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9天前 罗超  科技媒体成为产业

文|罗超

7月13日,TMT行业媒体钛媒体宣布完成新一轮近亿元融资,本轮融资由兴开国际、盛大资本、北京华韫投资等多家机构联合投资,估值不详,钛媒体对自己的定位是“科技生态服务平台”,这是钛媒体首次提出的概念,钛媒体创始人兼CEO赵何娟解释称,“科技生态服务商,就是用自己的小生态能力来服务和推动中国科技产业大生态的发展与成长。”

在宣布这一融资时,钛媒体创始人兼CEO赵何娟接受了包括罗超频道在内的多家媒体的专访。

这些年,科技媒体一直在观察科技产业,给行业提供有价值的资讯、知识、观察、连接和服务,不过,对科技媒体产业本身的观察却不见多,很多人都未曾意识到,中国科技媒体本身已经成为一个规模可观的产业。

罗超频道借此机会一并谈一谈科技媒体这个事儿。

赵何娟和她的钛媒体

钛媒体在2012年底上线,比虎嗅晚了半年,在很多科技自媒体人心目中,36kr、虎嗅网和钛媒体是三个总会一起提及的存在,很多科技自媒体都至少是其中一家的投稿作者,三家在科技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2014年,钛媒体与《商业价值》合并组成“BT传媒”,2016年,钛媒体上线“潜在投资”,形成新媒体、一级市场金融数据专业服务和以钛空生活为核心的生活方式业务三大板块。上一轮融资则于2016年完成。

赵何娟调查记者出身,其作为媒体人的身份与成就行业皆知,无须赘述,赵何娟创办钛媒体后从媒体人转型为媒体企业家,很少再写文章,上一篇刷屏文章是《赵何娟:旗帜鲜明抵制刘强东和京东》,当时备受争议,包括罗超频道,对本文观点也不认同。

在新一轮融资时,赵何娟说:“创业不易,一路走来承受了很大压力,这些年不被人看好,因太特立独行备受争议的压力,性别歧视的压力等,都一直也是我前进的动力。”在创投圈和媒体圈,对于“性别歧视”的压力我不是很理解,至少科技媒体女性占据了半边天。

赵何娟对罗超频道表示:

“这不是媒体的问题,而是社会问题。在科技领域里边,女性企业家和创业者还是比较少,我觉得这跟歧视没有关系,是跟整个社会环境有关,比如说有投资人会明确说不投女性,他们会考虑你婚姻状况,子女状况和生育情况。

但真正要做好一些事情我觉得是不分男女的,而且女性有她的优势,这个社会上有一些性别歧视的压力,并不是说我怕这样的压力,如果我怕这样的压力我就不会站出来了,也不会去创业去攀登新的高峰,新的阶段会遇到新的问题。”

媒体人创业成功的不多、也不少,像YY、陌陌、雪球、摩拜,许多互联网大公司创始人都曾有媒体人身份,但更多的媒体人创业是做媒体本身,做媒体创业者乃至成为媒体企业家,钛媒体取得了不错的成就。媒体人和媒体企业家的身份也有很大不同,赵何娟说:

“媒体是一个旁观者的角色,做一家企业尤其是做科技生态服务商,则是一个参与者,是一个推动者,是商业环节当中的一环,比我原先做媒体人有更多的要求,既要有媒体人的要求,还要有去做好一个企业家的要求。

做企业要有更强的战略思考能力,更强战术施行能力,要在市场中拼杀验证,更具竞争感,因此也需要不断了解社会的变化,商业环境的变化,还要不断的回归自己的内心初心和理想目标,这个过程其实不容易的。”

赵何娟透露,钛媒体集团已于2017年实现盈亏平衡,2018年实现规模盈利,为什么还要融资?也有一些人认为科技媒体甚至是媒体都不应该融资。对此,赵何娟表示:

“对科技媒体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资本。首先你要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你的目标是什么,才有更好的资本的使用效果,钛媒体一直是资本使用效率比较高的,在本轮融资前,我们是几家媒体融资最少的,但是我们一直都在不停的探索一条真正适合我们自己并且能够带来更大价值的一条路,这条路靠资本不能解决,是要靠你自己的理解和认知解决,当你知道你自己要什么,当你知道目标在哪里,你就会知道需要多少钱,需要多少钱做到这个程度。”

赵何娟认为:

“企业和人最不能放弃两个能力,一个是对这个社会和环境不断变化的这种好奇心的能力,另一个就是定力,当你下定决心做这件事情,就有足够的定力把它做深做透,做到极致和足够好。资本只是推动作用,资本从来不会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

本轮近1亿资金,钛媒体将用于如下三个方面:一是科技生态服务能力的提升,尤其是专家服务产品;二是全球化布局;第三个是战略布局,比如说并购,参股以及其他战略布局。

价值10亿+的科技媒体们

在科技媒体行业,拿到亿元融资的不算多。

钛媒体外,一个是36kr,2017年12月从母体拆分后的36kr媒体(北京品新传媒)拿到首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3亿,由国宏嘉信资本、戈壁创投领投,分众传媒、杭州金投、百度视频跟投。另一个则是亿欧网,2019年5月底宣布获得8000万元人民币C轮融资,投资方沂景投资。

在这三家科技媒体外,品玩(PingWest)、创业邦、猎云等科技媒体曾在近年获得数千万级融资。

科技媒体类唯一的主板上市公司是创业家,创业黑马(300688)最新市值25.04亿元。

此外,虎嗅、爱范儿、速途网和威锋网成功挂牌新三板(年初虎嗅宣布从新三板摘牌)。爱范儿2018年财报则显示,公司2018年营收7099万元,同比增长39.65%,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125万元。

有小道消息称,36kr媒体业务将在今年下半年赴美IPO,在2016年融资时其投后估值已达到36亿人民币(整个36kr,不只是媒体业务),三年后的今天,估值早已水涨船高。

从融资额推测看,上面提到的这些公司估值已在10亿元甚至更高级别,科技媒体会成为一个赛道,一个产业,诞生多家10亿元估值的公司,相信是很多人未曾想到的。此外,还有一些未公布融资消息却非常优秀的科技媒体,比如极客公园、雷锋网等相对低调的科技媒体。

罗超频道曾统计,中国知名科技类媒体接近50家(含具媒体属性的社区,不含CSDN等专业技术类网站),实际总数应该远超过这个数目,在一百家以上,脑袋里想到的有如下:

  • 行业门户:四大门户的科技频道,腾讯科技、新浪科技、网易科技、搜狐科技(原名搜狐IT);

  • 行业垂直门户:TechWeb、天极网、比特网、速途网等;

  • 创业类媒体:36kr、i黑马、猎云网、TECH2IPO、IT桔子、动点科技、创业邦;

  • 科技产业媒体:虎嗅、钛媒体、亿欧网;

  • 垂直类行业媒体:电科技(客厅互动)、智东西(智能硬件)、车云(汽车)、动脉(医疗健康)、亿邦动力(电商);

  • 消费科技门户:PCHOME、泡泡网、快科技、太平洋电脑网、中关村在线;

  • 专业手机网站:安卓网、机锋网等;

  • 数码社区:ChipHell、数字尾巴、威锋网、少数派;

  • 视频评测媒体:Zealer、科技美学;

  • 垂类数码媒体:智能电视网、87870(VR)

  • 生活科技媒体:爱范儿、品玩(PingWest)、雷科技;

  • 跨界科技媒体:好奇心日报,科技、时尚、创意等;

注:这张图制作于2016年3月,现一些科技媒体定位有所变化

科技媒体的繁荣,体现出“送水人”的价值。

垂直于行业的媒体价值,取决于行业的大小。中国科技行业的蓬勃发展,创投生态的日益繁荣,科技媒体读者群增长以及产业互联网时代到来,成就了科技媒体们的事业。一些细分赛道高速增长,对应垂直媒体也获得高速增长,比如AI、金融科技、互联网教育、新能源汽车等赛道下,也都有非常优秀的垂直科技媒体出现。

“媒体即服务”的商业模式

上面提到的多家科技媒体,许多都不认为自己是科技媒体。

钛媒体给自己新的定位是:“科技生态服务平台”,业务包括:“新媒体”、“全球技术专家网络”、“科技IP与创意产品服务”和“科技股数据服务”四大业务板块,接下来将以“钛媒体国际”向全球布局,其中新媒体业务(钛媒体、钛空舱、链得得)在2018年获得超过1.5亿独立访问活跃用户,“影响最先被科技影响的一亿人”;“全球技术专家网路”积累了一万+专家。

赵何娟透露钛媒体“新媒体板块”收入只占公司整体收入一半左右,且这个比例还会继续降低,其外,专家网络收入占比已达到20%,IP和电商营收占比30%。在罗超频道看来,专家网络可以被认为是钛媒体面向企业提供的高阶知识服务。

亿欧公司给自己的定位则是:“科技与产业创新服务平台”,其专注于新科技、新理念与各产业结合,助力产业创新升级,拥有亿欧网、视也、天窗、企服盒子和智库等产品。跟钛媒体一样,亿欧在布局全球化,亿欧国际版叫“EqualOcean”,亿欧创始人黄渊普亲自操盘。定位“新商业媒体”的36kr媒体,与氪空间联合办公、鲸准金融数据服务等业务齐头并进,成为36kr的三驾马车。

创业黑马与36kr定位有些相似,前者招股书显示其目标是成为国内领先的综合性创业服务平台,其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向创业群体提供包含创业资讯、线下活动、会员服务、创业辅导培训、公关等在内的多样化服务,主营收入来源于创业辅导培训、公关和会员服务等。

我认为它们都具有强烈的科技媒体属性,尽管各家关注话题、平台调性和媒体内容各有不同,但基本都跳脱不了“科技”产业,特别是科技创投产业,就算突破科技边界,也是关注被科技最直接改变的一些产业。一些科技媒体强化商业或者生活媒体属性,但科技依然是基石。

但不难发现,估值靠前的科技媒体们都有一个共同属性,就是“强服务、弱媒体”,媒体属性太强会体现出强大的公关传播和市场营销价值,但天花板很低且容易受到广告市场的影响,通过会议活动、数据服务、企业培训、投融资对接和企业知识付费等等纵深,则能够形成壁垒和持续价值。就像赵何娟说的:“进入产业形成服务能力后,就会有很强的社会意义、产业价值和商业价值”。

换言之,科技媒体如果不只做“观察者”,而是成为产业“送水人”,就会做大做强。

10亿级的科技媒体,基本都已实现或者正在加快“媒体即服务”的转型。媒体更多意义上,成了获取企业用户和沉淀行业数据的入口。

科技媒体与科技自媒体

科技媒体和科技自媒体,不是一回事,但两者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方面,从传播路径来看,媒体都在“自媒体”化,很多科技媒体被当自媒体,一些机构化的科技自媒体也被当成科技媒体,自媒体与媒体不是泾渭分明;

另一方面,科技自媒体一直是科技媒体重要的内容供给方,科技媒体则是科技自媒体的内容分发渠道,所谓社会化创作。

有人说,作为自媒体我不应该点评自媒体或者媒体行业,不过,由于我一直关注新媒体内容产业,因此一直对各类媒体多有关注,关注钛媒体本次融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罗超频道是钛媒体的一位作者,且是多年来的年度作者,而像罗超频道这样的作者,在钛媒体有数千名。

其他平台也都有类似的投稿机制,但不可否认的是,虎嗅才是科技媒体投稿机制的开创者。

对于科技媒体来说,如何平衡平台与作者的利益,如何平衡自有内容与第三方内容的关系,一直都是比较棘手的问题,一个最简单的冲突场景是,一个商业热点出现后,科技自媒体与自有内容团队进行了同题创作,最终要发谁的内容?

钛媒体自有内容团队会更多去做深度挖掘,重视背后真相还原和现场感。对第三方作者保持开放的同时更多去“赋能”作者,比如通过体系化的机制来解决第三方内容的随机性问题;比如优秀的第三方作者会成为钛媒体专家网络的一员,因为“优质的作者能力不仅仅是写作能力,还有思考能力,还有对某个行业的洞察能力,对企业都是有帮助的。”;再比如吸引一些企业家成为专栏作者分享见解,不同内容提供者“彼此是互相交融的,不是分裂的,也不是对立的。”

钛媒体希望构建一个开放的内容生态,“让行业有价值的信息传递给有价值的人”。

科技媒体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记者的流失,不只是说科技媒体间记者流动性大,而是自媒体的兴起给了很多优秀的编辑记者“单飞”的机会,这也是所有传统媒体面临的问题,现在确实有不少科技自媒体来自于科技媒体机构(而且都干得不错)。

如何避免?我没看到好的答案,好在依然有一些只愿意做好内容,却无心或无力做商业化和新媒体运营的写作者,因此,平台给优秀的编辑记者更大的创作空间,更合理的创作回报,更多的学习成长机会,更体面的工作方式,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对于科技媒体/科技自媒体的发展,赵何娟认为,“最重要的一定是要有自己清晰的方向,这是一个战略考虑。同时不能依附于任何一个平台,而是要扩展自己的边界,在自己的领域变得垂直甚至成为服务者”,钛媒体则会考虑孵化和参与一些作者自己的实验室或者是工作室,帮助优秀的创作者发展得更好。

环境下行,科技产业受影响明显,一些具体的科技产业增速在放缓,预算在缩减。科技媒体行业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危机感和焦虑感,好在整个科技产业正在壮大,产业互联网趋势下,科技正在渗透到各行各业成为产业基础设施,AI、IoT、5G等新技术的方兴未艾,给科技带来更多可能,钛媒体亿元融资是一个好的信号,科技媒体行业也都发展得很不错,明天将会更光明。

前几天,罗超频道写作的一篇《自媒体大溃败》在行业引发巨大热议,不少是争议甚至是非议,一些媒体前辈都认为本文有诸多不妥,一些自媒体同行认为我在砸自媒体的饭碗,在此一并向自媒体同行以及读者们致歉,当时写作文章是希望自媒体行业正向发展,不是针对任何个体自媒体,不是针对我热爱的自媒体行业,文章中提及公司业务以及略显夸张的标题有诸多不妥,非常内疚。

对于自媒体我十分看好,对于科技媒体产业我十分看好,对于科技自媒体价值我十分看好,希望未来可以继续一起跟着大家一起观察激动人心的科技产业,将这件小事继续做下去、做更好。

【钛媒体作者介绍:欢迎添加 luochaozhuli (备注:进群)分享交流。关注罗超频道(luochaotmt),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复(0)

  • 暂无回复

送出评论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99条 ... 一周内发布682条 ... 总发布数 255062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