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9天前 硅兔赛跑  旧金山折叠:盛产亿万富豪,也盛产流浪汉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丨罗子,责编丨梓,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密集的楼房,逼仄的居住空间,

街上弥漫着刺鼻的尿骚味和大麻的味道,

随处可见注射毒品使用的针头,

谋杀,强奸,抢劫等暴力犯罪频发……

很难想象这是在发达的旧金山,这里有高档的写字楼,人均GDP高达105,127美元,如果旧金山湾区算作一个整体,那么它就是排名第十九的世界经济体。

但就在这里,也有无处不在横“尸”街头的流浪汉,和肮脏破败的街景。

1、亿万富豪密度最高

谈及旧金山,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可能是金山、科技、财富... 

确实,据数据公司Wealth-X发布的2019年《亿万富豪人口普查》报告,旧金山有75位亿万富翁(身价超过10亿美金),位列全球亿万富豪数量最多的城市第3名。

在亿万富翁人口比例方面,旧金山是遥遥领先。在旧金山,每11,612名居民中就有一位亿万富翁。称得上“万里挑一”。

纽约虽有全球虽多的亿万富翁,但比例却赶不上旧金山,在纽约每81,311名居民中才出一位亿万富翁。

这得益于旧金山空前发达的科技、风险投资行业。

这里有谷歌、苹果、Facebook、推特、Salesforce、Uber、Airbnb等知名科技大公司,这里诞生的每一项科技产品,都将有可能撼动世界,提升我们的生活水平,加速人类文明的发展。

在旧金山著名的科技创新中心SOMA区,响当当的风险投资机构扎堆聚集在South Park,红点资本、凯鹏华盈、谷歌战投、True Ventures、Shasta Ventures... 

他们投出了亚马逊、谷歌、网景、Netflix、Spotify... 从90年代的第一波互联网浪潮,到之后互联网江湖的每次变迁,他们几乎算无遗策,捕捉住那些搅动风云的科技公司。

无数年轻人带着改变世界的梦想来到这里,他们有的凭实力成为那个“万里挑一”,有的遗憾离场,但失败不能让后继者灰心,一代代弄潮儿依然前赴后继。

踩着金融危机的鼓点,Uber、Airbnb、Slack、Dropbox... 一系列科技公司在短短数年内发展壮大,吸纳无数风险投资资金,创造无数财富神话。

而与此同时,阶层分化、贫富差距愈演愈烈。

在科技公司林立的Mid Market,月租5000美金以上的豪华公寓下面,常常徘徊着眼神涣散、举止诡异的流浪汉...

在靠近金融中心的Tenderloin区,疫情让这里的低收入群体和流浪汉的境况恶化,成堆的帐篷挤挤挨挨的建在人行道上,至少有400多顶,在媒体The Guardian的报道中,这里的情况“甚至不如第三世界国家”。

2019年,旧金山的流浪汉人数达到8035名,早在2016年,旧金山的流浪汉人口比例就到了全美第三高。

数据来源:2019 San Francisco Homeless Count Report

其他问题接踵而至。

在推特上,有众多反应旧金山便便问题的账号。这些账号专门用于上传各种旧金山街道和其他公共场所上的人类粪便,由于画面太过辣眼睛,就不截图状态了。

而经过这些账号发布的便便问题,很快就会被旧金山311热线接管。

截图中所显示得名为@PoopScoopSF的账号下显示在过去的48小时内报告了161起便便问题,其中75起已经被旧金山311所解决。明显,处理的速度赶不上便便生产的速度。

下图是旧金山公共工程部分所发布的近年来统计人类排泄物案件的数量,可以看出每年都在稳步上升中。

除了随地大小便,吸毒对于旧金山的流浪汉们来说也是家常便饭。对于他们来说,吸毒是理所当然的,是生活的日常,因为毒品早接近合法化。

2014年的州投票倡议将一系列毒品和财产犯罪从重罪降为轻罪。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一些加利福尼亚州的城甚至市已经关闭了毒品案件的开庭。

旧金山关于毒品的案件起诉人数从2014年的296名下降到2018年的185名,下降了37%以上。

毒品除了危害市容外,还带来了暴力行为。雪上加霜的是,很多流浪汉还有精神问题,这更加加剧了他们的暴力倾向。

在2019年的街头调查中,有39%的无家可归者表示他们患有精神疾病,实际百分比可能更高。

堪忧的治安使得旧金山被列为全美第六危险的居住城市。在2019年,平均每16.2在旧金山的人里面就有一个人会被抢。

2019年旧金山政府的一份调查显示,三分之一以上的受访者表示未来3年内,“非常想”或“有点想”离开旧金山。

2、消失的科技公司

就连为旧金山做出巨大经济贡献的那些科技公司,也在纷纷逃离这里。

推特CEO Jack Dorsey告诉投资者,推特将寻求在其诞生地旧金山以外的城市扩张,用他自己的话说“专注于旧金山已经没有用了。” 

而最近推特宣布全员彻底在家办公,估计也不会再维持旧金山总部办公室的运转。

自疫情爆发以来,旧金山新增近4万失业者。本周,Uber再裁员3000人,其中在旧金山市中心一处办公楼内上班的500名员工全部被裁。

据悉,Uber将彻底关闭这处办公室。

从价值360亿美元的金融科技公司Stripe到证券公司Charles Schwab,都已经宣布计划将其总部迁出旧金山。药品分销巨头McKesson也早已在去年就将总部迁至税收优惠的德克萨斯州。

甲骨文也将OpenWorld开发者大会从旧金山转移到拉斯维加斯举行,OpenWorld此前已经在旧金山举办了超过20年,这次转移阵地将会使城市错失6400万美元的收入。

据甲骨文报告称,这是由于昂贵的居住费用和“街道状况”造成的。

那么在旧金山买房和租房到底有多贵?

下面左图显示的是独栋住宅的中位数价格,可以看出旧金山的远高于加州平均水平。

右图显示的是租一个两间卧室所需要的时薪,旧金山以60.96美元登顶(最低工资标准$15/时的4倍)。

而科技公司普遍被认为是高房价背后的推手。

今年2月,旧金山一处10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卖出了355万美金的高价,一名播客软件的创始人在房东叫出的275万美金上加价80万美金够得。她计划再花300万美金,对房子从内到外进行翻修。

3 、无解的城市危机

旧金山的糟糕状况有目共睹,为此数年来,来自民间和政府机构的各方都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收效甚微。

六年前,Lava Mae成立,这家公司专门为流浪者提供移动淋浴服务。后来其开始延伸服务范围,在旧金山公共图书馆的主馆外定期举办“临时照顾村”,服务内容包括伤口护理、理发、按摩、热午餐,还有时髦的爵士乐队现场演奏。

然而,创始人 Sandoval 却表示她感到十分失望。

原以为试点项目可成为旧金山的临时示范项目,然而,市政府官员只会把她赶走,然后表示:“已经有示范项目了。”最近,心灰意冷的 Sandoval 辞去了Lava Mae的工作。

旧金山的市长也换了一届又一届,政府机构被重命名了一次又一次,工作小组被召集了一组又一组,还制定了十年计划,花费了数十亿美元的政府支出,旧金山市无家可归的人口还是增加到了8,000以上,仅17年到19年就增长了17%。

2018年,一项全市范围的投票倡议对年收入超过5,000万美元的企业征税,以提供更多的流浪汉服务,这一提案赢得了61%的选民支持。

软件服务公司Salesforce是受影响的400多家公司之一,其CEO Benioff支持并帮助这项措施筹资,并建立了市中心的Salesforce运输中心。

然而,市长Breed以及推特创始人Dorsey等科技大佬都表示反对,称旧金山政府需要先花好每年在流浪汉服务上的3.8亿美元预算。

尽管旧金山正在执行税款征收,但由于反税团体在法庭上的质疑,这些资金一直无法得以使用。

为了解决吸毒问题,2018年,当时的旧金山市长Mark Farrell拨款600万美元给市府公共健康部门。

旧金山市为流浪汉们免费发放一种名为丁丙诺啡的药物,丁丙诺啡可以阻断毒品对神经刺激。还允许病患拿着医生的药方,从药店直接购入丁丙诺啡。虽然与可卡因等其他常见毒品相比,副作用小得多,但是丁丙诺啡也是一种成瘾物质。

旧金山政府甚至还建立了注射站,让瘾君子们可以在医疗人员的监督下进行毒品安全注射。

然而,这种激进的办法只会让吸毒更加合法化合理化,让这种行为传播得更远。

这边纵容流浪汉吸毒,而那边又在赶尽杀绝。

旧金山的公共工程部门与流浪汉管理部门联合,经常对难民营进行驱逐,这项举措被那些支持流浪汉的人所反对,被认为过于残酷。

旧金山的很多问题可以归结为贫富差距的问题。

不同人和机构对待流浪汉的态度迥异,导致了旧金山经常出现自相矛盾的社会现象,这些看似荒唐又冲突的行为背后,其实是一个人类长久以来的社会学,甚至哲学问题:贫穷究竟是社会的责任,还是个人的选择?

对于旧金山的底层人民来说,答案兼而有之。一部分流浪汉是因为无法负担高昂的房价和生活所迫。

除此之外,还有历史原因。

五十年代时,为了减少州精神卫生支出,大量精神病院关闭。而很多患者得不到家庭应有的支持,就只有在街上流浪了。

但是,对于另一部分流浪汉而言,是他们自己主动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方式。

这里的文化鼓励开放、兼容并包。不同种族、各种肤色的人聚集在此地,每个独特的个性和偏好都会得到尊重。

你不太会因为与众不同的着装、性取向、审美等各种因素,而被区别对待。并且,你总能在旧金山找到同类,找到归属感。

州议会中代表旧金山的议员David Chiu说:“无论您是第一代移民,在餐厅工作,是技术创始人还是家人不支持的LGBTQ孩子,旧金山都被视为开放,多元化和创新的灯塔。” 

因此,许多不属于主流的亚文化圈子人群,会宁愿选择来旧金山流浪,以获得自由。

Vanessa是一位流浪在旧金山的跨性别女性,一年前应一位朋友的邀请从丹佛来到旧金山。尽管她遭到袭击并帐篷被烧毁,但她仍然住在营地,而不接受住房。

她的露营伙伴Susan解释说:“政府来与我们交谈,但是他们只能做这么多。” Susan被安排进为流量汉设置的住房中,但这让有幽闭恐惧症的她感觉像个监狱。

但也正是因为过度的自由包容,纵容了人们吸毒、随地排泄等行为,正如上文提到政府提供的毒品安全注射站和毒品替代品,就可能成为了瘾君子的摇篮和犯罪的温床。

4、小结 

一望无际的海滩、未来无尽的天空、绵延起伏的山峦,是湾区海岸线的迷人之处。

在这片多面环海的圣地,诞生了大量顶级科技公司,从事科技行业依然是为数不多的普通人靠个人奋斗实现高收入的方式。

一如当年的加州淘金热一样,旧金山的财富效应还是吸引着许多人趋之若鹜,面对脏乱差的一面,有的人用脚投票离开了,有的人还是舍不得走。

流浪汉、高房价、街道脏乱差、科技公司搬离……

这些社会问题具有深刻的历史、政治、文化等因素,就像一个个难解的结一样,需要在各方利平衡利益,用智慧去解开,才能不辜负那些驻守在原地的人。

参考资料:

https://www.sfgate.com/expensive-san-francisco/article/leaving-sf-survey-moving-out-of-bay-area-14814850.php#item-85307-tbla-3

https://projects.sfchronicle.com/2020/layoff-tracker/

https://www.sfchronicle.com/bayarea/article/Bay-Area-migration-Coronavirus-prompts-residents-15225445.php#photo-19333779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may/19/a-true-emergency-covid-19-pushes-homeless-crisis-in-san-franciscos-tenderloin-to-the-brink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复(0)

  • 暂无回复

送出评论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189条 ... 一周内发布1153条 ... 总发布数 293398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