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1小时前 周宇最新Epic 免费送的《文明 6》、《GTA5》很香,但对 Steam 来说不一定是坏事

发生什么事能让人在网络平台狂刷「我是傻逼」?
Epic 商店《GTA5》免费送。
还有呢?
Epic 商店《文明 6》免费送。

以上是最近流传的一个段子,大家切莫认真。事件起因是 Epic 商店先后免费放出人气游戏《GTA5》(Grand Theft Auto V)和《文明 6》(Sid Meier’s Civilization VI),部分买了游戏的玩家气愤之下跑去 Steam 商店狂刷「我是傻逼」。

Epic 免费送《GTA5》和《文明 6》的消息也意料之中地登上了微博热搜,在部分游戏内容平台,如何领取游戏还被用户们顶上了热门。

挑战者 Epic

作为一个 2018 年年底才推出的游戏发行平台,Epic 要面对的是市场的绝对霸主 Steam ,对方在市场占有率、用户粘性、游戏数量等上都有着巨大优势。

挑战这样的对手,Epic 拿出了杀手锏:独占和免费送游戏。在主机平台独占发售游戏已经是稀松平常,今年年初大热的游戏《最终幻想 7 重制版》就是在 PS4 平台限时 1 年独占发售。

为了让游戏开发商同意在 Epic 商店独占发售,Epic 推出了独占协议,许诺开发商能获得一份售前保证金,甚至还包括最低销量保证,这对于小型独立游戏开发者乃至大型商业公司来说都是一份不小的诱惑。

再加上 Epic 销售抽成比 Steam 的 30% 更低,仅 12%,如果使用 Epic 旗下的虚幻引擎开发游戏,抽成还能进一步优惠,也就难怪从独立游戏到大型商业公司都愿意和 Epic 签订独占协议。

热门游戏《地铁:大逃离》和育碧的《全境封锁 2》都曾和 Epic 达成 PC 平台独占合作协议。

这一套组合拳为 Epic 吸引了不少用户,但也引发了不少问题,不少老玩家对 Epic 的独占十分抵触,在国内尤甚。

一方面是因为 Epic 商店刚推出不久,平台并不够完善,卡顿、bug 频出、下载速度慢,甚至还曝出了 Epic 商店会不经用户许可,擅自读取复制一些 Steam 本地数据,尽管 Epic 称这些数据需经过用户同意才会上传,但还是引发了玩家的抵制,最终 Epic 道歉承诺会修复该问题。

而国内玩家抵制则是因为锁区策略,Epic 商店成立之初对国内玩家实行锁区策略,一旦 Epic 宣布独占,国内玩家没有渠道通过正常方式获取正版游戏,像《地铁:大逃离》、《全境封锁 2》等热门游戏都没办法玩到,想玩的玩家只能去寻求盗版。

直到 2019 年 5 月 Epic 进入中国,锁区问题才得以解决。

独占游戏尽管有效,但还是惹出了不少问题,而免费送游戏收到了玩家们「他实在给的太多了」等好评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问题。

Epic 会在商城定期送出免费游戏,之前大多送出的大多都是独立游戏,而这次《GTA5》和《文明 6》之所以能引起如此大范围的讨论、登上微博热搜,主要还是因为这两款游戏热度太高了。

作为一款 2013 年发售的游戏,《GTA5》的热度经久不衰,常年处于 Steam 热销榜上,而且还是前几位,甚至还是 2019 年年度热销游戏之一,在玩家们口口相传之间买《GTA5》渐渐变成了一个梗:谁还没买《GTA5》。

《文明 6》尽管是 2016 年发售的游戏,但因为游戏性出众,一玩就是一整天,也是热门游戏之一。这才有了买了游戏的玩家,气愤之下跑去 Steam 商店狂刷「我是傻逼」。

不过免费送游戏,也引发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在 Epic 宣布免费送《GTA5》后不久,不仅 Epic 商店出现卡顿、崩溃的情况,游戏开发商 RockStar 游戏服务器也出现了崩溃,玩家免费领了游戏却不能玩。

就算能玩,体验也不一定很好,因为开外挂的玩家太多了,堪称群魔乱舞。在《GTA5》多人模式中你能遇到一堆飞机突然出现,更严重的是有玩家在 Reddit 论坛发布消息称他看到了有玩家开挂用坦克和飞机组成了一个超大型机器人。

除了这种组合式的恶搞,也有玩家表示进入游戏后因为其他玩家的外挂卡在笼子里不能动,好笑的同时又充满了无奈。

独占和免费送游戏,或多或少都带来了一些问题,引发了玩家的不满,但总体来说对 Epic 结果还是好的。自 2018 年 Epic 商店上线以来,送出的游戏已经超过了 100 款,除了《GTA5》《文明 6》等,Epic 还曾送出《刺客信条:枭雄》等热门大作。

根据 Epic 今年 1 月公布的数据,其用注册户量已经达到了 1.08 亿,2019 年商店营业额达到了 6.8 亿美元。

竞争推动进步

免费的《GTA5》《文明 6》的确很香,但对于 Epic 的主要竞争者 Steam 来说影响并没有特别大,《GTA5》和《文明 6》离首发时间已经过了很久,给整个游戏市场带来的影响有限。

此前 EA 等游戏大厂也曾有过免费送游戏推广的活动,《质量效应 2》、《极品飞车 17:最高通缉》等 3A 游戏大作都曾经在赠送列表中,免费送游戏对于核心玩家来说还只是发行商的推广方式而已。

Epic 和 Steam 的差异化已经越来越明显。Epic 虽然有独占和免费游戏,但玩家体验上相比 Steam 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首先就是游戏数量,Epic 作为新入局者游戏数量和 Steam 相比差距十分巨大,根据数据统计网站 SteamSpy 公布的数据,2019 年 Steam 共发布约 8000 款游戏,截止 2020 年 1 月 Steam 商城的总计游戏数量为 34278 款。

而 Epic 商店, 玩家多滑几下就能看到所有游戏,包括免费和即将发售的游戏也不过 200 多款,想体验到更丰富的游戏,玩家还是得去 Steam。

更重要是功能、社区氛围差别,Epic 商店界面看起来很简洁,但功能也很少,连现在常见的游戏评价功能都没有,在这个评分等价作品质量的年代,玩家无法依靠评分评判游戏质量。

其次就是 Steam 的创意工坊功能,玩家也能为自己喜爱的游戏设计游戏 Mod,修改地图、增加皮肤等,像《CS:GO》中不少枪械皮肤、地图都是由玩家设计制作的。

这样的优势 Steam 还有很多,它不仅仅是一个游戏发行平台,也是一个大型游戏社区,从游戏介绍、评价到游戏购买推荐,下载游戏 Mod ,与朋友一起玩同一款游戏,Steam 能提供一条龙式的服务,这也是是玩家、游戏厂商选择它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且,竞争给双方带来不一定全是坏处,好的变化也不少,Steam 的创始人 Gabe Newell 在今年 3 月接受《Edge》杂志团队采访时,首次回应了和 Epic 商店的竞争关系:

游戏商店的竞争对每个人来说很棒的。它使我们保持诚实,使其他所有人保持诚实。
但是从短期来看,这是丑陋的,你会觉得,他们在大喊大叫,他们在让我们看起来很糟糕。但是从长远来看,每个人都将从压力中受益,通过竞争让自己进步。

事实正如 Gabe Newell 说的那样,不论主要原因是不是 Epic 的竞争,玩家确实能看到 Steam 在以往一年多的时间内发生了不少改变。

Steam 频繁的修改评价系统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评价系统作为玩家评估游戏质量的重要工具,玩家对于它的好评和差评都不少,一方面评分确实能为用户提供质量判断,但另一方面它又作为玩家抵制游戏开发商的工具。

例如 2019 年 4 月《无主之地 3》登录 Epic 商店,引发了玩家的抵触,在短时间内几部前作的 Steam 评价页面恶意刷差评,影响了后来玩家的判断。针对这种情况,Steam 及时推出了跑题评测,对恶意差评进行标记。除此之外,还会对免费获取游戏的用户评价进行标记。

去年 Steam 推出的实验室功能同样一次好评如潮的改变,其中的新推荐功能能根据用户的浏览数据、游戏进度数据、搜索数据等等进行游戏推荐,除了热门之外,小众独立游戏一样有可能被推荐到。

对玩家来说,这有利于寻找新游戏,对小众独立游戏开发商来说有利于销售,尤其是在 Steam 游戏数量越来越多的情况下。类似的变化还有很多,虽然我们无法确认这是否是因为 Epic 和 Steam 的竞争,但至少我们看来双方都在改变。

Epic 免费送《GTA5》在某种程度也促进了 Steam 平台的发展,它让不少新玩家以更低的成本接触到正版优质游戏,如果他想玩更多类似或相关类型的游戏,Epic 商店不一定有,那么他转向游戏数量更丰富的 Steam 商店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当年 Steam 之所以能在遍布盗版的 PC 游戏市场中存活乃至越活越好,凭的就是优质服务,有人喜欢 Epic 的免费和低价,就有人喜欢 Steam 的优质服务。而且,现如今 PC 游戏市场并非存量市场,还有大把用户可挖掘,尤其是国内市场。

经过一年多的竞争,玩家对于两家的态度也越来越理智,多一个平台并不一定是坏事,并且两家都展现了极大的差异化, Epic 能送出免费游戏,Steam 服务更好等。

对于游戏开发商来说也是一样的,两家各有优劣势, Epic 抽成更低还有虚幻引擎 5 加持,但在服务方面比 Steam 差太多,Steam 提供了大量接口方便游戏厂商整合 Steam 的功能到自己游戏当中,玩家在社区中讨论、分享,提升游戏热度的同时,也有游戏厂商巩固品牌,为长期发展做铺垫。

双方的竞争促进各自的改变,也促进了游戏行业的发展,而两家的差异化运营方式也方便了用户、开发商选择。

注:Epic《文明 6》免费送截止日期为 2020 年 5 月 28 日下午 11:00

爱范儿 | 原文链接 · 查看评论 · 新浪微博


回复(0)

共 292629 条12345››... 14632
3小时前 Baocheng_LiuWhat Does BIS Entity List Mean to U.S. Decoupling with China


source: unsplash

source: unsplash


By Baocheng Liu 

At the beginning of this century, the Clinton administration delinked human rights with most favored nation treatment (MFNT) and granted permanent normal trade relationship (PNTR) with China, thereby set the stage for China’s accession to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the next year. His rationale was to enrich U.S. national interest by expanding trade with the colossal economy in Asia. On the ideological front, it was also extrapolated that a fully-fledged market economy shall lead to continuous improvement of human right conditions under a liberalized institution and global engagement. Almost two decades later, the bellicose Trump administration has lodged an antilogy battle against this strategy blaming his predecessors for allowing the rise of a recalcitrant China. A defensive strategy under the slogan of America First is deployed on the ground of national security in blatant attempt to forestall the assumed challenge to U.S. dominance specifically in the ICT industry.

In view of China’s rapid technological advancement in emerging industries and rankled with its divergent mode operandi, obstruction of regular business connection between U.S. and China has been placed on top agenda by U.S. watchdogs, leading to accelerated decoupling between the two world biggest economies.

The definition of national security has been stretched to such a point where the 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 (BIS) is empowered with almost a freewheeling decision on a swath of entity lists to sabotage normal commercial transactions between U.S. and Chinese firms. The initial introduction of Entity List of 44 Chinese firms in August 2018 was taken as a handy auxiliary to U.S. bargaining power amid the crossfire of trade war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Now that the dust is settled in the phase-I bilateral trade agreement and both sides are willing to move on to phase-II negotiation, the torrential imposition of Entity List reveals a premeditated agenda to suffocate China’s rivalry for global leadership in 5G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which is the engine for future growth.

The Entity List identifies entities reasonably believed to be involved, or to pose a significant risk of being or becoming involved, in activities contrary to the national security or foreign policy interests of the United States. Based on periodical review, the List can be adjusted for different degrees of export control. Adjustment means either removal from or addition to the List. Nonetheless, recent moves by BIS shows a one-way trajectory by adding 33 more Chinese entities this month. It is also noteworthy that 9 entities which are allegedly dealing with Xinjiang appeared on the List whereas human rights in Xinjiang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manifested objective of the U.S. 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 (EAR) that enables BIS decisions.

With per capita income crossing the threshold of $10,000, China has undoubtedly stepped on a strategic stage to shift its gear for innovation-driven growth, and in the meanwhile, certain critical parts are still reliant on foreign supply where U.S. continues to play a dominant role. That is why the hawkish clan deems it the last window opportunity U.S. cannot afford to miss in order to contain China. But three questions are brought to the forefront:

First, in a world of sophisticated intertwinement, does the U.S. possess the hegemonic power to completely deny China’s access?

Second, is it impossible for China to break such bottleneck on its indigenous innovation regardless of procrastination?

Third, will such hostile move ultimately serve U.S. policy objectives?

Not to mention related equipment and technology, China alone pays a whopping $310 billion per year simply for the importation of semiconductor chips, contributing 2/3 of the global market revenue. In antithesis, its total annual expenditure on soybeans import is no more than $40 billion even though the country remains the world largest importer of nearly 100 million metric tons. So, will America get great again by voluntarily forfeiting this enormous market where U.S. firms takes a lion’s share?

Deprived of the opportunity for massive commercialization in order to recoup return on investment, how can R&D firms manage to finance continuous innovation? For any technology-intensive product, from automobiles to mobile phones, the sophistication level of supply chain network spanning across the globe is probably way beyond the imagination of a political leader who has been preoccupied in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It is true that panic generated by Covid-19 epidemic is galvanizing the legitimacy for more home-made. However, it does not warrant a rebellion against the fundamental principle of global labor division which leads to overall efficiency and prosperity. Sweeping imposition of Entity List as part and parcel of trade embargo only serves to weaken U.S. competitive advantage in big way. Chinese entities are not sitting there to beg or wait for mercy; they are moving on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notwithstanding probing in a circular path. Their level of innovation capacity and access to global resources can no longer be viewed with the Cold War vestige.

Now U.S. Commerce Secretary Wilbur Ross in turn expresses concern about indigenization of IC and related technology development by listed entities. Isn’t it an irony when U.S. comes a long way to accuse China’s violation of global trading rules by staging an import substitution program? Does a unilaterally initiated divorce have to end in the extinction of the spouse?

Cognizant of institutional differences, China has no intention to coax the world on Beijing Consensus, but it refutes unjust coercion and extortion, and is resolved to navigate its own course on a Chinese way. After all, when cornered on both ends, the confidence of Chinese entities is eventually vested in the support from their draconian government and its enormous domestic market.

Over a larger spectrum, with common interest mingled in persistent differences, bilateral relationship between U.S. and China is destined to be a love-n-hate one. When annual trade value amounts to such a gigantic number as $550 billion, decoupling is tantamount to suicide where no alternative can fill the gap artificially created with political myopia. The remaining question is: how far can the hawkish clan be tolerated by citizens either as consumers or producers to advance their decoupling agenda? The level of U.S. democracy is quickly put to test now that general election is at their doorstep.

*Baocheng Liu is a professor at the University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and Economics in China. He is also the founder and dean to Sino-US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Management and Sino-French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Management.His area of research and teaching covers a variety of disciplines including marketing, business ethics, cross-cultural communication and business law. 

(This article do not represent the editorial policy of TMTPost but rather views of the columnist)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复(0)

3小时前 扎克伯格、贝索斯、黄峥等25位富豪两月内身家再增2,550亿美元

36氪获悉,据福布斯微信公众号消息,相比3月23日美国股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触底之时,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前25位的财富如今总共上涨了2,550亿美元。其中,扎克伯格现在身家为865亿美元,从4月初公布的《福布斯》2020年全球亿万富豪榜上的第七名跃升为世界第四位。杰夫·贝索斯是财富总额增长第二人,较3月23日增加300亿美元。黄峥身家增长179亿美元,为财富涨幅最大的富豪。

回复(0)

3小时前 广汽集团:石墨烯电池量产研发工作预计今年底从实验室走向实车

广汽集团5月27日在互动平台表示,石墨烯电池量产研发工作预计今年底将从实验室走向实车,目前尚未进入正式实车测试阶段。(证券时报)

回复(0)

3小时前 返利网与爱企谷合作举办“爱企谷会买侠直播大赛”

36氪获悉,5月27日,由爱企谷、返利网合作举办的“爱企谷会买侠直播大赛”正式启动。据官方介绍,本次大赛是国内首个为品牌定制的主播养成大赛,将配置常态化的直播功能,引入培训机制,与机构、头部主播等各方合作,从选品、互动、流量到政策,为企业提供直播配套服务。大赛的具体赛制及报名通道,将于近期正式对外公布。

回复(0)

4小时前 工信部:加强新能源汽车安全监管工作

36氪获悉,5月26日,工信部装备工业一司、市场监管总局标准技术管理司以视频会议方式,联合组织召开《电动汽车安全要求》《电动客车安全要求》和《电动汽车用动力蓄电池安全要求》三项强制性国家标准宣贯会。装备一司表示,近期将联合有关部门,组织开展新能源车辆安全隐患排查和事故调查、动力电池生产企业的延伸检查以及充电基础设施安全隐患排查,进一步加强新能源汽车安全监管工作。

回复(0)

4小时前 吴志奇QQ 音乐听歌播广告,免费用户就得这么惨吗?

你好,现在插播一条广告……

这句话在收音机里听到不奇怪,综艺节目中来一句也习以为常,但是听歌时,当耳机还在播放岁月静好的卡农,钢琴声里突然飘出一句「我是渣渣辉,是兄弟就来砍我」呢?

近日多位网友都反映了他们类似的遭遇——在 QQ 音乐听歌时,15 秒的语音广告猝不及防插入,就像一阵飓风侵袭了脑袋,就像贞子从耳机里爬了出来,突如其来的惊悚中,尘世的欢乐骤然离去。

网友表示,这些广告有时候是在切换歌曲时,有时候是在一首歌播到一半时,广告内容关于音乐推荐还有 618 购物节。

而且,不仅普通用户无法关闭或跳过,开通了 VIP 曲库的也不能幸免于此,只有「豪华绿钻」会员没有遭到这种「突袭」。

随后,此事热议度日益高涨,网友的愤慨声沸沸扬扬,更多说法开始甚嚣尘上。QQ 音乐昨天回应,称有网友在「恶意散播谣言」:

这只是为一些歌手的新歌宣发,在非绿钻会员用户中进行的个性化语音推介的小批量测试:根据用户的听歌习惯,用户常听的歌手发布新歌后,用户听歌时,在两首歌曲播放之间,可能收到一次该用户常听的歌手亲自录制的新歌语音推介。

之后,QQ 音乐插播广告的情况似乎没再出现。

但是,这并不是结束,事情才刚刚开始。

歌里插广告,QQ 音乐不是第一个

QQ 音乐是国内第一个歌里插广告的,但它们却不是「吃螃蟹的人」。

全球第一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 Spotify,早就在免费用户听歌时对他们投放广告。

Spotify 的规则是,一小时内每 15 分钟放一次广告,一次不超过 10 秒钟,如果选择观看 30 秒左右的影片广告,就可以 30 分钟无干扰听歌。

但 Spotify 让用户平静接受的点就在于,广告规则明确清晰,而且在曲库所有歌都任听和大量免费服务中,用户很清楚其中有得有失。

值得一提的是,QQ 音乐所属公司腾讯音乐,和 Spotify 存在交叉持股,互相是对方的第三大股东。

所以,QQ 音乐或许就是想尝试 Spotify 这个商业模式,在市场的湖面率先投石,看看会荡起什么波澜。

毕竟 Spotify 这种模式已经被证明,能够有效提升用户付费率,且已经是国外成熟的音乐变现模式之一。

▲ 图片来自:Paul Thurrott

Spotify 公布的 2020 年一季度业绩显示,Spotify 一季度收入 18.48 亿欧元,其中会员订阅收入 17 亿欧元,占比约 92%。可以看出,会员订阅收入已经是 Spotify 营收的重心力量。

但 QQ 音乐完全不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2020 年一季度业绩显示,该公司一季度总营收 63.1 亿元,在线音乐订阅收入为 12.1 亿元,占比只有 19%,大部分收入来源是社交娱乐业务,包括了酷狗直播、全民 K 歌等等,一个直播用户可能比 10 个音乐会员创造的收益还要多。

因此,QQ 音乐想要提高付费用户量和广告收入也就不足为奇了。

3Q17-3Q19 年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拆分,图片来自:锋科技

毕竟腾讯音乐目前在线付费用户达到 4270 万,但付费渗透率仅为 6.5%,而 Spotify 付费用户渗透率已经达到约 45%。

加入语音广告,必定能让想避开广告的用户付费,实现 QQ 音乐会员量的增长,以及增加广告收入占比,同时也为股东创造利润,通过购买投资等方式,让 QQ 音乐根基的内容能有足够资金越做越强。

在音乐内容上,腾讯其实已经拥有着绝大部分头部音乐的独家版权,因此也可以获得其他音乐平台的版权分销费用。

但尽管如此,腾讯音乐也曾表示,订阅收费的增长比不过腾讯在版权内容上的投入。

而且随着 QQ 音乐目前在国内已经一家独大,占据着 78% 的市场份额,拥有 7 亿多活跃用户,这也有利于国内在线音乐流媒体平台走出大门,接轨国际。

只是当 QQ 音乐变着花样让人付费,加上被软广围攻的界面、泛娱乐化的形式、被忽视的音乐社区…… 这些让用户体验不好的做法累积到一定程度,「听歌插广告」这事就只是溃堤之门了。

付费听歌没错,就怕花了钱还听不好

所以到头来,QQ 音乐的这一做法引起争议的核心,还是在于严重破坏了用户体验。

首先,听歌时突然插广告,本身就很容易给人带来「撕裂」的感受。

▲ 图片来自:Unsplash

听觉比视觉更敏感,大脑也对声音信号处理更快,所以人们听歌时一般是专注而集中的,当异常的声音无防备侵入,自然就会被惊吓到,就像起床伸向窗外感受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时,被包租婆淋了一盆洗脚水。

如若 QQ 音乐即收取了付费音乐的会员费,还要赚一波广告钱,难免被喷吃相难看,而且听广告这件事还分 VIP 会员和绿钻会员的话,更让人想直接甩三个黑人问号。

要是今天为除广告开绿钻,明天又为什么权益开个彩虹钻,这个无底洞一打开,谁知道哪天要听完一首歌,是不是还得开宇宙陨石会员?

回到事件本身,其实让用户花钱听歌无可厚非,语音广告也是平台盈利的一种方式。

QQ 音乐这一行为,是正常的战略思维,在法律层面上来说也无可辩驳。

因为当我们使用 QQ 音乐时,就已经同意了它们的协议。其中第七款里写明:

您同意腾讯公司可以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自行或由第三方广告商向您发送广告、推广或宣传信息(包括商业与非商业信息),其方式和范围可不经向您特别通知而变更。

语音广告这一做法,除了关乎 QQ 音乐本身的盈利和发展,本质上也是要持续拉开免费与付费用户的体验,从而加速国内音乐的付费进程

▲ 图片来自:Unsplash

毕竟中国音乐付费观念仍需普及,在中国这个盗版率 90% 的音乐市场,免费听歌这么多年,突然听歌要钱,确实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让人接受。

持续免费的内容,无论对音乐人还是平台来说,都不公平。第一个打破局面的人,总要承受最多的争议。

只是,把握好度很重要。

在会员权益上的失控,腾讯视频早就已经有过前例

《庆余年》热播时,他们让会员突然沦为「平民」,因为会员之上再花 30 元,就能超前点播比别人多看六集,更早抵达大结局。

▲ 图片来自:《庆余年》

超前点播特权引来翻天覆地的骂声,「滚」字铺满了各大留言评论区。剧迷们也充满了加钱被「割韭菜」的既视感,人们开始再度感受被平台利益支配和裹挟的恐惧。

让人忿忿不平的点,简单来说就是,你要赚钱我认同,但你别玩弄我感情。

现在国内其他音乐平台的会员广告,还算是在能被接受的范围内,网易云 15 元/月的黑胶 VIP 能够免开机界面、推广位和歌单中的广告;酷我的会员可以直接清除广告推送;虾米的超级 VIP 会员没提到免广告,因为界面本身就没什么广告。

▲ 网易云黑胶 VIP 免广告界面

广告被吐槽最多的依然是视频平台,开完会员后开头 90 秒广告没了,结果还有 15 秒会员专属广告,影视剧中间还要插入各种演员表演的出戏广告……

关于「买会员去广告」,全球第一的媒体巨头 Netflix 就做得顺风顺水,它们的盈利模式很简单,靠付费会员,无广告收入,对于用户,直接爽快地来一个「高入会费」(约每月 82 元),用户就不会在看视频时还要看广告了。

▲ 图片来自:Vulture

不过国内外环境和平台发展轨迹都很有很大不同,很难同日而语。

要让 QQ 音乐开会员的同时还毫无广告,恐怕是很难实现了。

但在这个苗头燃起来后,要实现的将是,如何听取用户的声音,提升用户对平台的忠诚度;如何在优质内容的吸引基础上,不只想着消费用户和榨干用户价值;如何在收入和用户体验之间,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点。

毕竟最终用户花得最多的,总是最值得花的钱。

要持续走下去,「音乐平台付费」这条路还很长。

爱范儿 | 原文链接 · 查看评论 · 新浪微博


回复(0)

4小时前
Wrongly Imprisoned Archie Williams Is Free And Fabulous On 'America's Got Talent'

He sang his heart out on the talent show after spending nearly 40 years in prison for a crime he didn't commit.

回复(0)

4小时前 中信商业家【书评】投资的怪圈:成为洞察人性的聪明投资者

作者:贾森·茨威格(JasonZweig)《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5月

一项对 250 多名金融分析师的调查显示,超过 91% 的人认为,在评估一项投资时, 最重要的任务是把事实整理成一个引人注目的故事。

投资组合经理们滔滔不绝地谈论着他们对某只股票的直觉是否正确,专业交易员们经常根据自己的直觉每天开展数十亿美元的交易。而据报道,全球领先的对冲基金管理者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甚至曾经在背部疼痛时考虑过抛售手中的股票。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眨眼之间:不假思索的决断力》一书中宣称:“快速做出的决定或许和谨小慎微、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一样好。”格拉德威尔是一位杰出的作家,但说到投资,他的论点是非常危险的。

在合适的条件下,比如决策环境和决策规则简单而稳定时,直觉的确可以催生惊人的决策速度和准确的判断。不幸的是,决策环境和决策规则(至少在短期内)可能非常复杂,而且非常不稳定。

比如,债券在一段时间内表现良好,但你一买入,它们的回报率就变得很低。再比如,你手里的新兴市场股票型基金多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但在你卖出之后,它的价值就翻了一番。

在金融市场的疯人院里,唯一适用的规则似乎是墨菲定律,即任何可能出错的事情都会出错。不仅如此,这条规则还存在一个魔鬼般的扭曲现象,那就是,这些错误往往在你最不想出错的时候接踵而至。

格拉德威尔承认我们的直觉经常会误导我们。在股市引发的最令人痛苦的诸多反讽现象中,有一点是最显而易见的,即你对一项投资判断错误的信号之一,就是你的直觉认为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通常情况下,你越是确信自己的直觉会给自己带来巨大回报,你越可能损失更多的钱。在一个由这些规则管理的游戏中,如果你所做的只是在眨眼之间做决定,那么你的投资结果将会很糟糕。

直觉在投资中扮演着合理的角色,但它应该是从属性的,而不是主导性的。当然,你可以让你的直觉更好地为你工作,而无须仅仅依靠直觉来投资。

最好的财务决策是利用你大脑的双重优势,即直觉和分析,或者说感觉和思考。贾森·茨威格在《投资的怪圈:成为洞察人性的聪明投资者》一书中向你展示,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两者。

人们普遍认为,右脑掌管感性情绪,左脑掌管逻辑推理,这种观点并非完全错误,但实际情况更为微妙。

虽然这两种思维很大程度上是在不同的领域进行的,但这种分工更多地存在于上下之间,而不是左右之间,即,反射系统和反思系统

反射系统主要位于大脑皮质下面,我们大多数人将其视为大脑中负责思考的部分,在辨别和追求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比如食物、饮料、社会地位、性别、金钱)时发挥着核心作用。

反射系统,“在做出大多数判断和决定时都会打头阵”。我们依靠直觉对我们周围的世界形成初步的了解,只有当直觉系统无法弄清一些事情时,我们大脑里面的分析系统才会被调动起来。正如丹尼尔·卡尼曼(一个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心理学家)所说:“我们主要运用的是反射系统。”

你的大脑除了主导感性和直觉情绪的反射系统,还有一股重要的平衡力量:反思系统。如果说大脑的反射系统是默认系统,即默认首先动用直觉来解决问题,那么反思区域就可以说是“后备机制”,即进行分析思考的神经回路。

如果有人让你说出 6853 连续递减 17 得出的数字, 你的直觉会一片空白。但过一会儿,你会有意识地发现自己在思考,6836,6819,6802……马修·利伯曼说:“这种过程从来就不是独自悄然发生的。你不仅知道它,而且你觉得自己可以掌控它,甚至能用语言说出启动这个过程的原因。”

当你真正在投资时,既不可能像《星际迷航》里那位冷静理性的斯波克一样行事,也不可能像那位容易情绪失控的麦考伊博士一样行事,这两类人的性格都不切合实际。

人类大脑的反射系统和反思系统各有优缺点,因此,作为投资者,你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让这两个系统更好地协同工作,从而在思考与感觉之间找到正确的平衡

下面的这10条建议或许可以帮助你找到二者的平衡点,成为洞察人性的聪明投资者:

一、在是否信任某人或某公司的问题上,要相信你的直觉

一位名叫弗雷德·科布里克(Fred Kobrick)的共同基金经理曾参加过一场引人注目的演讲,演讲者是一家正快速增长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之后,科布里克找到该首席执行官,告诉他自己对其公司的印象有多深刻,他可能会购买这只股票。

当这位首席执行官伸出手与他握手时,科布里克注意到这位高管的衬衫袖口上印有风格独特的字母。然后,科布里克看到公司其他几位经理的衬衫袖子上也有同样的字母。他回忆说:“在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不想再买这只股票了。这些人在买衬衫的时候都不敢尊重自己的想法,非要与别人一模一样,怎么会把坏消息告诉老板呢?”

当然,大多数投资者不太可能与首席执行官们面对面接触,所以你应该睁大你“感性的眼睛”来阅读两份可能揭示公司老板性格的文件,一份是年度委托书,另一份是公司年度报告中的董事长致股东的信

委托书会让你了解经理人的薪酬水平,以及他们是否存在让你感到不安的利益冲突。董事长的信将表明其是否不公平地把市场行情的好转归功于自己(其实市场行情并不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以及是否把错误决策的责任推给他人(实际上这些责任可能在其自身)。

如果董事长在信中只是吹嘘公司未来将如何兴旺发达,却忽视了公司目前的窘境,那么这是一个值得担忧的迹象。

罗宾·霍加斯说:“如果你一开始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那就把你的情绪当作数据,质疑是你应该考虑推迟决策的信号。”

无论何时,当你面对面地判断一个人的性格时,依靠直觉可以让你避免“过于冷静理性”。

比如,如果你选择一位股票经纪人或理财规划师来帮你管理财务,那么主要根据此人的专业资历来做选择可能是错误的。许多投资者很容易被简历上面充斥的头衔弄得眼花缭乱。仅凭学历或专业资格就选择财务顾问,可能会让你找到一位技术上有能力却与你合不来,而且在市场走向极端时无法帮助你管理情绪的人。

因此,你应该首先研究每个候选人的身份背景,这将有助于确定候选人是否曾因与其他投资者进行不公平交易而受到监管机构的处罚。一旦你选定了至少两名均无不光彩历史的候选人,那么你就可以把每个人的教育背景和其他资历考虑进去,如果你的直觉告诉你哪个人更高尚,更契合你的个性,那么就选择这个人。

二、要知道反射系统什么时候会占据上风

基金投资者在买卖特定行业的基金时,往往会赔得精光,这并不奇怪。分析整个行业需要进行大量的反思和研究,由于数十家公司提供各种相互竞争的产品和服务,很难对整个行业未来的盈利状况做出客观预测。

但你的反射系统会接收到更简单的信息,比如,“油价正在飙升”或者 “互联网正在改变世界”。这很容易分散你的注意力,使你无法开展更加详细的分析。

心理学家保罗·斯洛维奇警告说,每当这种兴奋弥漫在空气中时,反射系统就会占据上风,反思系统就很难发挥作用,你就无法进行深入思考和分析。

什么令人激动,什么能产生最生动的画面,你的感觉就使你最容易接受它们。如果有人对你说一些关于纳米技术的好话,比如“你知道,这些小机器可以产生巨大的利润”,那么你很可能倾向于买入与纳米技术相关的股票。

然而,当大多数人依赖这种反射性思维时,最终会蒙受巨额损失,而不是获得巨额利润。1999 年和 2000 年,就在科技行业的丰厚回报灰飞烟灭之前,一窝蜂地投资科技行业基金的投资者损失了至少 300 亿美元。

当金融市场波澜不惊时,反思系统的判断比反射系统的直觉更容易占上风。但是,当牛市带来高得惊人的回报,或者当熊市造成令人沮丧的损失时,反射系统就占了上风。因此,三思而后行变得迫切而重要。

三、多问自己一个问题

三思而后行的一个方法是制定一个程序来确保你问的问题是正确的。

正如丹尼尔·卡尼曼所言,人们在某些时候面对一个困难的问题时,会选择回答一个更简单的问题。这是因为反射系统讨厌不确定性,它会很快将问题重新组织成易于理解和回答的问题。

比如,面对“这只股票会继续上涨吗?”这样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许多投资者往往会参考最近的价格走势图。如果趋势线向上倾斜,那么他们立即回答“是”,而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反射系统欺骗了他们,引诱他们回答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

趋势图显示的其实是一个简单得多的问题:“这只股票最近一直在上涨吗?”卡尼曼说:“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会对他们想要回答的问题感到困惑,他们只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其实是在回答一个不同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多问自己一个问题,比如,“我如何知道?”或者“证据是什么?”或者“我需要更多的信息吗?”这些追问会迫使你注意到你的反射系统回答了错误的问题。

芝加哥大学的心理学家奚恺元有另一个建议:“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他们向你征求建议,你会告诉他们要做什么?我经常这样做决定:把自己放到别人的位置上。”奚恺元的建议特别有用,因为一旦你想象自己正在给别人提建议,你也可以想象那个人在向你施压:“你确定吗?你怎么知道?”

四、不要仅仅证实一种说法,而要先试着去证伪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反射系统认为,证明一个论断的最好方法是不断寻找更多的证据来证明它的正确性。但要更加确定它是正确的,唯一的方法是更努力地寻找证据去证伪。

基金经理经常会说:“任何较买入价下跌 15% 的股票,我们都能让其增值之后再卖出。”作为证据,他们展示了他们所持有股票的表现。相反,你应该要求查看已售出股票的后续回报,这是判断基金经理是否真的应该卖出它们的唯一方法。

同样,当一家投资咨询公司吹嘘说自己通过解雇表现不佳的基金经理而获得了更高的回报时,你可以询问那些经理在遭到解雇之后的业绩数据。只有通过观察这些未观察到的结果,你才能真正检验这些人的说法。(令人尴尬的是,这些专家自己从来没有分析过这些证据!)

五、用常识征服你的直觉

一般来说,视觉和听觉会激活你的反射系统,而文字和数字则会激活你的反思系统。

这就是为什么股票经纪公司和保险公司会在其制作的广告中展示一些富有魅力的人,他们牵着金光闪闪的猎犬漫步在金黄色的沙滩上。这种情景会在你的反射系统中激起强烈的舒适感和安全感。

这也是为什么基金公司喜欢把大量数据和线条堆积成高山的形状,以此来展示其投资组合的业绩。这些图表显示的是初始投资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长,最终累积成一个喜马拉雅山式的财富高峰,从而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人类天生就对运动感到兴奋。当用“攀升”或“跳涨”等富有动感的词而不是用“有所上涨”等中性词汇来概括股市活动时,投资者更倾向于预计股市将继续上涨。一些具有动感的修辞会导致我们的大脑产生市场肯定会“大涨一波”的预期。

隐喻的情感力量表明,你永远不应该被动地接受别人给你的包装好的信息。相反,你要确保用几种不同的方式打开这种信息的包装。

当经纪人或理财规划师把一张色彩鲜艳的图表放在桌子上时, 你要问这样的问题:如果以不同的、更长的时间段来衡量这笔投资,它会是什么样子?这只股票或基金与其他类似投资及市场指数等客观基准相比表现如何?根据它过去的业绩记录,像这样的投资什么时候会表现不佳?过去的业绩并不能预测未来,那么如果按照年费和税后回报等至少同样重要的标准去衡量,这种投资的表现如何呢?

六、只有傻瓜才会去做没有原则的投资

当伟大的投资分析师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被问及如何成为一个成功的投资者时,他回答说:“人们不需要非凡的洞察力或智慧,最需要的是采取简单的原则,并坚持遵守这些原则。”

我在本书附录中列出了 10 条基本的投资规则。这“十诫”的首字母正好是 THINK TWICE(三思而后行)。当市场上的某种情况可能导致你丧失理智时,你要抑制住自己的冲动。在做任何投资决策之前,依据你给自己制定的原则行事,这样可以防止自己被无端猜测及市场短期波动左右。

七、学会推迟决策

当你情绪高涨时,不要急于做决策,先休息一下,不然以后可能会后悔。

因此,你要警惕自己一时情绪波动的影响,否则你可能永远无法实现财务稳定。诺伯特·施瓦茨发出警告:“不要急于做出重要决策,留到第二天再说。”他不是在重复陈词滥调,他说的是科学研究证实的有趣的大智慧。如果你仔细考虑一下,而不是冲动行事,你几乎总能做出更好的投资决策。

马修·利伯曼说,另一种选择是“向那些不认同你观点的人征求第二种意见”。试着把你的投资想法告诉那些很了解你,却又不同意你观点的人。虽然你的配偶在这方面听起来很理想,但最佳人选是一个好的商业伙伴,而不是你的浪漫伴侣。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许多最具创新力、最成功的公司都是由两个能够相互制衡彼此想法的人领导的。

比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有沃伦·巴菲特和查理·芒格,雅虎公司有戴维·费罗和杨致远,谷歌公司有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如果你有一个既能令你推心置腹又对你吹毛求疵的朋友,那么要养成一个习惯,在做任何决定之前,把你的投资理念跟这位朋友讲一讲,请他帮忙把关。

最后一个方法是试着通过身体运动去影响你的想法。施瓦茨解释说:“你在一个身体里思考,你的身体反应与你的神经活动相互作用。”这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不无道理。

比如,如果你推开面前的坚硬物体,就可以帮助你在做决定时多一些思考,少一些情绪波动。如果你推开电脑或书桌,就可以让自己少受一些个人情绪的影响。

接下来,你可以用这个僵硬的动作来提醒自己,在做决策的时候,记得要三思而后行,可以参考本书附录中列出的 10 条基本投资规则。你甚至可以在采取任何市场操作之前,用掌上电脑或手机自动给自己发送提示。

八、当市场对你眨眼时,你要抓住稍纵即逝的机遇

如果一只股票因为坏消息而遭受重挫,它可能会永久下跌,也可能只是暂时反应过度,晚些时候就会反弹回来。提前做好投资功课,你就可以随时出击了。如果你是一个认真的股票投资者,你应该购买你所了解的公司的股票,如果这些股票突然变得便宜了,那就买入。

美盛集团的著名基金经理比尔·米勒就是这么做的。2004 年夏天,职业教育公司(Career Education Corp.)的股价从约 70 美元跌至 27 美元,原因是有报道称监管机构正在调查该公司的账目和商业行为, 投资者对此感到恐慌,纷纷抛售。

但米勒知道,这所技术学校运营公司能够获得非常丰厚的利润,他觉得这种情况很可能会继续下去。因此,当市场“眨眼”时,米勒抓住了机会,以低价从惊慌失措的卖家手中买入了 200 万股。(到 2004 年底,该股票已经较夏季恐慌时的低点上涨了近 50%。)

提前做功课能让你在其他投资者惊慌抛售时,及时抓住稍纵即逝的机遇。沃伦·巴菲特每年都会阅读安海斯–布希公司的年报,一边熟悉这家公司,一边耐心地等待股价变得足够便宜时出手。最终,在 2005 年初,该公司股价下跌,当时已经对该公司非常熟悉的巴菲特抢购了安海斯–布希的大量股份。

九、股票只有价格,而企业有价值

从短期来看,只要有人想买进或卖出股票,或者只要有新闻发生,股票价格就会发生变化。有时,消息简直荒唐可笑。

比如,1997 年 10 月 1 日,世通宣布收购 MCI 通信公司(股票代码 MCIC),结果"大众共同基金公司投资者”(股票代码 MCI)的股价上涨了 2.4%,交易量飙升到了平时正常交易量的 11 倍。投资者之所以急于买入大众共同基金的股票,是因为他们搞错了名称,误以为它会被世通公司收购,认为其股价将会上涨。但在这场混淆名称的闹剧中,大众共同基金的股价确实飙升了。

长远来看,企业是股票的内在基础,股票只是企业在市场上的交换媒介,没有自己的生命。如果哪项业务变得更具长期赢利性,那么它将变得更有价值,其对应的股票价格也会走高。股票价格在一个交易日内变化上千次并不罕见,但在真实的商业世界中,企业价值在一天之内基本是稳定的。

企业价值虽然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化,但不是一直在变。股票就像天气一样,几乎不间断地、毫无预警地变来变去。企业就像气候一样,其价值变化更加缓慢且可预测。从短期来看,天气引起我们的关注,且似乎决定了环境,但从长期来看,真正重要的是气候。

所有这些变化都可能分散人的注意力,以至巴菲特曾说:“我总是喜欢在不知道价格的情况下研究投资,因为如果你看到了价格,它就会自动对你产生一些影响。”

因此,一旦你对一家公司产生了兴趣,一个好办法就是最好先不去查看它的股价,而是花两周时间去研究一下这个公司。在两周时间结束时,忽略股票价格,只关注企业价值本身,做出自己的评估。

巴菲特说,所有这些研究确实让你回到了一个核心问题:“我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问题,即我是否了解这家公司。我说的了解,是指从经济学的角度对它在未来五到十年的发展状况形成一个合理判断。如果你在回答这个基本问题时感到不舒服,你就不应该买这家公司的股票。”

十、考虑问题时,要着眼全面

你从经纪公司或基金公司看到的财务报表,往往是为了刺激你大脑的反射系统:它们强调的是每笔投资的短期价格变化,而不是你的总财富规模。这种方法让你的财务报表读起来不那么枯燥,尤其是在市场上下波动的时候。但它让你更有可能听从直觉,经常导致高买低卖。

丹尼尔·卡尼曼警告说:“考虑一项决定时,看似最自然的方式往往不是最好的方式。”

如果你的财务顾问或基金公司不能帮你全面分析你的财务报表,你可以自己做:用 Excel 或类似的软件建一个电子表格。

在每个季度末,使用小的、普通的字体,输入你的每一项投资的价值。使用 Excel 的“自动求和”来计算你持有的所有股票的总金额,用粗体字标出总数。(如果你不会用 Excel,有一张纸就可以了,一定要用更大、更醒目的数字记录总数。)要查看你的投资组合的表现,不要逐行阅读每一个条目。

相反,把这个季度的总和与上一季度或一年、三年和五年之前的总和进行比较。现在你就可以很容易地看到你所持有的任一股票的大幅波动是否对你的整体投资组合产生了重要影响。

卡尼曼将这种刻意的比较称为“着眼全面”,这种比较需要动用你大脑的反思系统,以避免单笔投资的损失或收益促使你做出可能会后悔的行为(比如低价卖出或高价买入)。

无论你是投资个股,还是只在社保计划或其他退休计划中投入一些资金,“着眼全面”都将帮助你关注所有资产的长期表现和稳定性,而不是关注个别资产的短期波动。

这样,你会变得更富有、更冷静。

【钛媒体作者介绍:本文来自《投资的怪圈》的作者贾森·茨威格。他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曾是《货币》杂志高级撰稿人,《时代》杂志和CNN客座专栏作家,《福布斯》共同基金栏目主编。他受本杰明·格雷厄姆委托,主编《聪明的投资者(修订版)》,这本书被巴菲特奉为“迄今为止最好的投资巨著”。

同时,他也是一位广受欢迎的演说家,演讲足迹遍布哈佛、斯坦福和牛津等名校以及美国个人投资者协会、阿斯本研究所、特许金融分析师协会、晨星投资协会等权威机构。他还经常受邀出任各大电视台或电台的特约评论员。
此外,他担任美国金融博物馆(隶属史密森学会)理事,《金融史》和《行为金融学》杂志编委会委员。】

《投资的怪圈》将会纳入钛媒体Pro版书库,敬请大家关注前沿书库的上新动态~每位Pro专业用户一年可以在书库中任意选择三本书,由钛媒体免费赠送哦~点击链接、登录,进入“前沿书库”选书:https://www.tmtpost.com/pro/books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复(0)

4小时前 爱康科技:控股股东爱康实业单一法人实体向法院申请重整

36氪获悉,爱康科技5月27日晚间公告称,控股股东爱康实业单一法人实体向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申请重整,以全面化解爱康实业债务危机,同时最大程度保护全体债权人的利益。根据与之前主要债权人的初步沟通,各金融机构拟支持爱康实业重整。爱康实业集团系下其他关联企业不在本次申请重整范围内。控股股东被法院裁定受理重整申请进入重整程序,公司实际控制权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回复(0)

4小时前 业绩快报 | 尚德机构第一季度净收入5.651亿元,缩减销售费用促净亏损下降

尚德机构于美东时间5月27日盘前发布2020年第一季财报。数据显示,尚德机构本季度净收入5.651亿元,同比增长0.2%。表现高于此前给出的一季度业绩指引,在2019Q4财报中,尚德机构曾披露,预计2020Q1收入将有4.3%-0.7%的下滑。

本季度,尚德机构净亏损6560万元,上年同期为1.129亿元,同比降低41.9%。

尚德机构首席执行官刘通博表示:“疫情影响下,我们的效率受到极大限制。但由于团队的努力和在线基础设施的支持,公司第一季度实现总收入5.168亿元。这样的数据来自我们审慎的成本和支出管理。除盈利能力改善外,公司净亏损率缩小了8.4个百分点,至11.6%。”

此外,销售费用上,2020年第一季度尚德机构销售和营销费用支出下降了7.9%至457.9万元。这也是尚德机构亏损大幅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运营数据上,其新入学人数为70098人,同比下降29.9%。

截止2020年3月31日,尚德机构递延收入余额为31.055亿元。递延收入来自预收学员的学费,由于部分课程未能在报告期内完成,因此无法计入该公司收入。

此前,尚德机构发布公告宣布公司首席财务官李亦鹏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其职位由公司首席战略官吕露兼任,该管理层变动自2020年4月30日起生效。

截至5月26日美股收盘,尚德机构股价升7.24%,报收1.63美元。


回复(0)

4小时前 最前线 | 英特尔与蚂蚁区块链达成合作,芯片租赁也要“上链”

5 月 27 日,英特尔与蚂蚁区块链宣布战略合作,完成远程链上签约。

加入蚂蚁区块链后,以英特尔芯片为源头的硬件租赁供应链体系将实现整体区块链化。也就是说,英特尔的芯片租赁业务要“上链”了。

蚂蚁集团副总裁、蚂蚁区块链负责人蒋国飞介绍说,合作达成后,英特尔相关的租赁厂商、保险公司、资金机构将全部上链。流转过程中所有信息均真实不可更改,从而降低各环节互信成本,提高芯片产业链中下游的供给效率和融资效率。

芯片租赁是一种离普通人比较远的生意,但这种商业模式在专业领域有不小的市场。数据显示,2019 年全球硬件租赁市场规模达 8000 亿元,而中国仅为 800 亿元,发展前景广阔。

英特尔上链会给芯片租赁市场带来什么影响?

蒋国飞举了租赁厂商“租葛亮”的例子。蒋国飞称,加入蚂蚁区块链生态后,租葛亮的用户订单量提升了 6 倍,回款及时率提升 200%,坏账率下降至 0.3%,融资规模和经营规模均大幅扩张,带动上游芯片供应商市场规模扩大。

“数字经济时代,构建多方协作的信任体系,才能实现资产价值在数字化全链路的流转。蚂蚁区块链将通过重构产业链上的数字协作关系,向各行业释放信任红利。”蒋国飞说。

蚂蚁区块链正在加速能力落地的脚步。今年 4 月 16 日,蚂蚁区块链面向中小企业推出了“开放联盟链”,首次全面开放蚂蚁区块链的技术和应用能力。

据蚂蚁区块链发言人介绍,开放联盟链基于蚂蚁区块链自主研发的技术,能支撑 10 亿账户规模、10 亿日交易量,实现每秒 10 万笔跨链消息处理能力(PPS)。目前,开放联盟链上沉淀了数十种解决方案,覆盖供应链金融、物流、公益慈善等场景。

“下一个 3 年,我们要支持百万企业通过开放联盟链实现规模化创新,推动全民上链的价值互联网时代到来。”蚂蚁区块链平台部总经理金戈表示。

蚂蚁区块链团队成立于 2016 年,全称为蚂蚁区块链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是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杭州蚂蚁未来科技有限公司新设区块链创新业务两家主体公司之一。

回复(0)

4小时前 创投日报 |「智行者科技」获数千万美元C1轮融资,「Aglet」想用运动鞋+游戏连接虚拟和真实世界;以及今天值得关注的早期项目

图片来源 | Pexels

5 月 27 日创投日报请查收。创投日报收录了今天「36氪创投频道」报道的融资新闻,以及我们正在关注的各个领域早期创业项目,enjoy~

科技

项目报道:

  • 面向大型企业,「云徙科技」推出新中台产品矩阵「数舰」

云徙科技于5月26日召开新产品见面会,首度披露面向大型企业的「数舰」V3.5中台产品矩阵。“中台”的概念由来已久,自阿里在2015年启动“中台战略”后便开始流行。随着腾讯、字节跳动等公司的入局,“中台”成为热门赛道,多个中台服务商也因此获得了资本的青睐。

然而,看似无所不能的中台在实际落地层面却面临种种问题,如多部门协同低效、部署困难、无法重复开发、多业务混杂等。中台服务商在探索方向时走过不少弯路,但也在试错和积累行业Know-How的过程中逐渐摸索出了个性化的业务发展道路……(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致力于新型电荷泵技术,「希荻微」相关产品已应用于华为Mate 30系列 | 潮科技.芯创业

目前,便携式装置的小型化、多功能等发展趋势推动电源管理芯片行业的不断发展,近几年国内电源管理芯片行业市场规模稳定增长,虽然不如CPU、GPU市场更加吸引人眼球,却也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市场。一家专注于高性能模拟和混合信号集成电路(IC)产品的定义、设计和商业化的供应商——广东希荻微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荻微」)。

工商信息显示,「希荻微」于2012年9月11日成立,注册资本1531.1253万人民币,总部设在广东佛山,分公司设在广州。目前参保人数19人,拥有专利17个。2019年12月,「希荻微」完成新一轮的融资。目前正对外招聘IC测试工程师以及版图工程师……(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提升空间自由度和充电速度,「微鹅科技」提出Wi-Po磁共振无线充电技术方案 | 潮科技.芯创业

无线充电行业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餐饮店、酒店等公共场所开始配备桌面嵌入式无线充电设备。36氪近期了解到一家提供基于A4WP的Rezence标准的无线充电设备和无线充电解决方案的高科技公司,「宁波微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宁波微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创立于2015年4月30日,主要经营范围是无线充电设备、电子产品、移动智能终端设备的技术开发等。目前参保人数为22人,持有专利92项,最近两项公开日期为2020年5月,均为无线电能接收传输控制装置。「微鹅科技」一直致力于“无线充电城”的建设,将无线充电技术和方案输应用在家居、餐饮、酒店、公共设施等众多领域。……(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探索无线充电应用领域,「新页微电子」提供中功率无线充电方案 | 潮科技.芯创业

如今,无线充电技术渗透在我们身边的很多领域,在智能手机、智能手表、蓝牙耳机等电子产品上更是被广泛使用。近期,36Kr了解到一家主营无线充电芯片与技术开发以及无线充电产品设计服务的公司——厦门新页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页微电子」)。

「新页微电子」是新页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公司位于厦门集成电路产业园,创立于2015年10月13日,致力于自有知识产权的尖端无线传能接收、发射专用集成电路芯片研发和产业化,为客户提供高效、低功耗、防干扰,高兼容性的无线供电解决方案……(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项目融资:

  • 36氪首发 |「智行者科技」获数千万美元C1轮融资,加速自动驾驶乘用车和特种车的商业化落地

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供应商北京智行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行者科技”)宣布完成厚安创新基金(HOPU-Arm Innovation Fund)的数千万美元C1轮投资。本轮融资将用于技术研发和商业化落地。

智行者科技成立于2015年,核心团队来自清华大学,在智能汽车和无人驾驶领域有数十年研发经验。该公司核心产品是自动驾驶“大脑”,目前在多个垂直领域有落地应用,其自动驾驶车辆累计测试里程已经超过数百万公里。在乘用车领域,智行者科技与主机厂合作,计划在2022-2023年实现L3级自动驾驶的前装量产,并计划在2020-2021年组建L4级自动驾驶车队,在国内外3-5个城市进行常态化运营……(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蓝晶微生物」要加速合成生物技术产业化落地

合成生物技术公司蓝晶微生物近日获得数千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松禾资本。探针资本继续担任独家财务顾问。蓝晶微生物联合创始人兼CEO张浩千博士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完善生物研发自动化系统Holog的部署以及加速现有管线的产业化落地。蓝晶微生物专注于合成生物技术研发和创新应用,主要针对生物功能分子和新型功能材料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研发方案,包括完全可降解生物材料PHA、植物天然药用分子和新型体外诊断试剂。

蓝晶微生物曾在2017年2月获得峰瑞资本领投、启迪创投跟投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8年5月,获得1000万元Pre-A轮融资,由力合创投领投,天使轮投资方峰瑞资本继续跟投。在2019年11月宣布获得4000万元的A轮融资,由中关村发展启航基金、中关村发展前沿基金和深圳前海母基金投资,峰瑞资本继续跟投……(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36氪首发 | 提供B2B人工智能销售系统,「领鸟云」完成鲲腾资本领投新一轮融资

销售AI-SaaS解决方案提供商「领鸟云」已于日前完成新一轮融资,本轮由鲲腾资本独家投资,融资金额暂未披露。这是该公司自2019年完成天使轮融资后的又一轮融资,天使轮投资方为阿米巴资本。

根据天眼查信息,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致力于通过SaaS化的数据智能工具和软件机器人为销售人员提供一站式智能销售服务。据公司创始人兼CEO张明介绍,公司目前主要服务的客户为B2B企业,目的是为这类企业的销售部门提供基于人工智能的销售工具,提升获客效率和销售团队人效。市场变化是「领鸟云」选择切入这一领域的主要因素。张明认为,B端市场是目前的创业趋势,服务B端客户也是符合趋势的选择,而获客、拿单、提升转化率是每个企业的刚需,通过AI可手段帮助企业在售前、售中、售后提升效率……(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36氪首发|基于云原生构建音视频协作平台,「MediaTrack」获数百万美元天使轮融资

音视频生产协作平台MediaTrack获得数百万美元天使轮融资,由Rocket Internet旗下的基金 Global Founders Capital(GFC)领投,天工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资金将主要用于平台的进一步开发及市场拓展。中国音视频市场近年发展迅速,新冠疫情进一步加速市场爆发。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3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8.50亿,占网民整体的94.1%;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7.73亿,占网民整体的85.6%。

随着5G大规模商用以及底层数据算法、算力大幅提升,音视频行业的流量入口将进一步扩大。但在行业上游——音视频内容生产领域,由于制作流程长、协作环节复杂,制作过程中需反复沟通反复修改。审片确认经常在百度网盘、微信、优酷、邮箱等工具之间来回切换,耗时又费力。此外,音视频内容生产领域人才缺口也导致内容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快速增长的消费需求……(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36氪首发| 超算运营商「SAIHEAT赛热科技」建立能源服务闭环,获比特大陆天使轮战略融资

计算能源服务领域的超算运营商SAIHEAT(赛热科技)近日获得比特大陆天使轮战略融资,此次融资之后,赛热科技与比特大陆达成战略合作,进行产品技术联合研发并扩大在全球超算中心的运营规模。

超算领域的成本主要由芯片成本及能源成本两大部分组成。随着近几年国内超算技术的发展,超算中心所消耗的能源成本(主要是电力)快速上升。其中,ASIC和GPU芯片有大约95%上的电能转化为热能,云计算数据中心总耗电量中31%以上都用于制冷系统来维持散热需求……(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文娱

项目报道:

  • 对接插画师与品牌方做创意整合,「Slow Movement」想做专业的插画经纪公司

国外的插画经济模式较为成熟,诞生了很多国际顶尖的插画经纪公司,例如美国的 Illo Zoo、英国的 Folio 和 法国的 Agent002等。专业的插画师就和艺人一样,需要有专业的经纪公司进行代理,为其承接业务。国内的插画经纪机构处在起步阶段,很多以插画拓展出的平台,大多以提供插画课程、展览市集和文创产品为主,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插画经纪机构。

Slow Movement 工作室,成立于2018年,公司位于上海,由李雨溪和胡弘毅联合创立,是一个为插画师提供代理与服务的经纪机构,旨在为对接插画师与品牌方做创意整合,实现插画在更多场景的应用。李雨溪和合伙人曾在伦敦艺术大学学习视觉媒体与插画专业,很喜欢插画的新鲜活力和延展的无限可能性.毕业回国后,他们创立公众号 Slow Movement,定期分享优秀插画师的作品以及创作背后的故事……(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出发去找虚拟球鞋!「Aglet」想用运动鞋+游戏连接虚拟和真实世界

「Aglet」提供了一种收集虚拟版本限量运动鞋的方式和终端设计工具,由阿迪达斯数字创新的前负责人Ryan Mullins创立。Aglet将Pokemon Go的游戏方式用于运动鞋,在游戏中,玩家穿着虚拟鞋出行或到景点旅行从而获得积分,这些积分可用于在商店内进行购买或抵充折扣。同时,虚拟运动鞋的限量版会掉落在城市周围,玩家可以前往这些地点并将虚拟运动鞋添加到他们的收藏中。

Aglet提供了从Air Force 1s到Yeezys的一系列虚拟运动鞋,游戏将根据用户在出行中穿的虚拟鞋来确定积分,鞋子越贵或越稀有,出行获得积分就越高。例如,Air Force 1s每步提供40 Aglet(积分名),Yeezy 380则为1300 Aglet。Aglet的游戏规则中,一段时间后,虚拟鞋会磨损并需要更换,Aglet也以此来提高应用的粘性……(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电商

项目报道:

  • 露营点评平台「The Dyrt」迎来爆发增长,露营地将成旅行折中选择?

成立于2013年,The Dyrt用于帮助用户发现露营地,平台上列有44000个公共和私人露营地,超过50万用户提交露营地评论和提示。该应用已成为Apple Store和Google Play上排名第一的露营类应用。到目前为止,The Dyrt已筹集了近700万美元,拥有30名员工。

The Dyrt类似露营界的大众点评,用户可以在平台上发现露营地、对露营地进行评论、或是向去过的人寻求建议,其露营地范围覆盖了美国各州。The Dyrt设置了每月积分排行榜,用户发表评论、上传照片视频、分享评论可以获得积分,并参与平台内的比赛,获取来自户外品牌的奖品。在PRO版本中,向用户提供额外的离线搜寻、下载地图功能和手续费减免优惠……(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项目融资:

  • Uber 在非洲和欧洲最大的竞争对手?欧洲出行独角兽「Bolt」获1.1亿美元融资

据外媒 EU-Startups 报道,爱沙尼亚 Bolt 获得1亿欧元(约为1.1亿美元)新一轮融资,由 Naya Capital Management 出资。Bolt 早前的投资商还包括滴滴出行和德国汽车巨头戴勒姆等。到目前为止,公司共筹集3亿欧元融资,估值达17亿欧元。

Bolt 是一家出行互联网平台,成立于2013年,总部位于爱沙尼亚塔林,由 Markus Villig、Martin Villig  和 Oliver Leisalu 联合创立,旨在为用户提供网约车、共享出行和餐饮外卖服务。Bolt 最初的业务是共享出行平台,包括网约车和滑板车,后来延展到外卖配送领域……(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为酒店提供餐饮服务,印度云厨房「Hoi Food」获200万美元A轮融资

据外媒 VCCircle 报道,印度 Hoi Food 完成200万美元A轮融资,由 1Crowd Fund 领投,Sprout Venture Partners 和 AngelList Angel backers 参投。该轮融资获得的资金,公司将用于完善平台基础设施和供应链体系。 

Hoi Food 是一家云厨房平台,成立于2017年,总部位于印度古尔冈,由 Indrajeet Roy 和 Pawan Raj Kumar 联合创立,旨在为消费者提供线上餐饮服务。Indrajeet Roy 就读于印度理工学院的工业工程专业,此前曾在移动食品卡车公司 Rocketchef 工作,还曾是管理咨询公司 Sookshm 的合伙人……(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教育

项目报道:

  • 提供一体化流量增长方案,亿格可思打造在线教育平台

成都亿格可思数据有限公司(EagleX)成立于2018年,作为一家在线教育企业,亿格可思研发的“AI智能教育平台”已服务2000万用户,目前公司旗下EeeBan亿班SaaS在线教育平台共计吸引上百家入驻机构。

B端业务是亿格可思的核心,亿班EeeBan是为中小型教培机构打造的在线教育平台,入驻机构可以实现在线课堂、班级互动、助教讨论答疑、作业打卡审批、测评等功能;同时针对没有线上经验的机构,亿班提供解决招生、引流、 获客、留存的一站式服务,打造属于教培机构自己的私域流量池……(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定位国际课程与考试教材租借平台,「新超越国际教育」想成为中国版Chegg

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地区,课程教材价格昂贵,“租用教材”的现象十分普遍,并催生了不少二手教材租赁平台。例如美国上市教育服务品牌Chegg,截止5月26日盘后市值76.74亿美元。另外,36氪还报道过澳大利亚二手书租赁平台Zookal,  最近新获1500万澳元B轮融资。

新超越国际教育(以下简称新超越),是一家国际课程与考试教材租借平台,近期已上线。平台希望通过为国际学校教师、学生提供教材租借服务,培养客户粘性,进而提供国际教育后续服务。新超越希望成长为中国版Chegg。Chegg和Zookal的发展依赖于欧美国家教材昂贵的普遍情况,因此目标客户是其国内全部学生群体……(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Easygroup张育维:营收破亿不是目标,未来将拓展其他海外市场|36氪专访

成立于2013年的Easygroup在2019年实现了营收破亿。这家成立于加拿大多伦多的公司主要为海外大学生提供课业辅导,于今年初收获经纬中国1000万元A轮融资。目前Easygroup共拥有三大业务体系,在加拿大开设11所校区,2019年总计服务3万名学生。

在海外大学培训领域,Easygroup之所以能够营收上亿与加拿大留学市场的特点,以及易维集团从多伦多大学做起密不可分。与世界排名接近的美国大学相比,多伦多大学的招生数量明显更多。以2019年Times世界大学排名为准,多大世界排名第20位,我们以排名上下浮动20位为标准选择了5所美国高校作为参照,对比2019年秋季学期本科新生的数量,可以发现多大的新生规模上万人,远远超过其余5所……(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金吉列推出知识分享平台「金吉列大学长」,用严选电商模式切入在线教育

专注留学市场的金吉列集团,在今年1月正式面向C端推出在线知识分享平台金吉列大学长。将原有留学、移民、海外院校业务搬到线上,并新增语言培训及K12两项业务板块,希望通过S2B2C电商模式为用户提供知识课程。

据金吉列大学长(以下简称大学长)CEO郑虓介绍,公司在2018年官网改版时开始尝试平台化发展,这次疫情加速了业务在线化的进度。大学长注册于2016年,于2019年6月上线, 今年1月正式面向用户开放……(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食品

项目融资:

  • 「Mycorena」获 120 万欧元融资,打造基于真菌的蛋白质

外媒报道,近日,食品技术初创公司「Mycorena」获得了 120 万欧元融资,此轮融资吸引了 FBG Invest、Bertebos Foundation、Falkenbergs Sparbanks Foundation、GlassWall Syndicate 以及该公司的现有投资者 Bånt AB、Plantbase Foundation 和 Kale United AB。

2017 年,初创公司「Mycorena」成立于瑞典,旨在为粮食生产和农业,创造可持续、环保的废物管理解决方案。2020 年初,该团队推出了其独特的基于真菌的蛋白质产品“Promyc”,该产品可替代肉类蛋白和传统的植物(如大豆和豌豆)蛋白,用于纯素食品的制造工艺。今年,这家初创公司在哥德堡的 Promyc 创新中心,扩大了产品开发和生产运营的规模……(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用食物保鲜食物,「Apeel Sciences」获 2.5 亿美元融资

外媒报道,近日,「Apeel Sciences」获得了 2.5 亿美元融资,此轮融资由新加坡财富基金 GIC 领投,参投的投资者包括 Viking Global Investors、Upfront Investors、Tao Capital Partners 和 Rock Creek Group,还有两个知名度很高投资者——流行歌手 Katy Perry 和媒体女王 Oprah Winfrey。

这家初创公司的产品实际上是一种由水果和蔬菜(包括橙子、牛油果、苹果等蔬果)制成的果皮涂层,旨在使用食物保鲜食物。水果和蔬菜已经被一种称为角质的物质密封起来,而「Apeel Sciences」的产品有助于延长角质的密封时间……(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创投观察

  • 焦点分析丨途牛,站在退市边缘

上市6年,亏损超60亿元,股价自巅峰时跌去96.84%——2020年,途牛站在了退市边缘。5月22日,途牛(TOUR.US)发布公告称,在从7月1日起计算的180天内,若公司未能提升股价,使其连续10个交易日收盘价高于1美元,将会面临被退市的风险。180天,成为决定途牛资本市场命运的关键时间段。180天,途牛还有“自救”的可能吗? 

4月6日到5月26日,途牛股价已经连续35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根据纳斯达克“一美元退市规则”规定,若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连续30个交易日跌破1美元,则交易所会发出亏损警告。之后,若没能在规定时间内提升股票价格,公司将被迫退市。不过由于疫情原因,纳斯达克调整了相关规定,给予途牛在6月30日前额外的保护期,即如果途牛股价能在2020年12月28日前,连续10个交易日收盘价高于1美元,其就可以解除退市危机……(查看更多请点这里

————————————

创投日报持续更新36氪接触的最新早期项目,感谢关注。想要了解更多,欢迎添加创投小助手微信:chuangtou36kr

36氪Pro是36氪旗下微信公众号,聚焦早期创投生态,提供独家创投项目和新闻、深度趋势和风向预判,以及行业社群、线下沙龙、融资服务。扫描以下二维码,先人一步感知创投风向。

    36氪Pro是36氪旗下微信公众号

回复(0)

4小时前 脑极体“半条命”大火,VR游戏啥时候才能迎来消费级市场的春天?

文丨脑极体

2020年的艰难开局,在让众多行业陷入困顿之际,却让游戏业迎来了一场流量的盛宴。

除了日进斗金的王者、吃鸡,还有火爆朋友圈的动森,一款3A级VR游戏《Half-Life: Alyx》(官方中文译名《半衰期:艾莉克斯》,国人误称为:半条命)悄然火爆了VR游戏圈。

从去年12月底官方宣布这款游戏的推出计划,到今年3月正式开售,期间已经有十万玩家提前进行了预定,而截至5月初,这款游戏累计玩家至少已经达到100万以上。

更重要的是,这款游戏的“好评如潮”,历史同时在线人数破纪录的达到了4万多人,高居Steam VR游戏的首位,远超最多只有4千多人在线第二名的《Beat Saber》。

体验真实、交互丰富、细腻,被玩家称之为“这才是VR游戏应该有的样子”。而之前很多人常常吐槽的是,根本没有一个游戏能值得上去买一个几千块钱的头显。

如果你对VR行业关注已久,可能会知道VR游戏已经在低谷徘徊已久,也能体会这一次VR版“半条命”的推出对于VR游戏有着怎样的意义了。

我们其实更关心,阻碍VR游戏走向大众消费市场的那些障碍已经被消除了么,“半条命”是重新开启VR游戏春天的那个信使吗?

高光之下,VR游戏为何遭遇困境?

2016年被称为“VR 元年”,这一年,无论是巨头和资本涌入,还是创业公司的纷纷入局,都迅速将VR产业推到了移动互联网产业的聚光灯下。但一项新兴产业的第一次的高光时刻同时也意味着巨大泡沫的破灭时刻。

受制于技术成熟度不足、内容和体验差强人意以及盈利模式不明朗等因素,当资本的热潮退却之后,大多数VR创业企业停留在了天使轮和A轮,随后快速耗尽资金,泯然众人。

而VR硬件三巨头的HTC Vive、Oculus Rift、Play Station VR设备,因为高昂的价格,也难以打开大众市场。其中Oculus更是以大幅降价来获得一些市场销量。

而当时真正大行其道的则是那些廉价的智能手机看片设备,如谷歌的Cardboard和三星电子的Gear VR。由于这些设备只是在消费者一时的好奇心下的短暂使用,很快就在人们的喜新厌旧下放在家里落灰了。

在文化历史上,内容和技术是相互影响的一对变量,通常是先有内容,技术的发明和改进帮助内容实现繁荣和生长,就像《圣经》的广泛流行和古登堡印刷机的关系。然而VR技术则是第一次先有了技术而不知道有什么合适的内容去填充它。

VR内容生态的窘境也表现在VR游戏上,受到VR硬件技术的限制,一开始的VR游戏还只能停留在非常初级的Demo和有限场景的试验作品里。因此,VR游戏存在种种的限制:

首先,由于高端VR设备的体验成本过高,导致玩家过少,贸然投入巨资进行游戏开发难以覆盖高昂的游戏开发成本;

其次,低端入门设备体验效果不佳,难以承载高质量的VR游戏,而入门级VR游戏不过就是人们“过把瘾就行”的试水作品;

此外,最重要的是VR头显的沉浸式体验受到硬件分辨率、网络传输效率等限制产生的掉帧,常常带给游戏玩家3D眩晕感和恶心的生理痛苦,成为制约VR设备普及的主要技术瓶颈。

在这些现实的制约因素下,游戏大厂们也需要认真评估投入多少资源到VR游戏的开发上面,而对于那些中小创业团队来说,开发VR游戏可不像开发一款手机游戏那样容易,高技术和高成本门槛就将其挡在了外面。

硬件价格、体验问题等可以通过VR技术的迭代和硬件的规模化以及成本的下降来解决,而有无优质内容才是决定VR游戏能否吸引大众消费者买单的关键。

幸而,VR产业沉寂的三年中,VR游戏内容产业并未停滞不前。

低谷中蛰伏,VR游戏的生长潜力

就在VR产业略显沉寂的这三年中,VR底层技术却在飞速的发展。屏幕的分辨率较三年前已翻了一倍,无线技术、眼球追踪、注视点渲染等技术也即将到达民用级别。未来随着5G的商用普及,将带给无线VR设备更加流畅的网络传输体验。

根据信通院的一份报告显示,VR技术正在从初级沉浸向部分沉浸的过渡阶段,在2021年之后进入深度沉浸的发展阶段。这意味着近眼显示的分辨率会达到4K,强交互游戏内容的分辨率达到8K,渲染处理达到120FPS以上,完全可以承载3A级VR游戏大作的质量要求。

此外,外接头显的销量虽然低于泡沫时期的预期,但销量一直在稳步上升,据统计2018年底,外接头显整体达到750万台销量。同时,外接头显的入门门槛也在降低,尽管高端头显还处在5000元以上区间,但两三千的中端配置的头显和PC电脑也可能够带动VR游戏。

与此同时,VR游戏在这三年间,从更新数量和更新频率来说也在稳步增长。比如,游戏公司Steam在2016年底拥有1000余款VR游戏,而到2018年底已经达到3000款。

在VR游戏质量上面,体验时长不超过2小时的小微作品大幅减少,而能够让用户多次进入、5-10小时时长的优秀作品正在增加。其中,一些头部游戏IP也开始进行VR版本的改编,如《辐射4》和《上古卷轴》,都针对VR体验做了很多专属优化。

2018年现象级VR游戏《beat saber》(节奏空间)的火爆,也成功地将VR游戏的体验带出圈,成为众多视频网站进行炫技的一种社交内容。

此外,除了常见的“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开发者已经开始对VR的交互开始更深入地挖掘,一些如《ASTRO BOT:RESCUE MISSION》、《MOSS》的 “第三人称”游戏也开始得到玩家的认可。

对于游戏大厂来说,尽管在16、17年,有众多大厂选择退出,但是坚持下来的厂商如比如Ubisoft、BioWare、Valve等,反而加大了对VR的投入,去年已经陆续有像《Space Junkies》这样的作品VR原生大作的推出了。

而这次火爆VR游戏圈的《半衰期:艾利克斯》,则是V社早在2017年就开始制作,历时三年才推出的3A级大作。而从玩家和游戏界的评价来看,正是这部老IP新改编的VR大作,真正让VR游戏有了VR游戏应该有的体验。

而真正的“VR游戏”的特点,在“半条命”里最直接的感受就是“符合直觉”,即整个游戏的交互都尽可能按照现实生活中的逻辑来进行,比如开门需要拧把手,帽子可以带上,枪械需要手动装弹,垃圾罐可以阻挡生物,也就是任何一个道具可以按它的功能使用;此外游戏引擎呈现出来的光影表现,让游戏玩家真正代入游戏主角的视角来进行交互体验。

“半条命”的创新特质,被一些游戏评论认为是开启未来5-10年VR游戏交互模式的设计模板。尽管这一说法有点夸张,但是我们能够看到优质的内容和创新体验对于VR游戏的发展不言而喻的重要作用。

那么以“半条命”获得的超高人气为代表,接下来VR游戏在大众消费市场会迎来爆发式的发展么?

初春已至,VR游戏爆发还要做好“长期准备”

在我看来,VR版“半条命”的成功,只是VR游戏在经历漫长寒冬之后,透露出的早春的气息,毕竟这一游戏经历了三年的打磨,才收获现在的成绩。由此可见VR游戏的创新之难。

VR产业的发展,注定不会是一场春风化雨万物自然生长的简单过程,反而是需要产业从业者们亲自躬身入局,在一块没有多少肥力积累的土地上精耕细作,耐心培养。

任何想在VR产业里短线投机、见好就收的投机者,大概率会落得颗粒无收的下场,这一点对于VR游戏来说同样如此。

这一点提醒同样会揭示出VR游戏产业的发展规律。这将是一场长期投入,缓慢回报但收益巨大的产业发展之路,同样,VR游戏的用户规模也会出现持续的增长,但未来几年还不会出现爆发式的骤增,大众级的消费市场爆发还有待整个VR游戏产业生态的真正成熟。

VR游戏产业真正成熟的特征有以下几点:

1、VR硬件的可靠性足够高,而成本又足够低。这需要依赖5G网络的大规模普及,以及云游戏技术的成熟,让制作精良、体量庞大的大型VR游戏,可以源源不断地从云端输出给用户,这样将大幅削减终端VR头显和主机、PC设备的硬件配置。当硬件的获取成本足够低,VR游戏才能真正进入普通家庭。

2、VR游戏内容生态的成熟,好的作品可以赚钱,但单价又足够便宜。VR版“半条命”在Steam平台的发售价是163元,当然相比较于动辄五六千的头显设备来说,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对于众多长期热衷“免费”破解版的消费人群而言,为游戏付费仍然是需要长期培养的习惯。

VR游戏的收入除了单价定价外,自然也跟订阅用户数量相关。未来游戏厂商可以根据游戏关卡、游戏副本等设置不同的收费版本,给予消费者更多的选择机会。

3、VR游戏的专业场馆运营,让VR体验馆成为新的 “大众网吧”形态。VR游戏在解决了延时、眩晕等问题后,另一大技术障碍就是VR使用者的安全防护。由于逼真的沉浸式体验,越来越多的游戏要求玩家做出复杂的身体移动和躲避动作,这就要求足够的场地和身体保护装备,从而也极大限制VR游戏在家庭中的普及。

更可行的方案显然是大型VR体验馆甚至是VR主题馆。目前遍布商场的VR体验馆多是大人小孩用来尝鲜的轻度VR游戏或视频,以一次性体验为主。而未来随着全感体验和多人模式的出现,可以实现更具粘性和观赏性的竞技性游戏赛事,发展成为类似PC或手游时代的线下竞技比赛,形成更长的游戏生命周期。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VR版“半条命”所引领的FPS游戏的专业化发展方向外,未来VR游戏能够普及化的方向还会有类似《动物森友会》这类的养成类VR游戏,以及带有陪伴类型甚至是色情类型的虚拟社交类型的VR游戏。

在通向又宅、又懒的道路上,VR游戏似乎是我们最有可能选择的归宿。

当斯皮尔伯格在《头号玩家》里,还在反思人类要不要沉溺于美妙的“绿洲”而放弃拯救的现实“荒芜”的时候,我们已经把它看做是一部关于未来的蓝图了。而科技公司和游戏厂商也正在以此为蓝本来打磨硬件的流畅体验、体感设备的逼真效果以及游戏的恢宏世界了。

不吹不黑,VR游戏都会按照其产业的发展节奏,从当前的稚嫩走向产业的成熟和繁荣。我们是躬身入局,持续投入其中;还是坐享其成,用真金白银支持那些VR优秀作品,其实都将是对VR游戏产业的切实贡献。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旦新的体验出现,人类就再也退回不到过去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复(0)

5小时前 歪道道亚马逊的直播带货,还差点什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歪道道

5月22日,阿里巴巴2020财年(2019年4月到2020年3月)的消费型商业业务交易额突破1万亿美元,其中淘宝天猫的增长仍然非常可观,这主要来自于直播。

与此同时,亚马逊也看中了直播这块蛋糕。

原本仅有亚马逊品牌注册的美国专业卖家可以通过的Amazon Live,宣布开始面向中国卖家开放,卖家可以在产品详情页面、亚马逊旗舰店以及亚马逊买家浏览的各种位置上免费使用流媒体。

直播带货兴起于国内,这一独特的商业变现模式,能否适应美国及全球卖家、买家的营销及消费习惯,而亚马逊又是否能借助直播带货,如同淘宝一样获得新的增长动力,这都值得思考。更关键的是,当阿里和亚马逊又一次在战场上“相遇”,情形如何令人期待。

从初尝带货到巨头涌入

2017年,来自Magid Advisors的数据表明,美国流媒体视频直播稳步增长,Facebook Live以微弱优势主导着国内的流媒体直播市场,其后为YouTube Live、Instagram,紧接着还有Twitter、Snapchat以及亚马逊旗下的Twitch。

这时候,美国刚刚萌发视频带货的苗头,但几乎都不是在这些流媒体直播巨头上。比如2017年8月上线的购物视频Eight TV,用户可录制1分钟短视频,内容包含但不限于各类产品的测评。所有短视频会提供某一在线零售商的产品购物链接,观众能够直接进行产品选购,而Eight TV打通的就是亚马逊的产品数据库。

再比如Dote,它也是通过视频推荐产品的移动端购物App,帮助策划销售丝芙兰、维多利亚的秘密以及Urban Outfitters等零售商的产品。

分散的移动购物产品或尝试进行视频带货的品牌,并没能掀起美国在线购物的的直播带货热潮,但直至去年,Facebook、亚马逊、YouTube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加大了对直播卖货的平台支持。

2019年4月,亚马逊推出了直播服务—Amazon Live,并宣布今年将在全球所有站点陆续上线,而Facebook早在直播服务功能上线时,就承担了其长久以来未能实现的电商之梦。尤其是近日新推出的“Facebook Shops”,专门针对直播电商,在直播视频下显示产品标签,方便观众观看直播时进行购物。

不过,目前来看,直播或视频带货产生明显商业价值的,还是YouTube,平台上聚集的优质网红和他们自有的品牌,本身已经构建了一条完整的商业链条。如超级网红PewDiePie ,在他800万美元的月收入中,有大约85%都是靠卖货贡献的,卖货月收入达到683.5万美元。

美国互联网科技巨头的涌入,一部分是看到了直播在消费购物过程中的引导作用,另一部分则是已经有了淘宝直播这一积极的先例。

根据全球调研机构Forrester的研究,52%的成年人借助在线视频寻找自己并完成了近期的购买,64%的消费者在观看相关视频后更有可能购买产品。思科(Cisco)每年发布的可视化网络指数也预计视频将在2021年前占据全球互联网数据流量的82%,其中在线视频预计将增长15倍,所占份额在2021年前将从如今的3%涨至13%。

直播内容的生长和繁荣,以及对商业化的探索,很大程度上,是美国直播服务在循着我国的行业发展的脉络推进,但摆在Facebook、亚马逊以及其它电商平台面前的,不一定是一条类似淘宝直播的坦途。

直播带货将是美国电商一块难啃的骨头?

国内直播带货如火如荼,充斥着越来越惊人的销售数字,而除了主播强劲的带货能力和全网最低价的诱惑外,其中一定程度上也是由于用户的冲动型消费。

中国消费者协会的最新数据显示,44.1%的消费者直播时冲动消费严重,而且根据艾媒咨询的报告数据,受访用户中取消直播购物订单或者退货的比例较高,这也间接说明直播带货过程中用户极易受到冲动消费心理的刺激。

往前追溯,我国冲动型消费现象越发普遍,其实离不开电商的推动,从双十一、6·18等节日营销到现在势头正猛的直播带货,可以说是电商平台引导着用户冲动型消费的增长。而美国恰恰相反,电商使消费者买东西更有节制。根据NPD的研究,美国在实体店购物冲动消费占45%,但在线购物时这一比例仅为23%,且在线购物中电视导购又占了关键地位。

冲动消费因素的缺失,让美国现在直播带货的推广少了些成长基础,更关键的是,在线购物习惯和心理的差异,也使得美国互联网公司做直播带货的理念和方向,与国内已经获得成功的模式不同。

比如亚马逊,从目前Amazon Live的板块内容看,无论长视频、短视频还是官方直播,都偏向于传统的产品介绍和测评,像是主播单向的推介,更追求品牌露出而不是卖货。这和主播对自身的定位如出一辙,海外网红们仍然认为“我是个creator,不是个seller”。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美国当前的直播卖货依然没有跳脱出内容生产的范畴。这或许也是为什么亚马逊、Facebook、YouTube等平台,明明拥有庞大的、享誉全球的知名网红,却迟迟没有培养出类似李佳琦、薇娅这样顶级带货主播的原因。他们根本不会像国内网红一样卖力带货。

而追根究底,类似YouTube等成熟平台上的网红,仅靠内容便可以养活自己,没有必要冒险带货。

当然,现在情况正在有所改变。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经济形势变得不甚乐观,各类品牌不得不压缩营销成本,也就是说网红原本依赖的广告收入将会大打折扣。在这种压力下,国内直播带货创造的商业价值诱惑开始放大,或许她(他)们的理念也会跟着变化。

正如卡戴珊看到薇娅在1分钟内售罄了15000瓶香水时,忍不住惊叹:“OMG,It's crazy!”

亚马逊太慢,赶不上阿里?

尽管今年美国的科技巨头们纷纷表现出对直播带货的热情,但他们的脚步实在太慢。

2018年,LuLaRoe的产品在Facebook Live直播,用户看完直播想要购买时,还要跳转到其它各个私人网站、PayPal支付系统以及Shopify的页面。

一位接触过中国KOL带货的业内人士表示,“老实说,我对这点很震惊。我不知道为什么西方的社交平台尚未在品牌的视频直播中整合支付和电商功能。亚马逊和eBay也是一样,没有在整合视频内容或流媒体上有什么大的进展”。

直到最近一段时间,Youtube内测了导向谷歌旗下电商平台Google Express的链接,Facebook则宣布推出专门的Shops服务,支持直播带货,这才使得整个交易过程可以在Facebook系的应用内完成。而亚马逊自面向全站点开放后,迟迟没有太大的动作。

相比于直播带货,亚马逊似乎更看重游戏直播。

2014年亚马逊以近10亿美元收购了Twitch,此后Twitch一直主导着视频直播市场,尤其是网络游戏直播。但据外媒报道,今年YouTube、FacebooK接连从Twitch挖人,1月份,YouTube宣布与三名广受欢迎的游戏高手签署独家的游戏直播合作交易,他们都来自Twitch。

陷入游戏直播鏖战的亚马逊,似乎是美国视频直播服务阶段性发展的一个缩影,正如国内直播行业也经历了从秀场直播到游戏直播再到直播带货的历程,才帮助内容创业者找到一个更有前景的商业变现方式。

但这种行业阶段的差距,也让亚马逊未来开拓直播带货业务多了一丝风险。

3月份,阿里巴巴集团旗下消费者电子商务巨头全球速卖通的下载量达到650万次,是全球下载量排名第二的购物应用程序,超过了亚马逊。尽管阿里的海外业务不能和亚马逊相互较量,但当一些地区的电商购物直接跳过图文而进入直播时代,至今尚未构建起直播带货生态的亚马逊,不免有些慌张。

而且未来与亚马逊争夺直播带货的不仅仅是阿里。近年来,亚马逊开通了针对电商卖家的付费广告产品,作为全球最大电商平台,亚马逊的数字广告业务增速迅猛,这严重威胁了以广告收入为核心的FacebooK。

所以,在FacebooK的反击战中,方兴未艾的直播带货必然会是扎克伯格入侵亚马逊大本营的重要一步。

至于YouTube及背后的谷歌,其网红资源也让亚马逊望尘莫及。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在国内,直播带货的出现更像是弥补了直播行业不成熟的商业模式漏洞,而在美国,网红经济已经拥有非常成熟的变现模式。如果贸然将网红和带货打通,也不一定适合美国消费者的习惯。但就当前的形势而言,亚马逊无法再忽视直播带货的潮流。

【钛媒体作者介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复(0)

5小时前 广和通推出Cat.1区块链模组L610

36氪获悉,广和通宣布推出Cat.1区块链模组L610。据介绍,该款模组是基于紫光展锐的物联网芯片平台春藤8910DM以及摩联科技的BoAT(Blockchain of AI Things)区块链应用框架的LTE Cat. 1区块链模组,可访问区块链和调用智能合约。

回复(0)

5小时前 开云宅配与区块链项目本体达成合作

36氪获悉,近日,开云宅配同区块链项目本体达成合作。据官方介绍,二者将相关数据以存证方式上链记录,以去中心化应用(dApp)的形式进行展示,实现商流层、配送员、收件人等多方面、全流程提供信息数据可信。商流层可通过开云宅配,实时查看车辆、人员位置,行驶轨迹、货品状态。

回复(0)

5小时前 业绩快报 | 唯品会Q1营收、净利润均高于预期,物流履约费用率环比小幅上升

5月27日,唯品会(VIPS.US)发布了2020年Q1财报。数据显示,公司营收188亿元(“人民币”,下同),去年同期为213亿元,高于彭博一致预期(178.37亿元);归属于唯品会股东的净利润为6.848亿元,去年同期为8.723亿元;按照非通用会计准则,归属唯品会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20.8%至9.861亿元,高于彭博一致预期(5.54亿元)。

该季度公司毛利润为36亿元;毛利率为19.2%,低于彭博一致预期(19.367%),去年同期毛利率为20.4%。

2020年Q1,唯品会活跃用户数为2960万,去年同期为2970万;订单量同比增长4%至1.217亿。

唯品会董事长兼CEO沈亚在财报中表示,自今年3月以来,公司的业务已经恢复了健康增长。将继续帮助供应商利用其多余的库存获利。

2020年Q1的唯品会总运营支出降至30亿元,去年同期为36亿元。占总收入的百分比从去年同期的16.9%降至15.9%,主要归因于严格的成本控制。

数据来源:唯品会财报,制图:36氪

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达49.18亿元。

唯品会预计,2020年第Q2营收区间为227亿元-238亿元,同比增长率约为0%-5%。据彭博一致预期,2020Q2-Q4唯品会营收分别为225.22亿元、214.55亿元、306.02亿元;毛利率分别为22.08%、22.58%、23.16%;调整后净利润分别为12.2亿元、13.91亿元、26.55亿元。

唯品会上一个交易日收涨近7%至15.98美元,市值107.14亿美元。截至发稿,唯品会盘前涨幅为5.76%。

回复(0)

5小时前 一汽夏利:汽车制造业务已基本停滞,或转型铁路服务

36氪获悉,5月26日,*ST夏利(“一汽夏利”)披露了深交所对其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其中,关于净资产、净利润为负和无研发人员的情况,一汽夏利表示,公司汽车制造业务已基本停滞,未来业务将转型为面向铁路轨道交通产业为主的物资供应服务和生产性服务,商品流通和物流运输两大业务将继续经营。

回复(0)

5小时前 唯品会:预计二季度营收同比增长0%到5%

36氪获悉,唯品会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一季度,GMV为289亿元,上年同期为338亿元;活跃买家数量为2960万,而去年同期为2970万;总订单量为1.217亿,上年同期为1.165亿。预计二季度收入将介于 227亿元和238亿元,同比增长约0%到5%。

回复(0)

5小时前 唯品会:一季度营收187.9亿元,上年同期为213亿元

36氪获悉,唯品会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一季度,营收187.9亿元,上年同期为213亿元;归属于股东净利润为6.848亿元,上年同期为8.723亿元;GMV为289亿元,上年同期为338亿元。

回复(0)

共 292629 条12345››... 14632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201条 ... 一周内发布1084条 ... 总发布数 292629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