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3小时前 最新
Women From Travel Ban Countries More Likely To Give Birth Prematurely: Study

New research shows a severe and lasting impact of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Muslim travel ban.

回复(0)

8年前 admin知心怪蜀黍NO.17 不开心的项目助理求教职业发展方向

先介绍下我的背景,状况,以及现在的感想,请蜀黍给分析下,或者指引个方向。

背景介绍
毕业时间地点:2011.6-武汉 
所学专业:动漫设计与制作(不是专业艺术生,高中是理科生,偶尔自画Q版画,小娱乐儿,没想过工作做美工)

工作历程
(一) 在哥哥的介绍下2010-5-31入职了游戏公司实习,单机测试小职员一枚,晕晕乎乎干了10个月,最后实在受不了就离职了(不喜欢这种工作性质)。

(二) 哥哥知道我离职后又给我介绍了一家游戏公司,职位:手机网游测试,面试的时候被忽悠了,我以为跟单机有什么不一样,我想或许可以学点别的东西(其实都一样,没面试过,面试前不做功课真的伤不起),于是入职了,将要转正的时候我又一次迷茫了,觉得这个职位不是我想要的,果断离职了。

(三) 后来我开始定位,想找个可以跟人打交道的工作,于是瞄准商务,运营,产品职位,不久入职软件公司做商务助理,每天90%的时间统计渠道流量数,本来想熬到做商务专员就可以做渠道沟通的工作了,但是我没熬住,上班4天后我提出离职,一周后我离职。统计渠道流量数本来可以开发软件来进行统计,根本不需要人力,做下去也没意义,我有咨询过这个事儿,后来告诉这个软件还在开发中,还有1个月才能完工,我熬不了1月,所以再次果断离职。

(四) 相隔三个月,我开始了第四份工作,仍是一家游戏公司,职位:版本控制/产品专员/项目助理。公司一技术领导想给团队实施敏捷开发,领导发了本书《硝烟中的Scrum和XP》,温习了一周,后领导又想把mantis工具换成jira工作,于是乎,我又自学jira,3天,然后负责对jira工具的管理,进行项目建立,权限设置,账号开放等工作,jira培训也做了数次。由于有测试经验,加上又是妹子,所以对于版本的开发流程和团队的沟通,协作上没有太大压力。

我所呆的项目组有5个项目,4个运营中,1个正在研发中。每天必做的就是:每个项目进行例会,了解项目的进展是否顺利,是否存在障碍,有问题就帮助协调解决。一直跟进版本开发工作,挖掘在开发期间团队出现的问题,记录,思考,把问题和解决方案告诉领导,然后一起商量,决定可行性方案,然后由我去实施和监督。开发完成后装机体验版本,给出意见或建议(一般都不对功能性质进行意见,都是查看是否存在缺陷)。对于各个部门的配合出现的问题,我进行协调,然后与领导商量着做个流程,让大家按照流程走,依然由我来进行监督。领导美其名曰:开发工作都很忙,没时间注意开发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你专门来协助他们使项目得到更好的运转。

现在这份工作的好处:每天时间都是自由支配,很少有必须完成的事件,工作环境轻松,无压力,可以有大量的时间充电,我几乎每天都看些信息,博主写的有关团队和团队效率之类的文章,游戏行业的咨询,运营案例与技巧,产品案例与分析等。
坏处:现在做的工作很杂碎,很迷茫自己的发展方向,也是说所谓的‘存在感很弱’。

个人感想
我从来就不是安逸现状的人,我觉得现在这样的工作性质也不是我想要的。
能不能帮我分析下,我现在该怎么办!



你也没跟我说想要什么样的工作。

从来信描述看,你想要的工作是:
-有变化的,重复性不强的
-成长性强,职业路线清晰的
-成就感驱动的
-能发挥沟通优势的

其中前3点当然是大路货,是个人都想要这样的工作。关键看你愿意为这样的工作付出多少努力,损失多少短期收益,承担多少职场风险。

我见过不少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应届生,迅速地被现实击溃,不甘心,但是也全不挣扎地过上安稳日子。下班学点什么?哎呀有点贪玩。换个成长性强的工作环境?又舍不得大公司的薪资福利。下决心转职发展?风险好大压力好大。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在牢骚里,在安逸里,在平静的时间波纹里。恋爱,沉溺于恋爱;失恋,痛哭,神不守舍;结婚,生子,宠爱小孩。距离22岁幻想的那个阳光明媚的未来越来越远。然后对自己说:“生活都是这样的啦。”“过日子就是这样的啦。”

作为管理者,我其实是满不介意这种情况的。有些基础工作总得有人做对不对?每个人都雄心万丈展翅高飞,那么这些岗位每年换一拨人,我也头痛对不对?但如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话,我还是想跟所有人说,忘记年少时的梦想,变成自己曾经嘲笑或者同情过的那个人,是挺可耻的一件事情。

说回正题。

依然从有限的来信描述看,你适合的似乎是互联网运营类工作。游戏运营我不懂,如果是(狭义)互联网产品嘛,学习套路还是那几板斧:
-确定自己感兴趣的产品细分领域,找到该领域的TOP3或者TOP5
-每个都陷进去玩,玩到high(不high表示你不适合做这块运营)为止,多与别的用户交交朋友
-整理一份excel,总结记录它们的运营手段,效果分析,每周至少更新一次

以上持续三四个月,每个月写一篇长长的心得总结(给自己看)。然后你应该就很有底气地,针对这个细分市场的运营,出一份对比评测,给三家各发一份。如果你的评测内容靠谱,以我的招聘经验,简直会像挖到宝一样主动邀请你加入。

不过,自己到底适合做互联网运营吗,还是别的什么?恐怕没人能给你这个答案。举棋难定的话,干脆洒脱一点,半年一年换份有新鲜感的工作,25岁左右再安定下来。这样当然会让你的简历变得十分难看,但对招聘方起到决定性影响的,终归是你的实力而非稳定性。如果事事求稳,不开心又不知所措,姑娘,惰性会像白蚁一样吞噬你的梦境。年纪越大,薪水越高,作出改变的压力越发难以承受。如果不趁着年轻狂野,肆意妄为,再不任性就老了,变成面孔雷同,麻木不仁的人群中的一个。他们会跟你说:“生活都是这样的啦。”“过日子就是这样的啦。”

“惧怕”让我们远离风险,也远离黑暗甬道后面的奇异花园。

————————————————————

对知心怪蜀黍提问,请看:

回复(0)

8年前 admin杂念·5月(下)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cicada
————————————————————

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创业组队呢,就跟玩RPG到处收同伴一样,然后一起去打怪。同伴越多级别越高,能打的怪的级别就越高,掉宝就越多。

问某一线公司PM,你们最近新出的一款(超烂)APP是你做的吗?答:“你醒醒,我要做那个,我还有脸跟你说话吗?”

昨晚跟同事闲聊,我说,从来不相信任何产品模型,理念分享,甚至案例干货,能对我自己起到什么帮助,这个行业里的天时地利人和太多。我唯一相信的是“基因”,即你的个性/爱好/特长,是否适合这个项目,这个工作环境。如果基因吻合,你又能把环境改造得更好,项目背后亦有市场机遇,结果便比较乐观。

以前讲过“APP首发后如果反响黯淡,99%的情况下只能推翻重来”的观点。这是为什么?我猜测原因在于“APP挖掘者”,即热心于发现与传播优质APP的这批人,APP必须凭借他们才能引起传播上的链式反应。出师不利的应用即便后续改良得更好,也因为“不新鲜”而失去了挖掘者的关注(Path2.0那般惊艳例外)……又想了想,这个还只是次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产品反响取决于方向与架构,而APP后续更新很难改动方向与架构——不如推翻重做。仅仅改良功能与细节的话,无法大幅度改变产品曲线。

每天9点30出门,9点44分站在轨道前等地铁,30秒后列车开过来,7分钟后,也就是9点50分到达金科路站。出门在十字路口等一个漫长的红灯,可能1分钟,也可能3分钟,步行到保管科是9点58分或者10点整。路途中唯一的变量是那个红灯时间的长短……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一段稳定运行中的代码。

最近打算买龙猫作为团队宠物来养,查了些资料,有说“因为生性好动,曾发生多起龙猫跳入坐式马桶淹死的悲剧……”一时间有些迷乱。

为什么很多人谈论扎克的婚前婚后财产分配?我一点都不关心这个,看见他俩结婚我就很开心,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因为他老婆不漂亮又没背景,觉得这段婚姻不那么世俗吧。灰姑娘的故事大家都爱看,因为浪漫又有代入感,但是在现实中见到灰姑娘的故事呢,大家却关心她能分到多少夫家财产……你们觉得这就叫“回归现实”?不不不,这只是“世俗之人头壳里都是世俗之事”罢了。未必一定白头到老,能有今刻的欢宴,便已是美好人生经历。

公车上,坐对面是大约27、8岁的,其貌不扬的一对儿。女的对男的各种亲密,男的看似已老夫老妻宠辱不惊。后来上车一位美少女,男子如面部跟踪摄像头一般,脑袋平滑移动180度目不转睛……美少女至后排落座。再后来他内人继续各种亲密,男子脸上便混合了不耐烦与落寞这两种表情。最后,他俩头靠头睡着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爱风景可以云游四海,爱名画可以攒钱收藏,为什么唯独爱美女却要受婚姻制度的约束?即便你再成功再有钱再洒脱,也只能背负道德污名,去找小三,一夜情或是嫖妓,否则连美貌女子的手指都勾不到,连直视她的面孔都是奢侈。恋爱就像花开花谢,羽毛茂密然后又凋落掉,山涧有时枯竭,有时澎湃,长长的指甲剪掉并继续生长出来。为什么它终究会以婚姻之名,变成如此稳定而凝固不变的存在?

再美的姑娘,天天盯着看也会看腻,她的才华和迷人的个性、情趣却是能长久打动人的东西。这句话很容易被理解为“内在比外在更重要”,屁嘞,完整的表述是“在外型不错的前提下,内在比外在更重要”……先看脸和身材,再看内心世界。所以这既不是姿色平庸者的的励志台词,也不是美女红颜的薄命理由,归根结底,它只是屌丝的一段意淫罢了。

三年前,每天骑车回杭州城西。路过某个小斜坡时,总会没来由地想起齐刘海的瓜子脸少女,穿着白衬衣和浅绿色的短裙,从坡度很陡的公路上,飞快地骑自行车冲下来,嘴唇紧咬,眼睛定定地望着前方。风将她的短发向后吹得笔直。这影像在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可是,她并非我见过的任何一人,她只是我的幻想。

有时候想,我都36了,一部分心态还停留在骚年状态,应该是真·骚年那时屌丝过头了,弱者中的弱者,16岁的霉烂季。24岁以后虽然境遇渐渐变好,潜意识里总是不甘心,仿佛早早夭折的小孩不甘心死去,魂魄仍留在人间。所以不用官职来束缚自己的时候,常常会自动进入骚年模式,脑补年少时的凄凄惨惨戚戚。

经常觉得假睫毛其实是女人的一种暗器,训练有素的女杀手把眼睛一瞪,就会呈扇形飞出去扎死十几个人;Level稍低的也可以趁着湿吻的机会,把头往前一凑,对方便杀猪般嚎叫着“哎呀我的眼睛”在地上打滚。

考虑到整个地铁安检系统漏洞百出,配合放包检查便显得掩耳盗铃。所以我很同情地铁安检员,他们的人生用来督促别人反反复复做一件全无意义的事情,同归于傻,集体拉低这个世界的无聊下限。

每天早上在金科路地铁站,都会看见一个单手托着一叠报纸,在人流中心站得笔挺,衣着得体面容平静的中年男士,乍一看挺有英国管家范儿。他在卖报纸吗?却从不吆喝兜售,像河心沉默的礁石。今天又遇见他,正微微欠身,从一离站男子手上接过一份可能是看完了的报纸,并很有礼貌地致谢。嗯……生活不易。

每次想起霍公子真的娶了郭晶晶,似乎还婚姻美满,我就觉得这世界太复杂了,超出我的理解能力。

最烦介绍名字了。“郭,哪个郭?”
郭靖的郭。
哪个郭靖?哦……知道了是郭沫若的郭。
(尼玛不要提那个斯文败类!)
子,哪个子?
孔子孟子韩非子的子。
(愣半天)哦,儿子孙子的子嘛。
(尼玛是老子的子!)
威,哪个威?
威风的威。
微风的微?
不不不,是威武的威。
哪个威武?
(尼玛烦死了好不好!)

创业团队招聘呢,最重要的一点是,不是你去笔试/面试他,是他在笔试/面试你。表面上看你是招聘方,心态上却应该是应聘方。而好的招聘岗位要求应该像一面镜子,适合的人走过,会吃惊地说,哎呀,他们要找的那个人不就是我(或者我那个朋友)吗?不好的岗位要求像一顶礼帽,谁都可以捡起来套在头上,觉得大小差不多合适。

PD或者PM觉得自己的想法老受到上级束缚,各种审批各种要求各种修改意见,很不开心。产品总监、VP又觉得下属的业务素质、设计风格未必合意,或是不理解自己的策略与方向,也很不开心。然后一线的觉得管理层不懂市场不懂用户,管理层觉得一线不懂大局不懂业务政治。在大公司做产品就这样打满死结。而我们现在就5个人,各自负责独立的一坨,有规划,没管理,这是最快活的辰光。虽然不可能永远这么精简下去,至少享受当下吧~

国内的Android市场,不花钱就能拿到推广位,非常困难,非常困难。拿不到推广位的话,单单靠分类自然排名,很不乐观,很不乐观。所以推广预算不够,还是专攻iOS市场比较好,安慰自己说iOS如果红了,去跟国内市场谈判也多些筹码,多点折扣。iOS如果不红,Android那点贴补更是无济于事。前些日子朋友的新上架app冲到APPstore生活TOP10以内,我问他有什么推广诀窍,他说我没推啊,发出来自己就上去了,意外得很,没想到这次抓准了市场需求。APPstore实乃我等屌丝创业者之福音——拜拜乔老爷在天之灵。

我有个观点,独特的交互设计抄起来得格外小心,别看着人家帅,就轻率拿过来用。独特的交互细节,往往与整个交互架构有着强耦合性,单独拎出来放到另一个架构里,显得格格不入。而独特的交互架构,往往有独特的市场背景与产品理念,一把拿来便是削足就履。反倒是大路货的交互设计百搭,安全。好的交互与界面固然重要,把自己基因里的特长发挥得淋漓尽致更加重要。那些交互绚丽的产品往往出自设计感驱动的团队,如果你的基因里没有出色的设计感,很可能抄偏。因为人家交互帅而亦步亦趋,容易乱了节奏。

如果你足够有成就,产品被别人抄袭会是礼服上闪闪发亮的装饰。如果你还不够有成就,更应该一门心思,多做点值得让别人来抄的东西。产品之间互相借鉴是寻常事,为“谁抄了我”而打口水仗,说明你还不够有成就,不够骄傲,以及不够专注。满足感来自市场认同而不是指责对手,“被抄”仅仅是创新路上108种风险之一,在108种风险中甚至排不上TOP10。阻挡你创新的是“无能”而不是“抄袭”,鼓舞你创新的是内心骄傲而不是永远独此一家。

小公司防抄袭就仨招:{耐心,时间差,口碑}。耐心意味着不急着追求规模与盈利,允许探索试错,能忍受前期的缓慢积累。这期间内大公司往往看不上未成熟的市场,即便抄袭也不会有大的投入,给专注的小团队留下了发展空间。最后当大公司重视你,全力加入竞争的时候,用户的习惯与口碑就是你的防御壁垒。

这个行业里最让我哭笑不得的一件事情是,99.99%苦思冥想“腾讯抄我怎么办”的人,腾讯压根就看不上你的产品……你说在这意淫出来的事儿上得白白浪费多少脑能量啊?

看见别人攒足了劲儿“要成功”,作为非典型屌丝,现在的我会想,成功是什么,好处在哪里,为什么要成功?我追求了很多年“成功”,我已经很疲惫了,现在我只想做一款自己特别喜欢,也有人喝彩的产品。至于它算不算成功,它能做多大,创新点会不会被抄乃至抄死掉,我都不在乎。

回复(0)

8年前 adminComment on Chinese herb profiles – looking briefly at Guizhi / Cinnamon by Yang-chu Higgins Yang-chu Higgins

Here’s a basic link on Tang Ye Jing…
http://www.hudong.com/wiki/汤液经

I can share the text I downloaded with others interested.

回复(0)

8年前 admin知心怪蜀黍NO.16 抛开产品人员,如何做好研发驱动

亲爱的怪蜀黎:
大学毕业后我终于成为了从小梦想的一名——web程序员。在魔都这7年,我一共只在2家公司服务过,而在现在这家公司已有6个年头。前5年说不上兢兢业业,但也还算认认真真,但因为公司重点不在web一块,基本没有机会可言。所幸一年前公司开始转型,将主要资源往web一块转移。我还没反应过来,项目、待遇、职位、人手都纷涌而至。在兴奋、惶恐、忧郁中,带着一个30多人的团队做了一个最终没有太好结局的项目。虽然不成功的原因很多,但有时我想,也许我应该做的更好,也许结果会有一点不同。

不过和我的沉重相比,似乎公司并没有很在意这个结果。上个月给了我新的一个项目——这一次,放的权利更大。感谢老板的信任和支持,但肩上的压力感觉有增无减。也许犯错是成长最好的老师,失败也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但我不想用这些话成为铺垫可能失败的接口。

问一个当下的疑问。新的项目至今没有专门的产品人员介入,我希望每一个研发人员都能在充分理解需求后,从运营角度设计产品,从用户体验开发功能。我并不反感产品人员,但我更憧憬研发驱动的模式,也许是因为我还没有在工作中遇到过靠谱的产品。

研发驱动说来简单,在获得执行力、灵活性,降低各种内耗和成本,实现快速迭代开发的同时,也在为研发人员的各种经验不足和程序员特有的“古怪思维”付出着代价,并承担着让项目背负上更大失败风险的可能。

一方面,我希望努力去尝试我理想中的研发驱动模式,一方面也害怕自己的一意孤行让项目触礁、让部门蒙羞。你是如何看待这个具体的问题的?或者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当然,如果能有靠谱产品推荐,我也非常愿意接受!



首先,技术与产品合体是最优解,知行合一,效率大增,尤其减少产品观不同带来的损耗。产品争论很多时候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风格差异,所以参与讨论的人越少,执行效率越高;人越多,则无益的摩擦越多,速度越慢。

在国外,牛逼产品往往就是知行合一的工程师捣鼓出来,如Google和Facebook的工程师文化,建立在工程师文武双全的基础上,才能催生创新。我以前写过一篇《为什么不创新》,有观点云,参与创新的人数越少,创新成功的概率就越高。

所以国内文理分家,贻害万年。产品不精研技术,看代码如见梵文;技术则埋头技术,对产品管中窥豹,时见一斑。最后在99.9%的情况下,还得由产品+技术的组合去做项目,互相对上眼,磨合好的难度,已经将产品成功率降低了20倍。

回到正题。

1、
你说得对,靠谱的产品人员极少,到“产品架构”这个层级的更少了。很多人找我推荐靠谱的PM,我倒是认识这么两三个,但很难挖动。我自己创业都没打算招PM,自己挽袖子上,就是为了减少摩擦,全速前进。

还有人不断问我怎样培养PM,也回答不了,水土和品种都很重要。有些时候品种不行,有些时候根本是你们的水土也不行,我能给出的答案都是心灵鸡汤一类的万能解,有道理,没用处。

2、
如果很难信任产品人员,是否工程师自己挽袖子上呢?“每一个研发人员都能在充分理解需求后,从运营角度设计产品,从用户体验开发功能。”这句话本身的破绽很多:
-充分理解需求,需求从哪里来,需求是否正确?
-从运营角度设计,运营思路是什么,运营任务是否安排得当?
-从用户体验开发,怎么把握用户体验?是工程师本人的体验,还是道听途说来的用户反馈?

你在来信中的愿望,是一个绝对正确的大口号,即便非常资深的产品经理也不能保证自己做到,做好。否则天底下哪里来如许多产品残局。那么,你的工程师团队如何能达到,至少是接近这个目标呢?我见过大骂PM废柴的工程师,自己赤膊上阵的时候,却比废柴PM更废一筹。

3、
按照常规,产品人员分作:
-产品经理,通常兼任产品策划,管理需求、进度与品质
-产品策划,基本上只对需求与设计负责,很多时候与交互设计合体
-交互设计师,将策划案转换为交互原型
-UI设计师
-产品运营,又细分为内容运营、用户关系、活动,推广、BD等岗位

同样按照常规,以及格线为标准,国内工程师最容易兼任的是产品经理这个角色,由技术经理来兼任。普通工程师有不超过35%的可能兼任产品策划,不超过15%的可能兼任交互设计,不超过5%的可能兼任UI设计与产品运营。

你提到的“没有专门的产品人员介入”,针对以上常规,建议由产品感较好的技术主管,比如你自己,兼任PM。工程师可以提需求,提策划,由你来把关。策划案交给专业的交互设计与UI设计去实现——在极端情况下,比如没有交互设计师,产品本身的交互架构也不复杂,可以将低保真线框图直接交给UI设计师。

至于运营介入,取决于整个项目的运营思路,这大概也是PM角色来出。根据思路,按照“典型用户”的标准招聘对口的运营人员,与工程师直接对接。

以上建议,完全依赖于这个“产品感较好的技术主管”,由他来主持。如果放心大胆,权力下放到单个工程师……你有Google和Facebook那样强悍而全能的工程师吗?

如果技术主管缺乏产品自信,只剩下最后一个法子:只做自己是典型用户的项目,对于产品感将是非常大的弥补。如同Facebook的工程师驱动,取决于他们本身是Facebook的深度用户;Google在工具类应用上出类拔萃,也是同理,但重塑一个社交网络就举步维艰。

4、
我去年写了《危机感》,整个互联网行业最缺的是其实是好项目,其次才是好团队。在现有的市场基础上,需求池几近枯竭,找不到几个能出力的战场。这是整个行业共通的问题。所谓臆造需求,或者愚公移山,大都是逼出来的。假如方向偏了,就算你找到牛得一逼的产品经理(或者就是你自己),结果也大同小异。

对此悲惨世界,我唯一能提的,勉强不算是废话的建议,是做你自己喜欢的项目,尤其做你自己是典型用户的项目,为你和你的朋友去提供服务。比较小的好处是增加对用户对市场的理解,比较大的好处,则是这个过程会令你比较开心,最终结果很难讲,至少享受了过程。

当然,如果工作环境不能提供这样的项目机会,我只能说,苦得一逼也是人生经历。

————————————————————

对知心怪蜀黍提问,请看:

回复(0)

8年前 adminComment on Manual of Acupuncture author, Peter Deadman, on iPad apps, community acupuncture & more by Rob Rob

Good comments Eric. I’m still not sure about what is exactly right here but the argument is definately unnecessarily combatative.

You point about gladly being in debt .. I see you’re passion. From where I’m standing there is no way ( having already done a degree ) I would be able to even get a loan to pay for the enormous fees for a acupuncture degree here. A herb degree would be another three years and another enormous loan that no one will lend me.

Hmm I jut want to practice and learn what I’ve loved for years and years now. It won’t stop me learning. I love this medicine and finding everything about it I can.

回复(0)

8年前 adminComment on From the front line : Thoughts on running a Chinese Medicine Clinic by Eric Grey Eric Grey

Hey KYL,

Totally hear you. Especially resonant is the point that I’m always trying to make – to myself, to my students, to my patients, to anybody that will listen – this medicine is most of all a WAY OF LIFE.

That’s really where my understanding, my practice, and this website is turning towards. That the classics above all teach us how to LIVE this medicine – and in doing so we will help others to heal and, importantly, ourselves.

Thanks for your comment!

回复(0)

8年前 adminComment on Manual of Acupuncture author, Peter Deadman, on iPad apps, community acupuncture & more by Angela Pauling Angela Pauling

I’m curious, Terrie, have you ever been in a community clinic? I think you would find that not only do our patients not feel any disservice is done to them but they are invested in the model because they can afford to get better. Access to acupuncture is a far larger issue than verbally sharing the thousands of years of wisdom. They want their pain to stop, and it does. They want to grieve and they do. They want access to health care and they get it when they walk through our doors. Come visit. You may be surprised what you find.

回复(0)

8年前 adminComment on From the front line : Thoughts on running a Chinese Medicine Clinic by Mauricio Quintana Mauricio Quintana

Curious that this should come up from your archives onto twitter today; for the last two months I’ve been struggling with precisely these thoughts.

As a disclaimer, I’m going through a bit of a life crisis right now: my younger brother passed away at 32 three months ago, and me and my family have been hit really hard by it. Having said that, for the last two years my practice has been more-or-less in the ditch in terms of sustainability and economic results, and it’s forced me to ask myself the hard questions. I’m not sure I have answers yet, but reading your post and seeing my reflection, it occurs me to say the following:

I don’t think we practice this medicine for any other reason than to help ourselves. Of course, at a certain level we are helping others, and contributing to the health and wellbeing (and raising awareness thereof) in our communities, but the truth is that the hardest, most profound work we do is on ourselves.

Being sickly is, in my opinion, a sort of unacknowledged prerequisite for the practice of any form of healing, not only because we cannot heal what we don’t understand, but because acknowledgment of our own suffering is what allows us to develop compassion for the suffering of others. Unfortunately, it is our job to be aware of their suffering when they can’t be. Knowing this, the infuriating part for me is number 7: we are in charge of this tradition of healing that has the potential to really help people out of the rut, but those people who make this into a goldmine are making all the money because of one simple reason: healing and helping people out of the rut means telling uncomfortable truths (see number 3 and 6). People will pay more money *not* to be told and given a palliative, because we as a culture are not ever even told that self-awareness is the key to health.

Still, the only reason we keep at it some days is this: we feel good doing it. When I graduated, my teacher told me something that I never thought was true, even though I had my intuitions: the real practice of Chinese Medicine is not needles, herbs, or massage. It’s a way of life. One’s way of life, set up as an example, a way of informing, the lifestyle of others. Eight years later I’m still flapping my arms, doing weird breathing, eating according to arcane rules, and standing in meditation like my teachers taught me, and it is in those spaces of quietness and aloneness that I find the inspiration, the answers, and the will to bring it all forth as a way to signal the way to those curious, desperate, or obstinate enough to ask.

KYL

回复(0)

8年前 admin邀请创业旅伴·旅行产品运营

我们是一支只有6个人的创业产品小队,成员来自盛大创新院、深圳博雅、网易游戏。我是原网易相册产品总监纯银,负责产品架构与设计;我的搭档,技术联合创始人是老牌程序员社区JavaEye(现ITEye)原技术负责人Quake。

我们正在做一款没有先例的旅行UGC产品,还处于研发阶段。不是社区,不做用户关系,以“工具”作为市场切入点,包括网页与iOS应用两端,致力于积累“巨大的结构化的旅行数据库”,甚至(或多或少)改变用户的旅行方式。

更详细的背景介绍,请看之前发出的一贴《邀请创业旅伴·精装版》

目前,第一位运营同事已经到位,在6月内还需要到位第二位运营人选。先说说我们可以提供什么:
▎福利
-以长途自助旅行为主题的产品项目,成员都是经历丰富的旅行爱好者
-轻松的工作室氛围,办公民宅内配置空气炸锅,蒸汽咖啡机,宠物(打算买龙猫),阿姨烹饪免费(包长胖)丰盛午餐,每天还有无限量冷饮水果雪糕提供
-带薪旅行假期,错开黄金周背包上路(关在办公室里怎可能做好旅行产品),我还在考虑是否提供旅行补贴
-十月怀胎,亲生亲养一款旅行产品,用你的个性与品味去影响它的气质
-参与产品孵化阶段的讨论,对产品设计与技术研发亦有观摩学习
-和互联网大公司一线运营岗位相比,也相差不多的薪酬,以及全员期权分配

具体要做的事情,目前看包括四大类:
▎任务
1、面向数据,作为旅行资讯专家,进行数据的录入与审核
2、面向用户,收集、邀请与维护种子用户
3、媒体性质的官方账户更新,内容审核更新,主题专辑制作
4、外联性质的推广合作洽谈

在项目前期将以1/2类任务为主,产品落地生根后开始拓展3/4类的任务。一定需要说明的是,前期会比较繁琐,枯燥,只有作为产品创造者亲生亲养,制定运营规则,建立产品气质的成就感,才能抵消前期任务的乏味。奶大孩子是一个需要耐心的过程。

工作地点:上海浦东新区金科路地铁站附近(140平民宅)
职位要求:
▎基本项
-82-88年生,女孩子优先,这个年龄段的旅行女生是我们最典型的用户
-热爱旅行的证明是,每年至少一次长途自助旅行,你的目的地透露了旅行的品味
-习惯在旅行前做足功课,就像是一本活着的路书
-深度社区用户,这样你多半会熟悉网络交际的技巧,对此并不感到排斥
-英文好,有自助出国游经历优先,否则面对海外旅行资讯,难道全靠有道词典救火?
-文笔活泼自然亲切,我对文字的标准可能有点BT

▎加分项
-有互联网工作经验,从头适应互联网工作可不那么容易
-iPhone老用户,下载APP成百上千,经常(狂热地)向其他iPhone用户推荐喜欢的应用
-因为经常去旅行网站查资料,所以对各种旅行网站都很熟悉
-曾经在旅行社区(论坛)里长期浸泡,交友众多
-写过不少游记……这个恐怕很难,难才有挑战价值嘛
-有坚持更新的个人博客,至少是原创活跃的微博,你的文笔与个性都一目了然

▎雷区
-超过30岁……抱歉,我觉得这个年龄段不适合做一线运营工作
-户外爱好者,如果对旅行与户外作出严格区分的话,亲近自然,不走寻常路的户外爱好者并不在我们的典型用户之列
-投递以不变应万变的格式化简历,我可没能耐从格式化简历里看出你是否适合
-把加入创业团队仅仅当作“找份条件不错的工作”,那么,你还没有做好加入创业的准备

以上,基本项固然是必须命中的,加分项希望能命中一半。来信发到我的邮箱:
firecicada@gmail.com

如果你的来信能针对职位要求作自我简介,很快就会收到我的回复。

回复(0)

8年前 admin知心怪蜀黍NO.15 产品经理如何才能入门

纯银老师你好,

一直关注您的微博,受益匪浅,十分的感谢!我目前在基金公司做互联网行业的研究(从业1年多),但我觉得投资行业太虚并不是我要追寻的事业,因此想要去互联网公司做产品经理相关的职位。我对于移动互联网关注的比较多,经常把玩各种app(浏览器,电商客户端,移动IM,阅读器等)以及关注产品经理相关的博客。

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入行无门。之前投过很多家公司的移动互联网产品经理(腾讯,百度,点评等),但都因为没有实际的项目经验被拒,所以想向前辈讨教一下如何才能入门。另外我住在上海,想请前辈推荐一下上海的,比较锻炼人的移动互联网公司。谢谢老师了!



因为“产品经理”的职位定义太多,首先限定一个范围,即“对产品或产品模块的调研,策划,进度与品质负责的人”。

而我的回答不仅针对你,也针对任何“入行无门”并向我提问的人。

1、
没有互联网产品岗位(技术/视觉/交互/运营)经验的人,不要从产品经理做起,想都不要想。

不靠谱的产品经理,踩雷是一定的,炸伤炸残的不仅仅是他和项目,也包括项目相关的技术/视觉/交互/运营,一桨害死一船人。但别人凭什么为他的无知买单?

从不靠谱到靠谱,除开个人基因之外,关键是大量的产品一线经验。对产品的理解并不依赖于PM岗位,做别的岗位一线接触产品,照样能加深理解。难道你做运营做技术,就没法思考产品了吗?就接触不到市场与数据了吗?难道不给个头衔,脑子就转不动了吗?

当然不是。

在旁观中纸上谈兵的过程,尤其将纸上谈兵做得细致入微,这也是上佳的修行,又不会因为调度不当而连累他人。以后修行出关正式转产品经理,便更体谅同伴的感受,还是一个业务多面手。

以上,你不这么想也无所谓,但在负责招聘的产品主管看来,他更容易信任一个纸上谈兵头头是道的转岗者,还是对一线缺乏了解的产品新人?我猜是前者。

2、
还有种说法是从产品助理做起,这取决于对产品助理的工作定义,每家公司,甚至每个部门,每个产品经理配下都有所不同。所以我不好推荐这个。如果遇到“纯属打杂”“存在感虚弱”的助理位置,PM的成长则远不如其他产品岗位。

3、
有一位大公司的资深产品主管(也是拒绝你的公司之一),针对“入行”这个问题这么讲:真喜欢某类产品的话,针对某几个问题做做全面调研,然后写份产品分析报告,如果思维缜密,或者建议有亮点,拿个实习Offer啥的相当容易。可惜大部分都是“我喜欢互联网行业啊”这种空口无凭的。

互联网产品的研究成本是极低的,谁都可以反复试用,细细分析,只花一点点网费与电费。如果你隔岸观火,不得要领,连篇“思维慎密”的分析报告都写不出来,那么我觉得你可能不适合做产品经理。

观察能力和逻辑性受先天影响,远多于(大学毕业后的)后天训练。多用产品,多思考,多记录总结成文,修行到某个Level你自然就入行了。非得身临其境才开窍的话,说明天分不够好,或者努力不够多。

4、
我有个观点,刚起步,不要进大公司,至少不要一门心思进大公司。大公司当然业务强福利好,但作为一个新人,如果竞争资本不够,徒然在应聘与被拒中浪费时间。踯躅的这些年月,去另一家中小公司修行,攒够exp再进大公司就容易多了。

另外,大公司经常规范过度,大量的时间不是跟市场作战,而是跟内部环境作战,跟体制作战,跟流程作战,跟人事作战,反倒不如环境更纯粹的中小公司,管理上更能放权,大家劲往一处使,死也死个明白。而且进得大公司,即便环境不如意也舍不得走,哪里有身在中小公司来得洒脱。这“舍不得”三个字,往往虚耗无数青春。

————————————————————

对知心怪蜀黍提问,请看:

回复(0)

8年前 适合中国大公司的招聘题

by Fenng@dbanotes.net

据说微软和 Google 等公司招聘的时候经常有类似「美国有多少个下水道井盖?」之类的问题,为了符合国情,向国际公司看齐,在这里随便出几个适合咱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招聘的题目。

  • 1. 中国有多少高速公路收费站?
  • 2. 三公支出有一万九千亿,如何确定某一「公」的比例?
  • 3. 八千万党员人均住房面积是多少?
  • 4. 杭州已建成住房平均入住率是多少?

个人觉得这几个问题还是挺能考量人的综合思考能力的,不收版权费,如果有人在招聘中用的话,免费用吧。

--EOF--


Updated:

第二题提示:截止2011年6月,中国共产党员已然突破8990万人,同年的公车消费为9865亿,公款吃喝为8963亿,公费出国旅游为8800亿,举办各类活动招待贵客为8900亿。另,从2000年至2011年,中国已向38个国家无偿援助了总共3千亿美元。


最近文章|Recent Articles

本站赞助商:豆瓣网(Douban.com)

评论数(0)|添加评论 | 最近作者还说了什么? Follow Fenng@Twitter

DBA Notes 理念: 用简约的技术取得最大的收益...

回复(0)

8年前 adminhxy: 12-5-21 - 1 [pic] http://t.co/SMeo3jus

hxy: 12-5-21 - 1 [pic] http://t.co/SMeo3jus

回复(0)

8年前 adminComment on Manual of Acupuncture author, Peter Deadman, on iPad apps, community acupuncture & more by Lisa Rohleder Lisa Rohleder

2 blog posts on the POCA blog, James Reston’s Appendix, in response:

https://www.pocacoop.com/james-restons-appendix/post/best-practice-for-who

and

https://www.pocacoop.com/james-restons-appendix/post/re-inventing-general-practice-in-our-community-acupuncture-clinics

回复(0)

8年前 adminComment on Chinese herb profiles – looking briefly at Guizhi / Cinnamon by Strategy in Chinese Medicine: Timing and Momentum, pt. 2 – - Deepest HealthDeepest Health Strategy in Chinese Medicine: Timing and Momentum, pt. 2 – - Deepest HealthDeepest Health

[...] formula that answers all of these requirements is Gui Zhi Tang. If given on time (meaning before the pathogen passes on to, say, the Shaoyang level) the [...]

回复(0)

8年前 持续学习

by Fenng@dbanotes.net

知乎上有人说起「科班出身」这个话题,我大致写了一个回复。其实也是前几天我和前同事们分享提到的观点。很多人认为「科班出身」更加专业,而有些野路子半路出家也能做差不多的事情来,于是大家都疑惑,真的是这些人天赋异禀?

以计算机技术来说,大学本科学习的时间,不过四年而已,如果投入工作后,不能持续学习不能持续实践不能开拓思维的话,那么他的专业背景很可能停留在大学毕业那一刻而不再增长。而有些非科班的人,尽管起步阶段的积累不如科班的多,但他可能持续数年依然在学习实践、不停的开拓智域,那么你说,学了四年的人能和学了十年的人相比么?

如果读过《异类》这本书中,应该会对其中提到的「一万小时定律」,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需要一万小时的训练。大意也是如此。你想尽快成为众人仰慕的牛人,那么只有每天花更多的时间,下更大的功夫。那些牛人也不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都是数年积累才可厚积薄发。就拿做产品来说,国内被人津津乐道的人物中,无论是搜索时代的俞军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张小龙,最大的特点就是都够勤奋,肯下功夫。

无他,持续学习尔。跟是否科班没什么关系。只是这个环境中有耐心有恒心的人越来越少了。

--EOF--


最近文章|Recent Articles

本站赞助商:豆瓣网(Douban.com)

评论数(0)|添加评论 | 最近作者还说了什么? Follow Fenng@Twitter

DBA Notes 理念: 用简约的技术取得最大的收益...

回复(0)

8年前 adminComment on Manual of Acupuncture author, Peter Deadman, on iPad apps, community acupuncture & more by Teri Teri

“Thanks so much for the interview. I purchased the iPad app and it is very useful as a quick guide, well done.

“Hearts and hands are good, and doing many treatments to hone the skills associated with hearts and hands are good – but thousands of years of scholarly tradition, intense community interaction & debate and the presence cultivated by careful study should not be brushed away as less important.”

I could not have said it better myself. I find many of these practitioners who rage at any criticism of their practice style to be very insecure, I think that they realize they could do more for their patients, but that it might impinge upon their ability to treat 6+ patients per hour, so compromise is made for the sake of lower prices and accessibility. They are left to trust that the patient will benefit, and as far as lifestyle advice or preventative medicine, forget it.

Perhaps they have never heard of practitioners like Miriam Lee who treated many patients but never compromised on the care delivered to each one. Quality and quantity can coexist, but it does require effort. Ignoring thousands of years of accumulated wisdom or pretending they have it covered when they are just a few years out of school is either ignorance or hubris.”

回复(0)

8年前 adminComment on Manual of Acupuncture author, Peter Deadman, on iPad apps, community acupuncture & more by Eric Grey Eric Grey

Thanks Robert – glad you enjoyed it!

回复(0)

8年前 admin杂念·5月(上)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cicada
————————————————————

我们这个行业啊,改版太快,都不好意思对外说“XX是我以前做过的产品”。回去一看,面目全非,新气象都是后来者的功劳。这时讲自己和XX有多少多少渊源,便觉得牛头不对马嘴,不好意思再提这茬。就像我做过的,大大小小的独立产品有几十个,再过一两年,估计一个都不好意思提起,只能讲讲现在而今眼目下,手头上正在做的这款了……

Axure原型和PPT是同一类灵异体,做完之后再看,会觉得自己很蠢,内容这么简洁的东西为什么花那么长的时间。

看见蚯蚓君在马路上爬,把它拈到了一旁的花圃里。昨天也这样拯救过蜗牛君。我小时候用各种方式杀死过可能上千只各种虫子,没想到长大后,居然变成如此善良的一个人。转折点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早上去地铁的路上,发觉自己莫名其妙下了人行道,正走在大马路上。心想今天怎么又犯蠢?打算走回人行道,这才看见那里正在施工……谢特,半分钟前因为施工阻路而走到马路上去的记忆,怎么就全被抹掉了?

人的死亡体验,是否跟『便便从肚子里用力挤到马桶里,旋即放水冲走』差不多呢?从温暖、安全,彼此紧紧依偎的地方,释放到另一个开阔而疏离的地方,向着远方漂去。

有些人特别喜欢对别人说“你错了”,几乎是口头禅一般的存在。以前认识一人,即便跟他说“这电影还算好看的”,他也会用力摇着头说“你错了,这电影非常之好看。”你身边有这样的错错错先森吗?

讲几个完全是废话的口头禅:我老实说(平时说的都是假话),坦白讲(其他时候比较奸诈),我个人认为(不是个人难道还是集体决策),事实上(别的全系虚构)……

为什么人们喜欢丧尸题材?我觉得来自内心的阴暗面。既能享受虐杀同类,爆头残肢的快感,又因为“他已经不是人了”而全无负罪感,对着人形生命体下得了手,砍得四分五裂还能欢喜大叫。我们天生就是嗜血者吗?

个人社交圈维护的时间越长,杂质关系也就越多,周期性地重组一下关系链,会有重装系统的畅快和新鲜感(当然这个周期特别的长)。kik,path,也包括微信的例子告诉我们,即便在红得不能再红的红海,“重组社交关系”也可以成为突围的利器之一,前提是你得有足够的产品卖点来吸引新用户注意力。

对于“创业失败是必然,成功是偶然”这个观点呢,我的看法是,人活不过100岁是必然,超过100岁是偶然……即便有再多的养生护体方法,先进医疗保障,健康生活习惯,也无法改变结果。这句话真正的意思是重视过程,享受过程,而不是抱着“我一定要成功”“倒下的那个绝对不是我”“概率再低我也能中大奖”的态度去对待创业。当然,抱着那些态度的人儿们……祝你们活到101岁。

对于创业团队来说,衡量做人做事是否靠谱的标准就是——活下来并且生长起来。死掉的都是不靠谱的,这是最有效的自然淘汰法则,但没法应用于环境复杂的大公司。既然“靠谱”的永远是极少数,为了降低“不靠谱”带来的大公司损失,制定出来的一套自我保护规则就叫做“体制”。即温室的围墙。

经验之谈,如果你有个产品方向,产品愿景,别人听了都说“难啊”,但你偏偏要去挑战这个难题。最后拿出来的方案别人都说“悬啊”,但你偏偏要抱着身手敏捷,或是孤注一掷的想法去试试,结果多半惨淡。身在局中时,最容易自我催眠,而旁观者清。有人对此大摇其头?IT行业(其实是任何行业)流行这么一种知音体,天才被庸众质疑,否定,挖苦,最后一举成名天下知,多么的喜闻乐见啊,看着看着就会有代入感……好吧,笑点其实在“代入感”这里。

现在最好的UI/交互设计师,个人重心是否正在向移动端转移?以我为例,最近两年极少对着一套网页设计“哇”出来,却经常对着APP“哇!哇!哇!”我猜,原因是网页的可视范围太大,视觉重心聚焦在信息本身;而移动APP的界面也在视觉焦点之内,且交互方式更灵活,更活泼。设计师的才华更容易被用户感知。

对于yxp过去的策略,我一直有不同观点。所谓“个性化”,不是说把自己的相片印在T恤上,杯子上,这就叫个性化。个性不是靠自己和家人的脸来体现,而是发散出自己的品味、格调这些东西。主打个性冲印,其实是主打某种吸引到用户的调调。在银饰上刻自己的名字,杯子上印自己的相片,与“个性”南辕北辙。

为创新而创新是一件相当无聊的事情,但如果内心没有“做点与众不同的给你们看,等你们抄”的强大的自豪感驱动,会容易地被产品数据满足,用已有的模块来构建产品,安全的方式来实现目标,却失去探索未知的本能冲动。

最近一年越发觉得,我们当然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比这个更重要得多的是,在一个适合自己的环境,做适合自己的事情,而且这事本身有着不错的市场机遇。单单“强大”则往往变成“强求”。怎样才能实现这种“天时地利人和”呢?我们把这个叫做命运……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但未必在哪里都能变现。如我现在比10年前更强得多,有更多的钱和更高的头衔,但谈到幸福感,成就感,甚至谈到具体的“成就”,唉,却未必比得过10年前那个做游戏周报的纯银。那时环境/才华/意气达到了微妙的平衡点,后来则可遇而不可求。人对自己的改造终究是有限的,对环境的选择其实也是有限的,这就是命。

在上海地铁里监督放包安检,大概是这城市最苦逼的职业之一,不断挥动手臂说着重复的话,但2/3的人无视他们,冷然直行,高峰期甚至达到4/5。放个稻草人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为了证明自己比稻草人更管用,有时也会横踏一步,拦在行人面前,这个大动作多拦下来了10%的包……我觉得,还是稻草人在成本上更划算一些。

我比较蠢一点,自己听到的自己的声音,和别人听到的很大不同,去年才在微博上知道这个 (还被很多人嘲笑了)。但上次测试新浪足印儿的旅行录音功能,搭档在一边说,这录音也不像你的声音啊……顿时就迷乱了。如何得知别人听到的我的声音是怎样的呢?

有时候觉得对方不值得驳斥;有时候情感强烈到快要溢出来,便需要“音韵顺口”的语气助词来帮助自己表达,比如粗口,比如“5毛”。此语本身并没有对错,我气到了也会骂别人5毛,看见无脑红左难道还去跟他辩论一番?意识到“5毛”与口气温和的粗口是一个意思就了然了。这也是语言的自然生长过程。

最近跟一位朋友聊到盛大手机,据说只卖1199元,即将上市。我说你们的保密做得很好啊,他摊一摊手说,屁嘞,只是大年没批1分钱的推广费用而已。

我虽然反社交,也接触过各大互联网公司的人,其中对工作环境最不满意的大概是盛大做产品的这帮人,无论在职离职,个个都能瞬间变身强力吐槽帝……

广州女郎的平均胸围有明显增长,是我09年初离开广州后才发生的事情吗?还是生活中从不缺少大咪咪,只是缺少发现。

我有个朋友,进价80块钱的手工皂,人家在淘宝卖298,她一开始卖128,根本卖不掉,一狠心加价到146,然后卖得还不错……现在每个月不怎么打理淘宝店也能净赚两三千。我完全不懂做生意的道理,就是感慨一下下。

08年我上推特,主要为获取信息;现在我上微博,主要为获取成就感。是我变了,还是产品氛围斗转星移?都错,是因为我在推特没几个粉啊!推特上若有2000人fo我,心态定与今日无异。

不断有人以“我关注的谁谁谁没以前活跃了”来预言新浪微博的盛极而衰,在部分个体活性降低的同时,你接触到的有关注价值的微博帐户数量正在增加。稍微拓展一些视野,信息就会加速流动。整个信息流的价值才是微博的核心价值,个体是否话痨又何足轻重呢?

老有人跟我说微信如何轻易击溃陌陌,我不认同。微信团队的价值观,使得微信在陌生人交友方面是不感性的,而陌陌是感性的,这影响到用户群的气质,进一步引申出陌陌用户的目的相对单一,人群集中,这种用户构成上的提纯,不仅提高了帅哥美女的比例,更加大大提高了陌生人之间暧昧交友的效率。基于用户群的提纯优势,在陌生人暧昧交友这部分,陌陌与微信各逞其能,各自高速发展。真正的难题是如何拓展“暧昧交友”之外的应用情景,先入为主甚是顽固。否则300万也好,3000万也好,只不过提供了异性交友数据库而已——还收不到会员费。

在宫廷、政治、职场剧中,时常看到「忠于XXX」的桥段。20多岁的时候对此很好奇,以后我也会忠于XXX吗?时至今日,生命几近过半,我可以坚定地说,我将忠于自己的价值观,但不会效忠任何一个人。能获得我的忠诚的,必定是恒定不变又简洁清晰之物,而非复杂易变之人。

我一直想演一个丧尸,但是我不想演跑动中被一枪打翻在地的丧尸。在家里试了一下,好辛苦的。

回复(0)

8年前 adminComment on Manual of Acupuncture author, Peter Deadman, on iPad apps, community acupuncture & more by Robert Robert

Thanks Eric for getting the interview and sharing. Great job.

回复(0)

8年前 adminComment on Manual of Acupuncture author, Peter Deadman, on iPad apps, community acupuncture & more by Rob Blackburn Rob Blackburn

Hi all,
This is an interesting debate and one that reflects the polarisation in myself. I am studying acupuncture at the moment after three years of shiatsu practice because acupuncture was my first love but at the time I was unable to study acupuncture due to the enormous cost of doing a second degree, something I could never afford. I did shiatsu and love it but now thanks Jamie Hedger’s short course I can finally afford to study what I love.

This is where I become conflicted ! A short course like this enables me to practice a fantastic healing modality. The loophole that enables this to happen also means that physios, chiropractors and doctors can do ‘acupuncture’ after a couple of days training. As they are using a medicalised model of acupuncture, ‘this point for knee pain, this pout for headaches’ may mean that people feel like that they have had acupuncture and it’s not worked( because the points were inappropriate )

This where the CA model could be in danger if it becomes too rigid. Using a set of points for every patient and spending little time with them may mean we end with a very formulaic acupuncture. I have a great deal of time for the CA model and fortunately here in the UK in my experience it has not become conveyer belt and it is it’s affordability that means I can actually get treatment which I wouldn’t be able to get normally.

Personally when I’m practicing I know the power of back shu points ffeom doing shiatsu and would miss them dearly if I couldn’t treat them because of using recliners. I think moxa is massively under used and this doesn’t seem to be used much in CA nor cups.

To conclude this rambling post I feel that CA as practiced in the uk avoids some of the problems of the US model by using couches not recliners and spending more time with their patients than what I’ve heard in the US.

The other advantage is that it removes a barrier to acupuncture meaning that it promotes it in a way more effectively than medical trials which are difficult beasts.

I feel there is a middle way, but right now with the massive backlash against complementary therapies in the UK we need all the help we can get and CA certainly gets acupuncture to the people more effectively than anything else I have seen.
It is worth noting that there is a YouTube video of Peter talking about ye benefits of community acupuncture her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fw8qJUMP54&feature=youtube_gdata_player
Sorry about the rambling nature of this reply I hope it stayed relevant!
A very interesting debate I know there are some acupuncturist who are very opposed much like they were to John Tindall when he set up the gateway clinic here in the uk which continues to do sterling work so I hear.

回复(0)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127条 ... 一周内发布814条 ... 总发布数 316283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