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35分钟前 小豆包最新切入新零售特定场景,「光芽」有更高效安全的交互技术——光交互

目前主流的物联网交互技术包括二维码、NFC、蓝牙、NB-IOT,但这些技术存在效率低、安全性差、成本高等方面的难题,具体到新零售场景中,以传统售货机为例,传统售货机每次只允许一位顾客购物,平均购物时长至少为1分钟,这使得“流量获取”的效率受到了限制,而流量又是当前新零售前端获客普遍面临的问题。因此,光芽针对新零售前端获取流量的问题,凭借自主研发的光交互技术,实现了更高效安全的信息交互,并且在支付、门控、交通、快递物流、新零售等场景中实现了规模化应用。

光芽成立于2018年,其光交互技术及解决方案是继承于母公司闪易。光芽业务重点是为新零售领域提供光交互技术及产品。目前拥有四条业务线:搭载光交互技术的硬件产品、基于光交互技术的软件升级改造、用户数据管理及技术方案支持、新零售平台软件解决方案。

公司产品可分为硬件及软件两类。

硬件产品方面,目前公司的硬件光生态产品包括光门禁/门锁,闪光道闸、闪光梯控、闪光快递柜、闪光售货机等,消费者用手机闪光灯,或者用搭载光ID的硬件一闪即可完成生活中的各种认证与交互环节,使得光交互技术在非智能手机用户群体的应用也可以普及。

光交互技术芯片

光芽CEO丁峨峰告诉36氪,产品服务场景主要是新零售领域中的一些特殊场景——具有封闭性且用户不方便使用手机的特点,比如月子中心、学校、工厂、养老院等。在这些领域中,光交互技术的优势可以得到最大发挥。当用户在没有手机的场景下,仅需要一个钥匙扣大小的设备就可完成交互;而在使用手机的情况下,光交互技术的软件也可以实现比传统交互方式快几十倍的交互。

凭借光交互技术高效安全的特性,公司生产的自动售货机可实现1秒完成购物,不用排队。多名消费者可同时在售货机上完成购物,有效提升了消费者的购物体验以及货品销售量。

市场方面,现国内有超4000家母婴服务机构;各级各类学历在校生约3亿;65岁以上的老年人约2亿人。光交互技术的应用尤其对于学校这种客流量大,对取货速度要求高且中小学生不能使用手机的地方,市场需求可观。另外还可提高用户黏性,实行空间化管理。

目前光芽已与多家银行、公安部一所、富士冰山、新元、易丰等企业达成合作。自动贩卖机的收入属于公司的硬件产品的主要收入来源,硬件产品收入占总营收的30-40%。

软件方面的产品和服务主要是光交互技术园区解决方案、光芽新零售平台等,这部分收入占总营收的30-40%,客单价在5万元到百万不等,目前已服务包括酒店、地铁、园区、菜场等领域的上千家客户;其余营收来自于使用光交互设备的用户信息管理,以及技术方案支持,属于增值服务。

盈利方面,公司去年实现收支平衡,目前成本主要放在产品研发和推广上。公司团队约60人,其中80%为技术研发。

除了国内市场,光芽在日本、巴西、中东、泰国、美国、马来西亚、新加坡、俄罗斯、德国等国家也已有布局,海外产品主要是根据客户的具体需求定制。公司在光交互技术领域是全球首创,目前尚无竞争对手出现。

回复(0)

5年前 地图系列(二):地图厂商、商家、用户的三角恋 郭静

地图厂商、商家、用户,这三者之间的“基情”是很有意思的组合,从最初的互不相识,再到中间的阴谋年代,现在是相互依偎,基情四射。地图走过的这段经历,确实值得拿出来说一说了。

无论是地图厂商还是商家、用户,在这个网络急速发展的时代,他们之间角色的变换,一方面来自于大环境的变化,另一方面来自于自身角色的变化,这是一个相互改变、相互渗透的阶段。

地图的信息越来越丰富,商家信息的覆盖量也越来越大,用户在地图上的作用也随之呈现。我在《地图系列(一):地图UGC模式的利与弊》一文中提到了地图UGC模式的利与弊,其实关于地图的UGC方向,现在可以拆分为商家的主动提交以及用户的参与,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循环,地图厂商、商家、用户都不再是单一的个体,他们相互依偎,相互完善。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互联网1.0的年代,互联网产品都只是用户使用的工具(现在也是工具,不过这个工具复杂化了、多元化了,准确的说它是活的工具),各种配套设施都不完善。高德地图成立于2002年、2010年百度地图的API才开始开放、老虎地图活跃于塞班年代,无论是通过购买地图数据,还是自己采集数据,这都是一个不小的工程,其成本在当时都非常之高。

在当时中国的大环境下,用户量也不多,先不说互联网的普及程度,仅用户的使用习惯就是一大难题。要地图厂商花高昂的成本去开发与一个盈利未知,成本高昂、看不到用户量的产品,无论是地图厂商还是投资团队都会犯怵。

所以当时的情况是,地图厂商是地图厂商、商家是商家、用户只是普通的用户(应该说没有商家这一环节,都是基础的地图数据,还没有大量商家的数据出现),三者之间的关系链是断裂的。即用户通过购买导航产品为自己提供服务,该功能以及服务对象就终止了,没有其他任何瓜葛,就像一首歌里唱的“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地图厂商的阴谋时代

为什么说它是一个阴谋的年代呢?当地图的用户量开始增大以后,市场上流通的地图厂商也开始多了起来,地图厂商为了“生钱”,就开始向商家收费,即商家想要在地图上提交自己的地理位置信息,是需要向地图厂商缴纳300元左右的(有的是500元,有的更多)“入场费”,随之会配套一些相关广告推荐之类的附属品。

用户下载地图以后,地图上面的很多功能也是收费的,在当时的塞班时代是比较混乱的。地图厂商开始大玩阴谋论,因为第一批的地图用户的使用习惯已经培养起来了,他们看中了其中的商机,利用这批有地图使用习惯的用户扩散,将地图用户量扩散开。

手机软件预装其实在塞班时代也是比较流行的,而且比现在更流氓,完全没有选项给用户选择,是否需要拒绝安装另外的软件。用户安装一个地图,就被默认捆绑了其他几款手机软件,在当时的环境下,卸载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当然,限于高昂的流量费用,真正“赚钱”的是用户的点击率,用户点击了就会收到扣费短信)。

地图厂商开始向商家收费,向用户变相收费,顶端优势开始在其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用户只有被强迫,而商家要想在平台上展示,就必须缴纳“入场费”。下面两层关系直接被破除,和顶层变成隶属关系,地图厂商的阴谋赤裸裸的展现出来。

相互依偎,基情四射

互联网免费时代带来的冲击以及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冲击,直接将地图厂商的阴谋时代破解。最早的互联网公司都开始学会利用互联网的新模式赚钱,即免费给用户提供基础服务,其他增值服务再收费,虽然也是阴谋,还是在变相获取用户手中的钱,但是已经没那么明显了,换一个角度来看,它提供的基础服务还是非常有用且必须的。

用户使用地图是免费的,商家提交地图信息也是免费的,整个地图基础服务都免费。地图厂商开始开放地图KPI接口给其他平台使用,向平台收取部分费用,或者利用地图提供的服务,比如与团购平台结合,利用团购盈利,与打车产品结合,利用打车服务盈利,其中涵盖的范围包括美食、酒店、休闲娱乐等各种生活服务。

地图厂商开始大方起来,免费提供平台让商家提交梯度,各种地图基础服务都免费提供给用户,PC端和移动端均免费,瞬间让地图的用户量开始增多,而地图也成为用户不可或缺的工具之一。

现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地图厂商为了完善地图信息、实时更新地图信息,引入了UGC模式,开始让用户参与其中。地图厂商不再是“高高在上”,商家、用户都开始参与到这个大集体中来。地图给商家提供平台让商家主动完善信息,商家依靠地图获取流量、交易机会;用户需要商家在地图上信息的显示,商家需要用户在地图上的评论,让商家信息更多元化;地图厂商一方面提供地图信息给用户,另一方面需要用户贡献对商家产品使用信息的反馈,而且还有助于对街景地图、商家图片等信息的完善,至此,地图厂商、商家、用户的三角基情奠定,这也是为何地图采用UGC模式可行的原因了。

我们看现在地图的市场份额可以发现,收费的地图厂商的身影已经逐渐消失了(实际上现在还有在玩收费模式的),免费的地图厂商开始活跃起来,这是属于互联网的玩法。用户在产品中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重要了,厂商也开始将用户纳入产品系中,未来,是属于用户的小时代。

【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搜狐新闻客户端订阅:郭静-男。微博@郭静-男】

回复(0)

5年前 【观点】不看好中移动携手苹果能带来4G颠覆 小刀马

中移动4G

多少次跳票之后,这一次中移动和苹果真的走到一起吗?在一起曾经被多少粉丝热切期待着,无论是中移动用户还是果粉都希望在一起。可是,在一起之后,真的可以帮助中移动扭转其在3G时代的劣势和销量下滑的颓势吗?表面上看貌似是成立的。但是笔者还是觉得即使双方联营也不见得能帮助中移动获得4G时代的颠覆优势。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中移动在12月18日启动了自己的4G品牌建设,并且宣布和苹果携手,推出4G版的iPhone手机,那么在一段时间内销量会突破一个小小的平台,给双方带来一定的惊喜。但这不是结局,也不是永恒。

市场有消息称,TD-LTE版的苹果iPhone 5S和iPhone 5C均已获得了工信部的入网许可,上市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有人把中移动在3G时代的颓势归结为没有及时“吃进”苹果。姑且不论苹果的傲慢与偏见,对运营商狮子大开口。即使双方能够妥协一个“中间价”,中移动本身的网络劣势又如何吸引用户投靠?

再说到4G的布局,即使苹果iPhone进入中移动的采购范畴。那么未来的发展或许才是关键。因为市场也在传闻,在TDD—LTE之外,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也可能获得FDD-LTE的牌照,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中移动4G的网络优势还在哪里?

不看好中移动与苹果能带来4G的颠覆主要有几个方面的考量。其一是4G的布局毕竟是起步阶段,市场需要预热,用户需要体验才能决定是不是进入到新一轮的换机潮,而且这个时间不会是一蹴而就的。就如同当初的3G起步一样,人们的换机潮并不热络,最终形成换机高峰不是因为iPhone的出现,而是得益于千元智能机的火爆,当性价比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用户才开始蜂拥而入。

其二是居高不下的iPhone价格注定是曲高和寡。动不动几千大元的价格对于很多用户来说是没有性价比可言的,如果说初期入市的iPhone让人们在乎身份的一种象征的话,那么当满大街都是iPhone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有种撞衫般的无奈?当朋友之间小聚的时候,一样的铃声飘荡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有一种换机的冲动?没有个性,没有特立独行,这还是苹果吗?再说了,乔老爷之后的苹果创新在哪里?粉丝的热情已经逐渐被磨砺,原有的童话已难续辉煌了吧?

其三是4G时代最终点燃的火把依然是价格刺激带来的用户膨胀。可以预见的是,最终4G的火爆,无论是中移动还是中国电信和联通,用户的井喷还是构建在一定的性价比上,只有终端价格的合适程度以及运营商给出的套餐优惠,尤其是数据流量的优惠才是4G发展进入高潮的根本。而这显然不是一款机型就可以带来的,iPhone还难以肩负这种旗手的位置。笔者更看好国产手机厂商带来的联合价格冲击。

其四是运营商之间的兄弟阋墙。众所周知,电信和联通并不希望这么快就推出4G,因为3G的丰厚利润期还远没有结束,目前的发展状态也有利于二者继续利用3G发展用户,不过中移动不希望。那么当4G上马之后,由于起步阶段的信号覆盖等问题会困扰一段时间。联通电信必然会以套餐优惠等内容羁绊用户的倒戈4G。在FDD牌照不发放之前,自然TDD的布局还是以中国移动一家独立支撑,庞大的基础建设,需要一个辐射的过程。若用户的体验不太满意的时候,那么入手4G的用户会相对有限,联通和电信再小小地“恩惠”一些套餐,那么用户的驻守会继续保持。当然,最终4G是大势所趋。当其他牌照出炉之后,才是4G的真正咬合和争夺的焦点。这个时间相信也不会太长。

(微信 刀马物语)

回复(0)

5年前 互联网思维之连接一切 寻空

连接一切

当有人问起我们互联网思维的概念时,我们总是一筹莫展。但当我们讲起互联网思维的时候,却总是眉飞色舞,声称某某企业就是运用互联网思维才成功的。

互联网思维到底是什么?对于这个概念,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释,有时候它就像哲学这个词一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有人曾将互联网思维与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相联系,而我更愿意将其与工业革命的连接相联系。第一次工业革命,蒸汽机车让人们以比以往更快的速度相连接,第二次工业革命,电话、电报让人们在几秒钟内实现连接,互联网时代(革命)则几乎让远隔千里的人们在任何想要的时间内实现连接。所以如果要问互联网思维是什么的话,它一定包括连接思维。

人与媒体的连接,代表:雅虎、微博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当我们想了解国内外新闻的时候,无非是通过以下几种形式:电视、报纸杂志(即纸媒)、收音机,它们统称为传统媒体,一般是由职业记者报道后发布于媒体,然后民众获取。传统媒体有三个特点:

一是新闻滞后,一般来说当广大民众得知一个新闻的时候,它已经发生多时了;

二是民众获取长尾新闻较为困难,一般来说媒体会花较大的精力报道最重大的新闻,民众获取这些新闻相对便利,而对于处于长尾的非重大新闻,则少有媒体报道,获取这些新闻较为困难;

三是民众获取新闻的行为多为被动,电视作为比报纸报道更为快捷的媒体,一般是在民众收看得时候才会被获取。所以在互联网出现的前的大多数年景里,不少人会每天吃完晚饭后守在电视机前准时观看19点的《新闻联播》,来了解国内外重要新闻。

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人们通过媒体获取新闻的习惯,1994年杨致远和大卫·费罗在美国创立了雅虎,此后几年,人们开始登陆雅虎而非从电视、纸媒上获得新闻信息。每天早上,人们不用打开电视或买报纸来了解前一天的新闻,而只需打开雅虎,快速浏览网页;当一个球迷对一场电视不转播的比赛的结果焦虑不安时,他也不用守在电视机前等待体育新闻,而只需打开雅虎看它的网络直播(虽然早期还是文字直播);当一个人对于一个小众领域的新闻动态感兴趣时,他再也不用到处搜集报纸杂志,只需要打开雅虎的某个频道就足够了。

雅虎的出现大大缩短了人与媒体之间的连接路径,使人们获取新闻的行为由被动收看变成了主动点击。如果说雅虎的出现是对传统媒体的革命的话,那微博的出现就是对传统媒体的二次革命,在微博出现之前,人们与媒体的连接中间总会有必要的一环——记者或编辑,而微博出现后,几乎每个身在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将自己看到的最新消息发布于微博,人们可以直接(不必经过职业记者或编辑)看到当事人对事件的描述。2009年一架美利坚航空公司的空中客车A-320班机因故迫降于纽约哈德孙河面上。一位救援人员贾尼斯·克鲁姆斯用自己的iPhone手机拍摄下当时的一幕,并上传到Twitter,成为了飞机迫降后首张现场照片。

因为微博的出现,人们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获得重大新闻信息,因为微博的出现,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媒体,人类与媒体之间的连接从未如此快捷。

人与信息的连接,代表:Google、百度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生于互联网革命之后的人是幸运的,据说马克思当年为了写《资本论》,几年如一日地在大英图书馆里查资料学习,由于他固定坐在一个座位上,数年下来,桌子下面竟然留下了磨出的脚印。如果马克思生于现世,显然他就不需要每天往返大英图书馆了,他可能只需要打开Google就可以了,而大英图书馆也可能会因此省下两块地砖。

上面的例子无非是让我们找一下回到没有互联网的时代的体验,在那个时代作者为了写一本书,可能需要每天到图书馆去查资料;记者为了写一篇报道,可能需要翻遍过往的报纸杂志;学生为了找到一个数学题的答案,可能需要问许多其他同学或翻遍教辅书;而在一个不那么令人关注的小众领域,你可能费劲心思也找不到相关的资料或书籍。但在互联网时代这一切都变得异常简化,查询资料?打开Google;查询数学题答案?打开Google。对于在现实中难以找到的小众领域的资料,Google同样可能告诉你答案。2010年,Google平均一年要保存33万亿条查询记录,由于Google的数据量巨大,因此你通过它找到自己需要的资料的概率一定非常大。

据Statista的一项新研究显示,2012年Google的广告收入超过了整个美国印刷媒体的总和。同样2012年百度财报显示,百度的在线的广告收入即将超过央视。这从侧面体现了Google、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作为信息平台,其价值已在大步赶超传统媒体的价值。

Google、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大大改变了人们连接信息的习惯,降低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成本,人类与信息之间的连接从未如此快捷。

人与人的连接之通信,代表:MSN,微信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人类之间通过通信工具的连接也曾多次出现进步,一开始是信件,这种通信工具往往受制于距离,距离越远,方便性越差,在互联网时代,它被电子邮件取代。随后是电报,电报相对于信件速度已经大大提高,但其同样有不小的弊端,比如电报按字数收费,在那个收入并不是很高的时代,人们为了以最经济的方式发电报往往精简字数,甚至造成收电报一方理解错误的结果,著名的“钱多、人傻、速来”就是电报时代这一弊端的最大缩影。之后电话尤其是手机的出现大大改善了人类通信的境况,任何两个有手机的人之间都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实现连接。

互联网的出现,使人与人之间的通信再次发生革命性的变化,手机作为一种通信工具虽然已经最大程度地改善了人类的通信状况,但它仍有局限性,一是手机按时间收费,因此打电话时间越长,收费越高;二是手机大多时候适合熟人之间通讯,而不适合陌生人之间闲聊。MSN类网络及时通讯工具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现状,首先,这类及时通讯软件一旦接入网络,无论使用多长时间都是免费的;其次像QQ这样的工具,还提供按地区、性别等加好友的服务,这便使人们易于通过QQ寻找适合自己的聊天对象,在QQ刚刚兴起的那几年,我身边出现了不少因QQ聊天最后走向婚姻的情侣;第三,聊天群的建立,再次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方式,它使人们能够按照地域、兴趣、年龄等属性与其他人进行群聊。

MSN类网络及时通讯工具改变了人们的通讯方式,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微信类软件再次颠覆了人类的通讯方式。在PC时代,人们通过MSN聊天还需要坐在电脑前,而微信出现后,人们几乎可以在任何地点与其他人通讯、聊天,它取代了短信,将来有一天还可能取代手机通话,且成为可视电话的工具。

人与人的连接之社交,代表:Facebook,QQ空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圈,好朋友之间总是相互关心的,曾经几天没有与老朋友联系,我们可能就会这样想:他这几天在干嘛呢?他有没有什么新书或新音乐推荐给我呢?于是我们可能去拜访他,跟他聊聊天,距离比较远的,我们只能给他打个电话,寒暄一番。

大部分人都是喜欢分享的,只不过他们找不到分享的平台,自己写一篇博客没人看,久而久之兴趣也就索然,自己拍一张旅行照片没人评论,心里便总有些失落。互联网改变了人们分享的习惯,当Facebook出现后,人们开始在这个平台上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这样,朋友圈内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出现在我们眼前,朋友有了宝宝,留言恭喜;朋友上传了新照片,留言称赞;朋友写了一篇新博客,留言反驳。以往,相隔距离较远的朋友,我们只能打电话问他的近况,而如今,我们只需关注他的Facebook主页就可以了。

在结交新朋友方面,以往我们大部分需要熟悉的朋友介绍,而在互联网时代,“六度空间”理论得以更有效地发挥(说到这,可以顺便说下新浪微博有个“关系链查询”功能,当你搜索一名用户的时候,系统会告诉你,你与他之间的连接需要哪些人),因而你有更大的机会认识不熟悉的朋友。而Facebook小组同样会让你在共同的兴趣、地域等小组里面结交新朋友。

在互联网来临之前,社交对于人们都是一种真实的体验,而在互联网时代,人们可以在虚拟与现实中同样拥有社交,互联网让人与人之间的社交从虚拟走向现实,从现实走向虚拟,互联网让人与人之间基于社交的连接更为便捷。

人与商品的连接,代表:ebay,淘宝

在电视剧《蜗居》中,通过淘宝卖书的男主角苏淳曾预测未来在现实中商场将越来越少,人们可能将完全在网络上购物。海清反驳了他,她说:在现实中购物对于女性来说不只是买一件衣服那么简单,而更是一种体验。时至今日,当我们再次回头看他们的对话时,我们会发现苏淳的预测是有依据的,海清的反驳也是有道理的。

虽然人们将完全在网络上购物的预测并没有实现,但网络购物的规模已经越来越大了。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披露的监测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网络零售市场交易规模达1.32万亿元,同比增长64.7%,占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6.3%。可以预见,随着互联网普及率的提高,中国网络零售市场的规模必定会越来越大。

网络零售市场为何如此欣欣向荣?这是由它的性质决定的。以往当人们想买一件商品的时候,他们往往要走一段路程,甚至有时候要坐车到超市去。但当电子商务出现后,人们便只需打开电脑,下订单,然后等着快递送货上门了。尤其对于像电脑、手机等标准化比较强的商品,当消费者比较充分地了解了的时候,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再跑到实体店去付款、扛回家中。以往当我们在商店中买衣服时候,我们不可能走遍所有的店,然后对比一下哪件更为物美价廉然后再决定,但当电子商务出现后,我们可以搜索同一件商品,然后便会看到同一件商品价格从高到低的排序。也许你会对一些商品的质量感到担忧,但你可以到它的评价页面,参考已买过此商品的消费者的意见。

互联网的出现大大缩短了人与商品之间的连接,它降低了人们购买商品的路程成本和时间成本,人类与商品之间的连接从未如此便利。

连接思维是互联网思维的重要表现之一,当我们回首互联网历史的时候,会发现互联网让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连接更为便捷。雅虎缩短了人与媒体的连接,谷歌缩短了人与信息的连接,MSN和Facebook缩短了人与人的连接,ebay缩短了人与商品的连接。

我曾幻想有一天,科幻片中的瞬间移位会真正实现,就像《守望者》中的曼哈顿博士,他想去哪见谁就会瞬间到达,而当你刚刚在一个电商网站上挑好一件东西后,快递便利用这种技术将它瞬间送到你的面前,这样的幻想当然是白日做梦,但当年像互联网这样将人与信息、人与人、人与商品如此快速地连接的情形不也只是在人们的梦中出现吗?

 

作者微信公众账号:xunkong2005

回复(0)

5年前 紧凑车智能化大步迈进,iOS in the Car 仍在路上 郝扬

2

本田今天宣布,2014 款思域将搭载 Display Audio 系统,后者使用了一块 7 英寸触控大屏——允许用户进行捏合、滑动控制,类似智能手机的操控体验。

Display Audio 具备智能车载系统的标配功能,如接打电话、收发短信等。此外,该系统还扮演着 HondaLink 应用套件“第二屏”的角色。

HondaLink 套件包含四款 app:Connect、Aha、启动器和导航应用:

  • Connect 提供 Display Audio 系统大部分的信息搜索功能,包括本地天气、紧急援助和汽车保养提醒。
  • Aha 注重于娱乐方面,用户可以访问网络电台、播客、有声读物、新闻、Twitter 及 Facebook。
  • 启动器用于组织管理第三方 app。
  • HondaLink 采用的导航软件是 Nokia Here,可以在 7 英寸屏幕上显示平面和立体地图,另外也可以显示实时交通信息。值得一提的是,iPhone 版 Nokia Here 可以免费下载使用,而 HondaLink 版本的 Nokia Here 则需要花费 60 美元从 iTunes 下载。由此可见,汽车厂商依然在保护他们的导航营收。

上周本田表示会在新款雅阁、2013 款讴歌 RDX 及 ILX 中以配件形式加入苹果旗下的 Siri Eyes Free,该服务由经销商安装的配件提供。而 Display Audio 系统则会集成苹果的 Siri Eyes Free,允许车主通过方向盘特定按键激活 Siri 语音服务。

Display Audio 及 HondaLink 套件支持 iPhone 5 及 5c、5s,不过这些手机需要使用本田专用的连接线与汽车建立联系。本田表示明年会支持某些具备 MirrorLink 的 Android 手机。

在 2014 款思域之后,2015 款飞度也将搭载上述 Display Audio 及 HondaLink 套件。

去年 WWDC 苹果推出了 Siri Eyes Free,今年 WWDC 该公司又发布了全新的 iOS in the Car。苹果切入汽车智能市场的意图非常明显。由于各大汽车厂商在车载系统领域耕耘多年,并拥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因此对 iOS in the Car 的应用保持谨慎态度。

不过,Siri Eyes Free 对汽车厂商的威胁则小得多,也更招人待见。今年 2 月雪佛兰在其 Spark 和 Sonic 车型中率先将该技术推向市场,宝马也于 6 月宣布 2014 年旗下全部车型将整合 Siri Eyes Free。

此前盛传 iOS in the Car 将完全植入 2014 款思域中,虽然最终并未实现,但 Display Audio 系统及 HondaLink 套件使得智能手机在汽车智能化方面的介入程度显著提高。相比于其他厂商的保守策略,本田在思域和飞度上的玩法则“激进”许多。

在我看来,相比于 Tesla、宝马 i8 等豪车上让人兴奋的智能化体验,在销量庞大的紧凑车上所应用的智能化,正影响着最广泛的消费者。

 

题图来自 worldcarwallpaper

将喜欢,变成热爱。

回复(0)

5年前 那些挣扎在互联网路上的媒体人:互联网不相信眼泪 谢文

媒体

三年前,受邀在传统媒体圈陆续介绍过几次新媒体。由于不假辞色,不留幻想,惹恼了一干朋友。三年过去,种种预言一一应验,不知这些朋友今日作何感想。

传统媒体,尤其是纸媒的衰落是一个全球普遍现象。由于体制支撑和现代化程度上的距离,中国传统媒体衰落的步伐落后美国五到七年。美国纸媒(包括报纸,杂志和书籍)的收入总额,雇员规模和社会影响力在2007前后达到顶峰,然后以平均每年百分之十左右的速度下降,今天大概在顶峰期的一半左右。再过三五年,美国纸媒市场衰落的速度会下降,其收入总额(去除通货膨胀率的影响),雇员规模和社会影响力缩减到顶峰期的三分之一左右,然后继续缓缓下降。

尽管晚了五到七年,中国传统媒体的衰落轨迹应该和美国差不多。2011年大概是纸媒收入总额,雇员规模和社会影响力的顶峰年,从2012年开始下滑,2013年的下滑趋势更加明显。全面可信的统计难以看到,但从业内众多消息看,收入不降和员工流失率可控的纸媒已属上乘,更多的是收入大幅下降和员工大批流失,士气不振,市场份额下降。三五年后,收入总额,雇员规模和市场占有率降到顶峰期的一半左右,应该是不算离谱的预期。影视业的顶峰期大约还要三年左右才会到来,然后就会步纸媒后尘,走入下行轨道。

面对如此趋势,传统媒体业终于放下了没落贵族的身段,渐渐形成了必须转型的思想共识。但是,在向什么方向转型,走什么样的转型之路的问题上,共识远未形成,假转型或乱转型的现象随处可寻,真转型难得一见。

近年来,一些国有传统媒体在资本层面上组成媒体集团,大肆出手收购网络游戏公司,或者进入房地产和金融业等暴利行业,被称为是转型努力。其实,这只是资产配置上的动作,即使做的再多,也只是资产控制上的变化,既无助于现有传统媒体的转型,也没有新置资产与原有资产的有机联系。这也许可以拿来应付上级,说是优化资产,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也许可以保住集团管理团队的饭碗,逐步清空传统媒体资产。但是,这和媒体转型无关,最多可以看作是金蝉脱壳,是假转型的面子工程。

更常见的则是传统媒体以全媒体战略代替向新媒体转型的乱转型现象。诸多纸媒投入大量资源去做网站和手机客户端的应用,将纸媒内容复制到互联网上。如果把这些努力看作是转型练兵,或者是转型的热身阶段,但如果以为这就算是转型新媒体,那就注定要悲剧了。无论网站或手机应用做得多么漂亮时髦,跟随安卓或IOS操作系统的升级而更新得多么快捷迅速,都无法改变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仍然以纸媒为基本平台,其他东西只是传播纸媒内容的渠道,说到底还是换汤不换药,新瓶装旧酒的把戏。

新媒体发展至今,仍然还处在早期阶段,远远没有定型,没有出现在内容生产,传播,赢利等方面公认的领先者,还是群雄争霸,创新不断的局面。但是,以互联网平台为核心,以用户和用户之间的关系为传播机制,以互动为内容生产的动力,以多媒体为特色,以新闻,资讯和服务有机融合为商业模式,这五点合起来构成新媒体的本质。

对此,网络业正在逐渐形成共识,而传统媒体业则有待提高。对传统媒体而言,所谓转型就是从原有传统平台(报纸,杂志,书籍,电视,电影,广播,等等)转移到互联网平台上去。在转型期间,以互联网平台为核心,原有平台加上手机,平板电脑,网络眼镜,网络汽车以及形形色色的数据终端,都是这一平台的数据获取与传播渠道。

如果本末倒置,坚持把传统平台作为核心,把互联网作为传播渠道;或者坚持双平台,同时维持传统平台与网络平台,割裂二者之间的主从关系;那就会贻误转型时机,造成资源错配,经营陷入困境。一旦新媒体生态环境成熟,那些假转型,乱转型的传统媒体就会进退失据,被迫彻底退出市场。

同一般国家相比,中国传统媒体业受到了相当程度的体制保护,这也是传统媒体转型来的晚,做的乱的重要原因之一。正因为媒体准入门槛高,监管严,麻烦多,所以在美国传统媒体转型期常见的倒闭,重组和收购在中国并不多见,使得转型所必需的甩包袱,清资产,换队伍,补资源等条件,在传统媒体转型中难以获得。

互联网不相信眼泪,更不相信靠权力和既得利益维持的垄断。传统媒体业不对民资网络公司开放,那么网络公司们就会自己开辟出一个新媒体市场,并渐渐摧毁传统媒体的世袭领地。为了避免优胜劣汰,成为植物人或安乐死的下场,传统媒体应该正视现实,真转型而不是假转型或乱转型。如果不能蜕变为新媒体,那么至少要争取能够获得在新媒体生态环境中的存活能力。时不我待,三五年而已。

回复(0)

5年前 从桌面到移动——Chrome App 的野心 杜会堂

google_chrome

Google 试图将 Chrome 上的大量应用带到新领域

眼下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发工具包,希望能帮助 Chrome 应用开发者尽快地将应用移植到 Android 和 iOS 端。

泄露消息的是 GitHub 上一个名为移动 Chrome 应用(Mobile Chrome App)的代码仓库,由 Google 软件开发者米查尔·默克利(Michal Mocny)建立。代码库内的文件包括修正移动设计、修复 Bug、检测应用局限性以及程序测试等教程,这些文件将会把 Chrome 商店内的应用带到 Android 和 iOS。

未来所有面向移动平台的应用同样会发布到 Google Play 和 App Store 商店。面向 Android 的应用需要 Android 4.0 以上的系统,尽管文件显示,这些应用同样兼容 Android 2.2 和 Android 2.3;iOS 应用目前只显示即将发布(TBA)标签,不过开发工作已经开始了。

很奇怪这些代码为什么没有上传到 Google 自己的代码托管中心 Google Code。不过 Google Groups 上的搜索结果显示,Google 的确在开发这项工程。此外,Google 开发者支持人乔伊·马里尼(Joe Marini)亦表示,明年一月通过全面测试后,他们将带来更多内容。

Chrome Apps 使用 HTML、JavaScript 和 CSS 语言编写,默认离线使用,同时接入不对 Web App 开放的特定 API。换言之,这将是 Google 试图打破 Web App 瓶颈的一次尝试,而移动平台覆盖是毫无疑问的举措。

三年前的 Google I/O 大会,Google 正式推出了这个基于 Chrome 的应用商店——Chrome Web Store。Google 高级副总裁维克·古多塔(Vic Gundotra)亲自领导该项目,商店界面和用户体验也交由知名设计公司 Fi 设计。同年 12 月,Chrome Web Store 正式上线。

11 月底,坊间就已经传出 Google 将要开发 Chrome 应用平台的消息,项目代号为 “Spark”。消息最早来自 Chromium 布道师弗朗索瓦·比尔福特(François Beaufort)。比尔福特在 Google+ 中透露,全新的开发环境拥有多项优点:

  • 由专为可扩展 Web App 设计的 Dart 语言编写
  • 包含图形用户界面(GUI)Widget 库,由 Polymer 支持

今年 9 月,刚过完五周岁生日的 Chrome 迎来了面向桌面端的 Chrome Apps。Chrome 部门副总裁布莱恩·拉科夫斯基(Brian Rakowski)说道,他们希望 Chrome Apps 能让 Chrome OS 变得更加成熟易用。

但 Chrome Apps 和之前依赖网络的传统 Chrome 应用不同,它们支持离线内容,可以独立于浏览器窗口存在,并且能在不同设备和系统间同步。这项特性揭开了布莱恩·拉科夫斯基没有说出的隐匿深意——Google 试图通过 Chrome Apps 染指桌面应用。

而今天发布的最新版 Chrome Beta 更是允许开发者在桌面端调试移动端应用——通过截屏视频,他们可以在桌面端测试移动应用的运行,然后进行远程调试。听起来是不是很像桌面应用向移动平台的过渡?或许这就是 Chrome App 的新开始。

 

优酷

 

题图来自 Google+

阅读、思考、自我反省,相信坚持可以改变人生。

回复(0)

5年前 从桌面到移动——Chrome App 的新野望 杜会堂

google_chrome

Google 试图将 Chrome 上的大量应用带到新领域

眼下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发工具包,希望能帮助 Chrome 应用开发者尽快地将应用移植到 Android 和 iOS 端。

泄露消息的是 GitHub 上一个名为移动 Chrome 应用(Mobile Chrome App)的代码仓库,由 Google 软件开发者米查尔·默克利(Michal Mocny)建立。代码库内的文件包括修正移动设计、修复 Bug、检测应用局限性以及程序测试等教程,这些文件将会把 Chrome 商店内的应用带到 Android 和 iOS。

未来所有面向移动平台的应用同样会发布到 Google Play 和 App Store 商店。面向 Android 的应用需要 Android 4.0 以上的系统,尽管文件显示,这些应用同样兼容 Android 2.2 和 Android 2.3;iOS 应用目前只显示即将发布(TBA)标签,不过开发工作已经开始了。

很奇怪这些代码为什么没有上传到 Google 自己的代码托管中心 Google Code。不过 Google Groups 上的搜索结果显示,Google 的确在开发这项工程。此外,Google 开发者支持人乔伊·马里尼(Joe Marini)亦表示,明年一月通过全面测试后,他们将带来更多内容。

Chrome Apps 使用 HTML、JavaScript 和 CSS 语言编写,默认离线使用,同时接入不对 Web App 开放的特定 API。换言之,这将是 Google 试图打破 Web App 瓶颈的一次尝试,而移动平台覆盖是毫无疑问的举措。

三年前的 Google I/O 大会,Google 正式推出了这个基于 Chrome 的应用商店——Chrome Web Store。Google 高级副总裁维克·古多塔(Vic Gundotra)亲自领导该项目,商店界面和用户体验也交由知名设计公司 Fi 设计。同年 12 月,Chrome Web Store 正式上线。

11 月底,坊间就已经传出 Google 将要开发 Chrome 应用平台的消息,项目代号为 “Spark”。消息最早来自 Chromium 布道师弗朗索瓦·比尔福特(François Beaufort)。比尔福特在 Google+ 中透露,全新的开发环境拥有多项优点:

  • 由专为可扩展 Web App 设计的 Dart 语言编写
  • 包含图形用户界面(GUI)Widget 库,由 Polymer 支持

今年 9 月,刚过完五周岁生日的 Chrome 迎来了面向桌面端的 Chrome Apps。Chrome 部门副总裁布莱恩·拉科夫斯基(Brian Rakowski)说道,他们希望 Chrome Apps 能让 Chrome OS 变得更加成熟易用。

但 Chrome Apps 和之前依赖网络的传统 Chrome 应用不同,它们支持离线内容,可以独立于浏览器窗口存在,并且能在不同设备和系统间同步。这项特性揭开了布莱恩·拉科夫斯基没有说出的隐匿深意——Google 试图通过 Chrome Apps 染指桌面应用。

而今天发布的最新版 Chrome Beta 更是允许开发者在桌面端调试移动端应用——通过截屏视频,他们可以在桌面端测试移动应用的运行,然后进行远程调试。听起来是不是很像桌面应用向移动平台的过渡?或许这就是 Chrome App 的新开始。

 

优酷

 

题图来自 Google+

阅读、思考、自我反省,相信坚持可以改变人生。

回复(0)

5年前 流行编程平台 Hacker League 加入英特尔大家庭 爱范儿·观察

intel-building

英特尔的收购狂潮持续进行着,最新的一笔交易是收购了编程马拉松(hackathon)平台 Hacker League,并将其纳入今年 4 月收购的 API ​​管理公司 Mashery。该交易的具体条款尚未披露。

Hacker League 已经组织超过 450 个编程马拉松,并开创了更多原创的编程马拉松主题,目前致力于推出音乐初创公司、电视应用程序概念以及未来的食品。本周二,该公司在网站上发表声明,称它已确定并入 Mashery。Hacker League 联合创始人迈克·斯威夫特(Mike Swift)在声明中写道:

我将密切与 Mashery 团队合作,以确保现有的 Hacker League 开发者社区和编程马拉松组织者能继续从 Hacker League 收获最好的价值。

tumblr_inline_mx84ct9I3V1ra5o6e

英特尔在今年 4 月收购了 Mashery。当时,这个 API 服务和技术提供商已经与世界上超过 170 个品牌合作,为 20 万个开发商推出的约 4.4 万个活跃的应用提供支持,包括 Comcast、Klout、Rdio 和 Travelocity。Hacker League 的加入意味着 Mashery 可以加强其开发者社区,目前该社区拥有 23.5 万开发者,已开发或生产 8.8 万个活跃应用。

 

题图来自 GTVsource、插图来自 Mashery Developer Blog


回复(0)

5年前 智能鞋子助你避免运动伤害 爱范儿·观察

Mountain_running

许多刚刚开始跑步训练的运动员很容易因姿势错误而受伤,一些有经验的运动员也常因发力过猛而扭伤脚踝,那么德国研究组织 Fraunhofer 的一个项目或许可以帮他们避免受到伤害

这种智能鞋里填满了 GPS、加速度仪以及各种传感器,但使用中直接与用户交互的仍是手机 App。

screen-shot-2013-12-03-at-3-11-17-pm

研究者 Andreas Heinig 表示:“根据情况的不同,App 可能给出降低跑速、改变姿势、停止跑步等建议。”传感器元件收集到的跑步数据也可以在手机 App 中查看。

Heinig 称他们的产品在智能胸带、智能手表的基础上做了改进。目前 App 和鞋子原型已经开发完成,开发者们下一步将尝试缩小电子元件的尺寸,同时仍保持其耐用、轻盈、防水的特性。

17453201576850881

题图来自 Wikimedia、插图来自 GigaOM


回复(0)

5年前 简书:文字有力量 陈一斌

jianshu-09

简书是今年 4 月份上线的,设计简约清爽的网站,用户可以在上面写自己的笔记,然后发布在网站上。简书提供了十分美观的撰写界面以及阅读界面,吸引了不少用户,俨然成为一个阅读者和写作者所组成的社区。我上个星期采访了简书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 林立,谈一谈他对简书、国内外线上出版新模式的思考。

林立是一个喜欢写博客的人,在简书之外,他还有一个独立博客,上面记述了自己的思考,洋洋洒洒,常常成百上千字,而且创业也没有让他停笔。

一个喜欢写字的人,与团队一起创立了一个要“找回文字的力量”的网站——简书于林立而言,不仅仅是事业,更像是一份志业。

从工具到社区

简书的前身是线上笔记工具,名字叫 Maleskin。这个名字看上去很眼熟,因为 Maleskin 支持用流行的 Markdown 标记语法写东西,所以当时林立将笔记本品牌 Moleskin 中的 o 改成 a,用作自己的产品名称。

Markdown 是由约翰·格鲁伯 (John Gruber) 2004 年发明的一种“标记语法”。它的特点就是,在写文字的时候以特定、简单的符号来表示特殊的格式,比如标题、粗体、斜体等等,然后通过转化工具,变成纯正的 HTML 代码。用 Markdown 来写作会比较专心,而且完全不必顾虑 HTML 格式混乱的问题。

main

简书的前身 Maleskin

在当时林立做了一些市场调研的工作,一个是从自己出发,如果有一个类似 Evernote 这样的笔记本产品支持 Markdown 语法,他自己“一定愿意去用”,另一方面,他做了简单的市场调研,则发现那时候市面上,没有一个产品的形态是和 Maleskin 相似的。——尽管支持 Markdown 的工具也挺多的,但都是编辑器,而非笔记本的形态。

而从 Maleskin 到简书,用林立的话来讲,则是由一种自然而然的需求所驱动。“我写完了长文,自然就有发布的需求,所以当完成写作工具的产品,下一个要完成的功能就是发布。而你知道像 Evernote 这样的工具,作者是可以新建多个笔记本的,所以很自然作者发布出去的文章,就可以有一个或多个文集。所以,当时我们想象产品未来发展的时候,会觉得(简书)是一个很好的作者文集发布的平台。”

既然有了文章的发布功能,也就自然会有阅读的功能。简书从书写工具到内容发布平台、阅读社区,一路顺理成章地走下来。

简书与 Medium

对比今年 4 月上线的版本,简书的网站设计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本登陆后台之后,就是一个简单的三栏界面,左边是文集,中间是文章条目,右边则是书写界面;现在登陆网站,直接就是推荐阅读的文章,然后还能够阅读不同专题,还能查看自己“喜欢”的专题以及作者的文章更新。

林立大方地承认了简书在设计“阅读”功能的时候,参考国外 Medium 的产品形态。对他启发最大的,莫过于 Medium 的“专题”(Topic)设计。他说,“专题是可以由多人来共同创作的,这是一个全新的理念…Medium是第一个突出这个概念的产品。”

实际上简书与 Medium 相比较,不论是定位还是产品形态,都非常相似。简书的口号是“找回文字的力量”,它的内容也以较为深度的千字长文居多,而 Medium 本身,则是埃文·威廉姆斯(Ev Williams)反思 Twitter 碎片化讯息,希望能够让人书写/阅读更多的有深度的内容,所打造的平台。

QQ20131204-1

现在简书的首页

自 2012 年上线以来到现在,Medium 内容质量在逐步提高,内容数量也在不断增加,有一些话题已经积累了上千篇文章,可谓丰富。而简书从今年 4 月份上线到现在,经过了 5 月份的改版,功能上逐步调整之后,通过丰富的内容运营形式来激活社区,比如说推出电子书半月刊《想想》、独立博客采访、“简叔和他的小伙伴们”、简书问答、每周精选,最近还推出简书播客,可谓花样繁多。结果是林立以及团队在简书已经营造出一种社区的氛围,难能可贵。

虽然说简书从 Medium 上借鉴不少,但在我的使用当中,还是发现两者在信息组织与管理方面的不同:

与 Medium 的专题可以是个人的,也可以是多人的。而简书的专题只能是多人的,个人的文集则只能是个人的——这是过去简书作为写作工具所遗留下来的东西,但也正好为作者能够以某一个主题来串联自己的思考。而作者可以随时新建“文集”,并在里面充实内容,而简书的专题则是编辑通过选择,然后再细致归类。换言之,简书“专题”里面的文章,来自作者文集,但作者文集里的文章,未必会出现在专题。

简书的 Follow 机制也于 Medium 不同。简书的 Follow 是“喜欢”,读者们可以选择“喜欢”作者,或者“喜欢”作者的某一个文集,或者喜欢某个专题。这个设计,体现了我们现实当中关注事物的规律,比如说我们崇拜某个人,那么他就会关注乔布斯的一言一行,任何一处都不会放过;我们佩服一些人在某些领域的深刻见解,我们就会更多关注这个人在某方面的意见,但不会完全关注他;再或者,就是关心自己的话题,这时候就无所谓谁说的意见。

另外,在简书团队看来,Follow 机制虽好,但要设计得符合产品的目的。林立并不希望简书上面出现像微博那样的“大 V”,他觉得“大 V”的出现,只会降低读者对内容的关心,而长久来看,则会损害简书以内容为中心的运营方向。这一点,可以从团队在“喜欢”这一功能的思考中可以看出:

简书自一开始就没有突出社交性,因为作者在简书上面花时间去维持和进行各种「社交」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仍是希望作者在简书上面进行创作,而读者也是真正在简书上面进行阅读。

第一个变化在于弱化「人」的社交,引导基于内容所产生的「兴趣」的社交。在简书你可以关注一个作者,但更重要的是你还可以关注该作者的一个文集。

第二个变化是我们以「喜欢」取代了「关注」,「关注」有着太强的基于「人」的社交性,而「喜欢」则表达一个人的「兴趣」

简书与数字出版

对于简书而言,既然已经有了书写平台,有专题、文集来沉淀内容,那么这些内容能否制作成电子书呢?在国外,37signals 已经有好几本以过去发布的博客文章为基础所整理的书,比如说《Get Real》、《Rework》以及《Remote》;在国内,李笑来的《与把时间当做朋友》,刘未鹏的《暗时间》也同样是基于博客文章所整理的书籍。因此,如果有读者在简书上积累了大量相关主题的文章,自然是有可能整理成不长不短的电子书,如果内容的确是上乘,那么拿来销售也不是问题。

当然了,电子书的销售与宣传,那是另外一回事。林立没有谈及是否要成立电子书店的问题,尽管他已经在思考“自出版”相关的问题,但对这一块的发展仍然是在思考与斟酌当中。也许林立可以参考愈发流行的“杂志书”(MOOK)形式,它的内容比一本书要短,但比一篇杂志封面报道要长,既能节约阅读时间,又能够让读者有所收获。在国内,《读库》、《大方》、《天南》都是比较有代表性的纸质杂志书,而线上出版物则有《东西文库》的“Lite 系列”,比如《极客古登堡》、《与机器赛跑》等等,内容丰富而精当。

但就我看来,简书未来的发展关键还在于如何维系作者的关系——从工具到社区,简书已经变得以内容为本,以好内容增加网站的知名度,吸引读者以及潜在的作者,再增加好作者,再出现好内容,再吸引读者,如此才能构成良性循环。《读库》虽是纸质读物,然而从 2006 年创刊到现在,《读库》一直拥有相当稳定的社区,而社区中的人不光是《读库》的消费者,他们还为《读库》提供稿子。尽管并非线上读物,但《读库》实际上已经聚集了一群共同阅读品味的人群。

而以“找回文字的力量”的简书,也说不定可以做到这件事——在文章字数越来越短,人们表达情绪越来越图片化的现在,长文已经是一种别具一格的体裁。

至于如何回报作者,林立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简书的特性,它现在聚集了不少喜欢舞文弄墨的人,对于媒体而言是不可多得的作者资源。林立透露,简书现在已经与一些杂志社进行合作,向简书的作者邀稿,杂志社向作者支付稿费。通过这种方式,作者能够得到一定的回报。但因为杂志社体制的问题,稿费无法即时交付,甚至要拖上一两个星期甚至两个月的时间,才能交到作者的手上,让人郁闷不已。而简书夹在作者与杂志社之间,则感到问题十分棘手。

林立的想法是,如果杂志社愿意支付一定的担保,作者愿意支付一定的比例的手续费,那么简书作为中间机构首先将一半的稿费结清,至少能够帮助作者马上获得一定的回报。现在,这个计划还只是计划,也许简书某天会实施,也许某天林立觉得不适合,所以没有实施。

最后

回顾简书的定位,林立仍然认为要立足于文字。他说,之前有读者发了一条评论给他的启发很大。“(读者)说,在 Tumblr 一排文字和一排图片中间,你想静下心来看一篇文章,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条评论给我的冲击很大,突然间我更加明确简书应该是更加纯粹的,在‘文字’这一块是应该单点打透的。”

而他认为,当下互联网信息越来越碎片化,更加缺乏一个好的产品,让人们进行更好的深度内容的生产与消费。他期望简书未来能够站在碎片化信息的对立面,成为一个比较好的产品。

jianshu

林立与团队照,还有简书在上海的办公室

组织过软件汉化,写过时间管理文章,研究过个人知识管理。关注科技的发展,创投资讯、移动互联网。

回复(0)

5年前 互联网创业者必备的七大能力 李君

创业 四十 奥美 广告

之前发表于钛媒体的一文《技术派创业者必须克服的4大短板》,反响很好,一不小心增加200微信粉丝,也收到了很多技术创业者的微博私信和评论,纷纷表示看完感觉像是在说自己。秉着“照镜子、正衣冠、洗洗脸、治治病”的原则,洒家就将范围再扩大一些,再斗胆总结一下成功的互联网创业者都应该具备哪些能力。

首先要声明的是,这是一篇标准意义的心灵鸡汤,但洒家绝不说废话,只是结合自身的经历和工作中观察到的人和事做一个总结。将思绪整理了一晚上,发现哪些能够脱颖而出,赚得衣食无忧的优秀互联网人才,都有一些共同的能力,洒家数了数,一共有七条:

1、社交能力

之所以把社交能力列为七大必备能力的第一位,是因为它是如此的重要。会社交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软实力。特别是在中国的社会中,人脉能够发挥的作用比你想象到的还要大。

总的来说,互联网行业就是一个小圈子,创业要成功,社交人脉几乎是必须的。因为人脉在你的互联网的职业生涯中会始终贯穿始终。特别是大公司中,更是各种裙带关系,各种熟人介绍。作为一个创业者,寻找人才需要人介绍,谈业务需要人介绍,融资更需要人介绍。比如雷军作为天使投资人就有一个投资准则,看人胜过看项目,只投熟人和熟人的熟人。

不信你可以看看目前统治着中国互联网江湖的大佬们的社交图谱。之前就曾有媒体总结过,目前中国互联网行业创业的有十大派系,分别是金山系、谷歌系、腾讯系、百度系、携程系、雷军系、蔡文胜系、周鸿祎系、搜狐系、网易系等。所以如果你刚好是其中的一个派系的,成功的几率就会很大,原因你懂得。

2、新事物快速接受能力

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充满着变数,随时随地都会产生变革的行业。作为一个互联网人,就需要随时准备拥抱变化和接受新事物。同样的,每一次互联网行业的变革,都会涌现一批优秀的创业公司。正如互联网上一句非常流行的话: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在一款具有潜力的产品类型诞生后,能够保持高度的敏感度,并能投身其中。就有可能获得回报。

总之,在互联网行业,要想混的好,就要时刻对新科技和新产品具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敏感度。比如最近流行的比特币、智能设备等等。如果你想能够觅得发达的良机,就一定要时刻关注,并尽快的搞懂到底是什么东西,并判断是否有价值,从而迅速的杀入。

这个我还可以举一个例子。在微博大火的时代大赚一笔的酒红冰蓝就是一个案例。酒红冰蓝曾经是一个失败的站长,在微博火起来的档口,迅速切入,顺利的由一个家庭主妇转变成为了一个成功的微博营销公司老总。

3、学习能力

学习能力也是必备的。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复杂和交叉的行业,有时候除了你的专业能力,还需要你具备多种能力。特别是你作为一个互联网创业者,就更需要有跨界的思维。

比如你是程序员出身就需要学习一些营销知识;如果你是一名市场出身,也需要了解一些技术工作流程或一些术语,而你是一名产品出身,更需要懂技术、市场或营销,因为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互联网行业说实话对一个人的综合能力要求非常高,复合型人才是最容易成长的,也是创业过程中最容易成功的。

不会也没关系,你大可以发挥互联网上学习的便利性,通过互联网来学习到各种各样的技能。不瞒大家说,洒家最近就打算在网上搞一个关于创业公司如何获得免费宣传的课程,不知道有人报名不?

4、坚持做到极致的恒力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坚持会是一个人最核心的竞争力。如果你做了自己喜欢的做的事情,就要坚持下去。持之以恒的坚持做一件正确的事情,带来的收益是巨大的。相对来说,互联网公司的成长周期算是比较快的,不要寄希望于一夜暴富,或很短时间内能够成名。

洒家可以举两个站长圈里的名人来说事儿,。一位是郭吉军,站长圈里的会议狂人。他有两件事做的非常极致,一件是跑会,逢会必去,一年300多天奔波在参会的路上,;另一件事是跟人合照,逢人必照,无论是跟百度老大李彦宏,还是跟草根创业者,只要遇到,就咔嚓来一张合照然后发到微博上。这两件事坚持做下去的带来的收益是什么呢?郭吉军成为了圈内的名人,著名的互联网圈里的“皮条客”,成为了互联网圈里的人脉中介,他的收益是巨大的。

另一位是牟长青。从07年开始做网络推广,一直坚持做,然后每天写博客,说实话文笔很一般,但贵在坚持,能将自己的工作心得分享出去。这样一直干到了2011年,他不但成为了业内的知名博客,更收了28个徒弟然后创立了一家网络推广交流论坛,目前流量据说在国内前300,收入也不菲。

 5、做感兴趣的事情的专注力

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是走向成功的必备条件。这不是心灵鸡汤,是很多过来人总结的经验。其实之前说的学习能力也跟兴趣有关系,如果没有兴趣,相信没有人愿意花费额外的功夫去钻研去学习。

从洒家的亲身体验来说也是如此。从小到大,可以说能够让自己产生最大的成就感的就是写文章了。现在自媒体爆发,辞职创业,通过写文章来分享自己在公关和营销方面经验和想法,记录自己创业的心路历程,跟网友们交流心得,也可以说是做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虽然目前离成功还有很长的距离,但最起码是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略感欣慰。

6、充沛的精力

通常成功的互联网人,都具有非常充沛的精力。大家都知道的周鸿祎是其中的一位,周鸿祎曾经说他一年看300多本书,几乎是每天一本书,试问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这还不说他还管理着一家市值超百亿的互联网公司,还坚持写微博,做演讲,开自媒体专栏。当然,作为一个互联网大佬,他肯定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肯定有助理在帮忙打理微博微信什么的,但即使不用自己写,单单只是看书和思考的时间也足以耗费很多精力了。

毋庸置疑,干互联网就是从事一个体力和脑力都有巨大消耗的职业。互联网人也是整个国家最为勤奋的一群人。早出晚归,起早贪黑,加班更是常态,这就需要互联网创业者具有充沛的精力,才能扛过疲惫,从容面对变化巨快的行业,从而获得更大的发展。

7、生命力-健康的体魄

前面提到充沛的精力,就不能不说到健康。这跟行业无关,但却是最为关键的。作为一个人,健康的体魄是必须的,如果你不能保证自己具有顽强的生命力,那你之前的一切奋斗都将是白费。正如赵本山小品中的名言所说:人生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人死了,钱未花了。李开复老师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我们上了教训深刻的一课。正如李开复老师在病中感悟一样:我以前常说,我们太多的时间花在事业和金钱、没有足够地思考兴趣和理想。但是生病了,才知道最珍贵的是亲情和友情,最不能失去的是健康。

总之,生命的意义在于奋斗,但如果没有了健康,又如何享受奋斗的得来的成果呢。所以,奋斗在互联网一线的小伙伴们,珍惜自己的身体吧,说到底无论你的事业是否成功,健康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熬了好大的一碗鸡汤,最后,还是留一条小广告,欢迎广大创业者或有志于创业者加我的微信号:relypr,跟洒家交流,我很想听听到你们关于创业的心声。

回复(0)

5年前 贴吧,或许能为李彦宏博出移动之彩 第二阿累

百度贴吧

12月3日上午好友赵问了句:“累,今儿下午是百度贴吧十周年庆典日,你作为资深吧友去吗?”——作为混论坛起家的人,贴吧是我曾经经营的必经之地,这么多年已有了一层深厚的感情。只不过今日事情太多,最终没去成。而晚上回家后朋友发来的两组数据,着实震撼了我。

第一组数据显示,百度贴吧在十个年头中,累计总注册用户已近10亿,兴趣吧超过810万个。原以为贴吧会被过气的天涯社区、猫扑等同品祸害,如今却闷声不响的突至天文数字,瞬间,让我对其有了新的认识以及产生了未知的疑惑——持续成长的贴吧,哪里来的能量,能一直获得李彦宏的支持?

写到这儿,笔者再发第二组信息,或许就能看出贴吧存在的能量了。

数据显示,5月初全新改版的贴吧APP在11月又秘密上线了新的功能,兴趣群组。上线一周之内,群组数量达到40万个;而在上线27天时,数量突破200万个。在拥有了十亿的PC端用户后,百度如今又持续几次发力移动平台,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在顺其自然。

毕竟今年随着易信的高调发布以及来往的牛犊初生,移动社交卡位战如火如荼。然而在这场白热化的关键战役里,百度的低调似乎有点过头。但在成功收购91助手之后,百度的移动战略逐渐浮出水面,而持续悄悄发力贴吧的移动社交功能,则瞬间让人联想到,李彦宏这是要把贴吧打造成移动社交的新武器,抢滩移动市场。

但是,在PC端闷头快跑的尖兵是否能一如既往的在移动社交领域中占据要领地位,业界都充满好奇心。而对于笔者而言,贴吧具有其他平台没有的两大优势,或许能为李彦宏博出移动之彩也说不定。

贴吧基因:基于兴趣的群体互动

在中国互联网的文化里,百度贴吧的“吧友”是个独特的群体。吧友们因兴趣聚合,显示出不同于一般网络社区的凝聚力,这为贴吧提供了海量的UGC内容,也使得百度贴吧常常成为网络文化的创始者。其中WOW吧、李毅吧等吧中的你妈叫你回家吃饭、屌丝等文化均堪称网络经典——不同于豆瓣的反商业气质,贴吧的用户基因更加“接地气”也更加“入世”。

基于兴趣聚合的群体互动基因再加上PC端匹配的庞大用户群体,其在移动端的发力比一般硬带兴趣元素的移动社交平台更有优势。同时,能快速展现贴吧产品形态的内在生命力。

移动社交的本源:有共同兴趣的陌生人互动

如果说贴吧基因决定了贴吧在移动端上完全不用担心用户“如何来”,那么贴吧独有的互动模式解决了另一个移动社交的难题——用户“如何留”。

在移动社交应用中,“过把瘾就死”不是新鲜事儿。开心网已被淡忘,人人网颓势尽显,作为“新宠”,新浪微博的活跃度下降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朋友圈的“私密熟人模式”的短板也逐渐显露。一方面,“私密熟人”圈里的话不投机大大降低了用户互动的热情和动力;另一方面,在限制人数的私密社交里,用户得到的反馈和所谓影响力是有限的,对于活跃在社交网站上寻求共鸣和存在感的人群来说,移动端的社交需求并未得到满足。

而贴吧突破了移动社交熟人圈子的想象空间,其基于有共同兴趣的陌生人社交模式在移动社交中算是独有。这种建立在既非常规的熟人,也非完全的陌生人之间的社交圈,是其一直运营的模式,贴吧里的人们基于兴趣选择某一个社交圈,在开始社交之前就已经决定了他们在某种特定方面的共通点。这种“陌生以上,熟人未满”的模式,在手机移动端才能得到更极致的发挥。用户既能享受兴趣分享、充分互动的乐趣,又能保护个人隐私并维持好友间的新鲜感。

据了解,贴吧移动App不久后还将增加LBS功能,开放地理位置的接口。而一旦成功接通,贴吧则能更好地实现移动用户间的互动,并将虚拟社交与现实结合起来。用户不仅能通过地理位置找到身边的群组,还可以将线上交流扩展到线下活动,这种带兴趣聚合的社交模式迅速充满生命力。

当纯陌生人模式从激情过后归于沉寂,而朋友圈沉浸在家长里短、养生悟道的琐碎中无法自拔,贴吧“陌生之上,熟人未满”模式或许将会成为留住用户并保持用户活跃度的最终筹码。

结语:2013年接近尾声,2014年才是真正拉开移动互联网应用之争的序幕。在移动社交领域“用户、产品、互动模式”三位一体的比拼中,贴吧自身所带的两大优势,笔者相信其能为李彦宏这么多年的投入带来一丝丝香甜。

(微信公众账号:dieraleishuo)

回复(0)

5年前 Joe Biden Can't Repeat 'Erroneous' Remarks If He Wants To Make Headway In China, Paper Says


(Recasts with China Daily commentary, changes dateline)

BEIJING, Dec 4 (Reuters) - U.S. Vice President Joe Biden should not expect to make much progress in defusing tensions over the East China Sea if he plans to repeat "erroneous and one-sided remarks" on the issue when he visits China, a state-run newspaper said on Wednesday.

Beijing's decision to declare an air defence identification zone in an area that includes disputed islands has triggered protests from the United States, Japan and South Korea and dominated Biden's talks in Tokyo on Tuesday.

The United States has made clear it will stand by treaty obligations that require it to defend the Japanese-controlled islands, but it is also reluctant to get dragged into any military clash between rivals Japan and China.

Biden is scheduled to meet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and Vice President Li Yuanchao in Beijing on Wednesday before flying to Seoul later in the week.

But he "should not expect any substantial headway if he comes simply to repeat his government's previous erroneous and one-sided remarks", the English-language China Daily said in a strongly worded editorial.

"If the U.S. is truly committed to lowering tensions in the region, it must first stop acquiescing to Tokyo's dangerous brinkmanship. It must stop emboldening belligerent Japanese Prime Minister Shinzo Abe to constantly push the envelope of Japan's encroachments and provocations."

In Tokyo, Biden called on Japan and China to find ways to reduce tensions, repeating Washington was "deeply concerned" by Beijing's Nov. 23 announcement of the zone.

White House spokesman Jay Carney said on Tuesday that China's decision was a provocative attempt to change the status quo in the East China Sea and urged Beijing not to implement the zone.

He urged China to work with Japan and South Korea "to establish confidence-building measures, including emergency communications channels, to address the dangers its recent announcement has created and to lower tensions".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 do not recognise China's air defence zone and U.S. military aircraft have been instructed to continue to operate normally in the area. Japanese commercial carriers have also been told by the government in Tokyo to ignore Chinese demands to identify themselves before entering.

The China Daily said it was obvious Washington had taken Tokyo's side in the dispute.

"Biden needs to be reminded that Japan holds the key to peacefully solving the East China Sea dispute, because it is the Abe administration's recalcitrant denial of the existence of a dispute that has prevented Beijing and Tokyo from conducting meaningful communication and crisis control," it said.

China wants Japan first to acknowledge that a formal dispute over sovereignty exists, experts say, a step that Tokyo has rejected for fear it would undermine its claim over the islands, known as the Senkaku in Japan and the Diaoyu in China.

"Again, our timely visitor needs to be told: It is Japan that has unilaterally changed the status quo... China is just responding to Japanese provocations." (Reporting by John Ruwitch in SHANGHAI and Steve Holland in WASHINGTON. Editing by Dean Yates)

回复(0)

5年前 WikiLeaks, Press Freedom and Free Expression in the Digital Age

This week, fourteen people charged by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in connection with a coordinated denial of service attack on PayPal's services in 2010 will appear in Federal Court. These "PayPal 14," as they have been dubbed, are charged with participating in an attack orchestrated by Anonymous to retaliate against PayPal's suspension of its relationship with WikiLeaks. Their case as well as PayPal's actions in 2010 raise important questions about press freedoms and the nature of online protests.

As Chairman of eBay Inc., PayPal's parent company, and as a philanthropist and soon-to-be publisher deeply committed to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press freedoms and free expression, these issues hit close to home. (Since eBay is a public company, it's important for me to stress that the views in this article are my own and don't represent the views of the company.)

The story started in December, 2010, when PayPal suspended its relationship with WikiLeaks and the foundation accepting donations on their behalf for a period of several months. Today, PayPal can be found as one of several payment options available to support WikiLeaks' work.

When I learned of PayPal's decision, I immediately expressed my concerns to company management. A few days later, I published an editorial by the Honolulu Civil Beat Editorial Board drawing attention to the important press freedom concerns raised by the actions of PayPal and other companies as a result of government pressure.

In the editorial, we affirmed that Julian Assange is a publisher and that the U.S. government used its power to attempt to silence him:

It used to be that a publisher owned his own presses and while even the angriest of politicians might want to stop him from running them, there was essentially nothing they could do.


With the Internet, many of us believed that the power of the publisher had spread to everyone, that we lived in a time of press freedom that would have been unimaginable just a few decades ago.

But the WikiLeaks case exposes the vulnerability of any publisher on the Internet. What's happened to Assange and his website has deeply troubling implications for our society. And, no, we're not talking about the damage some believe he's doing to our national security by publishing classified records.

We're talking about how democracy can be diminished when government uses its power to silence a voice it disagrees with. Even more worrisome is how this case has exposed how foreign governments may be able to use their own criminal investigations to hurt and potentially silence journalists beyond their own borders.


We also noted that the commercial nature of the Internet posed new threats to press freedoms by virtue of the fact that these companies generally don't have the First Amendment rights of its customers in mind when the government starts howling about one of them.

Today, it appears, notification of a criminal investigation is enough to force businesses whose cause is not the First Amendment to cut off a publisher the way Amazon, PayPal, Visa and MasterCard each have done WikiLeaks...



Unlike the press barons of old, the executives of these businesses cannot tell their shareholders that it will hurt their company more to cave on a matter of principle than to drop a customer.


In contrast, our new media organization will have the First Amendment at its core, and will make very different decisions if faced with government pressure not to publish or retaliation after the fact.

Three years later, the vulnerability of Internet publishers is not much different, though according to recent reports the Justice Department has realized it has a "New York Times problem" if it wants to criminalize WikiLeaks' publication. It may have taken nearly three years for the Justice Department to realize something that seems evident to press freedom advocates, but it's still progress.

There is, however, still skepticism and uncertainty about whether or not WikiLeaks or Assange will be charged. While it's impossible to know what specific acts law enforcement officials are investigating, it's a sad state of affairs that the legality of what from the outside appears to be legitimate news-gathering operations are being questioned.

Today it's not just the process of news-gathering that's being questioned, but the nature of online protest. Is a 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 attack a legitimate form of protest?

Back in 2010, members of Anonymous retaliated against PayPal by launching exactly this type of attack. We don't know how many people participated in the attack but just fourteen were arrested and charged by the government.

A denial of service attack is damaging and costly. Many of PayPal's customers rely on PayPal for their livelihood. An interruption in service can have serious consequences: those customers may lose income that may cause them to become late on rent payments, medical expenses, etc. These are serious impacts that must not be ignored. An attack on PayPal's servers hurts these vulnerable people far more than it hurts a multinational company.

People at PayPal -- as in most companies -- take their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their customers very seriously. They sleep with pagers next to them so they can be woken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when something goes wrong. They put in extra hours on short notice at the expense of spending time with their families. They put their customers ahead of their own interests time and time again.

But on the other side, I can understand that the protesters were upset by PayPal's actions and felt that they were simply participating in an online demonstration of their frustration. That is their right, and I support freedom of expression, even when it's my own company that is the target.

The problem in this case however is that the tools being distributed by Anonymous are extremely powerful. They turn over control of a protester's computer to a central controller which can order it to make many hundreds of web page requests per second to a target website. The combined impact of just a few (say, one thousand) of these computers can overwhelm most websites. One thousand computers each initiating just 100 requests per second means that every minute, six million page requests are being made.

If we want to make parallels between real-world protests and online protests, that means that one thousand people can have the effect of six million people demonstrating in front of your office. That seems like an excessive impact in the hands of each person. It's like each protester can bring along 6,000 phantom friends without going to the trouble of convincing each of them to take an afternoon off and join the protest in the street.

That's why I've concluded that the use of these attack tools is vastly different than other forms of protest.

That said, from a justice point of view, I think prosecutors need to look at the actual damage caused by each defendant. First, it would be unjust to hold fourteen people accountable for the actions of a thousand (or however many other people were part of the same attack). Each person should be accountable for the damage they personally caused.

Second, the law allows prosecutors to calculate damage in a way that seems overstated. An appropriate damage estimate includes the pay and overtime pay required for employees to respond to the attack. But the damage estimate apparently being used by prosecutors in this case includes the cost of upgrading equipment to better defend against similar future attacks.

To me, that doesn't make sense. It's akin to charging a protester who illegally and ill-advisedly throws a rock through a window with the cost of replacing the window with much more expensive rock-proof glass. Yes, it's true the business wouldn't have thought to protect itself against rocks if it hadn't been for the protester's actions, but to me it's not fair to compel the protester to pay for the upgrade.

Prosecutors should also look at the circumstances of each defendant, and examine whether or not they were aware of the excessive impact their actions might have. They may have believed they were participating in a legitimate online protest and not aware of the multiplicative effect of the tools they were installing. Many people are not technically aware of the power of these tools and may have felt they were lending a single voice to the chorus of protest, rather than simulating thousands of voices. In those cases, I believe justice requires leniency. In my view, they should be facing misdemeanor charges and the possibility of a fine, rather than felony charges and jail time.

As a society, our notions of free speech and protest must evolve since much of the public sphere is now online. Online protest is a new form of expression and probably feels natural to people who have grown up participating in online communities. The principles of the First Amendment require that we create space for free speech and association, unencumbered by government intrusion, and that those spaces exist online as well as offline. But in creating those spaces, we must also be cognizant that a much smaller number of protesters can now significantly disrupt the activities of millions of their fellow citizens who have an equal right to go about their lives without undue disruption.

If the great civil rights March on Washington can now be simulated online by a few dozen people using purpose-built tools, simple parallels with offline protests aren't sufficient to give us guidance on the role of free expression online.

The government's actions against WikiLeaks in 2010 and companies' reactions to that pressure, as well as the prosecution of the PayPal 14 raise critical questions about the nature of the First Amendment in the digital age. The First Amendment is primarily a restraint on government intrusion and a bedrock principle of our society. How do commercial interests interact with those protections? How does government ensure space for free expression online when there are no public sidewalks or street corners? How can unpopular dissent resist government pressure when that dissent depends on commercial Internet providers to reach its audience?

These are vital questions in today's society. The First Amendment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rights we have. How will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First Amendment adapt as society and technology changes? Time will tell, but our freedoms depend on a vigorous engagement on these questions by all of us.

回复(0)

5年前 WikiLeaks, Press Freedom And Free Expression In The Digital Age

This week, fourteen people charged by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in connection with a coordinated denial of service attack on PayPal's services in 2010 will appear in Federal Court. These "PayPal 14," as they have been dubbed, are charged with participating in an attack orchestrated by Anonymous to retaliate against PayPal's suspension of its relationship with WikiLeaks. Their case as well as PayPal's actions in 2010 raise important questions about press freedoms and the nature of online protests.

As Chairman of eBay Inc., PayPal's parent company, and as a philanthropist and soon-to-be publisher deeply committed to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press freedoms and free expression, these issues hit close to home. (Since eBay is a public company, it's important for me to stress that the views in this article are my own and don't represent the views of the company.)

The story started in December, 2010, when PayPal suspended its relationship with WikiLeaks and the foundation accepting donations on their behalf for a period of several months. Today, PayPal can be found as one of several payment options available to support WikiLeaks' work.

When I learned of PayPal's decision, I immediately expressed my concerns to company management. A few days later, I published an editorial by the Honolulu Civil Beat Editorial Board drawing attention to the important press freedom concerns raised by the actions of PayPal and other companies as a result of government pressure.

In the editorial, we affirmed that Julian Assange is a publisher and that the U.S. government used its power to attempt to silence him:

It used to be that a publisher owned his own presses and while even the angriest of politicians might want to stop him from running them, there was essentially nothing they could do.


With the Internet, many of us believed that the power of the publisher had spread to everyone, that we lived in a time of press freedom that would have been unimaginable just a few decades ago.

But the WikiLeaks case exposes the vulnerability of any publisher on the Internet. What's happened to Assange and his website has deeply troubling implications for our society. And, no, we're not talking about the damage some believe he's doing to our national security by publishing classified records.

We're talking about how democracy can be diminished when government uses its power to silence a voice it disagrees with. Even more worrisome is how this case has exposed how foreign governments may be able to use their own criminal investigations to hurt and potentially silence journalists beyond their own borders.


We also noted that the commercial nature of the Internet posed new threats to press freedoms by virtue of the fact that these companies generally don't have the First Amendment rights of its customers in mind when the government starts howling about one of them.

Today, it appears, notification of a criminal investigation is enough to force businesses whose cause is not the First Amendment to cut off a publisher the way Amazon, PayPal, Visa and MasterCard each have done WikiLeaks...



Unlike the press barons of old, the executives of these businesses cannot tell their shareholders that it will hurt their company more to cave on a matter of principle than to drop a customer.


In contrast, our new media organization will have the First Amendment at its core, and will make very different decisions if faced with government pressure not to publish or retaliation after the fact.

Three years later, the vulnerability of Internet publishers is not much different, though according to recent reports the Justice Department has realized it has a "New York Times problem" if it wants to criminalize WikiLeaks' publication. It may have taken nearly three years for the Justice Department to realize something that seems evident to press freedom advocates, but it's still progress.

There is, however, still skepticism and uncertainty about whether or not WikiLeaks or Assange will be charged. While it's impossible to know what specific acts law enforcement officials are investigating, it's a sad state of affairs that the legality of what from the outside appears to be legitimate news-gathering operations are being questioned.

Today it's not just the process of news-gathering that's being questioned, but the nature of online protest. Is a 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 attack a legitimate form of protest?

Back in 2010, members of Anonymous retaliated against PayPal by launching exactly this type of attack. We don't know how many people participated in the attack but just fourteen were arrested and charged by the government.

A denial of service attack is damaging and costly. Many of PayPal's customers rely on PayPal for their livelihood. An interruption in service can have serious consequences: those customers may lose income that may cause them to become late on rent payments, medical expenses, etc. These are serious impacts that must not be ignored. An attack on PayPal's servers hurts these vulnerable people far more than it hurts a multinational company.

People at PayPal -- as in most companies -- take their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their customers very seriously. They sleep with pagers next to them so they can be woken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when something goes wrong. They put in extra hours on short notice at the expense of spending time with their families. They put their customers ahead of their own interests time and time again.

But on the other side, I can understand that the protesters were upset by PayPal's actions and felt that they were simply participating in an online demonstration of their frustration. That is their right, and I support freedom of expression, even when it's my own company that is the target.

The problem in this case however is that the tools being distributed by Anonymous are extremely powerful. They turn over control of a protester's computer to a central controller which can order it to make many hundreds of web page requests per second to a target website. The combined impact of just a few (say, one thousand) of these computers can overwhelm most websites. One thousand computers each initiating just 100 requests per second means that every minute, six million page requests are being made.

If we want to make parallels between real-world protests and online protests, that means that one thousand people can have the effect of six million people demonstrating in front of your office. That seems like an excessive impact in the hands of each person. It's like each protester can bring along 6,000 phantom friends without going to the trouble of convincing each of them to take an afternoon off and join the protest in the street.

That's why I've concluded that the use of these attack tools is vastly different than other forms of protest.

That said, from a justice point of view, I think prosecutors need to look at the actual damage caused by each defendant. First, it would be unjust to hold fourteen people accountable for the actions of a thousand (or however many other people were part of the same attack). Each person should be accountable for the damage they personally caused.

Second, the law allows prosecutors to calculate damage in a way that seems overstated. An appropriate damage estimate includes the pay and overtime pay required for employees to respond to the attack. But the damage estimate apparently being used by prosecutors in this case includes the cost of upgrading equipment to better defend against similar future attacks.

To me, that doesn't make sense. It's akin to charging a protester who illegally and ill-advisedly throws a rock through a window with the cost of replacing the window with much more expensive rock-proof glass. Yes, it's true the business wouldn't have thought to protect itself against rocks if it hadn't been for the protester's actions, but to me it's not fair to compel the protester to pay for the upgrade.

Prosecutors should also look at the circumstances of each defendant, and examine whether or not they were aware of the excessive impact their actions might have. They may have believed they were participating in a legitimate online protest and not aware of the multiplicative effect of the tools they were installing. Many people are not technically aware of the power of these tools and may have felt they were lending a single voice to the chorus of protest, rather than simulating thousands of voices. In those cases, I believe justice requires leniency. In my view, they should be facing misdemeanor charges and the possibility of a fine, rather than felony charges and jail time.

As a society, our notions of free speech and protest must evolve since much of the public sphere is now online. Online protest is a new form of expression and probably feels natural to people who have grown up participating in online communities. The principles of the First Amendment require that we create space for free speech and association, unencumbered by government intrusion, and that those spaces exist online as well as offline. But in creating those spaces, we must also be cognizant that a much smaller number of protesters can now significantly disrupt the activities of millions of their fellow citizens who have an equal right to go about their lives without undue disruption.

If the great civil rights March on Washington can now be simulated online by a few dozen people using purpose-built tools, simple parallels with offline protests aren't sufficient to give us guidance on the role of free expression online.

The government's actions against WikiLeaks in 2010 and companies' reactions to that pressure, as well as the prosecution of the PayPal 14 raise critical questions about the nature of the First Amendment in the digital age. The First Amendment is primarily a restraint on government intrusion and a bedrock principle of our society. How do commercial interests interact with those protections? How does government ensure space for free expression online when there are no public sidewalks or street corners? How can unpopular dissent resist government pressure when that dissent depends on commercial Internet providers to reach its audience?

These are vital questions in today's society. The First Amendment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rights we have. How will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First Amendment adapt as society and technology changes? Time will tell, but our freedoms depend on a vigorous engagement on these questions by all of us.

回复(0)

5年前 中国联通高层公开表态支持TD-LTE,意义何在? 赵宇的微评

4G

12月3日,中国联通副总裁张钧安表示,中国联通正积极研究TD-LTE发展,未来将为用户提供接入速率更高、网络质量更可靠的4G移动接入服务。至此,三家运营商高层均相继表态支持TD-LTE。

除去TD-LTE产业链的主推手中国移动,半年前在天翼手机展上,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曾表示,从长远看,频率是制约电信运营商服务最核心的资源,任何运营商都不可避免将进行混合组网,在大市场上采用FDD进行覆盖,而对于市区高话务量地区将逐步采用TDD方式来吸收多余的话务量。这一表态,被业界解读为中国电信将在4G网络上采取TD-LTE/LTE FDD进行混合组网。

之后,中国三大运营商全部采用TD-LTE制式发展4G的迹象越发明显,而最为直接的反映是来自频谱资源的规划。在2013世界电信展上,从TDD频谱资源规划细分的明确便能一窥端倪。在悬念重重的D频段190MHz划分上,中国移动获得2575-2635MHz计60MHz,中国联通获得2555-2575MHz计20MHz,中国电信获得2635-2655MHz计20MHz;在2.3G的室内覆盖上,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各获得20MHz,中国移动获得50MHz;此外,还包括中国移动用于TD-SCDMA建设的1880-1900MHz。

此次,D频段规划明确划分给三大运营商用于TD-LTE扩大规模试验网络建设的频率合计100MHz,剩下90MHz按照此前媒体所报道的,将用于TDD频谱资源的预留,以及与卫星通信等专有频段的隔离。

较为有意思的是,此次2.3G和2.6G在频段划分中并未为三大运营商设置保护带,这表明在TDD业务发展上,三家运营商需要保持时隙配置同步,这需要处于竞争格局中的三大电信运营商“在一起”。

然而,进展似乎有些超乎寻常的快速,近期媒体报道在世界电信展后的12月3日,中国联通高层公开表态“积极研究TD-LTE发展,未来将为用户提供接入速率更高、网络质量更可靠的4G移动接入服务”。这是中国联通高层首次公开表态单独支持TD-LTE,言语间无不透露着一个微妙的信息,中国联通在发展3G部署42M数据接入之后,未来将在4G发展上可能通过TD-LTE的组网与中国移动保持步调一致。

三家运营商均支持TD-LTE发展的积极态度及相关频谱规划,中国联通在E、D频段上的时隙配置势必会向中国移动看齐,以实现TD-LTE的邻频共存,便于中国联通用户使用TDD技术体验“网络质量更可靠”的移动互联网业务,这对于正在展开TD-LTE扩大规模试验的中国电信而言也具备了借鉴意义。

笔者认为,在4G商用初期,中国电信和联通势必将通过TDD的时隙同步,实现与中国移动在4G上邻频共存,最终实现三家运营商的利益最大化。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移动可能会采取竞争性的策略,以使得其在TD-LTE运营上保持绝对的领先优势,藉此弥补与FDD产业的成熟度,而这是否会成为催化中国电信和联通将4G建设重心放在FDD建设的导火索之一呢?

不过,中国三家运营商在支持TD-LTE商用发展上,一旦采取时隙配置同步的做法,将为国际电信运营商及各国的通信主管部门在频谱规划方面提供极强的示范效应,使得采用2.6G作为TD-LTE组网的国际主流频率成为大势所趋,这也将推动TD-LTE终端主要通过2.6G实现全球无缝漫游。(微信公众账号:comobs)

回复(0)

5年前 Bill Clinton Calls For Better Rules On Intelligence Gathering

WASHINGTON (AP) — Bill Clinton is calling for clarity in how countries gather intelligence.

And when it comes to secretly monitoring the telephone conversations or emails of world leaders, the former president says American agencies might have spied on leaders his administration thought were engaging in hostile acts against the U.S. He says his administration didn't have the ability to do much of what's currently being done. Clinton commented Tuesday during an interview with the Fusion television network.

Documents leaked this summer by former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contractor Edward Snowden exposed a massive U.S. surveillance operation that covered telephone records, email traffic and the communications of U.S. allies, including Brazil, Germany and Mexico.

A report by a panel of adviser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chose to review NSA programs is expected this month.

回复(0)

5年前 【公司相对论】京东团购掘金本地生活: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王峥

【公司相对论】京东团购掘金本地生活: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此文为钛媒体独家专栏【公司相对论】系列

从2010年春开始至今,团购模式在国内走过了三年多的时间,历经2010年的一簇而起,2011年的繁荣鼎盛,2012年的浴血奋战,到了2013年,团购名副其实地迎来了“胜者为王”的寡头时代。

团购市场已是寡头时代,京东还要来搅局?

根据团800发布的10月份团购市场数据来看,美团网、点评团、拉手网等,已经占据了团购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排名前10位的团购网站市场份额占据了总市场份额的90%。团购市场的马太效应正进一步加剧,“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局势已成为该领域的历史选择。

此前钛媒体公司相对论栏目也发表分析文章《团购开启巨头游戏模式,窝窝团能否突围成蝶》,详细分析了团购市场的激烈竞争。

 

而就在团购市场格局日渐清晰的同时,却意外杀出了“搅局者”。京东日前宣布,将上线两年的京东团购宣布正式改名“京东惠”,并以巨资买断形式进入生活服务类领域,并表示将快速的挤进团购市场前三的位置。

此前,京东在团购业务上的尝试一贯采用的是和第三方合作方式。此次与俏江南等厂商达成合作意味着“京品惠”在策略上发生改变,变成实物团购与生活服务类团购的双箭齐发。京东创新之处在于,其将团购套餐过往的主流方式转变为团购代金券或是VIP卡的模式,不设任何消费门槛。

按照京东自己的说法,花大力气布局团购业务主要有三方面考虑:一方面团购经过3年发展,如今消费者认同这个模式,另一方面团购模式没问题,洗牌后现在是发力的好时机,此外进军生活服务类团购也是在为O2O战略做准备。

 

跻身团购前三,面临多重挑战

看似京东是在另辟蹊径,寻找一条挑战行业寡头的突破口,但是这条路会如京东预想般的顺利么?

为寻找更多的盈利模式和吸引用户,目前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大多开展了团购业务,只不过,团购不盈利成为行业的普遍现象。团购与其传统盈利模式一样,需要大量线下人员去洽谈和维护商家合作,这是其门槛所在,也是制约其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原因,这也是大众点评等行业领先者其中重要的优势所在。京东能否有足够的人力去展开线下服务目前要打一个问号。

此外,巨头的介入也将给京东带来巨大的挑战。阿里巴巴副总裁、聚划算事业部和本地生活事业部负责人张建锋此前就表示,从本地生活和无线领域再造一个淘宝,而餐饮、电影、教育等本地生活领域都是淘宝生活看好的市场。

当互联网圈儿的“擎天之柱”们纷纷筹谋着怎样才能分得本地服务的更多杯羹,未雨绸缪也好,杞人忧天也罢,他们的顺势“搅局”难免也会成为京东团购进军前三甲路上的拦路虎。

与团购领域的巨头相比,京东团购的规模尚存差距,京东团购创新的关键在于能否如愿拿到众多独家资源,而这恰恰是京东冲击团购第一集团的另外一个关键因素。对于美团大众点评来说,只要与其他连锁商场签排他性的会员卡协议就能够与京东的这种模式有一战之力。

结语:虽然当前京东团购业务已经实现盈利,并预计今年销售总额将达到30亿,但是这一数字也仅是美团两个月销售额,相去甚远,因此,京东想跻身团购市场前三之路绝非平坦。(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

回复(0)

5年前 六问国产动漫,表现力孱弱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动漫经纪人江杰

国产动漫

在前一篇文章《国产动漫,黑锅谁来背?》中我提到,动漫产业吸噬着无数的社会资源的同时,却未产出令人满意的效果。换而言之,动漫行业效率非常低下。那么谁当背上“国产动漫效率低下”的黑锅呢,“审查制度”、“创作人”、“电视台”、“产业补贴”、“动漫衍生品”抑或“盗版”,国产动漫孰之殇?

一问审查制度——窝囊的出头鸟

在很多人的认知中,动漫作品的观众应是全年龄段的,作品既可以给小朋友看,也可以给成人看。而目前中国的影视“审查制度”,将动画作品的审查标准一刀切到只适合小朋友观看。这点让诸多动漫创作人心有不爽,心理嘀咕:给我带个拷,我还怎么创作?我明明是做成人观看的动漫,结果最后不得不改得很幼稚,观众还会骂我脑残……

 “审查制度”,是否当背国产动漫效率低下的黑锅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先得了解国产影视(动漫)审查制度。在审查制度中被拉黑的话题主要有十几类,笔者简单概括成:违法、反动、危害国家安全、涉民族问题、涉宗教问题、扰乱社会秩序、黄赌毒、人身攻击、反道德、侵害未成年人、反历史文明、贬损公安司法、恐怖、毁三观、虐动物毁环境、过分宣扬陋习等。可以看到,黑名单本身没什么问题,也在所有人的预期之中。

审查制度被诟病的最多的倒不是黑名单本身,而是审查尺度波动太大。腾讯娱乐记者宋小卡曾写过一篇《电影审查忽紧忽松,标准不清好难懂》的文章。文中举了很多不合理的例子,诸如:宁浩的《无人区》一审四年,贾樟柯的《天注定》先过审再遭禁,昆丁的《被解救的姜戈》上映期间还被叫停,李安的《色戒》上映后还是被禁。《西游降魔篇》上演极度视觉暴力也过审,《我想和你好好的》狂飙脏话没人管,《泰坦尼克号》露不露点看心情,《悲惨世界》描写暴动蒙混过关……

以上例子可见审查尺度的波动之大,这样的波动带给创作人的,其实是一种不公平的感觉,诸多影视动漫界人士都曾吃过这样的暗亏,一旦逮到机会,就会出来出个口快,吐槽“审查制度”是作品的最大杀手。

无法否认,中国“审查制度”尺度问题确实客观存在,而对于把动画内容一刀切到只适合小朋友观看,也确实会限制部分动画创意的发挥,甚至会让很多喜欢看动画的成人颇有微词。但如果观众们给可怜的中国影视审查制度套上“扼杀国产动漫”、“使得行业效率低下”的罪名,更有甚者得出“中国动画因此无法诞生优质作品”的结论,那可就是莫须有的罪名了。

来看看我们一直在追捧的美国动画吧,《玩具总动员》、《狮子王》、《冰河世纪》、《疯狂原始人》,这些脍炙人口的作品在美国被定义为G级(即大众级,不涉及宗教、政治、黄赌毒)。小朋友喜欢看,成人也都很喜欢看。为什么美国人可以创作出天然纯、无公害,既适合孩子观看,又可以深深打动我们这些成年人的作品呢?答案只有一个,因为优质的、老少咸宜的作品是不受制度约束的。

不仅如此,即便在制度约束下,好作品仍有诞生的空间,笔者再举一个美国漫画的例子。相信,现在的中国观众对超人、蝙蝠侠、钢铁侠、蜘蛛侠和绿巨人这些美国超级英雄的名字已经不陌生了。再专业一点的观众也许可以清楚地分辨出,哪些英雄属于DC(被华纳兄弟收购)的正义联盟,哪些英雄属于Marvel(被迪士尼收购)的复仇者联盟。但笔者曾经被问及过一个更专业的问题,为什么美国漫画中出了那么多超级英雄,而其他题材寥寥无几?

就让我们打开历史的卷轴看看。1940年,正值美国漫画的黄金年代,不过美国公众对漫画内容“重口”的批评与日俱增。直至1954年,被誉为连环漫画克星的弗雷德里克·沃瑟姆的新书《纯真的诱惑》发表,重重批评了美国漫画这一现象,继而引发美国反连环漫画运动及美国国会关于漫画的听证会。

从此,美国漫画杂志协会诞生,美国漫画出版法典生效,美国漫画进入实质上的“审查时代”。其清规戒律使得恐怖、警匪漫画几乎销声灭迹,牛仔漫画也大为收敛,枪战场面明显减少,甚至搞笑的成分也缩手缩脚。许多出版社因此关闭,许多漫画家也因为经济缘故另谋他职。

理论上,在这样严苛的审查制度下,美国不应再诞生优秀的漫画作品。但机灵的美国漫画家们居然找到了一个符合美国国情又无懈可击的题材——超级英雄,并将其发扬光大,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戴着镣铐的舞蹈”!

在心灰意冷之人眼中,镣铐只能是一副碍手碍脚的金属障碍而已。但真正的舞者,绝对有能力并且敢于把那一副副沉重的镣铐,幻化成自己艺术创作的武器,创作出流传百年的经典。

因此,对于中国影视审查制度太过看不惯的人们,笔者不得不试问,审查制度该为中国动漫的效率低下负全责吗?

二问创作人——哑巴吃到黄连

看来,创作人似乎是出了点问题吧。那么创作人才是国产动漫效率低下的罪魁祸首吗?

最近,因为动漫创作人集体开始对“审查制度”发声,很多人才慢慢开始注意到这样一群人的存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他们是集体失语的。沉默的人是最容易被误会的,他们也不例外。

在中国强烈的精英思维面前——作品的不好就是作者的不好。因此,笔者常听到两种的批评声和一种幻想声:

第一种批评是,国人创作的作品在本土不卖座;

第二种批评是,国人的创意能力和技术能力太差;

最后一种幻想是,找老外来帮帮我们吧,他们能救国产动漫。

这三种声音不免以偏概全。行业整体的效率低下,并不代表整个行业中没有优秀的创作人和作品,更不代表老外就能救中国。这样天马行空的幻想,就如同康有为主张由时任日本首相的伊藤博文来主持清朝末年改革一样得不切实际。为此,笔者不得不列举一些行业事实来为创作人翻这个案。

首先,无论国产动画还是国产漫画在中国都是能卖座的。今天的漫画战场上,国产作品《尸兄》仍在和超人气日产作品《火影忍者》胶着竞争着第一的名分,难分伯仲。在动画榜单上,《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开心闯龙年》以1.65亿的票房居首位。对比中国近十几年来引进的近50部海外动画电影,能超过这个成绩的仅仅是《功夫熊猫》系列、《冰河世纪4》、《疯狂原始人》、《马达加斯加3》、《怪物大学》,《喜羊羊》的这个成绩并不难看。因此,国人作品在本土不卖座的说法是缺乏市场依据的。

其次,国人创意能力和技术能力和美、日的差距客观存在,但中国观众对自家国产动漫实力的判断远远低于国产动漫的真实能力。打个比方,如说国产动漫落后世界先进国家10年,那么中国观众心中的国产动漫一定是落后了先进国家20年。这样的误解也普遍存在于笔者身边非业内的朋友。

事实上,中国人的技术和创意能力并不差。根据笔者在商务社交网络Linkedin上的统计,在美国三大顶级动画工作室中,中国人占了约5%,而据笔者在北美工作的一位朋友目测,如果算上所有华人和不会说汉语的ABC,人数比例接近10%,这个数字已经非常可观。精英阶层中,在好莱坞动画圈成名的导演和编剧,都有华人的身影。据说,他们走在香港、台湾街头的时候,回头率丝毫不低于刘德华。

再看看国内大陆地区的动画公司,2012年有两家公司参与了有史以来最贵的超A类(质量)动画剧集《驯龙高手》的制作,如果加上台湾地区的话,中国参与公司一共是四家,这是国产动漫实力的体现。

除此以外,近些年来,能参与到国际B级(质量)剧集ODM和OEM开发的公司和团队数不胜数。只是因为海外公司最终没有在作品上打上他们的名字,而使得这些公司始终无法被国人知晓。

最后,谈谈那些被国人奉为神明的海外救星们,他们曾来过中国。可惜的是,他们曾经带来的是“过亿成本换百万票房”的教训。与此同时,很多国内企业仍然有意愿与他们合作,只是救星们的要价实在是高,国内企业囊中羞涩的情况下,只能答应救星们兼职合作而非全职,每周一两次的远程会议成了合作沟通的常态。这样的合作又能带来什么真正的力量呢?

可见,国内观众对动漫创作人的误解非常之深。曾几何时,业内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创作人是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没错,这正是国产动漫创作人的真实心境。他们有才华,他们有抱负,他们吃苦受累,但每一次收到的打击和观众的吐槽令他们觉得异常胸闷。毕竟,今天,渠道控制着动漫作品的生杀大权,电视上放什么作品,创作人说了不算啊。

因此,对于国产动漫创作人能力有诸多质疑的观众,笔者不得不试问,创作人该为中国动漫的效率低下负全责吗?

三问电视台——别跟市场过不去

在中国,直接面对观众的动漫媒体渠道被认为是权力的象征,很多创作人对它是又爱又恨。这其中,卡通频道在渠道所扮演的角色又是重中之重,为什么呢?

第一,  中国六大上星卡通频道——央视少儿、北京卡酷少儿、上海炫动、江苏优漫、湖南金鹰、广东嘉佳,几乎垄断了动画剧集的所有收视率,动画能上六大就意味着超高的曝光率;

第二,  地方政府和产业园对于动画上六大播出是有额度不一的补贴的,费用在每分钟600 ~3000元不等;

第三,  众多动漫衍生品开发商的目光牢牢盯着六大上的动画。特别突出的是,中央级动画频道以4%的播出比重获得全国39%的收视比重,所以更有甚者只盯央视少儿一家。不上央视的动漫作品就很难获得动漫衍生品开发商的亲睐。

这样听来,创作人受制于动漫频道也就顺理成章了,那么霸道的动漫频道该背国产动漫效率低下的黑锅吗?这也未必。因为卡通频道不是不明白一个道理:如果自己太霸道,把好的作品吓跑了,也是玩不下去的。

可惜的是,整个市场的供需极不平衡。根据广电总局调研,2012年节目播出总量117193分钟,但是当年生产出来的动画片总时长近26万分钟。即使不考虑重复播放的情况,播出率也只有45%。这意味着一半的动画片做出来以后根本播出不了。因此,创作人从未体验过座上宾的待遇。

尽管市场供需的不平衡直接导致了动画卖不出好价钱,但另一个重要因素才是压倒骆驼的那根稻草——它就是万恶的收视率。2012年,六大少儿频道的平均收视率在0.0283%~0.2437%,六大中收视率最高的央视少儿在所有卫视中排名第11位,最低的江苏优漫在所有卫视中排名仅第46位。这直接导致了各大卡通频道的广告价值落后相应地区卫视很多。其中,最突出的情况来自上海炫动卡通。晚八点黄金时段里,炫动卡通的15秒广告价格是9000元,而对应地区的东方卫视的15秒广告价格是78000元,差了将近8倍,其他卡通频道的“收入困境”可见一斑。

通常情况下,那些非上星的卡通频道,一年广告营收很难过亿,但即使一亿的营收全部用于购买动画片播映权,还是会感觉捉襟见肘。根据广电总局调研,全国38家卡通频道年均用于动画片采购的经费总值不足5000万元。按市场价格计算的话,5000万差不多可以采购1万分钟的动画,但作为一个动画频道,每年至少需要3万分钟的动画才够全年滚动播放。剩下2万分钟的钱从何而来呢。想来想去,只能让动漫企业倒贴了,反正动画上自己的渠道播出,政府会给企业补贴的。

万般无奈下,动画企业倒贴卡通频道播出的怪现象就出现。这个怪现象的背后,其实并不是电视台的黑心,而是电视台的无奈!

因此,对于电视台霸道有所不满的从业者,笔者不得不试问,电视台该为中国动漫的效率低下负全责吗?

四问产业补贴——局中的博弈困境

到这里,我想很多人乐了——答案找到啦。既然产业补贴,是让卡通频道动坏心思的源头,那它就该是国产动漫效率低下的元凶啦!很遗憾这个结论并不准确,关于补贴的问题,我们不得不一分为二来看。

问题的一头是,国家和地方到底该不该发补贴?笔者认为该发!国产动漫像是一个刚学走路的孩子,学习过程中,大人来扶小孩子一把没什么错。

文化类的产业具有明显的经济外部性,换句话说,做文化的个人和企业不仅仅只是影响自身,他们还会对整个社会带来方方面面的影响,所以各个国家的政府都倾向于引导文化产业的发展方向,这点在全球是有共识的。

让我们从各国政府每年的文化产业预算中来找些端倪吧。时近年底,各个国家刚刚颁布了2014年的财政预算,在全球经济持续走低的情况下,除英国等少部分国家,各个有全球影响力国家的文化类预算不降反升。日本长了近18%,韩国长了近6%,瑞典、葡萄牙、新西兰各国比例都小幅上长,在最为纠结的美国,众议院刚刚否决了奥巴马的文化预算下调计划。

以上各个国家的文化预算都有上升趋势,不同的是,资金的去处各有偏重,韩国把宝压在了游戏上,日本则在不断推动自己成为亚洲文化中心,而法国、英国很重视媒体,新西兰则对影视事业情有独钟。回看中国,动漫作为文化有机的一部分,当然也成为政府今年主推的产业之一,市场起步阶段被补贴也是顺理成章的。

回到孩子学步的比喻,我们再来看看问题的另一边。动漫企业确实像学步的孩子,但孩子其实也有能力之分,学步早期,有些孩子站都站不稳,而另一些些孩子已经能踉踉跄跄走两步了。这两种孩子,谁应该得到更多帮助呢?

从产业发展规律来说,初创企业一开始就面临的是生存问题,毫无疑问,他们是最需要补贴这根救命稻草的。只要他们幸存并壮大起来之后,就有能力对社会作出贡献以作为回报,贡献形式中最常规的就是纳税。国家和地方政府在纳入税收后,也一定会考虑拿出一部分补贴来反哺产业,这些钱理应再回到初创企业,这是一种良性循环。但现实是,相关部门在决定如何发放补贴时会陷入一种纠结——是不是这些钱更适合给那些行业里已经做得不错的企业呢?笔者这里摘录部分标准可查的政策给您读一下:

《2013年度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中,资助对象“净资产一般不低于500万元”。

海南省《关于支持文化产业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中,动漫游戏项目的支持门槛是“3000万元投资”

天津市汉沽《鼓励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奖励办法》中,退税政策享受门槛是“注册资金100万元以上”。

《2013年上海市动漫游戏产业发展扶持资金管理办法》中,原创漫画申报门槛“出版物首印数2万册以上或总印数6万册以上”。原创动画剧集申报门槛是“在省级以上电视台播出”。原创动画电影申报门槛是“1000万以上票房”,申报阶段,上海达此标准的动画电影只有两部。动漫衍生品申报门槛是“年收益达到500万元以上”。

《2012年萧山区动漫衍生品产业发展资金》中,动漫衍生品申报门槛是“年销售收入达到100万元以上”,动漫出版物申报门槛是“出版物首印数1万册(套)以上或总印数2万册(套)以上”,动画电影申报门槛是“上映一年内票房收入在500万元以上”。

国内类似政策还有很多,由此可见,大部分动漫扶持政策所扶持的主体是行业强者而非新人。行业强者为了更有效地获得政府补贴,就开始攀附行业外的资源。为此很多原先和动漫没关系的房地产企业,也把自己披上了动漫的外衣来蹭这些补贴资源。而真正缺钱但具有创新源动力的初创动漫企业,就被排挤在了这个循环之外,无力哀嚎。

各种补贴让强者越强,市场份额越来越大,这在某种程度上是扼杀了中小动漫企业的创新和发展,但您因此而怪罪政策制定者,认为他们搞不清扶持主体,这又显得太过激进了。

现今中国民间舆论空前强大,每一个人都紧盯着政府的预算支出,问责就跟玩儿似的。抛开腐败因素,我们来换位思考一下,在千百双只看结果的的眼睛下,如果您是政策制定者,决定着这笔扶持金的走向,您会怎么做呢?选择扶持初创企业,面临血本无归,毫无成效,无法向纳税人交代的风险?抑或妥妥地投资那些有社会影响力的行业龙头和大企业,坐等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

我相信,在这样的迷局下,大多人会选择后者,而不是去孵化那些初创企业。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要改变这样的局面,让补贴回到需要它们的人的手上是需要时间的。首先,政策制定者和大众对于扶弱共识的建立需要时间;其次,相应透明制度的建议也需要时间。在这两者条件都不成熟的情况下,政策制定者把补贴给到初创企业,除了给大众舆论落下更多寻租和腐败的话柄外,其实没有实际意义。

因此,对于国家和地方补贴有诸多怀疑的愤青们,笔者不得不试问,动漫产业补贴该为中国动漫的效率低下负全责吗?

五问动漫衍生品——一个软弱的救世主

被补贴后的动漫播映市场依然萎靡,曾几何时,动漫衍生品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并一度被业界当成了末日救世主。动漫衍生品凭什么被冠以救世主的称号呢?

这要归功于那些研究了日本动漫产业的模式的专家。2010年,日本动画和漫画市场总值约1000亿美元。这些钱几乎全被投入了新作品开发,而导致利润微薄,但日本动漫企业并没有因此而陷入危机,另一个庞大的动漫衍生品市场为他们赢得了5000万美金的收入。日本动漫衍生品的成功,使得中国企业认为,日本模式(即衍生品模式)是中国可以学习和模仿的对象。

最近,两家中国动漫衍生品相关的企业因为业务异常火爆,常被人提及。一家是奥飞动漫,另一家是酷漫居。前者是上市动漫玩具企业,长期受投资者追捧,并分别于今年9月和10月,收购了《喜羊羊与灰太狼》全版权与两家手游公司(方寸科技和爱乐游);后者是动漫家具企业,旗下拥有多个迪士尼主题的家具产品,年初刚获得天图资本1亿元B轮投资,在刚结束了双11中,以2800万的总销量获得儿童家具的冠军。

个别公司的风生水起,似乎让沉寂已久的动漫产业看到了新希望。很多原本做动漫内容的企业一概口径,逢人必讲自己也在做衍生品。这时,一种产业逻辑开始风靡:原本10元的一个普通杯子,贴上一个动漫形象后就能卖20元,这是多好的一个生意啊!

很遗憾的是,很多照着这个思维发展的动漫企业,并没有奥飞动漫和酷漫居这么幸运,80%以上的企业仍然生存困难,原因是他们忽略了四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其一,奥飞动漫发家于玩具(2012年玩具业务占比78.7%),酷漫居发家于家具。玩具和家具是刚需,但动漫不是。

其二,看似非常依赖于迪士尼品牌影响力的酷漫居能风靡的本质是,它学习宜家,将家具模块化打包,解决了线上家具的运输问题。可见,很多衍生品所在的传统行业的问题不是动漫可以解决的。

其三,动漫内容和形象是源头,未形成品牌效应的动漫不能给实物产品带来曝光度和流量,市场不会买账。

其四,传说中,“动漫版权收入和动漫衍生品收入应为1:3”的黄金规则是谣传。行业龙头老大迪士尼,2013年上半年,版权收入和衍生品收入的比值为1.75:1。更多数据,各上市企业财报可查,都不符合这个规律,衍生品并不能成为动漫营收的一大头。

忽略内容而空谈衍生品的怪异的氛围,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终会败下阵来,很多动漫企业会意识到,自己花了那么多经精力在衍生品开发上是多么坑爹的一件事。笔者不得不试问,这是产业逻辑的问题还是衍生品的问题,动漫衍生品该为中国动漫的效率低下负全责吗?

六问盗版——一面折射消费心态的镜子

动漫衍生品在中国卖不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盗版。众所周知,在中国多数人都用盗版。笔者曾付费买过几款正版字体,并因此而被小伙伴们视为异类。动漫作品和衍生品的盗版现象同样普遍,盗版给知名品牌带来的经济损失更是无从计数,业内盛传一个主观的说法:每一件正版商品出售的背后,就有十件盗版交易在悄悄发生。“盗版行为是对知识产权的侮辱”,“盗版产品是精品商品的蛀虫”……各种屎盆子差不多都被扣到盗版头上了。

尽管盗版物在中国从未合法过,大家可以尽情地骂它,但如果大众因此而忽略盗版存在原因,就是在回避中国动漫产业根子上的问题了。

设身处地想一下,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我们什么时候会去买盗版货呢?常规答案会是两种:在正规渠道买不到的时候,在商品太贵的时候。

在正版商品和盗版商品同时被摆在我们面前且品质相同时,我们什么时候会远离盗版货呢?

答案是:在商品代表了面子的时候。最能代表面子的,一定是那些常用的、常佩带的、随时可炫耀的,比如衣服、包、手机……

动漫作品让消费者尴尬的是,它的产品即不是人们的刚需,也不是可炫耀的常用品,被用户冷落就再正常不过了,盗版现象只是这种消费心态的折射而已。

因此,国产动漫整体效率低下的原因呼之欲出了!

(下篇,笔者将继续分析国产动漫效率低下的内外因并初步求解)

如以上信息如有误,欢迎指正;或您有不同观点,也欢迎与作者(新浪微博@动漫经纪人江杰)交流。

回复(0)

5年前 再添一员,UPS 也在评估无人机物流项目 爱范儿·观察

12-3-2013_UPS_air

不只是亚马逊,美国物流巨头 UPS 也在评估无人机物流项目。

尽管 UPS 发言人的回应模棱两可——“无人机的商业化是项有趣的方向,我们会持续评估这项技术”,不过事情就像一位研究无人机相关法律的法学教授瑞恩·卡洛(Ryan Calo)所言,“如果像 UPS 这样的公司没有考虑无人机项目,那我才感到惊讶呢”。而 The Verge 接到的线报表示,这个物流巨头已经在实验室内测试无人机项目了。

凯洛说,根据现有技术水平和政策,直接向居民区内的用户投递快件恐怕是件难事,短期内还无法实现。但 UPS 们可以利用无人机将包裹先运到配送的主要机场或城市,然后再通过传统渠道运到边远地区的物流中心。这可以很大程度地提高目前物流服务的效率。

联邦快递(FedEx)创始人弗雷德·史密斯(Fred Smith)昨天也强调了过去就表露过的对无人机项目的兴趣,他相信这个服务未来有望成为主流。就像之前所言,亚马逊的无人机物流尝试将催生一个新的行业,无人机会成为下一个未来项目。

题图来自 Engadget


回复(0)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125条 ... 一周内发布806条 ... 总发布数 267224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