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7天前 魏武挥  从回应开始,华为事件进入了3.0阶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ID:weiwuhui_com),作者:魏武挥二世,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01

众所周知,我是一个上海交大的老师。

今年,上海的仁济医院曾经发生过一起医患矛盾,彼时闹得也很剧烈。想不起来的,可以自行网络上再搜索一下,帮助回忆。

不过我不知道,各位是不是晓得这样一桩事实:仁济医院是属于上海交大的。这个医院的全称叫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仁济医院。所以,那个仁济医院的医生,和我算是“同事”。

现在,我说这样一句话:作为一个上交人,我来告诉你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颇有些荒唐?

你一个媒体与传播学院的,知道仁济医院的事?

同样的,一个15万人的企业,有人仗着有所谓“同事”身份,ta告诉你的话,未必就一定是真的。

大部分情况下,ta知道个鬼。

02

如果说我和仁济医院的医生,互无交集,离的实在太远的话,那么我再说一个故事。

上海滩的东方早报,在决定次年关张之前,江湖上有些传闻:这个报纸据说明年不办了。

有一些媒体听到风声,打电话去问,接电者是办公室主任,后者说没听说啊。

于是,这被一些人当成一个辟谣证据:看,行政口子的部门负责人都说没有的事。

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有什么傻帽,还长篇大论地写朋友圈,说主任都说不关,你们这帮人晓得不晓得要“谣言止于智者”?

不好意思,真的,这种事,一个办公室主任是真的不知道的。没听说不等于没有。只是ta不晓得罢了。

大部分情况下,还是那句话,ta知道个鬼。

03

有一种信息,我称之为“三无信息”。

就是一没有作者姓名,二没有信源,文章作者说的那些所谓事实,不知道哪里来的。ta亲眼看见的?还是听别人说的?别人是谁?三没有证据,张口就来那事是怎么样怎么样的,但没有证据,连个截图截屏都没有。

三无信息的传播,我称之为“澡堂模式”: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云里雾里,很有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做派。

早年,三无信息常见于BBS。所以我一直说,BBS的传播,是澡堂传播模式。

三无信息,私下里聊聊天,没什么。我从来不认为谣言止于智者是一句什么有智慧的话。一个社会如果要求每个人在私下交流的时候,都要对信息做一番专业的审慎的考证再张口说话,那是一个地狱。

但你要是把三无信息当真了,当成正经讨论时的论据了,这个叫“媒介素养匮乏”。

是的,《李案十问》那篇文章,就是三无信息。

可笑一堆大号,拿着三无信息当正经论据去正经发言。

顺便说一下,操控传播的人有一种洗舆论的套路。三无信息先往“澡堂”里一扔,再找点有名有姓的人引用三无信息说事,一兜一转,本来澡堂子里的山野之语,就成了言之凿凿的上台面的证据了。这个套路一不新鲜二不稀奇。

李案十问到大V洗地,是不是这个套路,不好断言。

04

有时候读单篇文章,你就能发现其中的破绽。而这种破绽,足以让你基本可以确定,此文不值得。

当年马航370那篇极长看着又特别专业的文章,你即便是一个不懂航空业术语的人,依然是可以发现其中破绽的。

比如那篇文章一会儿说,航空业有个大秘密,很少人知道。转头就说这个大秘密很多飞行员都知道。这就是自己打脸自己。能写出这样文字的,别看用多少专业术语,智商都有限。

有一种很奇怪的逻辑就是:就算华为那晚的回应,有向李洪元道歉的部分,你们就不骂它了?

当你读到有文章有这样逻辑的话,作者写文章的逻辑能力低下也就算了,还要拿出来显摆,你又何必浪费时间呢?

是的,写出这样文字的人,对逻辑的敌视,已经到了“法不容逻辑”这样的话都扔出来了。

法律当然要讲证据。

但“不容”?

你懂不容是什么意思么?

媒介素养能力、逻辑能力和文字能力,都差到这样一个地步的叶檀,不忍直视啊不忍直视。

05

我之所以把昨天那篇文章(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里分成李洪元1.0和李洪元2.0两个版本,是因为的确是两件事,当然我不否认这两件事肯定是有关联的。

就事论事的前提,就是要把事与事切开说,而不是搅和在一起谈。故意搅和的,可视为搅屎棍。

1.0,李洪元自己的遭遇,那个事至今还挺迷的。三无信息里我不能断言说都是谎话连篇,但可以视为姑妄一说,权且放着看事态发展再来证实或证伪(也许在这里,我们永远等不到那天了)。

退一万步讲,如果三无信息说的都是事实,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必须按住的秘密,华为的不置一词就显得更为可恶:这种并非惊天秘密,你都不晓得要解释一下么?

这反过来说明,三无信息极其可疑,最大限度的态度也应该是:待考。

华为对这件事的后续处理。知乎也好,微博也好,微信也好,各种处理都是看得见的事实。而我个人最不满的地方就在于,似乎今人把这种处理,已然安之若素,觉得天经地义毫无愤怒的必要了。

轮到你自己就知道了,所谓投诉404,是多么让人窒息、绝望的事。

06

有1.0的华为vs李洪元,有2.0华为vs舆论,有没有3.0?

事实证明,有的。前面各种,就是3.0的部分。总结起来,就是以“你告我呀”回应为界,出现了3.0。3.0不再是沉默,不再是压制,而是:洗地。

从昨日开始,已经有一种节奏出现:事关民族大义。并有人发表高论说,整起事(嗯,你看,搅和在一起说的搅屎棍)是黑公关,背后黑手,必是谁谁谁——你们都应该懂的。

这样的烂文,获得了华为余承东的欣赏,并推荐到某个大群。

大佬阅读品味不过如此。不过也有可能实在是没得洗,洗法如此拙劣也只好勉强一用了。

针对这个高论,有人在朋友圈如是说:

媒体有权利,也有义务,并基于事实对于涉嫌违法的行为进行报道。

如果华为认为他的权益受到了损害,我们支持他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人民网、澎湃、财新等黑公关机构。

这也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

说得真好。

07

昨天有个读者在我后台消息里留言,说很少看到我写那么用语尖锐的文章,是不是有一种强烈的“怒其不争”的情绪?

不好意思,真谈不上。

那篇文章里,有不少用来防身的话,我就不一一列举了。都是时下世道,不得已而为。

也有一些编辑出于我很感激的原因而删节的话(尤其是有两张图)。

我的愤怒,我坦率说一句,发端于那个2.0。

同样的,我也愤怒于我的怂包,太多没写出来的话,才是我真想写出来的话。

所以,对于这样的会议,我因为无法肉身前往并与演讲嘉宾互动,深感遗憾:

 唉,咋不来交大展开刚一刚?

【钛媒体作者介绍:魏武辉,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复(0)

  • 暂无回复

送出评论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142条 ... 一周内发布865条 ... 总发布数 269932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