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7天前 首席人物观  大鹏想红的日子:赵本山消失,张朝阳失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首席人物观,作者丨满建锋

01

新片《受益人》上映首日,大鹏发了一条微博:“《受益人》就要上映了,希望这一次可以迎来表扬。”

再把时间拨回到10个月前,那时候的大鹏还在重庆的片场,他说:“好想让你们马上就看到我现在拍的这部电影啊,可好了。”

信心满满的大鹏,却迎来了一个尴尬的开局。

豆瓣评分6.7,首日票房2500万。

作为宁浩“坏猴子72变计划”的第三部电影,《受益人》并没有像它的“前辈”《我不是药神》那样,受到山呼海啸般的热捧。

市场反响平淡无奇,而大鹏期待的满屏夸赞,也未能如约而至。

《受益人》中,大鹏突破了自己以往的角色类型,用“自毁形象”的方式探索更宽广的戏路。

图:电影《受益人》剧照

新鲜感确实有了,但惊喜感却谈不上。

原因也很简单,大鹏所饰演的吴海,技巧大于质感,油腻淹没真诚。

大鹏演绎的小人物,皮骨分离,充盈着诸多的刻意感。

看完电影你就会发现,大鹏是大鹏,吴海是吴海,吴海只是大鹏穿的一张“皮”。

《斗牛》里的黄渤,黄渤就是牛二,牛二就是黄渤;《天下无贼》里的王宝强,王宝强就是傻根,傻根就是王宝强。

人物和角色合二为一,形神皆备,无人可替。

而故意扮“土”的大鹏,骨子里还是太洋气了。

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就那么想红?’我说,因为明星是一种职业,想红,是一种敬业。”大鹏在自传中如是写道。

电影《煎饼侠》上映当日票房过亿,他发了条朋友圈:“妈,我好像要红了。”

对于“红”的渴望,造就了今天的大鹏。

对于“红”的渴望,也束缚了今天的大鹏。

02

关于自己的青春成长时光,大鹏这样描述道:

“我有着非常普通的家庭,非常普通的经历,非常普通的父母,然后赚着非常普通的钱。”

大鹏出生于吉林省集安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后来就读于一所普通高校——吉林建筑大学。

“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直是班上最小的……总有种不被别人在乎的错觉”。

“后来我用各种各样的办法出风头……都是因为我想与众不同”,大鹏从不掩饰自己对于出名的渴望。

年少时,大鹏的梦想是当歌手,他曾在长春组过地下乐队“及格乐队”“天空乐队”,并担任吉他手兼主唱。

大四那年,一个网友给他介绍了一家唱片公司,说要帮他实现梦想,但和唱片公司签约有一个条件,需要大鹏先交15万元的专辑制作费。

大鹏回到集安老家召集亲戚家人紧巴巴凑了 3 万多,钱不够,还打上了欠条,签完约等着去北京拍封面发唱片。

结果很快唱片公司音讯全无,人去楼空。

当大鹏从吉林建筑大学工程管理专业毕业后,他来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后海面试酒吧歌手,但可惜当时的老板都没听他唱歌,只看了他一眼就拒绝了。

没当成歌手,但大鹏想到了“曲线救国”的办法,进入了搜狐做了一名音乐编辑。

在搜狐工作的日子并不轻松,大鹏早上七点前就要从通州的住处赶到搜狐大楼打卡上班,下午五点结束工作,最晚时要加班到凌晨两点。

大鹏住在一个老旧小区里,“楼道里没有灯。我每天加班回去之后,从来没有见到过其他家里亮过灯。我永远都是最晚的时候回来,最早的时候出去上班,从来没有见过我的邻居。”

但即使如此,他工资的四分之三还是都交给了房租。

这样按部就班的平淡日子,一晃眼3年过去了。

有一次,搜狐视频节目《明星在线》的主持人因为拉肚子临时来不了,大鹏便自告奋勇地顶替了上去,从那以后,大鹏就从幕后转到了台前

2005年6月,《明星在线》换了一位新导演李溪,李溪到搜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主编说“换掉大鹏”。

 

大鹏为了让自己不被换掉,开始想很多办法,首先是增加观众黏性;二是发挥自己会唱歌的长处,三是和网友积极互动。

直到有一天,李溪和大鹏说:“我决定不换人了。”

吃了定心丸的大鹏,事后开心地喝了酒,并在酒后高喊:“我要捧红我自己,以后谁也别想换掉我!

2007年,由大鹏担任主持人的脱口秀节目《大鹏嘚吧嘚》上线,这也标志着大鹏正式驶进了“变红”的高速公路。

与此同时,搜狐的业务发展很顺利,除了门户之外,搜狐旗下的搜狗、畅游等几手好牌,让品牌矩阵优势初现。

2008年,搜狐拿下北京奥运赞助商资格,北京全城公交站地铁里遍布“看奥运,上搜狐”的广告,搜狐成为北京奥运官方网站,而张朝阳则是奥运官方网站的首席记者。

 

2008年7月,搜狐发布的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显示,搜狐公司的整体收益为1.02亿美元,成为首个季度收益过亿美元的门户网站。

张朝阳最春风得意的那几年,也是大鹏蓄力上升的关键时间。

张朝阳晚上几乎不工作,流连于酒吧唱歌喝酒,或者索性在搜狐媒体大厦顶层开Party。

凭借《大鹏嘚吧嘚》,大鹏开始小有人气,在积累脱口秀节目经验的同时,他也在积攒娱乐圈内的人脉资源。

03

作为搜狐的新闻主持人,每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大鹏都要去前方报道新闻。

有一次赵本山下台后,大鹏赶忙上去对赵本山说:

“您好,本山老师,我叫大鹏。刚才您上场彩排时我算了一下时间,一共表演了27分钟,观众笑了36次。我作为观众,觉得这个作品有些地方还可以打磨得更完美,可以耽误您一点时间聊聊吗?”

赵本山愣了一下,但还没等赵本山回话,其他记者就一起蜂拥而上,大鹏失去了和赵本山对话的机会。

再后来,大鹏和赵本山接触的机会日益多了起来,他常常主持赵本山在场的各种会议,赵本山也半开玩笑的说:“大鹏,小心我收你做了徒弟”。

2010年1月5日,在本山传媒举办的拜师仪式上,大鹏正式成为赵本山的第53位弟子,也是他为数不多的不唱二人转的学生。

 

大鹏曾在微博中这样写道:

“我的师父是赵本山,2010年,他给了我去辽宁卫视主持《明星转起来》的机会,才有了我的今天。第一次录完节目,节目组的人塞给我一个信封,我打开一看就傻了,劳务费远远超出了我当时的水平,那时候我主持很多节目都是不要钱的。

节目组说这是本山老师的交代,我拿着钱去找师父,说自己能力有限,绝对不能拿这么多。师父乐了,告诉我其实这本来就是电视主持人的薪酬标准,我以前是苦日子过惯了。他说:‘你都拿着吧,别乱花,攒点儿钱过日子,如果实在觉得不好意思拿,就好好表现别给我丢脸。’”

2012年6月,大鹏在微博上看到一段很短的视频。

女主角问自己的父亲:“我给您买的iPad用着还顺手吗?”父亲说:“挺好用的。”一边说一遍拿iPad当菜板切菜。大鹏乐不可支,顺着评论才知道,这个系列叫《屌丝女士》。

大鹏受到德国《屌丝女士》的启发,开始自编自导自演《屌丝男士》。

“我没有告诉他(张朝阳)我要拍这个,我也没有跟他要钱,我觉得这个事情有意思,我就自己拍。”大鹏说,“我的办事方法是我先拍一集给你看,我能够拍成这样,你要不要支持我一下?他觉得好好笑,然后就给我拨款了。”

张朝阳随性放任的管理哲学,助力大鹏的事业不断壮大,这也为大鹏日后的离开,埋下伏笔。

04

大鹏要拍电影《煎饼侠》的时候,得到了张朝阳的大力支持,并且顺利拿到了2000万元的拍摄资金。

大鹏当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从来没让张朝阳失望过,张朝阳对他最大的帮助是“不管”,“从来没有约束过我”

2015年,《屌丝男士4》与《煎饼侠》的捆绑营销,助推了后者所缔造的票房神话:11.62亿。

图:电影《煎饼侠》剧照

导演处女作票房破10亿,大鹏站到了人生的最巅峰,他完成了从小到大“想红”的梦想。

大鹏向上,搜狐向下。

新浪赢得了微博的战争,腾讯坐稳了微信的江湖,网易多业务持续发力,阿里巴巴也在突飞猛进。

守着“一亩三分地”的搜狐,却从舞台中心被挤到了边缘位置。

2015年,搜狐总收入19亿美元,较2014年增长16%。

同年,阿里营收122.93亿美元,同比增长45.14%,腾讯营收158.41亿美元,同比增长30%。

搜狐一边掉队,一边不断重复着“再造搜狐”的口号。

然后,又继续掉队。

2018年11月1日,大鹏发朋友圈表示正式从搜狐离职,14年的搜狐生涯就此结束。

就在前一年,大鹏执导的《缝纫机乐队》遭遇票房失利。

毫无疑问,这再次激起了大鹏的好胜心,从互联网公司跳到经纪演艺公司,是“明星”大鹏的迟早要做的选择。

05

从2012年春晚开始,观众在除夕夜就再也没见过赵本山的身影。

这一年,大鹏的《屌丝男士》正式开播。

大鹏向上,本山向下。

此后一段时间,舆论对赵本山的态度经历了“怀念、质疑、释然”这样如过山车般感情体验。

“解甲归田”的赵本山,早已不再过问江湖事,只有谣言和传说在坊间飘荡。

《受益人》在沈阳路演时,大鹏特地去看望了自己的师父赵本山,并在微博上发出了与赵本山的合照。

照片中的赵本山鬓发全白,面色红润,脸上少了几份当年的英雄气,但墙上“温良恭俭”四个大字却异常醒目。

10月底,在谈及搜狐三年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央的计划时,张朝阳说:“三年时间显然不够,“我需要一个extension(延期)”。

11月8日晚,张朝阳又在搜狐号上撰文写道:

“从今天起,我要好好地写东西,为了在喧嚣的吐槽年代,vlog年代,直播年代,人类还留存着文字,纸张,PC和大屏,让我弥补一下大学时期差点成为而没有成为文艺青年的遗憾。我爱我的搜狐号。”

面对世界的快速变化,张朝阳追不上对手们的速度,所以决定用“慢”来对抗“快”。

以不变应万变,是策略,是智慧,也是无奈,是妥协。

暑期档的最后一周,大鹏离开搜狐后,主演的第一部新片《铤而走险》上映。

市场反响一般,影片最终票房仅报收4421.6万元。

而让大鹏寄予厚望的《受益人》,在上映三天后表现依旧不温不火,目前来看翻盘希望十分渺茫。

猫眼数据显示,在单日票房榜前五名中,排片率18%的《受益人》上座率最低。

37岁的大鹏,在告别《屌丝男士》的辉煌后,还在努力寻找自己的下一个春天。

55岁的张朝阳,一边向往着复兴的宏伟梦想,一边孤独的享受着内心的小众狂欢。

62岁的赵本山,过尽千帆皆不是,贪晌着人生大起大落之后的小平静和小确幸。

他们互相见证过彼此的辉煌,如今又向着人生的不同方向走去。

可那未来,却总是忽明忽暗,忽近忽远。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大鹏在集安市少年宫学小提琴。

有一天他的小提琴老师对大鹏说,你不太适合学音乐,要不试试报别的班吧。

刚走出少年宫,大鹏就哇的一声哭了。

证明自己与众不同的梦碎了,他的心也就碎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复(0)

  • 暂无回复

送出评论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152条 ... 一周内发布817条 ... 总发布数 267116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