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12天前 显微故事  一场发生在蛋壳维权群的“内战”:房东被踢出群、租客被贴条换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显微故事,作者 | 常宁宁,编辑 | 卓然

停电、停水、随时可能无家可归,这是如今蛋壳公寓数十万租户每天面临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没人能知道将持续多久。

看到蛋壳迟迟没有拿出解决方案,分散在全国各地的蛋壳租客、房东自发成立了维权群,商量如何应对房东收房、向蛋壳拿回房租。

在漫长的维权过程中,长租公寓的雷虽爆了,但迟迟没人提出过合理的解决方案,维权群里的声音也衍生出不同的声音和“派系”。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发生在蛋壳维权群里的故事:

有的人主张赖在房子里不走,熬到最后一刻,和房东死磕;

有的人则早早发现了蛋壳爆雷的迹象,成功和蛋壳解约,但依然没有收到许诺的房租退款;

有的房东则被逼无奈,不得不强制收房,因而被租客们认定和蛋壳一样是“作恶”的一方,被群主踢出群……

在整个事件中,房客、房东、甚至是租金贷的服务方微众银行都在用各种方式解决问题,而事件的直接责任方,蛋壳公寓,却始终没有给予解决方案。

有的房客总结说,“这届年轻人遭遇过小黄车、P2P爆雷,现在对互联网公司都不信任了”。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下班回家,忽然无家可归了

“我被房东赶出来了”。

11月18日晚8点,Lee一下班就收到朋友发来的文字消息,随同发送来的还有一张图片。

图片是一张贴在房门上的封条,上面显示由于蛋壳公寓拖欠业主租金和水电费,所有居住在该房屋里的租客将被停水停电。


图 | 朋友发给Lee的微信图片

图 | 朋友发给Lee的微信图片

“完全没有任何征兆,下班回来就发现门口贴了条子,还要我马上搬走”,没过几秒,对方又发来了带着哭腔的语音。

Lee记得,朋友是上周才搬进蛋壳公寓的。

那是一套租金1400元,位于深圳市松岗的大单间,朋友以租金贷的形式一次性缴纳了16800元的全年租金。

“蛋壳真的完蛋了”,Lee看到信息后的第一反应是,这事儿闹大了。

Lee也是蛋壳租户。因“疫情缩招”,大学毕业后,Lee在深圳熬到九月份才刚找到一份月薪4000元的互联网公司销售工作。

为了节省房租,他从众多平台中选择了蛋壳。转租给他的上个租户还特意说,这里离公司近,住了半年没任何问题,“大品牌,值得信任”。

结果没住两个月,11月4日他的公寓就断网了。

一开始,他以为是房东欠缴网络费用,只得一边等房东消息,一边在公司加班到深夜蹭网络,但家中的网络一直没有被续费。

看到朋友发来的消息后,Lee第一时间上微博搜索蛋壳公寓,发现#蛋壳公寓#早已成为热搜。

除了深圳,全国其他城市的蛋壳公寓都出现了类似情况:

图 | 截止21日,#蛋壳公寓#相关话题已经有2.2亿阅读,超过11万条讨论

图 | 官方盖章“蛋壳爆雷”

图 | 官方盖章“蛋壳爆雷”

现在,Lee是蛋壳深圳维权互助群的成员。

该群一共有327名群员,大家按照“欠房东租金”、“未返现"、”被房东警告“”上门收房“等不同境遇作为后缀。

群内讨论话题大多是“去总部维权、房东换锁”,也有不少人将其他趁机哄抬市价“接盘”蛋壳的中介截图发群里,号召大家抵制。

图 | 北京某地中介趁机抬价

图 | 北京某地中介趁机抬价

11月21日,北京初雪,Lee在北京的朋友们都在朋友圈晒第一场雪。

但对于近10万个即将无家可归的蛋壳租户来说,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个冬天,他们要走向何方?

不少租户已经出现停网、停水、停电的情况,很多人还声称自己时刻可能被房东暴力驱赶,无家可归。

Lee现在每天下班都胆战心惊,唯恐回家看到门口被贴条。

因为门上还没出现那张“贴条”,Lee在群里后缀是“暂时幸运”。但他不知道幸运能持续多久,“怕上个班,就无家可归了”。

Lee很难过,深圳是他职场的第一站,而蛋壳是他在异乡的第一个家,但条独立成长的道路,他走得太艰难了。

“不是说蛋壳是行业巨头,排行第二,为什么还会如此不堪一击呢”,在维权过程中,Lee自己也感觉到很疑惑。

不堪一击的“行业老二”

时间拨回2020年1月17日。

那天蛋壳登录美国纽交所,成为国内第二家在美国成功上市的长租公寓,亦是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

此时瑞幸咖啡造假还没爆出,中概股还是资本宠儿,蛋壳最终以每股13.5亿元募集了1.49亿美元,创始人身价暴涨100亿元。

互联网上,到处都是看好蛋壳的舆论、新闻,甚至还有人断言蛋壳的成功上市会带领长租公寓出现一波上市浪潮。


图 | 蛋壳上市当天的新闻头条

图 | 蛋壳上市当天的新闻头条

在官方介绍中,蛋壳成立于2015年,在5年时间内从11人团队、2000套房源,发展成为拥有2000多名员工、在全国13座城市、手握40.7万套房源的行业巨头。

换言之,最快速增长的那段时间,蛋壳每个月就能增加8000多间房源。


图 | 员工人数估算来源于蛋壳母公司参保人数

图 | 员工人数估算来源于蛋壳母公司参保人数

但关于蛋壳增长是否健康的争议也持续不断。

用亏损换增长是长租公寓所面临的主要质疑。

砸钱营销、资本支持、高价垄断收房、低价转租、15天装修即租等手段迅速扩张,是长租公寓领域公认的“模式”。

这种模式需要大量房源及现金流周转,需要不断地借新债还旧债来保持运转,一旦资金链紧张就会直接暴雷。

据不完全统计,2017~2019年共有69家长租公寓机构资金链断裂。

其中,仅2019年就有53家长租公寓爆雷。

图 | 2020年8-9月暴雷长租公寓名单

图 | 2020年8-9月暴雷长租公寓名单

爆雷不是一夜出现的,一般在发生之前都会有些“苗头”。

这些集中在今年8-9月暴雷的长租公寓,资金出现紧张的情况可以回拨到四个月前。

今年4月,因疫情关系,长租公寓曾集体向房东号召“疫情降租”号召。

但聪明的房东和房客一对账,发现许多公寓并没有按其承诺的那样对房客进行降租,那些关于长租公寓即将集体爆雷的消息就喧嚣尘上。

大部分人本以为,自如、蛋壳这种资金相对充足的“巨头”会更加坚挺、甚至能带来长租行业的“优胜劣汰”。

结果,就在蛋壳上市的10个月后,一张关于“蛋壳投资人捐款逃跑,蛋壳账面上只有200元”的截图在社交网络上疯传,紧接着“蛋壳暴雷”被顶上各大平台热搜。

11月6日,CCTV2新闻正式盖章蛋壳暴雷,此时离开蛋壳上市刚过去不足10个月。

雷爆了,行业老二也“垮”了。

雷声在八月份就传来了

早在三个月前,北京蛋壳租户就已经觉察到,“蛋壳不对劲”,Wang就是其中一个。

在爆雷之前,Wang已经在北京大兴区的蛋壳公寓租住过一年时间。

挑选房源时,他对比了北京几家较为知名的中介公司,选择了性价比更高的蛋壳,以2000多元的价格在大兴租了一间带阳台的主卧。

2020年6月,Wang的租住到期,当时蛋壳正推行用“租金贷”续租一年返还2个月租金的活动,还送6个月服务优惠券。

Wang一算,如果通过微众银行一次性划2万块钱给蛋壳公寓,可以住12个月,平均下来每个月节省300多元,就选了租金贷模式续租。

但是从8月底开始,Wang发现公寓断网了,管家告诉他9月15才能解决。

他有了不好的预感,“不会有问题吧?”

但看着返现的账单、加上较低的租金,Wang决定还是再观望一阵。

9月15日,Wang的公寓依然处于断网状态,管家又改口说10月来。

为此Wang先后打了12315、东城区市场管理局、住建部的电话,甚至去蛋壳的总部投诉过网络的问题,还领取了一张“投诉表”,申诉网络不来的问题。

没想到10月底,不仅网络没来,保洁也不来了。

但他依然抱着一丝希望:如果房东收到了房租,房子还能继续住。

Wang所在的小区有许多房源出租给了蛋壳,如果蛋壳“暴雷”,大量业主损失惨重,居委会得知情况后,迅速帮Wang联系上了房东。

房东明确表示,并没有收到来自蛋壳的房租。

但根据房东和蛋壳的协定,超过付房租15天后,房东才能无条件收房,于是房东和Wang协商:15天后收房。

11月6日,15天满,房东上门贴条。次日,Wang就拿着“征收条”前往北京蛋壳总部办理无责,与此同时,Wang迅速搬离蛋壳。

办理完无责的第二天,他的App上出现待提现的3000元,弹窗提示他14个工作日内到账,以往是3天内就能到。

“万一提现失败,大不了我再去一趟总部”,Wang又进入了新的等待期。

“走?还是熬着?”

但大部分的租户没有Wang这么幸运。

蛋壳被央视官宣出事的前一周,Lee刚交完这季度押金。

得知蛋壳爆雷的消息后,他曾想要过要搬走,但转念一想,季付算上押金得有一万多元,搬走了就要不回来了。

一万元,差不多是Lee两个月的工资,为此他加入了维权群,想学学看“社会人”怎么维权。

加入维权群后,才发现群里除了有租客维权,也有房东维权,但大部分维权人同他一样,对暴雷深感意外、不知所措:

有的人是下班回家发现门上“告示”限时搬出,才得知自己即将无家可归;

有的人背上了千元水电费欠费;

此外,群里时不时爆出“房东清退”、蛋壳深圳办公室前等待退租的长队等视频,都让Lee觉得“老恐怖了”。

群里的成员们开始“自救”。

许多租客发现房东贴条可办理无责、全额退款后,纷纷开始联系房东。

有的人积极分享咨询律师的经验、集合群友一起拨打管理部门电话。

涉及租房贷的租户是维权群里最活跃、也是损失最大的一部分人,他们本寄希望于办理无责后可以停止还贷。

但为蛋壳公寓提供租金贷的微众银行随即表示,他们只能帮租户保留征信保护至明年三月,贷款无法解除,三月后还需租户继续偿还。

紧接着,租户们分成两派。

那些即将缴纳房租的租客主张将押金“住回本”,同时和房东直接沟通。

赵然本应18号交纳2400元的房租,爆雷后,她索性直接和上门贴条的房东协商,以2200元价格续租一年,同时免租15天,各退一步。

还有一批已经将租金提前年付、季付的租户,他们的租金无法被退回、与此同时房东开始“换锁”、断水断电,Lee就是其中之一。

Lee和合租室友达成一致,如果房东换锁就拆锁,如果房东扔东西就报警,“目的就一个,要么退钱,要么让住下去”。


图 | 租户维权群里维权模板

图 | 租户维权群里维权模板

至此维权群里的房东和房客走向割裂。

在这个原本为声讨蛋壳而建立的维权群里,大家开始“清理”房东。

没人同情的受害者:蛋壳房东

在这个维权的群体里,房东被认为是和蛋壳联合起来作恶的一方,甚至没人在乎,他们受损失的一方。

随着上门收房的房东越来越多,租客和房东关系也日益焦灼,群里开始商量如何联合起来对付房东。


图 | 有人做了嘲笑房东的表情包

图 | 有人做了嘲笑房东的表情包

某天,群内有人发了“房东报警维权”的视频,并发表“粗鲁的房东”言论,称"清退房客稳赚不赔"。

房东朝宁跳出来和其他租户理论,在说完房东也是受害者,亏损巨大、大家不能针对房东后,朝宁被群主踢出群了。

她愤愤不平,“算下来,明明房东的损失比房客大得多”。


图 | 朝宁发的维权群截图

图 | 朝宁发的维权群截图

她算了一笔账:

朝宁在2018年开始,将名下位于通州的150平房子、以6800元的价格整租给蛋壳。

蛋壳规定,房源签约期三年起,首次签约业主要给蛋壳4-6个月免租期,后续每年给1个月免租期。

除此之外,每年房东还要给蛋壳接近千元的财产保险费,用以保障公寓里面的家具安全,“租金折算下来与市面差不多”。

蛋壳出事后,朝宁不仅没有收到租金,还被拖欠5000元水电费(疫情期间水电欠费不停),如果按蛋壳的合同计算,蛋壳得赔给自己10万元。

其他房东的话也印证了朝宁所言,有些房东说自己刚过本年免租期,就遇上蛋壳暴雷,整整30天+22天(15天拖欠日,7个限定搬离日)没有房租,同时还被欠下巨额水电费。

还有不少房东靠着租金养房贷,一旦爆雷,“我们也无法自救”。

朝宁说,自己强制收房也是因为对蛋壳不信任了。

早在4月,她就被拖欠过房租,当时蛋壳号召房东在疫情期“自愿减租”,朝宁拒绝了这一请求。

结果,蛋壳依然没给她按时打房租,被推辞说疫情资金紧张,问她能否减免房租。

当时“蛋壳”爆雷的消息就传开了,朝宁算了算蛋壳的销售提成(出房15单以下,底薪+35%房租提成;15单以上,40-45%房租提成),如此算下来蛋壳必然持续亏损。

朝宁曾和其他几个出现类似问题的房东在4月时去蛋壳总部维权,“整个办公区都没有什么人”。

但逾期第15天时,蛋壳打来了房租,朝宁这才作罢。

10月这场大雷才真的打到朝宁头上。

这次房租逾期后,朝宁又去了蛋壳总部,结果当初介绍自己签约蛋壳的熟人,一见面就让朝宁关掉录音说,“你快收房吧,蛋壳一个半月没发我工资了”。

为此朝宁和租客们达成协议:自己寄送清退通知,房客们办理无责,随后收房,以每间房低于蛋壳200元的价格租给租户们。

没想到,等她上门收房时,其中一个租户反悔,报警的同时还拍摄了“房东强行换锁”的视频发进维权群里。

这个视频点燃了租户积攒几周的怨气,把怒火全部迁到了房东身上,朝宁气不过,和人家理论自己也是受害者,随后被清退。

“这届年轻人太惨”

被租客踢出维权群后,朝宁反而转变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大城市人口流动大、信任度低,毕竟这次爆雷就能看出来,房东和租户天然就是对立面的”,朝宁说,房屋租赁行业还是需要中介的,“但需要一个靠谱的中介,这太难了”。

“北漂”10年,Wang也认为中介是需要存在的,“毕竟人生地不熟时寻找房源很难”。

现在,Wang还在等蛋壳的退款到账。

Lee则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被房东赶出来后,“我都在公司住着”。

“想在大城市留下来,真的太难了”,Lee最近和同事交流时谈到,“如果承担不起高额的房价,就必然得跌落租房的坑,没有一个漂泊的异乡人能避免”。

“从被P2P割、被ofo骗,长租公寓暴雷,这届年轻人太惨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复(0)

  • 暂无回复

送出评论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123条 ... 一周内发布813条 ... 总发布数 316284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