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6天前 锌刻度  皮查伊之下,谷歌的中国生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锌刻度,作者 | 邓晓进、陈邓新、许伟,编辑 | 潘娟

2008年,53岁的比尔·盖茨,把接力棒交给了比他小一岁的鲍尔默。

2019年,46岁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把接力棒交给了比自己大一岁的桑格尔·皮查伊。

有人说皮查伊娃娃脸,有人说呆萌,有人说他爱走神,有人说他够有耐心,有人说他喜低调,有人说他像极了某牛仔服装品牌帅气的代言模特……

不否认这是真实的皮查伊,但并不是全部的皮查伊。

2015年,皮查伊被任命为谷歌新任CEO,同时伴随而来的是,谷歌发展历程中最重大的一次企业架构调整——通过创办一家名为Alphabet的母公司,把旗下搜索、YouTube、其它网络子公司与研发投资部门分离开来。Alphabet取代Google INC成为了上市实体公司。

在该新运营架构计划消息发出的第一个盘后交易日中,谷歌股票大涨,皮查伊的开门红背后,其魄力、领导力以及资本市场对其的认可可见一斑。

距离比尔·盖茨交出微软帅印的11年后,又迎来了一次硅谷互联网巨头掌舵人的更迭,全世界都在猜的是:这位47岁的中年人会给世界带来什么?

对于与谷歌辗转缱绻十年的中国市场,又将出现哪些新的可能……

皮查伊的执念:不该错过的十亿级市场

谷歌对中国市场的态度,一直都可以用爱恨交织来形容。

“我将中国市场视为一个巨大机遇,我们能够作为一个可用平台参与其中。希望我们有机会在未来提供其它服务。” 

这是皮查伊2015年2月,在面对外媒采访之时对中国市场的一个明确表态。因为他看到了中国市场中庞大规模的Android用户,只要能找到一种模式为这些用户服务,皮查伊甚至承诺“我们将特事特办”。

在此次采访接近尾声之时,皮查伊还表示,谷歌计划重新努力进军支付、商务以及企业应用等领域,并希望得到一个再次进军中国的机会。

皮查伊对中国市场的兴趣,可以从2013年,皮查伊就跟小米有了交集,并邀请雷军到谷歌总部进行参观交流之时,就埋下了伏笔。

2015年,对于皮查伊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年,有趣的是,这一年也是他向外界输出他对中国市场充满渴望的一年。

“中国是一个可观、重要且独特的市场,我们对于在中国市场的投入非常重视。我们非常乐于为中国用户提供Google服务,但对于如何做到,需要进行缜密和完善的思考。”不难看出,从那时起,皮查伊对于谷歌与中国的新的可能,秉持开放的态度,“但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观望。”

换而言之,谷歌失去的是一个十亿级的先发市场。

而对中国市场的执念,皮查伊一直没有放弃。

2016年的春天,皮查伊来到了北京。

行程并不复杂:在“棋圣”的聂卫平的带领下参观了围棋学校,与围棋国手畅聊、与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洁九段,象征性地对弈切磋。

皮查伊的到来,让业界的沸腾了又平息。因为,普遍认为,这次来到中国是仅仅关于AlphaGo与围棋的一场简单交流。但这个解读也许过于草率了。

在皮查伊的领导下,Google的最大目标就是让 AI 无所不在,这个无处不在,从皮查伊的到来就说明,中国市场被涵盖其中。

苹果的CEO库克多次来到中国,是为了卖 iPhone,是为了苹果旗下产品在中国市场占据稳定的销量, Facebook 的创始人扎克伯格也多次来中国,甚至还出现在天安门广场跑步,也是为了开拓中国市场而作出的努力。

那么皮查伊在升任谷歌CEO不到半年时间就来到中国,自然也是有自己的盘算的。

2017 年,谷歌在北京设立了人工智能研究室,加大高科技研究投入,这一年,用于智能手机的谷歌翻译应用程序也获中国批准。

同年,皮查伊也再次公开表示了他对中国市场的渴望:“中国很多中小公司都可以通过我们将产品卖给其他国家。这是个很大的规模效应。技术给我们机会,能够互联互通,建立合作,且不会被逆转。”

2018 年,谷歌系风投 CapitalG 投资了满帮集团,这是谷歌系基金近 3 年来对中国公司的首笔投资。

而在这一年的一次全员大会上,在告别中国近10年的时间后,谷歌正打算在中国重新启动并运行自己的搜索引擎。

皮查伊对中国的态度,如果要下一个结论,也许可以说,他一直在寻找,寻找一种重回中国的模式。

皮查伊梦碎:谷歌搜索重返中国计划流产

是的,皮查伊最渴望的是搜索业务重返中国。

谷歌2006年正式进入中国,收获了大批忠实粉丝,却在2010年3月23日宣布退出中国,退出理由据说与谷歌的内容推荐有关。

彼时,比尔·盖茨评论:“互联网在世界各地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监管,但仍然成功作为促进开放和沟通的桥梁,要在某一个国家经营业务,就必须遵守这个国家的法律。”

前新闻周刊资深编辑史蒂文.勒维在其出版的《谷歌内幕:谷歌的所思、所为和对我们生活的影响》一书爆料,中方监管将谷歌中国高管召集到北京一家宾馆,当面展示谷歌搜索结果中包含的大量不堪入目色情内容,“房间里倒茶的女服务生看到这一景象几乎昏厥过去”。

这种现象不但长期存在,更是对各方的批评置若罔闻、毫无改过之意。

因此,谷歌出走后,“与中国人民讨价还价,只能自取其辱”“谷歌爱走不走,不送”的声音成为主流。

2010年之后,谷歌依然在中国设有办事处,展开广告业务,且一步一步探索中国市场,于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传出其欲重返中国的消息,不过每次都是有始无终,直到2018 年9月,谷歌首席隐私官 Keith Enright 首次证实了蜻蜓计划(代号为Dragonfly)的存在。

在皮查伊治下,谷歌于2017 年春季内部策划了一个蜻蜓计划,原定2019年正式发布一款愿意遵守中国法律的搜索引擎。

皮查伊谋算以此卸掉历史包袱,重新拥抱中国市场。

对此,人民日报在海外社交媒体推特上回应:“欢迎谷歌重返中国大陆,但必须遵守中国法律。”而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摩拳擦掌:“如果现在谷歌回来,我们正好可以真刀真枪地再PK一次,再赢一次。”

 

然而,这个愿景困难重重,不谈各种干扰因素,皮查伊是否做好了战斗准备也得打个问号。

一是,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

谷歌搜索离别这个市场九年之久,也意味着缺乏了九年的商业数据积累,那么对中国的搜索需求是否了如指掌,考验着皮查伊的智慧与谷歌的底蕴。

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弥补的了的。

而Z世代的年轻人对谷歌比较陌生,如何读懂他们的心、吸引他们的眼球,又是另外一个难题。

其实,即使未退出中国之前,谷歌高管对中国年轻人的搜索需求也不甚了解。

知乎有一个热门话题“李开复为什么选择在那个时候离开 Google?”,前谷歌中国CEO李开复亲自答复了该问题:“到崔瑾负责公关市场推广,上一次《天天向上》几乎挤爆服务器,这类推广并不符合谷歌价值观,所以没有得到总部的支持。”

 

直白地说,那时的谷歌高管就是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不够,资源倾斜不够,皮查伊又能做到哪一步呢。

二是,百度市场占有率高。

正所谓距离产生美,中国市场召唤谷歌搜索的呼声颇高,但真等来那一天,会不会重演高开低走的那一幕,谁也不知道。

谷歌搜索进入中国后不久,就迎来了高光时刻,外媒披露其市场份额最高触及29%,但之后不断萎缩,无力从百度抢夺更多市场份额。

李彦宏接受外媒专访时透露:“2010年,百度占据了75%的中国搜索市场,而谷歌只有百分之十几的市场。”

百度成长为搜索巨头,也是一刀一枪厮杀出来的,坊间一度流行“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谷歌”的说法。

2010之后,360搜索、搜狗搜索等接棒成为百度搜索的强劲对手,竞争一直未停止,经过中国搜索市场发展的黄金年代发展,最终主流搜索引擎都拥有各种的“护城河”,百度搜索构建内容生态体系、360搜索主打安全牌、搜狗搜索主攻医疗健康与微信公众号内容。

在这种背景下,皮查伊想挑战百度难度不小。

三是,能否跟上新形势。

当前,搜索已过了黄金年代,“搜索+信息流”成为主流趋势,搜索引擎的边界在不断扩大,腾讯、百度、今日头条并列信息流三巨头。

而信息流的战争,本质是对优质内容的争夺,三巨头为此纷纷投入重金招兵买马,才有了当前的繁荣景象。

皮查伊在境外也推出了英文信息流,但反响平平,英文信息流战场都未获胜,又何谈中文信息流战场,倘若避开这个主战场,又何谈竞争力。

归根到底,谷歌的竞争力不占优势。

权衡再三,谷歌于2019年7月17日公开确认蜻蜓计划“流产”,皮查伊梦碎。

皮查伊的战略进攻方向

谷歌搜索无法重返中国,但谷歌从未离开过中国。

且不说没有跟随谷歌退出中国,包括Chrome浏览器、谷歌翻译、谷歌拼音输入法等在内,仍有一小部分人群依然在坚持使用的谷歌应用,在更大范围内融入中国消费者日常生活和影响中国互联网企业发展的还有谷歌的先进技术。

比如众所周知的Android系统。自谷歌基于Linux开发出开源操作系统Android,因承接了开源Linux的安全、运算速度快、易于开发等优点,使其在国内具有相当强劲的竞争优势。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Android作为一款十分优秀的移动开发平台,十分适合国内的开发环境。尤其是中小企业开发团队低成本以及源代码的分享,可以为企业节省大量资金。”

因此,在中国手机行业经过激烈竞争及几轮行业洗牌后,国内华米OV四大手机厂商至今仍是Android系统的忠实用户。且在每年迭代一次的大版本升级过后,通过对Android原生系统进行二次开发,华米OV等厂商还衍生出了EMUI、MIUI、Flyme、氢OS、Smartisan OS等极具各家特色的系统。

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1-10月,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3.09亿部,同比下降4.3%,占同期手机出货量的95.7%,其中Android手机在智能手机中占比91.4%。

从数据也能看到,Android系统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堪称恐怖的统治力。

除此之外,谷歌以BSD许可证等多重自由版权发行,并开放源代码作为开源的Chromium内核(Chrome浏览器的核心技术),也是被众多中国浏览器产品加以改进、创新的基础。因其性能强、标准支持好、对用户隐私敏感等优势,“目前,一般浏览器都会采用Chromium内核,因为全球市场占有率最大的就是他。”360 PC浏览器事业部总经理梁志辉曾如此表示。

当下,中国主流的360 浏览器、QQ浏览器、UC浏览器、搜狗浏览器等都是基于Chromium内核所生成的。

由此可见,只要谷歌站在技术的浪尖上,就会一直影响互联网行业。

皮查伊兼任Alphabet CEO后,赢得更大话语权与资源调度权,其青睐的战略方向可能得到更大的支持力度。

2015年以来,皮查伊的战略进攻策略就是“谷歌云+AI”形成组合拳、大力发展云游戏与探索量子霸权这三大方向。

如无意外,上述方向就继续被执行下去,获得更多资源倾斜与发展空间。

届时,在云计算赛道,谷歌与亚马逊、微软、阿里巴巴展开正面拼杀;在云游戏赛道,渴望颠覆微软、索尼等在游戏机的统治地位;在量子领域,与IMB一较高低。

在皮查伊的刺激下,百度将AI确定为未来的战略核心方向,而腾讯、网易双双切入云游戏赛道。

皮查伊能否当好接班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复(0)

  • 暂无回复

送出评论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141条 ... 一周内发布864条 ... 总发布数 269933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