东西,浪费时间没有实际用处。

梯形 12:15
@虚度 别着急,沉住气。力使均匀了。学佛是持久战,不是速成的。

心文智奉 12:17
一边用上帝视角去评判着时局,一边用屁民姿态做着选择。眼高手低前后矛盾,是我们大多数人的通病。

海雨天风 12:19
标准都用来评判别人了,漏算自我。

云飞月 12:23
心地善良、内心坦荡,大概就是持戒要达成的安全界域吧
心地善良,即无害人之心,这是别解脱戒的核心。
内心坦荡,即知错能改,忏悔过后再不纠结。

云飞月 12:33
@桑吉朗姆 忏悔不是自我惩罚,是修复与完善。

桑吉朗姆 12:33
@云飞月 嗯嗯!我是那时候没接触佛法,不懂忏悔。

云飞月 12:38
发露是很难的,人前的发露与佛像前的发露,放下心理纠结的力量,相差很大。尤其是个人独特的、羞于示人的业障。
僧团半月诵戒,发露自己的过失,内心则容易做到坦荡。

海雨天风 12:44
忏悔,也不是充满感性泪眼汪汪的红卫兵似的自我揭发。没必要。

二麻子 12:45
嘿嘿。。。对众发露后,本来会被潜意识藏起来,慢慢成为毛病而自己不一定会知道的东西,就上升到显意识里,成为可控的了。
这样,就不障碍禅修!

古慈 12:49
现代社会 这么做不容易
环境有局限

云飞月 12:51
除了要求居士在善知识、佛像前发露,没有说在其他人前发露的吧

二麻子 12:52
@云飞月 佛陀时代,忏悔是在僧团里对众发露。

云飞月 12:52
居士彼此之间,是不适宜这样做的。

二麻子 12:52
这个对我们在家人来说,极难做到。

古慈 12:53
@云飞月 僧团现在都难做好呢

二麻子 12:53
但有效清理障碍的做法,是僧团里对众发露。所以,戒生定,是有条件和要求的。。。。

云飞月 12:55
我听说藏地有的寺院还保持着这种传统。比丘僧四人一组,共八人相对而座,一组依次向另一组发露忏悔。那时,沙弥也不能在场听。

古慈 12:56
@云飞月 要同戒的

云飞月 12:58
因为持戒的四人就能代表僧团了。

二麻子 12:58
同戒的,这条很要紧。
所以,了解详细点后就知道,在这个时代谈戒生定,基本属于 念菜谱,无法用来充饥。

初初学 13:14
讲传统文化那些人,陈DH,组织一批人在大众面前反复讲自己的婚外情,做生意克扣别人,感觉不大对头

云飞月 13:16
有些问题,在善恶的界定与取舍上,是很难的,似乎与当时当地的文化传统有关。但无论怎样,基本核心不会变,即不伤害他人。

鱼 13:18
@云飞月 某些禅法的特定步骤,专门逐一回溯处理个人累积导致不安的问题。

大象 13:18
包住恶示以德,是我执运行的直接显现,忏悔就是瓦解我执

鱼 13:19
没有足够力量时,清理力度深度都没法到位。

云飞月 13:19
举个具体例子来说吧,《优婆塞戒经》中提到:居士嫖妓,给了钱则不犯邪淫戒。不给钱,则犯。
这估计与印度文化相关。

大象 13:20
越深细越熟悉这种心智模式

云飞月 13:22
后来,耦益、弘一大师,依照中国文化,就不是这样解读的了。
当然,给不给钱,都犯。

云飞月 13:24
@鱼 忏悔的修法,就是处理内心不安的吧

大象 13:26
记得看过普贤菩萨行法经,忏悔六根执著六尘,直接以能所对立回向清净,可见是多深细的忏悔,忏悔就是幻动作止,放,转

初初学 13:26
所以忏悔只能忏悔今生的恶业,往世不知道,无法忏悔,所以忏悔的意义应该不止于当下

大象 13:27
从心行上,这是修行正当时

云飞月 13:27
比如,金刚萨埵,百字明念完后,金刚萨埵说:善男子,汝之一切过犯悉皆淸净矣。我觉得这是放下内心不安的极重要自我认可

云飞月 13:30
@初初学 忏悔并非只是忏除今生的恶业,过去的、未来未做的,皆在忏悔之列。修法上是这样说的。

鱼 13:31
是。@云飞月 禅修阶段除不安得到解决,还要转变缘起。这个,不止是自己。

鱼 13:36
和 @云飞月 兄前面讲的一样,居士当面发露,比向佛本尊前发露还要难。转变缘起,难。不止是自己。

云飞月 13:38
@鱼 兄说的转变缘起,具体所指是什么?

鱼 13:45
先战胜自己,后解脱有缘。战胜自己是自利。转变缘起,指后解脱有缘。@云飞月 与自己密切相关的亲怨。利他。

云飞月 13:47
@鱼 哦,您说的还是止持与作持,放大点,是出离心与菩提心。

回复(0)

11月前 1001nights幌子

元之慧 18:57
@梯形 上午谈到悬设的佛性,佛性该不该当幌子?

梯形 18:58
我当然认为不该了

对凡夫而言,误解了的佛性诱惑力强有幌子的作用

没误解的呢,普通人谁当其为什么了得之事?再催难行忍行等,凡夫躲都来不及。

圣普 19:02
佛陀说: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

梯形 19:02
离苦,熄烦恼。。这些是正确动机

梯形 19:09
智慧德相是什么?分辨能力。这个有情(众生)是明显俱备的。

割裂的缘故,这能力受影响,会分也分好,导致行动方向不保是离苦得乐。

所以即要运用这个能力,又要跟佛学正智拓展效正这种能力的正用,以便在更正更直地解脱

梯形 19:15
这里根本就没有外道梵见的事。但是佛性被普遍地梵化了。不是经典的事,是传人不行了

安置极点,是每人心中都有的情结

文字上说法上稍沾上些,就能相应,歪曲地相应。

梯形 19:20
还是广告吧

麻叔预备的料,三系精要,实证踏点,正道枢纽

梯形 19:26
又是地球上可见的最好的引导(之一)。必须加个之一,不惹祸。

元之慧 19:44
@梯形 如果不当幌子,凭什么离苦或证明轮回的过患?以及山河大地房屋明明实在,凭什么说是幻?

梯形 19:45
@元之慧 这就是佛智,就要学佛弄明白

苦,是我们知道不全不透也知道,离苦得乐,人人天天在干。

佛智就帮助干好干对

梯形 19:48
智慧德相,有。
德相有,会干也没问题。干不好还干得糟是大问题。

回复(0)

11月前 1001nights悬设

梯形 23:20
把悬设的佛性灭死,我的一贯作风[拳头]
啥都不干前,头一步就干这个
夺个大所

牧 23:30
我提个问题哈,不设如何灭?同理,怎么知道已经灭了?

元之慧 23:30
你能灭死悬设的佛性么?再说不设个佛性,如何说服自己学佛是为了啥?[捂脸]

RyanW 23:31
@元之慧 一定为了啥么

元之慧 23:32
@RyanW 废话,你学佛没动机我可不信

RyanW 23:33
@虚度 @元之慧 不一定所有人都一样。可以只是就是想要做或者想了解,自己未必有很明确的动机解释给自己或他人

牧 23:34
学佛动机很重要

RyanW 23:34
动机这个东西,你自己其实解释不清楚
不论你是否认为很清楚

元之慧 23:35
@虚度 我可能相反,觉得必须要有个明确的为什么,至少死也死的明白点

牧 23:36
有的人,就觉得佛说的有道理。真没办法。

RyanW 23:36
@元之慧 只是你思维定式

梯形 23:40
@虚度 不设灭啥,我说的是悬设的

梯形 23:41
没说不设的也去灭

牧 23:42
那不是一回事儿吗,怎么知道灭了?

梯形 23:46
@虚度 你即然没设过,当然不知道了,我还有必要解释吗

梯形 23:47
我对设的人说


CM 23:56
看来“悬设的佛性”是高级病


大象 00:07
我体会,这里心不死,常见就不可能断,以我看,务必死彻底,不如群主将佛性异名列列,看看大家是不是能对上,当然也有可能我没理解群主的话

CM 00:08
不清楚概念,或以为没病,不见得没病

梯形 00:09
佛性没错,只是普遍将其想像为个大无边平等未证未见未知的。。东东

梯形 00:10
这就是悬设,脱离觉知

大象 00:12
只要把名词当东东都死,把名词动词化比较靠谱

梯形 00:12
虽有驱动求进的功用,也是路上一直伴随的陷井地雷

灭死不易,提前突显为的是防止途上落坑

这东西,不管新手老手,十年几十年老参,都能陷

梯形 00:22
不想成佛只想成着佛的人,能凑合用用。就想成佛成功的人,啥状况下都可以“证”。不信就去看这方面的佛经

“证”了的,肯定瞧不上我们。但我们也不选他们的路[呲牙][呲牙]

梯形 00:27
我听活人的,“佛”都多余了。

成着佛的,我供着。成了的,都踢出。

梯形 00:45
经典、祖师依据,有。就不帖了。

梯形 06:28
不清这个,凭什么与基督教区分

杨勇 07:39
有禅宗行人 用这种方法的 所谓“挂起来”[呲牙]

林浩 07:48
脱离知觉就是心外求法了是吧?

圣普 07:52
空是悬设的么?@梯形

杨勇 07:56
不是悬设空。用过的人都知道咋回事的。

杨勇 07:57
这种方法有功用,但容易在见上走偏。具有某种魅惑力[呲牙]

鱼 08:06
@圣普 “沟通”可能是悬设,如果正设着。

桑吉朗姆 08:34
百度了一下“悬设”这个词……

古慈 09:00
@桑吉朗姆 我度的:作为预设的本质而存在的,具有脱离真实生活的道德律令的特征,所以被指责为“价值悬设”。
—————————————————下

梯形 09:02
悬设就是没什么共许,用它说明解释什么很自洽,觉得通顺可信。

桑吉朗姆 09:02
我理解“悬设”一词所指的心理操作,类似没见过梯哥,想象梯哥的样子。比如我想象梯哥是个光头不胖热血青年的形象。

古慈 09:03
预设的本质 不可操作

桑吉朗姆 09:03
然而这想象没有任何实际经验做依据

梯形 09:03
不悬设的,比如说吃能饱什么的,未必就对,但比存在悬设的可靠

桑吉朗姆 09:05
对佛性的想象,具体到个人,只和个人的想象力有关,和佛性本身是什么无关。

古慈 09:05
比如当初科学家悬设的以太,可以解释好多问题 可是不可证明 不可接触

杨勇 09:06
昨天“初初学”那个方法,有些修行人是在用的,在禅宗传承里面就有作为一种方便在用的。然后高标“一心佛觉”

桑吉朗姆 09:06
科学家的无始无明?

杨勇 09:06
@桑吉朗姆 这不光是想象的,而是有心理操作方法的,是有内容的

梯形 09:06
这个地方,还是排序,选更可靠的。人虽未必有大智慧,但这点智慧也也得依赖。智度智度,大智没有,小智也得用,不能不用成反智了。

桑吉朗姆 09:07
想象,就是心理操作啊……是内在的行为

杨勇 09:08
这种是有 预设成分和实际操作成分存在的。而这种预设所造成的割裂,非常微细,看似已经超越,其实是一个更大的割裂

古慈 09:08
@桑吉朗姆 这事吧 关于悬设 举佛教例子很容易得罪好多人

杨勇 09:08
@桑吉朗姆 不是想象的。是一种实际操作方法

古慈 09:09
@桑吉朗姆 我要是举个例子 估计要挨打 到处是砖头

桑吉朗姆 09:10
不过,非得弄个东西来协助,还是人类总想抓点什么的习气所致吧

古慈 09:12
@桑吉朗姆 这样看 你比如做咨询 告诉别人要伟光正

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社会学上 有个“乌托邦”

这个就是悬设

桑吉朗姆 09:14
这种反人类的悬设,一般都是心理咨询要破除滴

这一套就是通过抹杀正常人性来强行获取相对于正常人的道德优势。

制造了老多心理疾病

古慈 09:16
可是 对于整个社会来讲 这玩意也有用

古慈 09:17
这是人类理想的提取和集合哈哈

桑吉朗姆 09:17
嗯嗯,类似成功学呗。能鼓励学员勤奋工作996。

成功学流行的那几年可把精神病院忙坏了……

林浩 09:19
嗯,执着上去就完了

桑吉朗姆 09:19
我们心理学讲课老师在精神病院上班,讲课时就抱怨:“这些都是我们的上游产业啊”

关键这类病人还没钱,都是警察局送来……

桑吉朗姆 09:21
感觉有悬设,是比较容易吸引“想抓住点东西”的人。但是设得不合适,有点危险啊。

林浩 09:21
我是坚信没有什么先验的前提和逻辑,一切皆当下,现量[呲牙]

古慈 09:22
邪教就靠这个抓住人 控制人的心身

比如当年的真善忍

多么诱人

回复(0)

11月前 索南贡布麻叔谈根尘识

麻叔谈根尘识

牧:古典说法,眼不能见眼。但身体可以触摸身体。若触摸上去还是识,所以根不能缘根?
鱼:眼不见眼,这个古典说法具体出处来自哪里,未考。和眼不见眼,一块说的是,水不洗水,火不烧火。有时候,眼不见眼… 可拿来说明 某法须与对法相待,自指自成是不行的。必须二。有时候,眼不见眼… 这说法被驳得一文不值。因为谁的手都能摸自己嘛! 反正说对说不对,就像看心情似的。如上推广… 意根不知意。识怎么就能是个对象?
二麻子:所以,从古以来对根尘识的描述或者说定义,都太粗糙。后人有误解几乎是必然,但误解基本构成了主流,就很让人叹气了.渔夫兄还是受某了些框架影响,格式:XX是YY。
我的建议是,先别管什么是根尘识,或者先极粗略地大致说一下根尘,然后,看看识是怎么回事。就是说,看看根尘和合成识是个什么样的具体过程。然后,有些事情就不言自明了.
其实我们可以先不管这些,直接分析一下根尘作用。根尘和合成识。哈哈!不是识上色功能。。。。色是识折腾出来的概念。关于识这个点,我很不能接受传统说法。特别是后人的那些。这里,根是身根或者说触根,风是尘。风尘,哈哈。物理上,这就是风(尘)与你皮肤(触)改变了一下压力与汗毛。换句话说,就是作用,或者相互作用。用不用相互两字看。。。习惯。习惯不二的人,只谈作用不谈什么跟什么作用.这个这个相互作用感受边,也就是触觉这边的感受,进一步被意识认知为“清风拂面”。
到这里,我们跟传统说法,顺序角度虽然不同,没什么具体矛盾处。传统的凡夫看法是,清风拂面就是世界真实如此。然后,传统佛经说法反驳了凡夫错觉,说,清风拂面是假的,是心所造的,是没有的。嘿嘿。或者高级点的,说是识所变现。这里,我不知道识是个什么咚咚了。但现在我们很清楚,至少现代科学界比较清楚,这个“清风拂面”是我们的一个认知而已。或者,说得抽象点,是我们意识构造的,对外境的模型。我们借这个模型来了解外境。所以传统说法有对的地方:这东西是心造的。但也有不对的地方,凭什么说除了心所造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实际上,这种模型的认知,有其对的成分,我们实际上可以借此对外境做各种复杂反应,而且经常还是很正确的应对。但也有不对的成分,因为我们的模型建立在不可能完整的相互作用上。
好了,这过程中,识是什么?根,比较清楚,根是我们能主控的(不一定总是主控)能感受的某些东西。尘其实更清楚,我们把所有不是我的东西都划归为尘了。嘿嘿。。。。。那根尘和合后,确实生出分别了:清风拂面。但这里什么是识?这过程里有触根,有尘,有意根等参与,识是什么?传统上这样说,分别即识,或者倒过来,识即分别(了别)。所以,嘻嘻,识就是这样的,复杂系统出现新现象了,就给起了个名字,叫识。这是佛经早期的做法。俺对此完全认同。至于说识是个什么东西。嘿嘿。作用,只要能构造出分别来的作用,就说是有识了。你的见闻觉知都是唯心所造,这个唯字当什么讲?只是心造?还是没法离开心造?后者没问题。
显然,任何认知,或者说模型,都是心造的。你的见闻觉知,都是意识用模型描述的,当然都是心造。但这些模型,如果不是精神病的话,那肯定需要与实相有所正确对应,并不完全能自由心造。所以,我们可以看见很多历史上的过程都是,先对某些功能现象,定义一个名称。然后,对名称执为实有某东西,然后,扩大某东西的定义。。。。。如果发生矛盾,就进一步细分定义。。。。进一步执着有什么新东西。。。。。
回到实修上看。没有人不用根的。不用根的是死人或者石头。没有人能灭掉识。灭掉识就植物人了,甚至石头了。
大乘道要做的只是,不用把模型内容当作实相,同时要知道,即是模型内容也部分反应实相,特别是模型本身也是实相的一个部分。但串习太过强大,怎么做到后一条呢,那就有各种方便来帮我们把自己从习惯串习上扯开。这是,对根尘和合生识就应该有个实用主义的自我内观分析。根,是可以主动使用的,我们整体用,比如,抬眼看天。但我们一般不注意这点,而是注意看天和合出来的识别的具体内容:奥,乌云,要下雨了。舍识用根 的意思,其实是让人把力气多花在抬眼看上,而不要用到乌云上。这样,可以改变执着串习。但不管你看不看,知道不知道乌云,嘿嘿,下雨照样淋湿你晒的被子!
@鱼 自己看了。你说你看天的时候,看比较复杂的天,比如夜空星座,你是用力去看的多,还是琢磨星座多?主观上,二者比例如何?@鱼 嘿嘿。所以,割裂呀,割了就可以轮番用了。
说起来挺好笑的。根尘接触,意根再加入,构架出认知(模型)。然后,大家说这是意识。那么到底什么是意识?模型是意识,还是能造模型的是意识?能造模型的,是意根呀...俺到不是说不应该用意识这个概念或者词汇。哈哈。只是,千万别当成个东西。所以我说,现代科学的很多观念,当然不可能完全准确,但至少比两千年前准确多了。借来用用,很是有利呀。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不喜欢。但电脑手机这类的现代科学产物,就没见人反对了。

回复(0)

11月前 1001nights入流亡所

————— 2019-5-1 —————
桑吉朗姆 22:50
好比说“反思”,应该是个常见的心理操作,然后还真有些人几乎从不反思。

鱼 22:54
比如,反闻闻自性——“初于闻中,入流亡所……”一开始“初”就不知所以然,也摸不着头绪,这也很正常啊。

Y 07:17
在 有开车经验的人 在 出事故 撞车的 瞬间 大约 半秒左右吧 大脑会一片空白 就是一个震动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 入流(六根 起作用) 忘所( 意识还没有起来) 有根无识 便是闻中
Y 05:18
我通过车祸学的车 横滚360度 在电影里也没有见过。现在是一等一的安全驾驶员 。二十年没有罚单。
车祸学佛 向师傅请教过 不是笑话。

入流是入法性流 意识为六尘缘影 亡所 是用根停识

二麻子 05:26
@Y 你修这个吗?如果不修,编故事很好玩吗?

@Y入流是入法性流 意识为六尘缘影 亡所 是用根停识 ----呵呵,说你这段是编故事。

鱼 22:09
提那个“初”字,就是跟着 @桑吉朗姆 说 “反思”不是人人都会的那一句,而随口一提。本意是来自抄经时的体会,“初”其实就是指“发菩提心之初”。这个“初”,上面发的那堆解释中,还真只有交光大师完全合乎观音自述。

鱼 22:42
慢慢抄经才有“初”体会嘛,哈哈。嘿,虽然经文不是这样的,但我给读成这样:往昔某遇到观世音如来,在佛前发菩提心。彼佛教某某,该怎么修菩提心,三摩地版本的。初…… 中间忽略… 二殊胜——世俗菩提心利他圆满… 又…自利利他满足,圆满菩提心。

鱼 22:54
这样读,这章基本和金刚经就一样结构。金刚经也是初上来就问发菩提心,发心了可没完事,全篇就是该怎么调心伏心怎么用心,成就菩提心咋样子…。讲完一遍还不够,再从“初”来一遍。

古慈 23:48
麻叔第一次在闽南佛学院讲座的题目是:耳根圆通法门别解

二麻子 00:18
@古慈 从义理方向求解,和从实修方向解读,得出的表述非常不同。

鱼 01:07
@古慈 以前私下和麻叔另聊时,听麻叔带到过几句。但应没听过完整的。

二麻子 01:47
@鱼 基本上,入流的入,是个动词,是做某件事。什么事?音流。但这个入不是要你去听声音。这点上,前人的解释很多是错的。是要你听,但是不听声音。哈哈。有点难理解吧。

二麻子 01:48
这样吧,你小时候出去捉过蟋蟀吗。

二麻子 01:49
捉蟋蟀第一件事,是听蟋蟀叫,找到在哪里。所以,出去捉的时候,就是很用心地很警觉地去听。。。。

二麻子 01:49
但如果这个时候没有蟋蟀叫,会怎么样?继续听。

二麻子 01:51
这个听,就是不顾一切声音地听,持续地这样听。持续地听,声音如水流过,就是入流。但这个听,是不顾一切声音的,是把听的对象,声尘给扔一边去的。这叫亡所。

二麻子 01:52
入流亡所,就是做这事。不需要什么高达上的解释,就是实修的一种操作。

二麻子 01:53
不谈操作,不懂操作,发挥什么耳根圆通,嘻嘻,基本属于。。。扯淡。

二麻子 02:19
入流亡所,我这里说的,就是个操作,根本没涉及什么思维琢磨,什么性呀相的。

二麻子 03:13
展开角度有所不同,可以展开出很多不同的东西。

鱼 07:30
@二麻子 自行梳理二十五圆通时,注意到有意思的一个。六尘,略过。六根,耳根单独成章。六识,耳识居然就是“心闻”。。。

鱼 07:42
十八界后,另按七大作开合。四大及空大,略过。识大,慈氏总摄三性法门,远离遍计依他,入圆成实。根大,大势至,都摄六根,入三摩地。之所以大,“大菩提心”之大乘,义修相应。

鱼 07:54
@二麻子 这样吧,你小时候出去捉过蟋蟀吗。// 小时候… 暑天抓过纺织娘,但这个有抓取目标。嘿嘿。要说刺激或说警觉,还是露宿搭蚊帐睡至后半夜抓贼最突出。万籁俱寂,虫鸣遍野,睡到半夜,感觉有异,怀疑有贼。听声辩贼,事实上根本没贼,这时伏地听遍野声,高度专注……

二麻子 07:59
对,高度专注,但居然没有专注的目标。亡所。如果能持续,就是入流亡所。
亡所并不是说 那些声响之类的音尘都断灭消失了,不是,那些照旧as is。但如流而去,“不入”。六入的入。

二麻子 08:00
从耳根修,学会这点不难。所以,文殊菩萨说耳根最容易入手。

二麻子 08:00
但耳根有耳根的困难:易入难持。

鱼 08:09
是。这时发现后半夜出来放黄鳝罟笼的人窸窸窣窣经过。专注立即卸掉。@二麻子

二麻子 08:18
哈哈。就是。

回复(0)

11月前 1001nights入流亡所

————— 2019-5-1 —————
桑吉朗姆 22:50
好比说“反思”,应该是个常见的心理操作,然后还真有些人几乎从不反思。
鱼 22:54
比如,反闻闻自性——“初于闻中,入流亡所……”一开始“初”就不知所以然,也摸不着头绪,这也很正常啊。
Y 07:17
在 有开车经验的人 在 出事故 撞车的 瞬间 大约 半秒左右吧 大脑会一片空白 就是一个震动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 入流(六根 起作用) 忘所( 意识还没有起来) 有根无识 便是闻中
Y 05:18
我通过车祸学的车 横滚360度 在电影里也没有见过。现在是一等一的安全驾驶员 。二十年没有罚单。
车祸学佛 向师傅请教过 不是笑话。
Y 05:24
入流是入法性流 意识为六尘缘影 亡所 是用根停识
二麻子 05:26
@Y 你修这个吗?如果不修,编故事很好玩吗?
二麻子 06:27
@Y入流是入法性流 意识为六尘缘影 亡所 是用根停识 ----呵呵,说你这段是编故事。
鱼 22:09
提那个“初”字,就是跟着 @桑吉朗姆 说 “反思”不是人人都会的那一句,而随口一提。本意是来自抄经时的体会,“初”其实就是指“发菩提心之初”。这个“初”,上面发的那堆解释中,还真只有交光大师完全合乎观音自述。
鱼 22:42
慢慢抄经才有“初”体会嘛,哈哈。嘿,虽然经文不是这样的,但我给读成这样:往昔某遇到观世音如来,在佛前发菩提心。彼佛教某某,该怎么修菩提心,三摩地版本的。初…… 中间忽略… 二殊胜——世俗菩提心利他圆满… 又…自利利他满足,圆满菩提心。
鱼 22:54
这样读,这章基本和金刚经就一样结构。金刚经也是初上来就问发菩提心,发心了可没完事,全篇就是该怎么调心伏心怎么用心,成就菩提心咋样子…。讲完一遍还不够,再从“初”来一遍。
古慈 23:48
麻叔第一次在闽南佛学院讲座的题目是:耳根圆通法门别解
————— 2019-5-4 —————
二麻子 00:18
@古慈 从义理方向求解,和从实修方向解读,得出的表述非常不同。
鱼 01:07
@古慈 以前私下和麻叔另聊时,听麻叔带到过几句。但应没听过完整的。
二麻子 01:47
@鱼 基本上,入流的入,是个动词,是做某件事。什么事?音流。但这个入不是要你去听声音。这点上,前人的解释很多是错的。是要你听,但是不听声音。哈哈。有点难理解吧。
二麻子 01:48
这样吧,你小时候出去捉过蟋蟀吗。
二麻子 01:49
捉蟋蟀第一件事,是听蟋蟀叫,找到在哪里。所以,出去捉的时候,就是很用心地很警觉地去听。。。。
二麻子 01:49
但如果这个时候没有蟋蟀叫,会怎么样?继续听。
二麻子 01:51
这个听,就是不顾一切声音地听,持续地这样听。持续地听,声音如水流过,就是入流。但这个听,是不顾一切声音的,是把听的对象,声尘给扔一边去的。这叫亡所。
二麻子 01:52
入流亡所,就是做这事。不需要什么高达上的解释,就是实修的一种操作。
二麻子 01:53
不谈操作,不懂操作,发挥什么耳根圆通,嘻嘻,基本属于。。。扯淡。
二麻子 02:19
入流亡所,我这里说的,就是个操作,根本没涉及什么思维琢磨,什么性呀相的。
二麻子 03:13
展开角度有所不同,可以展开出很多不同的东西。
鱼 07:30
@二麻子 自行梳理二十五圆通时,注意到有意思的一个。六尘,略过。六根,耳根单独成章。六识,耳识居然就是“心闻”。。。
鱼 07:42
十八界后,另按七大作开合。四大及空大,略过。识大,慈氏总摄三性法门,远离遍计依他,入圆成实。根大,大势至,都摄六根,入三摩地。之所以大,“大菩提心”之大乘,义修相应。
鱼 07:54
@二麻子 这样吧,你小时候出去捉过蟋蟀吗。// 小时候… 暑天抓过纺织娘,但这个有抓取目标。嘿嘿。要说刺激或说警觉,还是露宿搭蚊帐睡至后半夜抓贼最突出。万籁俱寂,虫鸣遍野,睡到半夜,感觉有异,怀疑有贼。听声辩贼,事实上根本没贼,这时伏地听遍野声,高度专注……
二麻子 07:59
对,高度专注,但居然没有专注的目标。亡所。如果能持续,就是入流亡所。
亡所并不是说 那些声响之类的音尘都断灭消失了,不是,那些照旧as is。但如流而去,“不入”。六入的入。
二麻子 08:00
从耳根修,学会这点不难。所以,文殊菩萨说耳根最容易入手。
二麻子 08:00
但耳根有耳根的困难:易入难持。
鱼 08:09
是。这时发现后半夜出来放黄鳝罟笼的人窸窸窣窣经过。专注立即卸掉。@二麻子
二麻子 08:18
哈哈。就是。

回复(0)

12月前 swedenbin佛经

佛经
https://pan.baidu.com/s/1EY0ggOCeQ2Kk_GVSmSkaUQ#list/path=%2Fsharelink3523480550-483591453656133%2F%E7%BD%91%E7%BB%9C%E8%B5%84%E6%BA%90%2Flinbin1%2F%E4%BD%9B%E7%BB%8F&parentPath=%2Fsharelink3523480550-483591453656133

回复(0)

1年前 tuzi_lin请各位推荐一位成都的善知识

大家好,我是个佛法初学者,学习有半年时间了,主要是看麻叔的书籍(越尘集,花出青嶂,观待),受益匪浅。虽然是初学,但是求佛的心很强烈。现在打算进一步深入学习,我本人是成都的,所以想问问大家,在成都哪儿可以参访善知识?能否推荐一位?万分感谢!

回复(0)

1年前 相忘于江湖书价

在当当和淘宝上搜了下《观待与割裂》,价格有30多的,有100多、200多的,还有300多的!

回复(0)

1年前 相忘于江湖刚才翻看旧帖,原来早讨论过有分心了

看到2013年麻叔和大家的讨论,早知道就不发有分心的帖子了,浪费大家时间,抱歉!

回复(0)

1年前 相忘于江湖南传佛教阿毗达摩有分心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c0f3f29b0101df19.html

回复(0)

共 882 条12345››... 45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33条 ... 一周内发布877条 ... 总发布数 287214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