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
      26天前 魏武挥最新南乡子

世道艰繁
北疆南域遍地寒
纷纷纭说仔细看,扯蛋
且把琵琶不轻弹

尽日凭阑
美玉金樽欲掩难
偷得醉卧花开尽,算球
伊人犹唱菩萨蛮

—— 调寄《南乡子》

送友人远赴安大略湖

回复(0)

共 811 条1 ...‹‹394041
7年前 收费下载救不了音乐出品商 魏武挥

一个并不生产内容的公司最终控制了某个内容产业的先例市场上不是没有。国内门户网站的影响力,使得很多生产内容的纸媒们在向它们免费地供给内容。这让很多纸媒叫苦不迭却又无可奈何,还得和人签“战略合作协议”。归根到底的问题在于:制造产品卖产品,就一定会受制于渠道,渠道力量够强,还能跳过一个又一个的上游环节。简单的一句“收费”,其实是救不了内容公司的。

近日多家媒体刊登了关于“国内音乐下载将收费”的新闻,似乎意味着已经十数年中国网民免费获取音乐的日子就快结束了。享受他人作品在著作权人的要求下付费,这事本来貌似“天经地义”,但细细一究,其实操作层面上还有诸多问题(关于这方面的争议,其实有足够的理论的、实务的书籍在探讨)。即便最终供给方打算要搞收费制,恐怕一样面临操作上的问题。

很多人以为,中国网民就是爱贪便宜,喜欢免费的东西,但在我看来,并不见得如此。其一,爱贪便宜不见得只是中国人的特性,确切地说,是人类的特性。BT下载技术不是中国人的发明,大名鼎鼎的免费音乐下载站Napster(后来败在了版权官司上)是美国人的网站,不是中国人的。没有证据可以表明,中国人比美国人更爱贪便宜。其二,这点更重要,有时候免费带来的好处不是不花钱,而是因为它更比交费来得更为流程简单。

举一个例子。很多超市门口都有便利店,而便利店由于规模所限,有的物品可能比超市里还略贵一点点。如果说人们就是为了价格便宜(同样的物品)而去的话,这些便利店就可以统统关门了。但事实并不如此。便利店就是在“便利”两个字上:店堂小找货容易、买单不用排队十分快捷。这个例子很生动地告诉我们,在很小的价格差额上,人们不见得倾向于便宜,而是倾向于简便。

互联网上的小额支付其实是一件很繁琐的事——这一点,用过网银、支付宝的人都知道。为了几块钱甚至一块钱都不到的事,人们会嫌麻烦。所以当有些用户调研的结论说多少多少比例用户愿意为之付费的时候,千万不要等同于他们就是愿意在网上用着那些复杂的交易工具,输入复杂的交易密码(几乎所有的交易密码都要求字母数字混排),来支付一块钱。是,他们有付费的意愿,但他们未必有走那一遍付费流程的意愿。

国外的iTunes和国内的彩铃之类的业务,其实在这个问题上跨了过去。前者和用户信用卡捆绑,整个支付过程并不复杂,后者则走话费信息费通道,也十分简便。特别是国内运营商音乐基地的兴旺这个例子可以证明这样一点:只要支付环节让人感觉十分容易,中国人和老美是一样的,并不见得爱贪便宜。

现在看到的一些收费政策倾向的是包月付费的会员制。这个制度看似解决了那种极小额支付时的不便(从商业角度讲,太过小额的数字交易会碰到手续费比交易金额本身都高的问题),但同时产生了另外一个问题:用户觉得亏了,被人占了便宜了。他要的只不过是一两首曲子,却要为之付出包月的费用,得不偿失。

所以,收费下载的问题,表面上看似乎是尊重不尊重版权的问题,其实落实到具体层面,它的核心是一个支付问题。既要让用户感觉到交易的便捷,又要让用户觉得没被占便宜,两者缺一不可。

有一种说法是要全力打击盗版,把盗版肃清,自然正版就有市场,交易再繁琐也没问题了。但恐怕这只是良好的一厢情愿。先且不论用户与用户之间的交换到什么程度才叫大范围传播,但就一个“全力打击”,都相当困难。这里耗费的成本之大,最终也还是用户——纳税人在承担。理论上的振振有词,未必在操作上可以顺利推行。

更深层次的问题其实在这里:用户交易环节的问题被解决,一定会产生这样的结果:最终控制音乐产业的却依然不是音乐制造业本身。在美国,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已经出现了:iTunes现在控制着超过四分之三的数字音乐市场,而与iTunes紧密捆绑的iPod,不仅在硬盘类音乐播放器上几乎完全垄断,在闪存类播放器上同样居于支配地位。可以这么说,美国的音乐产业的总开关,是在苹果那里,而不是什么Warner、Universal、Sony、EMI所谓的四大唱片公司。在中国的音乐基地上,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四大唱片公司老板访华,是一定要拜会音乐基地负责人的。

iTunes这样的软件,存在着一条音乐人直接面向他的粉丝的路径——注意,唱片公司可能会被跳过。越是大牌知名的音乐人越有着这样的路径选择机会。收费下载,未必对唱片公司真有什么好处。

一个并不生产内容的公司最终控制了某个内容产业的先例市场上不是没有。国内门户网站的影响力,使得很多生产内容的纸媒们在向它们免费地供给内容。这让很多纸媒叫苦不迭却又无可奈何,还得和人签“战略合作协议”。归根到底的问题在于:制造产品卖产品,就一定会受制于渠道,渠道力量够强,还能跳过一个又一个的上游环节。简单的一句“收费”,其实是救不了内容公司的。

—— 《东方早报》 约稿 ——

附注:最后一句话其实是一个问题,那怎么才能救内容公司呢?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简单说一下我的看法:大部分的,没救。小部分的,把卖产品的思路变为卖服务,或是一条路径。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回复(1)

  • admin: 其实应该是移动客户端的问题。   (2012-10-30 17:32:24)

送出评论

7年前 科技真得在增加效率么?读《高科技无产阶级的形成》 魏武挥

高科技无产阶级的形成胡斯这本书的副标题是<真实世界里的虚拟工作>,这个标题细细品来是有些意思的,她似乎是在指在现实世界里发生的那些“工作”其实不是工作——因为不是有偿的。这本书很明显的立场是女权主义,书中有大量的文字在探讨女性的“工作”是如何的变成一种无偿劳动——在科技的催化下。

胡斯认为,技术的发展,诞生了很多新型的设备,这些设备需要人们自行去操作,比如说,全自动洗衣机。为了学会使用这类洗衣机,使用者需要进行一次学习,然后在劳作时,花的时间未必比以前少多少:因为有很多地方是需要自助的,自助添加水,自助添加洗衣粉,自助进行修理。另外,技术的发展,也催生了大量的服务性行业,这些行业过去都是家务性质的劳作,而在今天变成一种有偿的劳动,服务使用者还需要自行去接受服务。很典型的例子是医生这个行业。医生那种走街串巷登门治疗病人的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返了,而变成患者需要自己前往医院:医院是一个很值得注意的场所,除了一些贵族的极高费用的私人医院,大多数医院的对病人的治疗,就像处理流水线上的一颗螺丝钉那样,简单快速而且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胡斯在这本书里着重讨论的是女性解放问题以及基于马克思主义的工人解放问题,我个人对这个领域兴趣不大,但对于她所提及的科技是否真得提高了效率还是相当关注的。所谓效率,就是在投入最少资源的情况下获取最大的产出,因为资源总是稀缺的。但问题在于,那些看似节省资源/劳动的设备却似乎并没有节省多少劳动,比如超市里你得自己拿货物以及排队买单,自助加油站里你得学会用油枪,银行自动取款机在一些热闹的地方极有可能需要你耗时排队。时间也是一种资源,花费时间的并不是劳动者,而是即便浪费了时间也没有得到报酬的消费者。胡斯引用了一项来自银行生产力的研究,报告表明,尽可能地让顾客自助——小到让他们自行填写存单——都可以有助于提升银行的效率,但整体效率提高了吗?

对科技的一种警惕是这样的论调:机器人不需要购买汽车。这个论调的意思是:机器人生产汽车一定是极高效率的,生产出了如此之多的汽车,但却又造成了大量的汽车工人失业,那么买车的消费力将会降低。这种警惕在技术的不断发展中被证明是一种“杞人忧天”。早期的劳动力密集型开始逐步向技术密集型转化,流水线越来越自动化,但汽车的购买并没有见得减少,反而大幅增加。

科技的发展的确在消灭一些工种,比如在很多报业以前所配备的资料室里,职员在大幅减少。更早一些在印刷机还未发明出来的誊写人,今天已经完全不再存在了。有一定的迹象表明,网络自媒体的发达,让记者这一行也受到了严重的威胁。网络自媒体所带来的大规模业余化的现象,甚至让大英百科全书不得不最终取消印刷版本——这个决定,会使得一部分人过去做的事情不再需要他们去做了。

但科技发展并没有让整体就业率会下降多少——至少没有证据表明。很多工种消失了,但同时也有很多工种出现了。还有一个大前提需要注意的是,人口的增长未必没有天花板,发达社会的老龄化现象说明了这一点。在就业这个问题上,科技发展不是负能量。

不过,就业率未必能完全反映整个社会的效率,虽然劳动力作为一种资源大量闲置是效率低下的表现。科技的发展,在某些方面,反而使得我们的效率在降低。

举一个电商的例子。在现实世界中,每天都要去逛一下商场的人恐怕并不多见,但在网络世界中,每天都要去看一下淘宝的大有人在。一些女性用了两个、三个乃至更多的时间在淘宝上东点西看,不过诡异的是,居然什么都没买。逛淘宝使她们的心理获得了即时的极大的满足,但我不得不说一句的是,要说没有浪费时间,怕是她们自己都不会认同。

一些文字工作者用一种调侃的方式来表达他们被高科技困扰的苦恼:当看到一个人在疯狂刷微博的时候,说明他交稿的时间快到了。这句调侃看似有些古怪,但就我自己也经常写文章的经历来看,还真是实情。总有一些技术的发展在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所以我曾经这样写道:微博不是利用我们的碎片化时间,而是让我们的时间碎片化了。

这本书反复论证的是,一些历史上家庭化的劳动现在社会化了,成了专业工种了,但人们在享用这些工种所提供的服务时,需要付出额外的不会获得报酬的劳动(比如排队),于是才有了所谓“虚拟工作”。我倒并不觉得这和解放女性有什么关系。至少女性也通过家庭劳动的社会化,从家庭中走出踏入社会,虽然这些社会化的工种地位还有待提高,但至少也算迈出了一步。

在我看来,科技的发展总体上是推动劳工的解放的,是推动就业的,无产阶级的论调颇有些过时。但它能否提高整体社会的效率,是值得探讨的。即便是高科技催生的互联网所带来的传播革命,是否真的能增加共识,都不见得是一个定论。所有的事都变得更为方便,但是否方便就等于效率呢?

科技对人类的裹挟是全方位的,即便你对某些新服务新设备并没有太多的需求,但由于身边人都在使用,媒体上都在鼓吹使用这些才意味着你是一个现代人。这种来自意识形态的压力,会让很多人下意识地觉得:这正是我需要的。在“帮助你提升效率”的说辞背后,我的一位上了年纪的朋友这么说道:其实,我们变得更没有效率了。

仔细想想,不无三分道理。

—— 《网络传播》 供稿 ——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回复(0)

7年前 移动互联网的软件时代 魏武挥

摘要:软件时代,终将过去。而从这个意义上讲,应用商店的最大竞争者,其实是浏览器。

9月头上,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押注HTML5是个巨大的错误,现在公司将聚焦移动、推出原生Android应用。”据他声称,Facebook5.0放弃了html5的web app转而投向native app后,数据显示有半数iOS用户在4天内选择了更新客户端,在App Store的评分也在短短三周内从2颗星上升至4颗星,更新后iOS用户阅读的新鲜事数量提高了一倍。不过,话音刚落,两天后,Facebook的产品开发人员就发出了和他不太一样的声音。

在Facebook的一场面向媒体的会议上,开发人员说:“HTML5以及基于HTML5的Web版Facebook不会就此消失——事实上,为了给用户带去更棒的体验,HTML5在未来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这似乎是一个矛盾。但在我看来,这代表着战术和战略两种选择。战术上(或者说短期内),native app被Facebook当成重点,扎克伯格列举的数字都是短期数据。而在战略上(或者说长期而言),Facebook并没有放弃web app。

一直以来,在native app和web app的选择上,都有着争论。8月我参加一个某手机浏览器的研讨会时,主持人还问过这样的问题,并要求到场的讨论嘉宾“站队”。我表示在没有时间这个变量下,无法站队。因为很明显的一点是,短期内原生应用有优势,而长期,则是web app。

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商业文明,其实是供给方推动的。没有人在iPhone诞生之前就会冒出这样的想法:我需要这样的手机。一个有趣的关于调研的笑话是说,在汽车没被人发明之前,所有的用户调研都是:要更快的马车。从大的意义上讲,供给方愿意选择什么,这个市场就会向那个地方所倾斜。就app而言,无论是开发成本,还是未来对用户的控制(比如说web app几乎就是供方升级就完成升级的),web app都具有更大的优势。

不过,需求者的具体需求也必须考虑到。Native app的优势在于它能让用户体验更好,也能让设备更好地发挥硬件功能,最重要的是:在当今的网络状态下,native app显然比web app更让用户青睐。

这不得不让我想起早期的桌面互联网时代。当年的网速比起今天来说,可以用“极慢”来形容,于是在很多具体功能上,人们都倾向于用“客户端”(其实就是native app)。最好的例子莫过于邮件。国产的Foxmail成为早期最出色的工具软件之一,它就是一个用于邮件收发的客户端。一个不支持POP3协议的邮件服务商是很难得到用户青睐的,因为它迫使用户必须用浏览器来收发邮件。在慢速网络下,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体验。在中国,hotmail邮箱更多的只是用来登录msn而不是用来收发邮件就是明证,因为它不支持POP3协议。

但web端的邮件具备了这样的好处:你可以用不同的机器登录上去看邮件,这一点随着人们的手持设备越来越多样变的越来越重要。如果转发一份带有大附件的邮件,速度会很快,因为那个附件本来就在服务器上。两个前提条件的改进促使了越来越多的人使用web端的邮件:硬盘的廉价导致的邮箱空间变大,以及网速的大幅提高。

随着桌面互联网的网速提高,越来越多的软件倾向于web化,比如有web qq之类的基于网络的聊天工具。有些软件的安装包都web化:用户下载的其实是一个很小的软件安装启动程序,真正意义上的软件需要机器在安装时处于联网状态获取。这样的好处是:用户下载到的永远是最新版本的软件。

开发成本的降低是很明显的事,web app基本上可以通行于各种设备上,native app则要建立不同的团队去做不同的开发,还有大量的适配工作。但更重要的是,开发者对这款应用的控制力增强了。Native app只要用户不选择更新,开发者除了让这款应用停止它可以运作之外别无它法。QQ就是这么干的,不更新新的版本就无法聊天。但QQ这么干也有两个重要的前提:其一是在QQ已经覆盖量很大的情况下,它对用户的逃离并不担心;其二这款软件的使用需要在线。一些单机版软件(比如游戏)根本控制不了用户更新还是不更新。

Web app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好处是可以绕过应用商店,这点在iOS系统上特别抢眼。比如FT英文版就是一个web app,它向用户收费无需给iOS抽成,也不存在审核不审核。当然,这是一把双刃剑,离开了app store,也就是FT这么大名鼎鼎的品牌才能得到用户的注意,一般的初创应用,都不晓得去哪里做推广。

移动端的浏览器兴起,可能为这些web app提供了推广的渠道。浏览器特别喜欢web app,因为两者的对接几乎是无缝的。而在这两年,移动端的浏览器的确开始发力,巨头都开始涉足这个领域。

当下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如早期的桌面互联网,网速很慢费用很高,native app的优势可以在这个背景下被完全发挥出来。但随着情况的改变,web app将慢慢取代大量的native app(并非全部,特别是游戏,正如桌面互联网中端游还是很大一块市场,移动网络中亦然),这是桌面互联网的规律,同样也是移动互联网的规律。

软件时代,终将过去。而从这个意义上讲,应用商店的最大竞争者,其实是浏览器。

—— IT经理世界 专栏供稿 ——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回复(0)

7年前 噱头与实质 魏武挥

可以复习的宾馆一位朋友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一所学校边上有一个酒店,酒店比较安静,在学生口碑中是一个可以用于复习的地方。老板觉得这个可资利用,于是就用“可以用来复习的酒店”来招徕顾客。这个营销话术很讨巧,越来越多的学生成为他的顾客。再往后,老板觉着既然大家都冲着“可以复习”而来,那就索性不要开酒店了,搞成教室算了。结果,改装之日,便是他迈向关店之时:学校里哪里还会缺他这点教室?

这个故事当然是虚构的,但它反映出非常重要的一点:营销所用的话术、宣传的重点,有时候未必就是这个企业自身真正意义上的核心竞争力。一个不虚构的事情是,很多饭店都会用“本店啤酒畅饮”的宣传语,但没有一个饭店老板会脑子进了水会以为只靠供应免费啤酒就能财源广进的。

故事听着很简单,很多人以为没人会犯那种低级错误吧?但事实真的有。没有搞清楚营销噱头不过只是噱头,最终丢了自己的本质。这里一个非常好的案例是陌陌。

这款社交工具有“约炮神器”的称谓,姑且可以看成一个营销噱头。虽然陌陌从来没有承认过他们是有意这么做推销的,但无论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最终的事实是:约炮神器这个噱头对于它初期用户的增长确有帮助。然而,这只是一个噱头而已。如果陌陌的实质就是“约炮神器”,那么,这个社交工具商业上就基本废掉了。可以想见的是,大概也只有杜蕾斯这样的品牌会考虑在这个免费工具投放广告,其它广告主便要躲之不及了。约炮神器四个字有时候甚至会引发用户的选择不安装:万一被老婆看到我手机上装了这个,我可就说不清了。

对于一个初创应用而言,有无噱头是非常重要的,它能够帮助这项服务在相对较短的时间里快速发展用户。但噱头到底是噱头,而不是核心竞争力,仅仅依靠噱头而起来的用户群,会在其它噱头的刺激下迅速离去。甲饭店会搞啤酒免费畅饮,乙饭店也会搞,丙饭店也会跟进,核心的要义:菜品是不是够物廉价美,服务是不是值回票价,才是一个饭店的本质生存之道。网络服务的道理是同样的。

初创应用的开发者应该很明白这一点,在使用者的认知上,噱头不要成为他们以为的实质。时间点的把握是很重要的,推出新的功能来强化自己产品的实质性的竞争力是一个方面,淡化公众对自家产品的噱头性认知也是一方面。事实上,早期的QQ也会被人传为“找小姐的工具”,但QQ始终把握得很好,大范围意义上的这种认知并不存在。

其实微信也有所谓的“约炮工具”的说法,但微信运营方在功能拓展上尽力地控制住这种感觉。不得不承认的是,一部分人的确如是认为,但并没有广泛到这个程度:我装一个微信会有装一个陌陌般的担心。陌陌的一个教训是:放任它的噱头以至于到了被误以为是这个产品的本质的时候,都没有主动做些什么来纠偏,如此下去,最终被微信所淹没,我看没必要去大骂微信抄袭,因为它在大众面前,已经迷失了它的本质。

回到文头的故事来,一个可以用于复习的酒店最终变成了教室的虚构案例,映射到现实中,一个可以用于约炮的社交工具变成了约炮神器,岂不是极其相似?当一个服务的营销噱头变成了服务的实质时,这个服务大概就离死期不远了。

—— 创业邦 专栏 ——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回复(0)

7年前 新浪微博用户量究竟几何? 魏武挥

摘要:新浪微博用户总量极有可能一亿都不到,日增长目前大概在20余万,且有下降态势。

本博文发出后两天,新浪微相册使用人数已被修订为“10,000,000+”这样语焉不详的数字,哈哈,哈哈

在展开论述之前,先有两个背景信息需要交代一下:

1)这是基于新浪V5版本后的观察,目前V5版本没有被所有用户用到(需要邀请码),故而有些用户会发现,我这里所提供的截图,他们的界面上是没有的。

2)微相册是微博用户使用最多的一个子功能。不用到微相册的只有这种情况:别说传图片,连头像都没有。但凡只要传过头像或图片,微相册将自动被激活。故而我推论,微相册使用人数接近(甚至可以说等同于)微博总用户量。

我从9月16日开始关注v5版本里的所谓“微相册使用人数”,一直到昨天,形成如下数据统计表格(截图在后):

截图时间 微相册使用人数 增长
9.16.23 56906420
9.18.1 57452641 546221
9.19.3 57709081 256440
9.20.10 58214740 505659
9.21.9 58460344 245604
9.22.10 58701768 241424
9.23.12 58946004 244236
9.25.10 59383655 437651
9.26.11 59603282 219627
9.27.11 59821161 217879
9.28.15 60026871 205710
9.29.9 60228868 201997
9.30.12 60439192 210324
10.3.11 61024313 585121
10.4.11 61249304 224991
10.5.13 61460668 211364
10.6.14 61677394 216726
10.8.16 62112864 435470

所谓截图时间,就是指我在哪个时间点观测到的数据。9.16.23意味着是9月16日23点,9.19.3就是9月19日凌晨三点。据我观测,微相册的使用人数的数字,差不多是一天一变,并非实时更新。

我们能看到的是,这个数字大致是5000多万到6000多万。这就是微相册的使用人数。正如我本博客文头所说,只要一传图片,就会自动被激活微相册,这几乎就意味着新浪微博的总用户数了。有没有一张图片(连头像)都不传的?当然有,但当然也是少数中的少数。我就算给这个群体3000万数字,加起来已就一个亿不到。故而我说,新浪微博总用户数:可能一个亿都不到

现在有几个疑问,我列在这里,自问自答一下:

1)这个微相册使用人数会不会是当天使用的人数?(也就是日使用人数)
答:不可能。连续十数日观察所得,微相册使用人数基本以每天20余万数字增长,从无下降。日活跃用户数不可能不出现上下波动。所以一定是总用户数。

2)为什么表中增长列会有四处有40以及50余万的数字?
答:9.18日,新增54万,很明显,17日我没观测。25日新增43万,24日我没观测。10月3日新增58万(最大一个数字),1日2日我都没观测。8日新增43万,我7日也没观测。现在唯一让我有点疑惑的是9月20日突然冒出个50万。

不过,基本上新浪微相册用户数目前每日增长情况是21万左右,但我刚开始观测时,能达到24-25万。增量在下降。根据我“微相册人数接近微博人数”的假设,可以推论微博增量也在下降。

3)这个数字是不是代表活跃用户数?
答:不是。它应该大于活跃用户数。假设1年之前有用户用过图片,就会被统计到微相册人数中。即便ta现在已经不再用微博,计数还在。但我认为,当僵粉被去除后,这个数字也做相应调整。只有躲过新浪运营方监控的僵粉(或曰机器粉),会计入其中。

4)会不会早期还没有微相册功能时的那些微博用户不计入其中?
答:我是新浪微博第一批内测用户,我被计入其中了。如果早期微博用户在新浪推出微相册功能后再也没用过图片功能的,有可能不被计入其中。但我认为这些用户是很少的一批,也有可能他们已经是“死亡用户”了。

5)没有用v5版本的用户会不会没有被计算进去?
答:我的推断是问题不成立。微相册功能和微博v5版本没有什么关系,用以前版本的一样有微相册功能,一样是自动被激活。

6)最近微博增量下降会不会是因为长假?
答:这个问题很有趣。从观测来看,26日就开始下降到20余万了。但在长假期间,这个数字和9月末的几天持平,没有出现显著下降。我倒是以为,使用微博恐怕和长假还真关系不大。目前有很多安卓机出厂就是深度定制新浪微博了(删都删不掉)。注意,我这里探讨的是用户量,不是发微数或活跃度。

7)新浪官方说有2亿,怎么回事?
答:排除吹牛,我觉得新浪把僵尸粉机器用户都算在里面了。如果以5-6千万的用户总量水平,说还有3倍的机器用户,我倒是觉得还算正常。好吧,把明知的机器粉也算在里头,有吹牛嫌疑。

8)为啥不继续观测,搞更多点数据?
答:我懒得搞了,关你毛事?

9)那新浪微博用户量关你毛事?
答:关,我是靠写IT评论和观察吃饭的,大学老师工资很低的晓得伐?至于你看不看,信不信还真不关我毛事。

10)要不我再凑一个问题凑成个整数?
答:还是别了,人生要留白,九比十好。

某位用户在微博上和我讨论的一个问题,这是ta的问题,不算在上头十问答里哈。

11)3000万这个数字怎么来的?拍脑袋的?
答:真的是拍脑袋来的。为什么拍3000万呢?因为微相册用户6000万,再加上3000万,就意味着在整个新浪微博用户中(除蓝v用户),每三个用户就有一个用户不传图片不传头像。这个数字我认为已经夸张到非常夸张的地步了。即便在如此夸张的情况下,微博用户都没有1个亿啊。

12)那你为啥不好好搞个量化研究来具体论证这类二无用户究竟是多少?有失严谨啊!
答:你以为我不想啊,我没这个条件啊。二无用户不会超过1/3比例,是我个人经验所得。可以驳斥可以质疑,也请举出证据来。这皮球,新浪有兴趣就接着(它最有条件搞了),没兴趣拉倒。无所谓的事儿。

我后来出去散了个步,忽然想到一个其实并不太“科学”的方法,可以通过这样的取样来探索一下,二无用户到底比例为何。

首先先准备一个随机数生成器,然后按如下步骤:

1)微博粉丝者最多为姚晨(2500万),最少者为0,故而从0到2500万中生成五个随机数,分别是:17554059,5450585,8201019,71080,3590883,分别指代五个拥有这么多粉丝量的用户;
2)经过寻找,我取用周立波(1755653)、苏群(5462547)、俞敏洪(8214452)、张宏良(75471)和郝海东(3591404)五个用户,他们的粉丝数和随机数比较接近;
3)再次使用随机数生成器,生成1-50中间的五个随机数,因为新浪微博只展示用户的50页粉丝,分别得到的数字是3、16、26、46、48
4)人工统计在五位用户中的这五页粉丝里的二无用户数。得到以下这个表格:

第3页 14 1 8 2 2
第16页 5 3 6 0 1
第26页 8 3 5 0 1
第46页 4 1 1 0 3
第48页 7 1 3 1 3

总计多少呢?85个。五个用户一共各5页粉丝,每页20名,为500粉丝数。也就是,在这500用户中,二无用户的比例是:17%

—— 要upadte一下 ——

关于微相册用户是不是等于微博用户,首先要排除的是带蓝v字的企业账号,这批用户似乎没有微相册。但蓝v用户总量上我觉着不是个大数,应该不到1000万。(请注意,我文中的那个3000万数字)。

第二点其实我也很迷惑。看下面三张图:

只有配图的用户

这是一位只有一张配图,但没有头像的用户,相册应该已经被激活

只有头像的用户

这是一位只有头像但从来没传过图片的用户,请注意和上一个用户在中间部分的区别。

第三张图,这是无头像无配图的用户,这类用户是可以判定为非微相册用户的,但这种用户会有多少呢?呵呵

二无用户

所以我在正文里说,看完信不信,各取所需吧。

—— 结束update ——

微博用户数-vert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回复(0)

7年前 V5后的新浪微博 魏武挥

正是在这个内外交困的时刻,新浪微博展开了它的商业化之旅,前途如何,尚未可知。

近日新浪微博发布了它的第五个版本,称为“V5”,在这个版本中,一个很明显的变化是:它长的有点像Facebook,用户不仅可以设置较大的头像,也可以在顶部自定义一张大图。V5版本的一些细节做得很用心,无论是提示语,还是版式的细微之处。

但是,新浪微博依然受困于商业化和竞争者的两大问题。新浪借助微博的概念,股价从30多元起步,一路上升破百,随后开始下跌,最低探至40元左右。近日开始回暖,回到70元不到的位置。新浪在最新的财务会议上说,通过微博增加了1000万美元的收入,但如果我们把眼光稍许往更早前的时间推一点的话,就会发现新浪收入增加的背后,是成本的逐季度抬高:

新浪

10Q1

10Q2

10Q3

10Q4

11Q1

11Q2

11Q3

11Q4

12Q1

12Q2

运营成本

3350

3200

3600

3650

4180

5970

6040

6670

6720

6980

广告收入

5430

7310

8100

8250

7230

9180

10100

10370

7850

10310

画成图线,就更直观和明显:

clip_image002

成本的上升,自然和中国网络管理环境有关。但收入无法形成关键性突破,则和微博本身的机制有关。新浪曹国伟声称微博已经有了80名广告客户,按照一季度1000万美元的收入,就可以发现单个客户的平均投放水平是12.5万美元,相当于近80万人民币。一个季度就有这点数字的投放,说明并非小型广告主,而更多意义上偏向于大型广告主的试单。相对中小型广告主而言,财大气粗的大型广告主总有一些额外的预算在新型媒体上试水,并不等于它们已经完全认同了这种广告方式。

在v5版本发布之后,新浪微博又出台了一种新型的广告方式,商业账户可以在它的粉丝timeline中置顶微博,以保证广告信息的确被用户看到。这个模式是新浪微博从twitter上借鉴过来的。2010年9月,twitter正式开始销售这种广告(被称为Promote Tweets),按照它的首席营收官贝恩的说法,传统的展示型广告的点击率大概在0.05%左右,但是Promoted Tweets的点击比率达到了2位数。

Promote Tweets吸引到了多少广告客户呢?2011年有2400家进行了投放,广告总额在1.5亿美元左右,平均一家在6万美元以上——都不是小客户。而另外一个社交网络Facebook的单个广告客户投放金额平均只有数千美元。两下比较,很显然,商业模式上,Twitter并没有获得最大范围的广告主的承认。

在互联网领域,通常大故事都是由小生意组成的。中国网络顶尖三强:百度有40万客户,平均一家2万广告年投入,阿里旗下的淘宝有800万卖家、天猫有6万卖家,至于腾讯,那是出了名在任何场合都会强调“我有6亿用户”这个优势。互联网大生意都有“蚂蚁雄兵”的特征,光靠几个大客户在那里投放单子,只能说明这个媒体平台互联网特征比较弱——一如今天步履维艰的雅虎。

Twitter的广告还是cpc和cpa方式计费的,也就是广告主只有受众点击广告甚至是进行了某种行为才会买单,但新浪用的是“CPF”方式计费,即用粉丝数。粉丝越多的广告主,想要置顶一条广告,付费越多。听上去很合理,但实际走的依然是“曝光”这条路。广告主其实不是没有选择,哪怕就是在百度上投关键词广告这种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广告行为,都至少是cpc方式计价的。在互联网领域,非要用曝光量来计算,广告主——特别是中小广告主——很难接受。

微博是相当典型的一种媒体(并非社交网络),人们在微博上主要是浏览各种新闻事件。新浪微博那种特有的时政气氛其实并不利于商业化,因为广告业希望受众在接受广告的时候是处于放松的状态,而不是什么义愤填膺之类的极端情绪状态。越多的时政信息在微博上成为焦点,它的商业化路径就越艰难。

在商业化的问题上,新浪微博其实有点谨慎得过了头,它迟迟不愿意大规模开展商业化试水,直到股价开始走低,用户活跃度开始下降,才开始行动。蔡文胜曾披露说,去年三季度微博的活跃量达到一个顶峰,之后开始走下坡路。而我则用另外一张图来说明,其实微博真正意义上的用户数,恐怕没它所谓的亿级那么高。这个数字,恰恰是V5版本泄露的。

在V5版本的用户界面上,右下角会有一个微相册模块,上面会有一个数字在显示有多少人使用了微相册。但凡一个用户只要上传过头像(或者一张什么其它图片),微相册就会自动被启用。现在使用微相册的用户数用多少呢?

clip_image003

很清楚,5700余万。这里面还涵盖了如下用户:已经不再使用微博的“死亡用户”、部分比较智能躲过新浪封杀的僵尸用户。我当然承认的确存在有一批用户不会上传任何图片(哪怕头像),但无论如何不会和使用图片的用户是1:1的关系。即便是1:1,新浪微博不也就1个亿的水平么?

一个可以探讨的问题是,这个数字是不是仅指今天在用的人?如果指的这个数字,按照新浪官方口径2亿用户,当日倒有近6000万活跃,日活跃度达到25%,这个未免太高了点。新浪当然可以这么解释,但有些苍白。

新浪目前面对着一个极其强劲的对手:微信。微信是腾讯出品的服务,这两年,腾讯的广告收入增长之快,不容小觑:

clip_image004

事实上,在2012年的第一季度中,腾讯广告(8580万)已经超过了新浪(7850万),二季度更是把差距拉到3000万的水平(1.39亿对1.031亿)。在腾讯最弱的一个收入模块上,它都能赶超新浪,更何况总体实力。

微信在17日被宣布超过2亿用户,单从数量上而言,已和新浪的宣称持平。微信带有更强的社交属性,对比国外社交网络Facebook与社会化媒体Twitter之争的结局,微博的确要打起十万分精神来应对。

而正是在这个内外交困的时刻,新浪微博展开了它的商业化之旅,前途如何,尚未可知。

—— 《社会观察》约稿 ——

关于微相册的数字,我已经跟踪了一段时间,明儿还会发布一个博客来说明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回复(0)

7年前 二维码的未来 魏武挥

徐徐渐进,二维码才有未来。在人们目前还没有大规模地接受这种古老的技术之前,商业味太浓的话,二维码将没有未来。

最近讨论二维码的声音很多,就我个人观察而言,应该是腾讯鼓吹这个技术所致。微信有一个“扫一扫”的功能专门用来扫二维码来获取里面的信息。马化腾甚至用“二维码将成线上线下关键入口”来表示他对二维码的期许。

其实二维码并不是什么太新的技术。我个人第一次亲手使用二维码的时间大概是在07年。当时一位朋友正在做一个创业项目,这个项目能够让一个网站(或博客)生成一个二维码,然后由用户通过扫二维码从此可以在手机上阅读这个网站。这个项目后来不了了之,虽然彼时我觉得非常神奇。

所谓二维码,基本上就可以理解为更加复杂的条形码(这只是一种比较简单的理解,事实上二维码也是一种条形码)。条形码今天的应用相当广泛,但凡一个正规的商品都会印有一个条形码。不过所包含的信息远远不如二维码的。不过,我们还是可以用条形码的发展来预测一下二维码未来会不会成为“线上线下关键入口”,以及如何才能成为。

条形码一开始的发明用途是用来做邮政单据分拣,它可以节省很多劳动力。后来被零售业广为采用的重要原因在于对货物的归类存放以及结算时价格识别,还包括销售情况的汇总清点。今天在超市购物,你很难想象如果一个商品背后没有条形码,结账时会发生什么情况:结算员又要输入货品名称,还有输入价格。前者还得遵守规范的货品名称不能乱输。没有条形码,几乎就可以说超市很难存在下去。

所以,条形码很明显是一种用于节省成本的技术,而不是招揽生意。但二维码,按照今天的解读,似乎成了一种招揽生意的手法。比如一本杂志的广告边上印有二维码,读者可以扫描一下获取更多的广告信息。这种做法其实是增加了成本,如果不能获取更大的收益,这种技术在商业上是没有大范围被使用的可能的。

通常意义上,节省成本的技术和最终消费者关系并不直接,故而条形码在零售业被用得如火如荼,但一般消费者压根不关心这个玩意儿,没有什么人会去弄个扫描器来扫一扫这个条形码里面到底是什么。但如果是一项用于招揽生意的技术,和用户就要发生关系了。如果用户没有扫二维码的设备,商家再卖力,也不过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罢了。

前文提到的我那位朋友的项目之所以最终销声匿迹的原因就在于,手机本身并不提供扫描二维码的功能,你必须再装一个软件或应用。不过,微信的崛起后,引发了包括阿里、新浪微博、搜狐等诸个网络公司的跟进,用户端能扫描二维码的,变得越来越多起来。但这个条件还不够:有这个功能,未必会去用。关键看供给方在二维码里能提供什么。

目前更多对二维码表示出兴趣的还是媒体(尤其是有网站的媒体),它们多了一根接触用户发送信息的管道。这其实是一种订阅机制。从数字发展史来看,大致订阅管道历经了email、RSS(一种订阅技术,非常技术化,用的人相对很少)、微博乃至微信。Email已经被看成是一种垃圾邮件的做法,RSS失之过于技术化,微博订阅可能会让信息淹没在用户的timeline中,看上去微信(其实是利用二维码扫描完成一次订阅)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商家会不会利用它来做促销信息推送?依托短信的电子报是成功的,这个经验至少说明依托二维码的订阅机制推送广告可行。我个人以为,趋势应该是媒体在二维码中得以立足,有越来越多的用户接受这种方式获取信息,然后才是广告信息入驻。利用媒体的内容,让用户习惯这种定制方式,才是商家利用二维码做营销的基础。

徐徐渐进,二维码才有未来。在人们目前还没有大规模地接受这种古老的技术之前,商业味太浓的话,二维码将没有未来。

——《经济观察报》 约稿 ——

关于文中提及的二维码成本问题,多说两句。其实二维码本身的制作很简单,成本可以低到忽略不计。但二维码我个人推断,会有监管成本。这个东西毕竟不是文字图片,一眼就能看明白,不扫就不会知道二维码里究竟蕴含着什么信息,而且二维码生成太过容易,分分秒秒就可以搞出n多个。这会对信息监管带来麻烦。接下来的事情,熟谙中国信息监管的读者,你们懂的。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回复(0)

7年前 基因究竟是什么? 魏武挥

早期的互联网是AOL主宰的,雅虎出现后,真正证明了互联网是可以用广告作为商业模式的。而微软在互联网上的套路是偏AOL的,谷歌则是继承雅虎的衣钵。

正如主文所探讨的那样,微软的确存在着一个失落的十年,不管微软高管承认不承认,苹果的市值已经超越了wintel联盟之和,谷歌对微软的威胁大到了微软不得不考虑和Facebook联盟来进行防御。作为操作系统的垄断者,微软与英特尔一起,一度把持着整个信息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微软面临着今天这样的局面?

一个简单的说法是:微软是一个软件公司,而不是互联网公司。面对互联网的潮流,这家公司缺少所谓的“互联网基因”。不过这个说法失之简单。互联网基因实在有点玄妙,到底什么是互联网基因,或者再问得深一点,到底什么是基因?

微软的创始人比尔盖茨在1995年就写过《未来之路》,虽然对互联网的未来有些地方说得并不准确,但这不意味着比尔盖茨没有认识到互联网将会是一股不可抵挡的大潮。同样的,比尔盖茨在微软鼎盛时期也说过,微软离破产只有18个月——这句话充分证明了他是一个有风险意识的人。作为微软的当家人,又看到了互联网,又有风险意识,怎么就说微软不具备互联网基因呢?

微软的确是靠软件业起家,无论是windows还是office都是当之无愧的本领域的成功者,不过,成功带来了两个后果:其一、微软对软件业的在利润上依赖极重,谷歌可以搞一套免费的在web上使用的office套件,微软绝无可能;其二、软件部门由于提供主要的收入来源,他们的话语权就很大,出于保护本部门的利益(有时候也是因为考核指标所逼迫的),他们会变相地去对抗比尔盖茨的一些想法的实施,这种对抗在话语权的帮助下获得了成功,也让微软在固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偏离了互联网的方向。

早期的互联网是AOL主宰的,这个公司的商业模式其实是收费服务:用户必须缴纳接入费用才能获取AOL的内容。雅虎出现后,真正证明了互联网是可以用广告作为商业模式的。而微软在互联网上的套路是偏AOL的,谷歌则是继承雅虎的衣钵。

AOL虽然给用户免费内容,但在入口上设置了收费的栅栏。早期的浏览器Netscape也打算用这个商业模式。微软敏锐地意识到浏览器的作用,利用免费加捆绑的方式,迅速让IE成为Netscape的替代者,但再往下,微软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因为这个销售软件为主的公司,从来没有玩过广告的手法,既有的精英人才只是精英在软件售卖上,渠道铺设上,除非微软大动干戈,剥离出一个专心致志搞免费+广告的互联网公司,并且重新招募一批人马。这招棋在今天看来也没什么,但在当时的情形下,委实有点险。因为既有的软件部门不太会全力投入资源支撑这个新公司,于是这个公司其实和硅谷里太多的startup项目没什么区别,是死是活并无太大的胜算。

其实公司总是要死的,有的死于主事者的脑袋发热做了错误的选择,而有的,则死于自己过去成功的模式上:时代变了它变不了。传统行业里,迭代的速度不快的原因在于它们的周遭环境其实不会剧烈变化,但信息世界里,则完全不同。摩根斯坦利曾列举过最近四十年里在信息世界里的每十年的巨头,大概只有IBM一直在榜上。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原因就在于:这个时代,躺在过往成功道路上,大概只能吃十年。

微软的未来会怎么样?有一定的迹象表明,它的娱乐部门正做的风生水起。这个部门的套路和它过去的软件部门是一致的:售卖模式,无论是售卖xbox机器还是售卖里面的游戏软件。另外一个迹象在于,当微软的win8借鉴了苹果的应用商店模式后,它会对各路软件的分发和变现有着更强的操控力。这都是它相当娴熟的技巧。要说微软即将衰落,还为时尚早。

—— 这篇东西是《商界评论》一篇关于微软十年长文的配套短评 ——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回复(0)

7年前 微信的进攻 魏武挥

腾讯公司(港交所:00700)的股价在本月14日创下历史新高,报收于每股255.60港币。腾讯的总市值由此也逾4700亿港元,甚至超过了创业板350家上市公司流通市值的总和。

腾讯这个巨无霸近年因新浪微博(weibo.com)的成功承受了很大压力。腾讯今天的反弹很大程度上源于一个杀手级产品,那就是微信。这是一款通过网络快速发送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支持多人群聊的手机聊天软件;支持二维码。

9月17日,马化腾宣布微信用户突破两亿,这距离他在2012互联网大会上声称“将在一个月内突破两亿”还不到一周。从0到2亿用户,微信用了20个月;新浪微博则用了24个月。

新浪微博一度对腾讯构成威胁。因为即便带有很强的媒体属性,微博依然可以用于社交。而社交是腾讯能成为中国互联网前三强的独特优势(百度强于流量,阿里强于电商)。如果新浪微博大范围取代QQ,那么腾讯将彻底成为一个游戏公司。

腾讯2012年一季度财报显示,96.479亿元的总收入中,网络游戏贡献了一半以上的收入(53.209亿元)。如果失去QQ所带来的优势,很难说腾讯此后能否保证在游戏领域中依然遥遥领先。因为腾讯游戏的推广,QQ是重要渠道。

微博的发展极其迅猛,来自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hina Internet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 CNNIC)的报告:2010年微博使用率不过13.9%,到了2011年便上升到48.7%,位居各类网络应用增长率首位。在微博的竞争中,非常明显的是搜狐、网易两家门户已败下阵来,腾讯则依靠超过7亿的QQ用户勉强跟随在新浪之后。新浪在微博市场上已经握有领先位置。根据腾讯同时公布的数据,QQ服务活跃账户数已达到7.519亿,最高同时在线账户数达到1.674亿。

我曾听一位腾讯内部人士无奈地说过:腾讯比新浪晚推微博一天,就在市场上落后一年。过往腾讯挟既有QQ用户,能令风险投资圈盛行向企业创始人提这样的问题:这个东西如果腾讯也做了你该怎么办?在微博领域腾讯人却说出这样的话来,大有些英雄气短的感觉。

不过微博大量取代QQ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CNNIC今年1月发布的第29次报告中(针对整个2011年年度的中国网络市场调查),即时通讯(IM,包括MSN、QQ、飞信和旺旺等)是中国网络最受欢迎的应用,应用率高达80.9%;虽然没有微博那种296%的年增长速度,但其年增长率也有17.7%。不同于新生的微博,IM是老牌应用,用户基数极大,能有这样的增长率足见微博并没有把IM击溃。这也证明了:微博是相当偏媒体的社交应用;人们真的要社交而不是围观新闻时,IM依然不可缺少。而诸多IM应用中,QQ是市场公认的龙头老大。

在微博市场上苦苦追赶着新浪的腾讯,在2011年1月又推出了微信这款用于移动社交的应用。同样凭借7亿QQ用户的优势,微信迅速上位:用户数从零到亿,微信用了433天。腾讯在广告上高举高打也起了一定作用,不仅是QQ弹窗、邮箱推广;腾讯还动用了大量外部资源:公交地铁广告都屡见微信身影。一则IT圈的新闻曾经披露:当米聊(类似微信的产品,由小米公司发布,早于微信投入市场)在某著名iPhone论坛中投放广告时,第二天在该广告的正上方就出现了微信的广告,而且面积更大。微信的广告投入,甚至将整个中国移动广告报价提高了数倍。

作为一个浸淫互联网社交多年的公司,腾讯的技术实力自然不可小觑。微信开发团队的领衔者是QQ邮箱的开发主导者张小龙(在更早的时候,他所编写的邮箱客户端foxmail更是当时中国软件界的翘楚),微信在功能上带有邮件的影子,能很好地满足了移动中的社交需求。先行者米聊在技术上碰到的问题,腾讯似乎都很轻松地迈了过去。微信的迭代极快:过去一年多时间内已经做了四次重大的版本提升。

但具体而微,腾讯如何能借力微信实现反弹?它的进攻路线大致是这样三条:

其一,专注于普通人之间的点对点社交(也包括小范围的群聊,类似小组讨论)。这基本上被限定在“一度关系”里,也就是所谓的“熟人社交”。微信有一个功能叫“朋友圈”,类似于微博的Timeline,可以看到朋友的最新状态;但朋友圈没有转发机制,这点是迄今其和微博最本质的区别。这样做的目的在于确保一条信息的流转不会跨到二度三度之类的关系中:微信上的炫耀也好、说错话也好,不会像微博那样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微信这种点对点的社交支持语音包的传输,这省去了打字之苦,于是现在在中国一线城市里经常能看到有人拿着手机像在用对讲机那样的情形。很多人把微信当成短信甚至是电话的替代品用。这条进攻路线是微信从一开始便着手的,尽管其对微博的侵蚀不算太大。微信没有媒体属性,该去微博上看热闹、了解新闻的人还是会上微博;这个时期的微信也鲜有名人明星,没有光环效应。

今年8月,微信正式推出公众平台。到目前为止,媒体和名人明星已是微信的主体用户 。开设公众平台账号且拥有1000个听众以上的,可以获得微信的认证。这是第二条进路,这条进路对微博的进攻变得直接了:直接奔微博上最重要的两类用户:媒体和明星而去。

但这条“路”曾经遇到了一点麻烦,可能是当局对信息监控的原因,微信公众平台的认证一度停止(但还可以继续申请账号使用,原有功能亦无缩水)。不过QQ江湖十数年,应对信息监控早就不是腾讯的难题;正相反,它极其得心应手。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认证重新恢复,继续吸引微博上的媒体和明星入驻。

微信仍有第三条进攻路线:即开放平台。早在4月末,科技网站TechWeb就报道:微信推出开放平台,通过开放协议接入方式将第三方手机应用、PC客户端、第三方网站直接通过微信后台将内容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也曾做过努力做过“开放平台”,甚至高调开过微博开发者大会。但后来由于新浪微博频频介入具体应用开发(比如微吧、微问答、微相册等等),微博开放平台基本上名存实亡。

但腾讯显然从3Q大战中获取了一定的经验教训,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腾讯的微信开放平台会相对开放得多。2011年夏天,腾讯一口气彻底开放了腾讯朋友、QQ空间、腾讯微薄、财富通、电子商务、腾讯搜搜、彩贝和QQ八大平台。对此马化腾表示,是与360的论战促使了腾讯开放平台,因为“客户端保护不了你,但开放平台营造的互联网生态却可以保护你”。

具有这些特征的微信,使得其商业模式清晰可见。首先点对点的社交模式,使得微信很适合企业面向消费者提供客服之类的功能——但需要注意,不是营销功能。企业和消费者的沟通,大部分情况下并不愿意公之于众,特别是在有纠纷的时候。

当微信推出公众平台后,其单向传输为主兼具一定互动功能的特点,有一些企业可以拿来做公关宣传,假如该企业有足够的历史和品牌故事可以讲述的话。

微信从一开始就包含的二维码功能,更能吸引企业的目光。9月18日,腾讯旗下财付通总经理赖志明表示,财付通将与微信、腾讯电商等业务深度合作。因为微信具有摇一摇、二维码扫描等功能,用户如果将自己的微信账号与财付通捆绑,利用微信就可以完成转账、支付等功能。据赖志明透露,2011年该公司总交易额为4500亿元,服务于2亿个人用户、40万家企业。马化腾也在今年的互联网大会上鼓吹二维码与O2O,言下之意就是:微信将是未来的潮流。

在社交化媒体上,新浪微博已得先手;但在移动生活领域中,腾讯微信却得了先手,而且还是能见到商业模式的先手。腾讯一向强于做看似零零碎碎但加总起来金额惊人的生意,网游就是非常典型的一种、极受欢迎的QQ秀亦然。新浪微博的好日子,也许要到头了。

—— 纽约时报中文网 专栏供稿 ——

在这篇文章发出的后一天,新浪也开始推广二维码功能。我的看法是:从领先变成了跟随。我一向的观点是:腾讯微博是一个防御性武器,它用轻劫对重劫的方式来抵御新浪微博的发展。但腾讯微博不是进攻性武器,微信才是。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回复(0)

7年前 营销之后 魏武挥

商场如战场。战场上会动用宣传战,向敌方喊话以图动摇敌人军心,但最关键的还是真正意义上各自军队实打实的较量。在我看来,营销就是一种“宣传战”,在己方力量足够的情况下,它能起到乘数效应,但如果力量不足准备不充分,这种宣传战就是过眼云烟。

8月14日,京东刘强东在他拥有180余万粉丝的微博账号上招募价格情报员,对象是苏宁国美这两家家电卖场的线下部分:“京东在全国招收5000名美苏价格情报员,每店派驻2名。任何客户到国美、苏宁购买大家电时候,拿出手机用京东客户端比价,如果便宜不足10%,价格情报员现场核实属实,京东立即降价或者现场发券,确保便宜10%!”。大约在5个小时后,下午四时许,苏宁的网上商城苏宁易购的副总裁李斌同样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反击:“苏宁易购包括家电在内的所有产品价格必然低于京东,任何网友发现苏宁易购价格高于京东,我们都会即时调价,并给予已经购买反馈者两倍差价赔付。明天9:00开始,苏宁易购将启动史上最强力度的促销”。不到一个小时,刘强东强势回应,宣布面向对手线上部分的价格战启动:“从明天上午九点开始,京东商城所有大家电价格都比苏宁线上线下便宜!并且无底线的便宜,如果苏宁敢卖1元,哪京东的价格一定是0元!”。至此,8月中旬,一场诞生于微博互相喊话的电商价格战正式拉开帷幕,后续当当国美亦介入,一淘等电商比价引擎利用互比参战方价格“借势营销”——这类借势营销甚至引发了卖文房四宝的微博商业账号参与:如果你发现哪家价格不够便宜,我们提供墨水让你去泼它!

类似微博这样的社会化媒体,对企业营销是很有好处的,因为它跳过了传统的媒介这个平台(包括网络媒体)。在这场营销战役中,我们看到的是,媒介跟着公司走,而不是公司请求媒介发布消息。价格战发动后,大量的媒体在微博上盯着各方的微博,并予以自家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进行报道。过往营销上绞尽脑汁如何搞定媒体,以最低廉的价格发布营销信息这一环,就此被跳过。

于是,有一位媒体朋友就这样揣测刘强东的动机:本来就有一笔营销费用用来推广京东的大家电销售,还不如省下这笔营销在微博上喊话搞低价促销,两笔帐算一下,未必是后者吃亏。这个动机论听着有点道理,当然,刘强东大打价格战的动机说法不止这一种,甚至还牵扯到狙击苏宁股价上头。

但正儿八经分析,动机论是不太靠谱的,因为我们不能依靠自己的揣测。而分析一场营销战役,光看刘强东增长了多少粉丝,有多少微博用户在那里叫好,也是没有用的。营销战役的效果是要用数字说话的。

目前没有办法获得各参战方的实际销售业绩,没有人公布这个数字。不过,对比一下当年淘宝兴师动众搞光棍节促销然后迫不及待宣布有多少多少销售流水,就可以大致推断一下,这轮价格战的实际促销业绩可能不太尽如人意。京东也好,苏宁也罢,赚够了眼球,未必赚到多少银子。

有一个数字可以参考,那就是alexa排名。这个排名如果只用来监测一个网站,可能有些问题。因为中国用户安装alexa工具条成为其统计样本的,并不多。但如果做一些横向比较,还是有一些结论可以相信的。

IMG_0209

在这张图中,蓝色线(京东)和红色线(苏宁易购)都有着一个显著的访问量提升,相信是微博上的闹腾所致。但是,最多只有2-3天,访问量就迅速回落到原来的水平,可见价格战并没有给各自的网站带来持续的流量。另外,亚马逊中国和淘宝天猫这两家并没有参与到价格战的电商,它们的流量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在京东和易购拉升访问量的那两天,它们保持着自己的轨迹曲线,还略有上升。

这张图告诉我们,微博营销其实并没有起到真正意义上的营销效果,消费者的忠诚度并未增加。大量的访客在那两天的价格战中上了各自的网站,随后便离去。而这一点其实能说明的是,京东也好苏宁易购也好,空有营销,却无实际运营层面的配合。

商场如战场。战场上会动用宣传战,向敌方喊话以图动摇敌人军心,但最关键的还是真正意义上各自军队实打实的较量。在我看来,营销就是一种“宣传战”,在己方力量足够的情况下,它能起到乘数效应,但如果力量不足准备不充分,这种宣传战就是过眼云烟。

京东到底哪里没有准备好呢?一淘比价告诉我们,事实上,它不见得便宜多少,部分商品甚至比对手贵,还有一些商品则高挂缺货的免战牌。我们从刘强东的微博里也可以看到,京东一开始只是想做到比对方线下店便宜,而不是想打什么电商价格战。

进过卖场的人都知道,如今卖场都是制造商派人进驻,卖场实施管理,而且卖场需要店面、水电之类的硬性费用,刘强东很可能会认为,比线下店便宜不是做不到——有些供应商还不见得会答应苏宁的请求去立刻降价。但没想到对手直接将战火烧到线上。从时间上看,不到一个小时就反击说那我们就比划比划,反应快则快矣,但未必是妥当的。

像京东、苏宁这样大型的售卖平台,一般不会买断供应商的货再去销售,而是采用“代销制”,于是,就价格而言,并不见得有100%的话语权,特别是在一些制造商巨头面前。比如海尔就对这种价格战很不以为然,15日甚至爆出停止与京东合作的新闻。销售型企业说要打价格战,没有供应商的配合是不行的。天猫、淘宝这类平台能搞很大幅度的促销的原因在于:对于天猫上6万卖家而言,它的规模足以让它说一不二。京东没法拿出更多的折扣,不是它不愿意,而是合作伙伴出于市场价格统一的考虑不配合。说到底,京东的流水规模500亿(去年),也不过苏宁的三分之一罢了。

对于京东而言,电商是它的全部,而对苏宁而言,易购即便在整个苏宁体系里很重要,也是其中之一而非所有。这场价格战随之而来所看到的京东并未实质上的做大幅度的降价,已经让苏宁(包括国美)明白,京东对供应商的控制力并不怎么样。而天猫、亚马逊中国的表现,也能说明今天价格战并不见得能转移多少消费者的持续注意力。一场营销活动之后,不仅效果未能达成多少,反而暴露了自己的一些弱点。无怪乎这场价格竞争轰轰烈烈而来,基本偃旗息鼓而去。

社会化媒体的盛行,的确使得很多企业营销起来更为方便也更省钱,企业也更重视营销。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忽视自己企业实际的实力,而一味在营销上着力,到头来营销就成了“忽悠”。而社会化媒体本身所具有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特性,运营上的缺陷会被迅速放大,最终企业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说到底,营销推广是“锦上添花”性质的事情,是一个乘数。企业能提供多少服务,生产什么样的产品,那才是“雪中送炭”式的实实在在的本。没有本,乘数再大,都不过是个“零”罢了。

——《销售与市场》 约稿 ——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回复(0)

7年前 电子邮件的再生 魏武挥

重新发明电邮,可能吗?—— 我以为是可能的,但这首先是个设计活,而不是技术活。

很多人认为,微博的@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因为它可以迅速通知到你想通知的人。当然,很多人也天天在用邮件,可能完全没有意识到,微博的这个@,多半是从邮件的@借鉴来的。

电子邮件是一项极其古老的互联网服务,比万维网出现时间还早——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在这个世间还没有WWW网站的时候,电子邮件就已经存在了。有据可查的是,1965年麻省理工学院搞了电子邮件,但第一封电子邮件可能诞生于1971年Ray Tomlinson的手中。而WWW万维网,即便只是个构想,也是在1980年才有,真正亮相是在1991年——前后相差20年。

来自硅谷的顶尖投资者Fred Wilson最近发表了他对电子邮件的看法:邮件死期将至,社交网络取而代之。但我并不是太同意他的观点。他的论据是:开放协议才有未来,但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几乎所有的网络社交服务都要求交流者必须在同一个账号体系下,可电子邮件却不是。一个使用gmail邮箱的人,要和163邮箱的用户进行“社交通讯”,毫无困难。这在我看来,恐怕是最“开放”的网络社交服务了。

不过,这里我们稍许停一下:电子邮件,究竟是通讯?还是社交?

广义地讲,社交社交,就是通过通讯完成的。无传播无社交,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话:人类不可能不传播。电子邮件当然是一种通讯工具,但平心而论,它离我们通常认知的社交,似乎还是有点远。

现实社会中的社交是一种“即时通讯”,但电子邮件不是。学术一点说,这叫异步通讯。但即便在IM大行其道的中国,电子邮件依然是重要的网络服务。而在美国,IM的应用普及率从来就没有超过电子邮件。故而,同步还是异步,并不是电子邮件不能成其为社交工具的理由。

另外一个社交的重要元素在于:群通讯。一般意义上,社交都是一堆人扎在一起(一堆人大于等于三),可能是由其中两人发起的话题,然后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插话——这是现实社会中典型的社交情景。电子邮件的确没有做到这点,虽然它功能上具备“群通讯”(群发即可),但群发的邮件互相讨论发送,有时候会让用户很烦躁。

我觉得这和电子邮件的界面设计有关系。数十年来,电子邮件的界面其实从来没变过:左右两栏,左侧是收件箱、发件箱、垃圾箱诸如此类的folder,右侧则是一封又一封邮件按时间排序的list。电子邮件缺少模块化的感觉,这使得它更像通讯工具而不是社交工具。因为社交是主题性质下的一种模块化运作。

Gmail在这个问题上做出过努力,它把邮件往来称之为“对话”。在web邮箱界面上,我们可以发现基于某一封邮件的用户之间的通讯往来,被归于一个邮件之下。这是一个不错的改进,但这种改进并不足够,远未能到革新的境界。同样,被Google新近收入帐下的Sparrow,也是个技术型的团队,并没有在设计界面上有多大的亮点可言。

我并不能太说清楚电子邮件真正足以让人眼睛一亮的革新应该是什么,但从移动新闻客户端上似乎可以有些启发。在web上,我们已经习惯了链接列表式的门户界面,但在移动新闻客户端上,没有人这样做。Flipboard设计了模块化式的阅读界面,国内诸个做新闻客户端的,无一不在仿效。这在我看来,是新闻阅读界面的重大改变:从列表到模块。邮件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呢?

电子邮件其实是一种“刚需”——作为一个网络时代的人,似乎都该备一个。但长久以来,电子邮件并没有成为一种独立的商业模式,更多意义上是在巨头的产业图景中起到一个辅助性的角色,更不用说电子邮件客户端了。很多年以来,电子邮件一直充当的是“通行证”的角色,因为在web上,如何迅速定位到一个用户,电邮是一个不错的方法。类似像google这样的搜索引擎,电邮能够帮助到锁定用户。然而,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锁定用户的方法已经很多了,未必一定是电邮。Foxmail的张小龙把很多电邮的通讯理念,在我看来,带入了他的微信中,只不过,邮件是不会要求各方都在同一个账户系统下的。

某种程度上讲,乔布斯所谓“重新发明电话”是一种以设计取胜的路径。虽然iPhone背后的产业逻辑远远不是设计这一环,但就iPhone刚刚出世的2007年,的确是用惊艳的方式征服了大量的消费者。在那个时刻,就功能而言,iPhone未必比老牌的诺基亚、黑莓强大多少,但就是那种简洁到无需说明书的设计,让“重新发明电话”这句话并非是一句空谈。

深挖电子邮件的技术层,恐怕大多数人对POP、SMTP、IMAP诸如此类的协议不会有多大兴趣——Wilson认为这种协议不是开放协议,但其实一点也不重要,就像很多人对HTTP毫无认知但依然天天上网那样。电子邮件的革新,不是技术的问题。最近网易发布邮箱5.0版,号称使用了大量的新技术(比如人脸识别,比如给盲人使用的语音输入之类),这些技术不是不好,但它从根本上,并未能做到“重新发明电邮”。即便把它看成是一种巨头之间工具级的竞争,都未必能新增多少用户出来。电邮,需要一些本质的改变。

重新发明电邮,可能吗?—— 我以为是可能的,但这首先是个设计活,而不是技术活。

—— 《IT经理世界》专栏供稿 ——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回复(0)

共 811 条1 ...‹‹394041
数据统计:24 小时内发布125条 ... 一周内发布826条 ... 总发布数 302693
新传学院 订阅/关注/阅文/评论/公号XCST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