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6天前 贝克街探案官  苹果们打算在硅谷盖经济适用房,还能挽回民心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贝克街探案官,作者 | 贾沛霖

硅谷一直以来都是世界科技和互联网的焦点和中心,光环围绕声名加锦。

将军威名的背后一定会有千万士兵的寒寒尸骨,硅谷里的公司也不例外。近年来,伴随着硅谷崛起而激起的原住民反对声浪日益剧烈,颇有些“人神共愤”的意味。

近日,又有外媒曝出,美国西海岸地区,尤其是加州硅谷等地,本意为无家可归者设立的经济适用房已经告急。经年的毫无增长以及日益陡增的房价,让越来越多的本地人无法享受到经济适用房,乃至付不出房租而流落街头。

而“罪魁祸首”即是这些硅谷里的大佬们。

迫于反对和抗议的声浪,多家硅谷科技公司已经在近期承诺将会投入不菲资金,以帮助政府建设经济适用房缓解普通民众的住房压力。但是事到如今,这些承诺在未来还会起到多大效果?

01 危机何来

美国的经济适用房其实由来已久。

美国的经济适用房始于对无家可归者的照顾,政府投资建设经济适用房以供部分有工作的无家可归者申请,解决他们占用街头和荒地而产生的次生效应。后来伴随着部分地区房价超过普通民众承受范围,政府也开始将经济适用房转为向不满足当地平均收入标准的家庭和公民申请。

在美国,无家可归者是一种久而未决的社会现象,并且随着时代变化这种现象日渐突出。看似完善的社会福利系统带来的却是日趋庞大的无家可归者队伍。

根据美国联邦住房与城市发展部在2017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彼时全美境内有多达50万人无家可归者在街头流浪。在2015年之后,西海岸地区(加州尤甚)无家可归者激增,甚至触发了地方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2016年,针对无家可归者在城市内设置的Tent City(帐篷聚集地),查尔斯顿警方将其连根拔起,从而引发了抗议者的游行活动。

美国政府对于无家可归者可谓是“头疼”:设置的收容所因为约束太多且空间狭小导致无人愿去;经济适用房造价太贵而且条件略高。虽然也有经济下行以及收入降低等因素的影响,但是最终导致的结果反而是流浪者越来越多,充斥在大街小巷桥下屋旁。

一众无家可归者中,最为集中的区域,莫属于加州和硅谷。据统计,加州目前聚集了全美四分之一的无家可归者。而硅谷作为最繁华的地段,设施最为完善,自然受到了无家可归者的青睐。在旧金山湾区,甚至高达64%的人都没有固定住所。

加州硅谷聚集的无家可归者不是没有由头。

硅谷兴起已久,尤其是如今科技公司的身价一路走高,对于金融和房地产的冲击愈加巨大。动辄数百亿美元身价的科技公司,拉高了地区平均的消费水准。加之硅谷地区科技公司开出的高额工资(硅谷同职位工资相较美国其他地区平均高出约40%,以苹果、Google、Facebook软件工程师工资为比较),巨大的资金市场冲击了硅谷和加州的房地产和消费市场。

在硅谷崛起的30年间,硅谷及其周边地区房价以一种恐怖的态势生长。根据当地房地产公司的统计数据,硅谷的房价在30年间平均年增长率高达6%,远超全美其他地区。在最近5年内,其增长幅度占过去25年中增长的接近一半,年平均增长甚至高达10%。

图片来源:知乎@Sylvia美国房产

图片来源:知乎@Sylvia美国房产

硅谷科技公司对房价的贡献,不可或缺。本身硅谷房价就趋近全美高值,如今伴随增长,已经是当地普通民众无法负担的程度。

在美国,房价中位数普遍集中在6000-10000美元区间内。这一数字在硅谷地区,是恐怖的30000美元左右。在今年初,硅谷地区城市成交的房产交易额普遍都在150万美元之上。这对于其他地区的美国民众是可望不可及的。

房价的上涨,进一步还带动了租金的陡增。甚至如今在硅谷地区租房都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由于房价和消费水平的激增,导致众多在硅谷地区工作的普通工作者在地区内收入水平急剧下滑。科技公司的工程师们收入固然高,但是普通工作者收入却未见明显增长。带来的后果即是大量的人连租房都负担不起,经济崩溃亦或是破产,导致无家可归无房可住,只得流浪街头。

02 硅谷之痛

有吃有住,乃是普通民众的基本诉求。但是当住成为大问题后,二者激发的矛盾显然易见。

科技公司的崛起虽然带动了当地发展和生活水平,但是对于普通大众的收入增幅却远不及当地消费和房价水平的上涨。日趋严重的分歧,导致硅谷原住民对于科技公司可谓是痛恨已久。

2018年初,谷歌苹果的通勤大巴遭到多次流石和气枪袭击,导致玻璃破碎,所幸没有员工受伤。

在整个一周时间内,有多达6辆巴士遭到了破窗袭击。原住民的袭击,甚至迫使谷歌苹果更改了上班时间以适应由于更改路线而导致的上班时间延长。

这是硅谷原住民的愤怒。

自2013年起,硅谷原住民对于科技公司的反抗就愈加频繁和剧烈。当年,在科技公司通勤大巴常出没的公路上,就多次出现围堵大巴,举牌抗议,涂鸦大巴的事件发生。

“还我们自由的旧金山”,打着这样的标语,愤怒的民众抬着棺材,围住了科技公司的通勤大巴车。

之后,但凡有科技公司上市,都会有硅谷原住民举牌游行到公司门前抗议。在推特上市时,民众们举着“上市是你们的,我们什么都没有”标语到门前抗议。

硅谷科技公司的兴盛,背后却牺牲了数万普通民众的平凡生活。硅谷原住民不得不站起来抗议。甚至在2014年,谷歌法务驱逐旧金山某房屋内租客时,这种对于科技公司的不满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游行,一度让当地警方十分紧张。

硅谷公司要扩展,就要不断地牺牲当地原住民的生活空间,甚至要逼迫其搬家撤离腾空地方以建设新的写字楼供科技公司使用。2016年,当地最大的一次“逼迁”诞生,由于要给硅谷公司腾地方,名为Reserve Apartment的216住宅民众和单位要搬迁。这其中大部分居民在这里甚至居住超过了10年。

当他们被迫搬离时,却发现周边的房价和租金早已承受不起。

一边是全美最多无家可归者的聚集地,另一边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硅谷公司,二者的冲突在所难免。

面对着硅谷公司的步步紧逼,原住民们也是用着各种方法表达自己的不满。谷歌园区内的自行车,每个月都在以数百辆的数字丢失,甚至出现在遥远的地区。皆是因为不满的硅谷原住民将其偷走后再丢到荒无人烟的地方,有的甚至出现在了美墨边境。

硅谷原住民对于科技公司最大的痛恨根源在于,其拉高了当地的消费,却没有贡献出应有的水平。对于当地原住民的生活,反而是形成了愈来愈高的门槛和阻碍。

正如偷走谷歌园区自行者的受访者坦言:“他们对我们造成了这么多的不便,我们就偷辆自行车怎么了?”

硅谷原住民和科技公司间的冲突,已经不再罕见。

03 真的有效?

日趋紧张的原住民和科技公司的关系,以及频繁的抗议活动,加之自身员工对于住房的诉求,导致科技公司近期在住房投资上逐步扩大。

苹果在11月宣布将向当地捐献25亿美元资金,其中10亿用于建设经济适用房,10亿用于低息住房贷款,以及3亿美元价值的苹果所有土地供建造经济适用房。

同时苹果也宣布,同时成立价值1.5亿美元的保障住房基金,并且将会提高退伍军人、低收入人群的拥有住房比例。

不仅苹果,谷歌已经承诺投资10亿美元解决住房问题。Facebook参与建立了一家名为Partnership for the Bay’s future的组织,将募集5亿美元供住房使用。微软捐出5亿美元,亚马逊据称已经为当地经济发展投资380亿美元。

科技公司大佬终于出资解决问题,但是真的有用吗?

数十亿美元看似很多,但是平摊到庞大的无家可归者以及低收入人群上所剩寥寥无几。并且科技公司的投入目前并没有宣称会持续多久,当这笔资金消耗殆尽时,剩余的无房者该何去何从。

在过去的8年间,旧金山地区的人口增长达到8%,但是住房数量却仅仅增长5%,甚至连租房租金都上涨了21%。如今此时才宣布投入资金,虽然有改变但是否太晚?

目前硅谷地区矛盾的根源在于,科技公司的崛起,却没有给当地普通民众的收入带来变化。普通劳动者的收入甚至在消费水平激增情况下反而相较以往减少,这一根源性矛盾是目前无法解决的。或许会进一步长期存在。

面对硅谷的原住民与科技公司的深化矛盾,以及经济适用房的告急局面,科技公司应当继续加大投入,帮助当地政府解决问题,才能缓解原住民对科技公司的敌对情绪。

而科技公司此次的承诺和投资未来将收效几何,仍需拭目以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复(0)

  • 暂无回复

送出评论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143条 ... 一周内发布866条 ... 总发布数 269933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